第199章他的生辰(二十五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逸宸后退一步,扶着身后的大树,一字一顿道:“从本官离开天下山庄的那一刻开始,天下第一山庄的庄主楼逸宸便已经死了,本官自知对不起织梦,来世自当为她做牛做马。可是离开之时,本官将天下第一山庄的庄主令交给了她,从那一刻开始,她便是山庄的主人,难道,这还不够么?”

他的一切都交给了她,他只要小挽儿一人,难道都不行么?

楼逸宸的话无疑刺痛了楼雪胤,他完全不敢相信,这就是他幼时钦佩的父亲,他紧握拳头,一字一顿道:“庄主令?你觉得,她稀罕?”

就是这个庄主令,害她惨死!

就是这个庄主令,让他失去了母亲!

这般害人不浅的东西,在楼逸宸眼里,竟然算是对母亲的补偿么?

楼逸宸见楼雪胤没有开口说话,继续道:“阿胤,父亲知道对不起你,可是,父亲已经负了一个女子,伤了一个孩子的心,难道还能再负一个女子,再伤害一个孩子么?你别忘了,你有天下第一山庄,而卿如,他什么都没有!你又何必和她他过意不去?为何容不下他?”

这么多年,为了配合穆挽清,楼逸宸说谎的功夫已经登峰造极,随便一个谎言出口,就没有任何遗漏之点。

他的这话自然认定了楼卿如是他的儿子,也是他和穆挽清生下的孩子。

穆挽清失忆糊涂,根本不记得这么多年发生的事情,又有谁能证实他的话是真是假呢?

连尹承衍都差点相信了!

尹穆清和楼卿如脸色骤然一白,好像心电感应一般看了对方一眼,随即难堪的错开了眼睛。

穆挽清没有听懂楼逸宸这话的意思!

楼卿如是他的亲生孩子?难道,卿如不是她的贝贝?

“贝贝?”穆挽清松开抓住楼雪胤的手,不住的挣扎,眼睛四下查探,嘴里不住的呢喃:“我的贝贝去哪里了?孩子……我的孩子?呃……”

头痛,心痛,身上到处都痛,穆挽清痛苦的挣扎,楼卿如红着眼眶紧紧的保住穆挽清,哀戚道:“孩儿在,母亲莫要着急,孩儿就在你身边……”

“不……你不是我的贝贝,你不是……”她的贝贝不该姓楼,她的贝贝不是楼逸宸的儿子。

穆挽清挣扎,手腕上的伤口便再次出血,染红了包扎伤口的布条。楼卿如见此,心里着急,不得已,手腕翻飞之间,点住了穆挽清的穴道。

穆挽清前一刻还四处寻找自己的孩儿,转眼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挽清?”尹承衍中了毒,身子麻木僵硬,眼前也一片模糊,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却能听到这其中的事情。穆挽清痛苦,他心疼无比,想要上前安抚,却有心无力,刚迈了一步,便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在地上。

倒是楼逸宸一惊,掠了过去:“小挽儿,你没事吧?莫怕,师兄就在你身边。”

楼逸宸要去抱穆挽清,伸出的手却突然被楼卿如拍开:“不许碰她!”

一抬头,便撞入那双冷厉疏离的眸子,楼逸宸拧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楼卿如难道在怀疑他?

楼逸宸骤然不悦,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即便不是生身之情,也该有那抚育之恩,难道,在这种情况,他养育多年的孩子,竟然真的要向着外人,而不帮助他这个做父亲的?

不然,怎么这个时候会这般防备他?

楼卿如心中的怒意早就登顶,就凭楼逸宸对楼雪胤说的那些话,楼卿如就在无法与父亲苟同!

一双凌厉的眸子紧紧的锁在楼逸宸身上,只见他一字一顿道:“听父亲大人之言,天下第一山庄庄主楼雪胤是孩儿同父异母的兄长?”

楼逸宸面对楼卿如的质问,并无半点拖鞋,也无半点心虚,点头:“是!”

“与孩儿同胞所生的姐姐,母亲嘴里的宝宝,出生便夭折了?”

这话一出,尹穆清眯了眯眼睛,突然之间心跳加速,有些期待楼逸宸会如何回答!

若是没有猜错,穆挽清嘴里所喊的宝宝,是她!

穆挽清虽然失忆,却记着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所以,她并非是将她错认为自己的宝宝,而是知道她的名字之后推断出来的!

穆挽清还记得她将自己刚出生的女儿弃在了尹府!

所以,在知道她的名字之后,穆挽清才会对她关爱有加,还将她自身的内力传授给她!

相当前两天穆挽清对她的那种关爱,尹穆清就有些恍惚!

明明是她丢了她,为什么她还要表现的有多么关爱她一般?

可是,为什么宝宝会是楼卿如同胞所生的姐姐?这是怎么回事?

尹承衍听楼卿如这么说,突然愣了,他如何不知道,穆挽清将孩子生下来后,便一直喊得宝宝。

他一直没有在意,那是她拼死身得孩子,不管是乳名还是大名,都该由她自己来定。

不管是宝宝贝贝,还是心肝宝贝,都由着她!

他也一直没有探究,为什么穆挽清单单将那孩子叫做宝宝。刚刚听到她哭着喊贝贝的时候,尹承衍脑子里面突然闪过一丝精光,快的他根本都抓不住!

宝宝贝贝,同胞所生的姐姐?

难道……

尹承衍骤然一惊,怎么可能?

挽清怀孕期间一直都是他安排的人照顾伺候的,即便是她临产之时,他也陪在产房外,她生了几个孩子,难道他不知道么?

难道哪里出了差错?

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尹承衍全身一颤,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穆挽清。

她……她竟防他至此?

原来,那个时候,她就打了离开的念头!

本以为他和君凤宜将她逼入绝路,没想到,他和君凤宜才是这天下最傻的人,被她骗的团团转!

尹承衍紧紧的攥着拳头,才没有将自己内心的不悦表露出来!

楼逸宸自然不知道楼卿如已经知道了尹穆清与他流着同样的血,知道了尹穆清是他的亲姐姐事实!是以,他还是点头道:“是!”

“呵呵……”楼卿如低头笑了一声,虽然是笑,但是这笑声之中又有多少苦涩?楼卿如瞥了一眼楼逸宸,开口道:“父亲说是,那便是吧!”

他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什么都明白了!

父亲,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抛弃妻子的小人!这么多年,不欺骗母亲,还将他骗的团团转!

怪不得,刚刚楼雪胤让他杀了他,他不做任何反驳,也不做任何争取,没有任何犹豫,便要挥剑杀他!

不是自己的亲子,生死又关他楼逸宸什么事呢?

这便是他口口声声,叫了这么多年的父亲?

当真是认贼做父呀!

楼卿如这话一出,楼逸宸倒是愣了,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孩子越大,便越发掌控不了,早知今日,当初,带他出来的时候,便该将他丢弃!

楼卿如仿佛没有看到楼逸宸满脸的不安,他转身看向尹承衍,开口道:“尹将军刚刚不是问晚辈生辰是许久么?”

“卿如?”楼逸宸呵斥住楼卿如,厉声道:“生辰八字怎能随意出口?莫不是要胡闹?生辰八字关系着人的生死,若是被小人知道,用你的生辰八字行巫蛊之术,后果你可知道?”

穆挽清虽然记忆紊乱,却一直记着自己连个孩儿的生辰,是以,楼逸宸并未隐瞒,楼卿如自然也知道。

前后,宝宝和贝贝不过相差一盏茶的时间,楼卿如的生辰一出,他之前所说的一切,岂不是就推翻了?

所以,楼逸宸自然是不会同意楼卿如说出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