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楼雪胤下杀手(二十六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逸宸是不是真的在乎他的生辰八字被人利用,楼卿如如何不知道?他只是不想拆穿罢了。

楼卿如并未在乎楼逸宸的话,开口道:“母亲曾说,我是明宣葵丑年辛酉月所生。”

楼卿如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愣了,尹穆清脸色一变,问道:“怎么可能?你莫不是记错了?”

楼卿如竟然比她小八个月,就算早产,也不可能母亲在生了她八个月就生下另一个孩子吧?

这般谎言,又有谁会相信?

在场的人,都不是笨人,便是一眼就能察觉这其中的不对!

楼逸宸有些诧异,有些疑惑的看向楼卿如,他为什么将自己的生辰少说了八个月?

尹承衍眸光眯了眯,下意识的,觉得楼卿如在撒谎,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孩子应该是和阿清是一胎所生,至于现在他为什么撒谎,尹承衍有些不明白!

面对尹穆清的质问,楼卿如不以为意道:“母亲虽然糊涂,却不至于将自己孩子的生辰记错,璟王妃如此惊异,不知有什么疑问?”

楼雪胤这会儿开口了:“你觉得你所说的可信?即便不休养,三年生两个孩子已经是难得,你觉得挽清公主能做到生下阿清八个月后便生了你?”

楼雪胤眯了眯眸子,楼逸宸对楼卿如的生辰如此敏感,他究竟是在隐瞒什么?楼卿如又为何故意谎报自己的生辰?难道这其中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楼雪胤的话倒是让楼卿如证明了自己的猜想。

果然,他和璟王妃的生辰是在同一日!

母亲记忆糊涂,但是心不糊涂。她一听说他是楼逸宸的孩子,便认定他不是她的贝贝。

所以,这么多年来,在母亲的记忆之中,只有宝宝和贝贝两个孩子,也相当于,只有宝宝和贝贝才是她心甘情愿生下的孩子。

宝宝和贝贝确实是一对双胎,且一个是璟王妃,一个是他楼卿如,因为他和璟王妃的生辰是同一日。

之前,亲缘蛊找到璟王妃的时候,他便猜想,或许璟王妃就是他的同胞姐姐,她没有死,而是失踪了而已,所以,他就想问问璟王妃的生辰。

后来,知道她的母亲竟然是挽清公主,那个时候,楼卿如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想,或许,亲缘蛊之所以找到璟王妃,并非因为她是宝宝,而是因为璟王妃是他同母异父的姐姐。

只是如今看来,璟王妃竟然是他的同母同父的手足。

然而,知道这些,又能怎么样呢?若是这么多人的面前,将这个事实说出来,楼逸宸会是什么下场?

不管怎么说,他养育他这么多年,照顾母亲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恼,他不该将他推至绝路。

楼卿如自己知道,若是他将这个事实说出来,楼逸宸不仅会成为抛妻弃子的小人,还会成为夺人妻儿的奸人,楼卿如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所以,他撒谎了!

“确实!”楼卿如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眸光落在楼雪胤身上,缓声道:“我自己便是大夫,知道楼庄主所言确实在理。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只有一个解释了。”

尹穆清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楼卿如要说他并非穆挽清的孩子?他觉得,只要他不是穆挽清的孩子,就会证明楼逸宸和穆挽清之间没有苟且之事?证明他们相处将近二十年,还保持着彼此清白的身份?

他觉得,只要证明他并非穆挽清和楼逸宸的骨肉,便会打消楼雪胤心中对楼逸宸的怨,对穆挽清的恨了吗?

果然,尹穆清猜得不错,只听楼卿如开口道:“可能我并非母亲的亲生骨肉吧!既然我不是母亲的亲生骨肉,那么,你们还在纠结什么呢?”

楼卿如无疑是算错了,他与穆挽清的容貌太过神似,根本无法让人相信他所言是真。

如今他这般说,算是欲盖弥彰!

所以,楼卿如的话,没有一个人相信,也不可信!

楼卿如是穆挽清的孩子不假,可是尹穆清是穆挽清的女儿更没有任何疑点,所以,二人的生辰不可能只相差八个月!

尹穆清看了一眼楼卿如,轻嗤道:“楼卿如,楼逸宸骤然养你二十年,可是,你也唤了他二十年的父亲,在他膝下尽孝,也算还了他的养育之恩,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你所谓的父子之情,在他眼里算什么?楼雪胤让他杀了你,他可有眨过眼睛?你以为,他是真的为难,在你和你母亲之间选择了保你母亲?你错了!楼雪胤的话,只是他杀你的借口罢了,恐怕,他早就势你为眼中钉了!如今真相就在眼前,你还护着他?你护着这样的小人,算是认贼作父么?他算你哪门子的父亲?偷偷摸摸,欺骗穆挽清,欺骗你,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你自己分得清么?”

尹穆清这话一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从楼雪胤的脑海之中飘过。

楼卿如并非楼逸宸的血脉?可是楼卿如是穆挽清的孩子,这是无法反驳的事实,因为母子二人长得太像,若说不是实在说不过去!

再联系前面楼卿如提到的双胞胎宝宝,难道……

楼卿如竟是阿清的同胞双生手足么?

眸光骤然在楼卿如和尹穆清身上来回扫过,楼雪胤诧异道:“你们……”

楼卿如见此,脸色骤然一白,他们竟然不信?

而就在他正迟疑之间,突然怀抱一空,怀中的人便被人抢了去,他还来不及反应,凌厉一掌铺天盖地朝他袭来,他本就半蹲在地,躲闪不及,那凌厉一掌,径直打在他的胸口,罡风刮过,将他推翻在地。

“噗……”一口鲜血涌出喉间,本就重伤的楼卿如如何受得了这一掌?他只觉得肺腑翻涌,仿佛被震碎了一般,耳边嗡鸣,脑子一片晕眩。

楼卿如捂着胸口,艰难的支撑着身子,不可置信的看着楼逸宸,心头一阵一阵的寒:“父……父亲,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楼逸宸抱着穆挽清节节后退,讽刺道:“既然知道自己并非我亲生,你还装模作样的叫什么父亲?想与他们合伙对付养你二十年的父亲?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楼逸宸如何不知道楼卿如在撒谎,这般谎言,根本经不住推敲,他根本就是故意为之,表面在维护他,实则是在给他们暗示,这般心计,果然是君家的人!满腹算计,狡诈如狐!

楼逸宸如何不防备?

反正现在挽儿昏迷着,只要带走她,明日,她一觉醒来,今日发生的一切都会忘记。

若是她还记得被她带出来的那个孩子,难道,这天下还少了刚出生的婴孩么?

楼逸宸那一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从未有人料想到,他竟然真的这么狠心,对楼卿如下这么重的手。

尹承衍见楼逸宸将穆挽清夺了去,即便中毒,内力有些涣散,可是他也顾不了那么多,提剑追了过去:“楼逸宸,你放下挽儿!”

楼卿如本就身受重伤,这是尹穆清知道的,见他再次被楼逸宸所伤,尹穆清的面色都白了许多:“楼卿如,你没事吧?”

尹穆清疾步来到楼卿如身边,将他扶了起来:“你还好吧?”

可能是因为双胞胎的原因,尹穆清看到楼卿如被伤成这样,心中揪痛,比看到君天睿被墨郡瑶伤的遍体鳞伤时还要痛。

“母……母亲……不能……咳咳……”

“你肺腑重创,不要再说话了,我知道,我都知道,你莫要担心!”尹穆清看着楼卿如喉间涌出的鲜血,感觉心都在颤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