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赠药(二十七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雪胤看到这一幕,竟然有些可怜楼卿如,甚至,心里还有些内疚。见楼逸宸抢走了穆挽清打算逃离,他立即抬手下令:“拦下他!”

这后山全是楼雪胤的人,楼逸宸想逃走,那是痴心妄想。楼雪胤号令一出,四面八方的人全部为了上来,将楼逸宸团团围在中间!

楼雪胤见楼逸宸逃无可逃,来到楼卿如身边,伸手封住了他胸前几个穴道,这才抬起楼卿如的手腕,把了一下脉。

虽说久病成医,但是终究不是大夫,楼雪胤懂的不多。然而,即便是懂的不多,楼雪胤也能察觉的道,楼卿如的脉象异常微弱,微弱不说,还异常紊乱,他拧了拧眉头,对尹穆清道:“之前他就受过内伤?”

新伤加旧伤,情况十分不妙!

尹穆清一听,心里异常难受,旧伤,不就是萧璟斓干的好事?听楼雪胤这么说,尹穆清心里自然着急,不管怎么说,也是她的弟弟,事情的始末都还未搞清楚,他怎么能出事?

尹穆清拉着楼雪胤的手,急道:“阿胤,救救他,我知道,可能因为穆挽清你受了不少委屈,即便穆挽清罪该万死,他也是无辜的,不该将这份恨意报复在他的身上,我们都冷静一下,可以吗?”

楼雪胤的眸光搂在自己手腕间那白皙的素手之上,对于尹穆清的话,他很惊讶,也很窃喜。

他以为,尹穆清赶来这里,势必知道了穆挽清的身份,而她作为女儿看见他如此对待她的母亲,她肯定会记恨责怪于他!

没想到,阿清她不仅没有责怪于他,反而向他道歉,劝他冷静!

楼雪胤从未不曾因为这恨冲动过,他一直很冷静,也从未想过要找楼逸宸报仇!

视若无睹,是最好的报仇方式!

若是他恨楼逸宸,早在多年前便会找他报仇,何必等到现在?

让他恨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还恨这么多年,是对他的羞辱!

因为,楼逸宸根本不配他恨!

只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出现在他的眼前,不该带着楼卿如出现在他的眼前!

不该让那个狐狸精夺了母亲的称呼。

楼夫人,她配吗?

可是,即便是这样,杀她不杀,都无所谓。

让他起了杀心的,是因为得知那狐狸精的身份。

她竟然是挽清公主,阿清的母亲!她怎么敢抛弃阿清,让她遭遇那么多?

穆挽清不心疼自己的女儿,他却心疼!

那一刻,他真的是动了杀心!

为母亲报仇的同时,为阿清讨回公道!

她不是要死么?那么,他就成全她!

连同那个孽种,一同死了最好!

只是,没想到,楼卿如并非楼逸宸的种。只要不是楼逸宸的种,是阿清想要护着的亲人,他再无杀他之心了!

“我所恨的,只有楼逸宸一个人罢了,楼卿如既然并非楼逸宸之子,那么,我杀他做什么?”楼雪胤唇角勾了勾,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药瓶,倒出了一粒药丸,递给尹穆清:“这个药丸给他服下,可以暂时稳重他的伤势!”

即便她现在是萧璟斓的妻,可并不影响他想博得她注意的决心!

“主上,你疯了?”尹穆清正打算接过,便听亦行惊异的呼声,她抬眸看去,便见亦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这是您……”

“闭嘴!退下!”亦行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楼雪胤打断。

亦行哪里允许楼雪胤如此任性?楼雪胤因为幼时残毒未解,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发顽固,吃了多少年的药都不见好,偶尔一发作,痛不欲生,若不是这几粒护心胆养着,主子早就死了!

这药珍贵,吃一粒就少一粒,根本不是拿钱能换到的,主子毒发都不会吃一粒,实在是疼厉害了,无法忍受,他才会用,这般珍贵的东西,他怎么能随意送人?

“可是主上,这药来之不易……”

“退下!”楼雪胤再次呵斥了亦行,甚至眸中早已升起了一抹杀意,视线一扫,亦行心肝一颤,再不敢说话。可是还是忍不住瞪了一眼尹穆清,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帮她就好了,竟然她身边一个阿猫阿狗看似都比主子的命重要!

主仆二人的对话再过诡异,尹穆清如何听不出来这其中所藏的秘密?玉指捻着药丸,尹穆清拧眉道:“这药是你治病的药?”

楼雪胤身子不好,尹穆清是知道的,若是他治病的药,她哪里能要?

亦行狠狠的咬牙,心里腹诽道:岂止是治病的药?那是主子救命的药!

“药丸这东西,能救命就是值钱的东西,不能救人,便是一文不值!”

“可是,你的病?”尹穆清视线在楼雪胤脸上扫过,见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苍白,毫无血色,便知道他的病并无起色!

“天下第一山庄守着这么大的山林,还少了草药么?用了,再制便可。”

亦行听此,惊的瞪大了双眼,主子说的倒是轻巧,用了再制,若是那么轻松,主子的病能拖这么久么?

楼雪胤说的很轻松,楼卿如的伤势又不能再耽误,尹穆清便没有再推辞,将那药丸喂进了楼卿如的唇中。

可能伤的太重,楼卿如的双眸紧闭,长而卷曲的睫毛轻轻扇动,仿佛即将展翅飞去的蝶。

尹穆清看了一眼楼卿如苍白的脸色,一股浓浓的悲伤袭上心间。

她,楼卿如,楼雪胤,似乎都是一个悲剧。

酿成这个悲剧的是谁呢?

是尹承衍,君凤宜,楼逸宸,还是穆挽清?

细细品来,他们却又都是受害者!

追根究底,还是他们没有逃过情字一字罢了!

这会儿,楼逸宸抱着穆挽清,被四周的黑衣人围在中心,他面色极为的难看,呵斥道:“让开!别忘了,本座是谁!”

楼雪胤坐下第一暗卫,文峰拿着一把弓箭,羽箭直指楼逸宸的眉心:“天下第一山庄的叛徒楼逸宸,谁不认识?您以为,您还是当年的庄主么?”

“放肆!”楼逸宸被一个属下指着鼻子责备,他哪里不气?

别人在乎穆挽清,天下第一山山庄的人却不会在意穆挽清的死活,庄主没有下令保她,他们又何必在意?

文峰讽刺道:“前任庄主辜负了夫人,却不愿辜负您怀中的女子,做属下的,自然会成全你们,黄泉路下,定不会让你们形单影只!”

说罢,文峰抬手命令道:“放箭!”

这命令一出,四面八方的羽箭全数朝楼逸宸射了过去,一时之间,咻咻声不绝入耳!

楼逸宸瞳孔一缩,生怕伤了怀中的女子,死死的护住怀中的女子,身子于花丛之中不断腾飞,双腿横扫之中,打落无数羽箭,打斗之中,他不断的接近那万丈悬崖,靠近铁索桥。

然而,羽箭无颜,如骤雨般铺天盖地袭来,就算是他一个人恐怕也无法顾及四面,还不说他现在怀中还抱着一个穆挽清。

噗的一声,一支羽箭直接穿透了楼逸宸的小腿。

“嘶……”楼逸宸痛呼一声,腿一软,便单膝跪落在地!

眼见那羽箭再次来袭,本以为他会被射成刺猬,葬身雨箭之下,没想到,尹承衍挥剑而来,打落了无数羽箭。

楼逸宸见尹承衍来,狠了狠心,抱起穆挽清往崖下一扔:“尹承衍,去救她呀!”

“挽清!”见楼逸宸如此动作,尹承衍吓的脸色一白,跃身上前。若是没有中毒,以尹承衍的轻功,这个距离,他完全有能力将穆挽清救下。

可是,尹承衍中了楼逸宸的毒,动作有所迟缓,还是慢了一步!

眼见穆挽清的身子坠入崖下,尹承衍纵身一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