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父子之争(二十八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铁索下面是万丈深渊,根本看不到底,四周悬崖峭壁,根本没有借力的地方,若是从这里摔下去,粉身碎骨,绝对没有生还的余地。

可是,尹承衍没有思考的余地,眼见穆挽清坠入万丈深渊,他立即跳了下去,抓住穆挽清的手腕,一个用力,拉入了自己怀中。

然而,尹承衍在那峭壁上没有找到任何抓手的地方,身子迅速坠落。

楼逸宸见尹承衍没有救下穆挽清,脸色一变,见尹承衍的身子消失在悬崖边,他大惊:“小挽儿……”

该死,他算好了力度,在那个距离之内,尹承衍定能将小挽儿救下,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何须留在这里与他们周旋?

然而,他忘记尹承衍中了他的毒,内力涣散,动作也变得迟钝,如何能赶上去救他的小挽儿?

即便他背叛天下之人,也不会背叛他的挽儿,即便他伤尽世上所有,他也不会动她一根汗毛。

楼逸宸刚想去抓住尹承衍消失在崖边的衣袖,却不想一股内息从他身后袭来,带着毁天灭地之势,直逼的他肺腑翻涌,他扬起内力抵抗之时,眼前一抹黑影闪过,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萧璟斓来的有些迟,已经来不及抓住尹承衍的手,一把拽住了尹承衍的衣袖,二人的重量径直将他也拖下了悬崖。

萧璟斓的玉手紧紧的扣住悬崖边的凸石之上,堪堪稳住了三人的下坠的身形。

楼逸宸见萧璟斓来了,且将穆挽清救下,薄唇一抿,径直抽身,朝那铁索桥飞了过去。

“来了这里,本座就没有想让你活着回去的打算!”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抹红色的身影,楼逸宸霎时顿住了身型:“阿胤?”

而这边,尹穆清早已被刚刚发生的事情吓的面色煞白。

这一幕来的太惊险,二人落崖,不过眨眼的时间,尹穆清的心都漏掉了一拍,完全没有料到楼逸宸会将穆挽清作为屏障,将她扔下那万丈深渊以吸引别人眼球,给自己抽出逃跑的时间。

这便是他所谓的爱?

这就是那人嘴里的在乎?

太可怕,太经不起考验了吧!

萧璟斓来的突然,也在尹穆清的预料之外。

见萧璟斓的手慢慢的往下滑,尹穆清急了,跑过去,趴在悬崖边,想伸手去拉萧璟斓,可是,下面是三个人,她一个人如何拽的上来?

再看萧璟斓只拽住了尹承衍的一片衣角,那一片衣角根本不受住两人的重量,正在一点一点的撕开,尹穆清大惊,双手紧紧的抓住萧璟斓的胳膊忙道:“绳子,快去拿绳子!”

萧璟斓的手紧紧的抓着岩石,因为三个人的重量,手指早就磨损,血流不止,另一只手紧紧的抓住尹承衍的衣袍的一角,那脆弱的衣角似乎慢慢在脱离他的手心。

萧璟斓有力用不上,根本动不了,见尹穆清抓住了自己的胳膊,他沉声道:“松开!”

下面三个人的力量,她一个女子哪里拽的住?若是一不小心将她带下去,那该如何?

尹穆清哪里敢松手,下面的人,即便不承认,那也无法改变,一个是她最爱的男人,一个是她爹爹,一个是她娘亲,她怎能松手?

“别说话!”尹穆清沉声道,转身扫了一眼四周的人:“绳子!”

身后全是天下第一山庄的人,亦行听尹穆清这么说,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听尹穆清的。

为什么要听呢?她不是他们的主子,也并非山庄之人,她的话,他们没有道理听!

而且,主上不是喜欢尹家三小姐么?这会儿,若是璟王掉下去摔死了,岂不是尹三小姐就守了活寡,然后主子就有希望了?

亦行觉得这个想法甚是美好,嗯,就这么办,待着不动!

只不过,亦行刚抱着手打算看热闹,却不想自己腿弯处一阵剧痛。

“哼,别以为你打什么注意,我呸!白日做梦!”却是慕谦,手里抱着一圈绳子,瞪了一眼亦行之后,便一个眼神都没有再留,径直跑了过去:“王妃,绳子,绳子来了。”

慕谦不敢耽误,迅速将绳子拴在不远处的大树之上,然后扔下了悬崖,趴在悬崖边喊道:“尹将军,抓住绳子!”

最主要的就是下面的二人,只要下面的二人上来,王爷没有了累赘,自然会脱险!

尹承衍自知危险至极,本不该让萧璟斓涉险救他,早该砍断了那衣袍,早早离去。

可是,他还抱着穆挽清,他可以死,却舍不得她死!

见那绳子抛了下来,他立即伸手,将那绳子拴在穆挽清身上。

尹承衍栓好绳子,还未打结,上面拽着自己的力量突然松了一下,尘土哗哗往下落。

“王妃!”慕谦惊呼!

“阿清松手!”萧璟斓怒斥,这女人一点都不乖!

尹承衍大惊,却见是萧璟斓抓着的岩石松了,连同上面的尹穆清也拽了下来。慕谦也顾不得什么,道了一句:“王妃,得罪了!”

话落,连忙伸手保住尹穆清下滑的腰身。

亦行等人见此,再不敢站在那里看热闹,全部涌上去抱住慕谦,这才稳住了。

尹承衍不敢耽误,一把抓住绳子,砍断了萧璟斓拉着自己的衣袍,力道一松,没有支撑的身子瞬间在悬崖上如秋千一般来回飘荡,尹承衍紧紧的护着穆挽清,可是自己的身子却在峭壁岩石之间磨得鲜血淋漓。

他顾不得那么多,扬声道:“先救王爷上去!”

只有臣子舍身救主子的,哪有主子救臣子的,天下都没有这个道理!

萧璟斓也没有矫情,腾出了一只手,他自然轻松了许多,抓住尹穆清的手,脚下一蹬,便跃了起来,连同尹穆清也给拽了上去。

“阿斓,你没事吧?”尹穆清上前,抓住萧璟斓的手,见他手上的皮肉都被磨得血肉模糊,有些地方还见了骨,触目惊心,尹穆清瞬间就心疼的不行,含了泪:“疼不疼?”

萧璟斓伸手揽了尹穆清的腰身,“小伤,不疼!”

说罢,立即吩咐道:“救将军!”

“是!”

尹承衍见上面拽着绳子,一点一点的将他们拉了上去,可是,毕竟只有一根绳子,在峭壁之间来回摩擦,一点一点的磨断了。

尹承衍连忙将绳子在穆挽清身上打了一个结,眉头一凛,打算松开绳子。

那绳子承受两个人的力量不行,但是承受挽清一人足够!

“爹爹,不可!接住!”尹穆清见那绳子在悬崖间磨破,便料到尹承衍可能会有这样的打算,连忙放下另一根绳子:“爹爹抓住绳子!”

“好!”尹承衍唇边勾起一抹笑意,抓住那跟绳子,迅速上崖。这会儿,穆挽清也被拉了上来,尹承衍连忙伸手抱住穆挽清,见她身上无数伤痕,衣服本就被玄铁丝划破,如今更是被岩石划破,惨不忍睹。

尹承衍连忙将身上的披风脱下来,盖在穆挽清身上:“挽清,挽清你醒醒?”

尹穆清见穆挽清全身是伤,昏迷不行,心里不好受。若是没有之前的相处点点滴滴,突然知道自己母亲的存在,她可能真的不会有什么感觉,甚至,更多的是因为之前被抛弃的恨意。

可是,之前她对她那么好,就算没有母子之情,也有相识一场的情分在,她看着心里却是异常难受。

特别是看着尹承衍如此,她更觉得尴尬。

如何尴尬,连她自己都说不出来。

尹承衍确实是穆挽清的夫君,穆挽清也是尹承衍明媒正娶的妻子,他照顾她都是无可厚非的。

可是她却不是尹承衍的女儿,不久前还被君凤宜认回了去。她以前从未想过,君凤宜认回她后,她的娘亲该怎么算!总不能君凤宜抢了尹爹爹的女儿后,还要将人家明媒正娶的女人也给抢走吧?

可,若是娘亲还是嫁给尹爹爹,做尹爹爹的妻子,那么,这究竟算什么呀?

还有那个不明不白的楼逸宸!

这时,轰隆一声,铁索桥竟然断了下去,烟尘四起,朦胧之间还是能看见那两抹红色的身影随着铁索桥落了下去,

“阿胤?”尹穆清大惊,连忙跑了过去,因为铁索桥断了,纷飞的烟尘根本看不到下面发生了什么事,尹穆清的心都揪在了一起:“阿胤?”

带烟尘消散下去,才看见两抹红色的身影挂在断了的铁索上。

尹穆清这才松了一口气。

“主上!”亦行脸色都白了,趴在悬崖边大喊,连忙吩咐人找来悬梯:“快放下悬梯,救主上上崖!”

楼逸宸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孩子这般执着,竟然真的会拦下他的路,对他这个做父亲的下杀手。

他重伤之下,哪里是楼雪胤的对手?是以,只能用计!

楼逸宸离对面只有十步路,若是砍断铁索桥,他也能平安跃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