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两败俱伤(二十九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且,别人不知道,他却知道,这个千丈崖虽然深,但是下面是寒潭,普通人掉下去自然会粉身碎骨,可是,像楼雪胤这般内功,掉下去也死不了,顶多重伤而已。

是以,楼逸宸才狠心砍断了铁索桥。

虽然对面是他儿子不假,可是,他这做父亲的并没有置他于死地不是吗?做儿子的却不愿意放过他,楼逸宸只能出此下策!

没想到,楼雪胤竟然这般执着,即便是死,也要拉他做垫背。

在铁索桥断开的那一瞬间,他竟然不自救,而是跳过来,拉住了他。

楼逸宸想要跃上崖已经是来不及,楼逸宸肩上有伤,手上使不得多大的力气,所以,根本支撑不住二人的重量,被楼雪胤抓着迅速下落。

只是,这时,二人下落的速度突然止住,楼逸宸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人抓住,他抬眸一看,却是楼雪胤一手抓住断裂的铁索桥,一手拽住他的手腕。

“楼逸宸,你觉得,你可以逃的了?即便是死,本座也不会给你痛快,本座要你该受尽极刑而死。”

楼逸宸又怎么会死?而且还是死在自己的孩子手上。

“放手!”要么上,要么下,但是,楼逸宸绝对不会让自己落入楼雪胤的手中!

从刚刚他对待小挽儿就可以看出,这个孩子的手段阴损至极,绝对不是一个好商量的人!

他和小挽儿还有以后,还有将来,楼卿如一死,他就带小挽儿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双宿双飞,直到他死!

“你以为,本座不知道这下面是寒潭?掉下去还有一线生机,当本座是傻么?”

楼逸宸一惊,他竟然知道?

只不过,楼逸宸突然笑了,缓声开口:“阿胤,听说,你幼时中了剧毒,需要凤羚角解毒?”

楼雪胤一听,心头骤然一惊:“凤羚角在你手上?”

他怎么知道凤羚角在天下第一山庄?他又是什么时候将凤羚角偷去的?真是该死!

见楼雪胤如此在意,楼逸宸自然是松了一口气:“为父一大把年龄,早已经活够,即便拿着那东西,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倒是你,年纪轻轻,往后的日子还长,你觉得,若是你陪父亲死了,怎么算都不划算吧?”

“楼逸宸,你卑鄙无耻!”楼雪胤脸色煞白,如同楼逸宸所说,他也活够了,他的命算什么,可是,凤羚角是九月的命,楼雪胤又怎么会允许被楼逸宸拿走?

“父亲将凤羚角还你,你我父子纠葛一笔勾销,如何?”

楼雪胤怒不可遏,若是可以,他恨不得杀了这个人,可是,他不敢赌,若是这个人一怒之下毁了凤羚角,或者带着凤羚角远走高飞,他去哪里找?

“如你所言!”楼雪胤开口道:“你若奉还凤羚角,从今往后,你楼逸宸的生死,再不与我楼雪胤以至天下第一山庄上下所有人相关,以前的纠葛,既往不咎!”

这会儿,悬崖上面放下了附悬梯,只听亦行在对面扯着嗓子大喊道:“主上松手,先上来要紧!”

楼逸宸见那悬梯放下,顿时一喜,看了一眼楼雪胤,从怀中掏出一烫金色羚角模样的东西往上一扔:“接好了!”

楼雪胤见此,果然松手,双脚一蹬悬崖,借着铁索的力去接凤羚角。

然而,楼逸宸似乎根本没有打算将凤羚角交给楼雪胤,被楼雪胤松开,他得到自由,身子一跃,也飞身上去抢凤羚角,他似乎早有准备,眼见楼雪胤要抢到凤羚角,他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猛然朝楼雪胤的胸膛划了过去。

只要楼雪胤一躲,凤羚角绝对会再次落入他的手里,那个时候,他再逃之夭夭,等养好伤,再来找小挽儿。

有了凤羚角,可以压制驻颜药的毒性,延缓几年,他便可以再和挽儿相处几年。

那样的日子,多么美好!

然,事实并非像楼逸宸料想的那般。

眼前红光一现,那凤羚角便与他失之交臂,一股温热喷洒在他的脸上,带着黏稠的腥味,楼逸宸瞳孔骤然一缩:“阿胤……”

一掌袭来,楼逸宸躲都没有躲,任由自己的身子坠入万丈深渊。

看着那抹逐渐消失的红,楼逸宸的心痛如刀绞。

那是他的孩子,身上流着他的血,他并没有真的想和他动手,没有想要真的伤他,更不说要杀了他。

可是,楼逸宸想不明白,为什么那孩子不躲。

他要凤羚角是因为要解毒不是吗?他在乎凤羚角也是因为在乎自己的命不是吗?为什么他会为了凤羚角而不要自己的命?

楼逸宸伸手,摸了摸脸上的温热的血,终于,落下了泪。

阿胤,对不起!

楼雪胤紧紧的握着凤羚角,身子往下滑去,他连忙抓住悬梯,大口大口的喘气。

低头,看着胸前插着的匕首,楼雪胤无力的趴在悬梯之上,将凤羚角揣入自己的衣襟之内,唇角扯了扯,看着落入千丈深渊的楼逸宸,眸中变得猩红起来。

终究没有逃过两败俱伤的命运。

母亲曾说,世上最伤人伤己的便是恨,她不愿他恨,不愿他报仇,就是不愿他杀了她心爱的那个男人吧!

只可惜,这个男人不值得母亲的爱!

伸手,楼雪胤斩断了胸前匕首的手柄,拉了拉衣襟,遮住那致命之伤,拉着悬梯,上崖。

下面惊险一幕,由于离得远,尹穆清等自然没有看清,而且二人都穿红衣,模样又长得有几分像,也看不清到底谁是谁。

直到一人落入万丈深渊,众人才惊出一身冷汗。

“楼雪胤!”尹穆清不知所措,唇色在骤然之间变得浮白一片。

“主上!”亦行大叫,差点落了泪。

这会儿,悬崖之上突然出现了一只鲜血淋漓的玉手,然后便是楼雪胤苍白的俊脸:“鬼喊什么?”

“阿胤?”尹穆清险些喜极而泣,不管怎么说在,这么久的相处,她早就将他当做朋友。

尹穆清连忙上前,扶他上崖,见他双手,唇角都是血迹,急道:“你受伤了?”

楼雪胤额上早是一片汗水,他扯了扯唇角,眉眼浮出一点笑意:“不是……本座的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