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无救(三十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说,尹穆清等才松了一口气,她看了一眼那万丈深渊,心里不是滋味。

即便是恨,可是,将自己的父亲打落那万丈深渊,他的心头是难过的吧!

尹穆清不禁感叹,这世上,怎么有这般狠心又矛盾之人!

接着爱的由头却伤害了这么多人!

将手递给亦行,楼雪胤咬牙艰难的开口:“亦行,扶……本座起身。”

“主上,要不要请医师?可是又犯病了?”主上这模样明明就不好,若是没有受伤,又怎么会这般虚弱?肯定是病犯了!

楼楼雪胤起身,明显踉跄了一下,尹穆清连忙伸手去扶:“小心!”

只不过,她还没有扶稳,自己的身子就被一个巨大的力量拽离,撞入一个宽阔的胸膛,头上传来萧璟斓的声音:“慕谦,扶着楼庄主!”

“啊?”候在一边的慕谦一愣,随机很快就反应过来:“哦,是!”

领命上前,伸手去扶楼雪胤的手,恭敬道:“楼庄主!”

楼雪胤瞥了一眼萧璟斓,然后甩袖拂开慕谦的手,异常嫌弃。

萧璟斓这个男人太过小气,阿清扶他一下怎么了?这都舍不得!谁稀罕那个臭男人扶?

“咳咳……”楼雪胤咳嗽了一声,没有理会萧璟斓,对尹穆清道:“铁索桥已断,我……便不请你进庄歇脚了,楼……卿如内伤严重,耽误不得,先……先带他下山吧!”

“铁索桥一断,你也回不去,为何不与我们一起下山?”尹穆清拧眉道:“你的情况似乎也不好,神医门的晏子苏正在璟王府,可以让他给你治伤!”

楼雪胤自小到大,除了下人,还是下人,没有人敢忤逆于他,他却也从没有被关心的感觉。

尹穆清是唯一一个敢招惹他,也是唯一一个真心关心他的人!

虽然,她对他的关心,永远那般疏离,那般客套,可是,他能看到她的真诚。

这,就足够了!

“这下面是寒潭,楼逸宸不会死,你……防着他。我……想留一会儿,陪陪母亲。”

“主上?”亦行感觉楼雪胤全身的重量全都靠在了他的身上,即便以前毒发的时候,主上都不让他碰他,今日,怎么会这样?

楼雪胤抬手制止了亦行的话,唇边带着几分笑意,凤眸落在尹穆清的脸上,不愿挪动半分,眸中满是痴迷和不舍,温声道:“也许,他们之间……并非我想的那样

,可能,有所误会,可是,不管真相如何,只要楼卿如不是楼家的血脉,我就不在意了,若……你要替你母亲报仇,可以随时来找我!”

“这事不怪你!”尹穆清突然心中一酸,鼻头便有些红了,她哽咽道:“命运作弄,造化弄人罢了。我们都没有错,不管怎么说,楼逸宸离开天下第一山庄是因为穆挽清的存在,他确实因为她而辜负了你的母亲,你恨她是情理之中。如今,你肯放下,还肯慷慨赠药,救卿如性命,倒是我要向你说一声谢谢。又如何会找你报仇?”

楼雪胤听尹穆清口口声声叫穆挽清名字,连挽姨都不喊了,他又如何不知道她现在对穆挽清根本没有任何感情?又如何会责怪他?

楼雪胤终于放下心,再次缓声开口道:“阿清,你走吧,天下第一山庄还有事情待处理……”

这算是下了逐客令了,尹穆清如何听不出来?

这是天下第一山庄的地盘,他留客与否,都是主人说了算。楼雪胤这么说,尹穆清也不敢打扰,天下第一山庄要处理事情,外人留在这里也不是事情。

“那好,你保重!”尹穆清笑道。

“保重!”

萧璟斓眸光一直在二人身上来回打量,心里自是不爽,但是二人如此客套,他也不能显得太小气,太没风度,所以,没有开口阻挠,如今见二人告辞,萧璟斓这才算是满意,抬手,行礼告辞:“告辞!”

尹承衍抱起穆挽清,没有等尹穆清和萧璟斓,早就走远。萧璟斓忙吩咐慕谦等将楼卿如背下去。

楼雪胤看着尹穆清逐渐消失在花海深处,随着女子背影渐远,他那往日魅惑心智的凤眸逐渐失去了光亮,好像女子的离去,带走了他所有的期望和痴恋。

最后双眸一眯,竟是落下了两行泪水。

甚至,唇边也滑下一片血红的血迹,身子骤然一摊。

“主子?”亦行大惊,根本扶不住楼雪胤,只能顺势将他放在地上,急的双眸通红:“主子?您受伤了?伤在哪里?”

亦行到处查探,似乎想看看是不是他身上有什么伤口,然而,当他掀开外裳,看见插在楼雪胤胸腔处的无柄匕首之时,亦行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起来,头皮一麻,倒吸一口冷气:“主……主上……您……”

“咳……咳……”随着一声声咳嗽,大量的血迹从唇边涌出,额上也浸出大片冷汗,楼雪胤大口大口的喘气,艰难道:“不……不必慌张!”

这么重的伤,怎么能不慌张?

这伤换在别人身上,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是,主上体内毒素原因,伤口很难愈合,即便是胳膊上,腿上有伤口,都能要了主子半条命,何况这胸腔上的致命伤?

亦行也顾不得主仆有别,伸手便将楼雪胤常放在衣襟之中的药瓶拿了出来,服下一粒护心丹,也能稳住心脉。

血玉,血玉不是在璟王府么?主上手上有凤羚角,虽然还差了一些药引,可是,能暂时稳住主上的伤也好!

然而,亦行拿着瓶子往外倒,一粒药丸都没有见到,亦行不相信,又倒了一下,却不想,真的是空空如也。

难道,主上给楼卿如的,是最后一粒?

明明是最后一粒药了,他竟然就那么交给了楼卿如?

楼卿如特么的,算什么玩意儿?

亦行恨不得爆出口!

看了一眼楼卿如苍白的玉脸,还有唇边的血迹,亦行握紧了拳头。真的想撬开自家主上的脑袋看看他究竟在想什么!自己救命的药竟然交给别人!

可是,看到自家主上虚弱苍白的样子,责怪的话又无法说出口。他急的眼眶通红,扫了一眼四周的人,忙道:“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去请医师,去抬软轿!”

文峰等人看到这一幕也是有些不知所措,苍白着一张脸,被亦行吼了一通后,才反应过来,忙去找医师和软轿。

好在这后山上不远处有花房,楼雪胤经常去那里,什么都是齐全的,不至于在这悬崖边被风吹。

天下第一山庄的人都是楼雪胤亲自培养的人,绝对的忠心不二,是以,不怕有人趁此,对楼雪胤不利。

文峰等人找来软轿,将楼雪胤挪至花房,花房旁边是一个两层高的竹楼,楼雪胤若是在这里待的久了,夜晚便会住在这里,所以,如今将楼雪胤挪至这里,很方便。

“主子?”亦行跪在榻前,不敢去碰楼雪胤,含着泪,哽咽道:“主子,您坚持一下,等一下医师就到了。”

楼雪胤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眯着双眼,似乎周身的温度都开始逐渐消失。

亦行看着这般情形,头皮都在发麻,这会儿文峰从外面回来,忙道:“医师来了!”

亦行连忙让开一边,沉声道:“楼老,快来把脉!”

医师是一个长胡子老头,见楼雪胤如此,连忙上前去把脉。

然而,当他把脉后,面色却是一白,颤声问道:“庄主……庄主怎么伤这么重?你们怎么能让庄主伤这么重?”

“楼老,庄主的伤势怎么样?会不会有生命危险?楼老,你愣着做什么?给庄主拔剑要紧。”对于练武的人来说,对于伤势都有一定的判断,亦行如今一点自信都没有,甚至,找不到一个可以劝慰自己不要担心的理由。

庄主这伤在胸腔之上,齐柄而入的匕首势必会切断肺叶,伤了心脉,不然,主上也不会如此不断呕血。

这么重的伤,根本没有办法医治。

果然,见医师摇了摇头:“拔剑,难呀!即便是神医门的人在这里,也不敢拔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