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放弃(三十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庄主怕是要没了,本来身子骨就差,伤口很难愈合,如今竟然还伤了心肺,他又是连神医都不是,哪里能做神仙能做的事情?

连医治都不敢,那医师跪在一边,不敢接手。

一旦拔剑,血流不止,庄主势必会立马死去!

除非立马有血玉,不然就是无力回天!

亦行顿时就傻了,脸色异常苍白!

楼雪胤却不以为意,他抬了抬手,让医师下去:“下去!”

那医师轻叹了一声,退了出去!

“咳……”楼雪胤感觉唇边一片血腥,看着亦行,却已经一个字已经说不出来,亦行心疼的不行,沙哑道:“主子,您……您为什么要瞒着尹三小姐,她说得对,您可以找神医门的子苏公子为您治伤!若是子苏公子出手相助,您……您……”

亦行非常替楼雪胤悲伤,任由谁料想的到,作为父亲,当真能对自己的孩子下这么重的手。楼逸宸是想杀了主子,根本就没有给他留活路!

楼雪胤唇角扯了扯,告诉她又如何?他本就活不了多久,这次会不会死都不一定,为何要徒增悲伤?他虽然希望她心里有他,却不愿意她因为他而内疚伤怀。

“本……本座想……想见见那个孩子。”

“谁?”亦行偏过头去,擦了一下泪水,不想让主子看见自己这么没出息的样子。

“那……那个小九月……”楼雪胤半阖着眼睛,似乎累极:“本……座有礼物送……送他!”

亦行摇头道:“主上,您别说话了,属下……属下这就去请神医门的子苏公子……”

他一定要将血玉借来,一定要救主上!

只不过,亦行刚想起身,手就被人拽住,虽然很无力,他轻轻一甩就能甩开,亦行却不敢,只能仍有楼雪胤抓住自己的手腕,他再次跪地道:“主上,您有何吩咐?”

“别做那些没用的事,本座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咳……”楼雪胤不相信亦行,若是他有心抢血玉,天下第一山庄对战璟王府,又是一片死伤!

若是他真的抢了九月救命的东西,那么,她会嫉恨他一辈子!

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主子?”自己心里的想法似乎被窥探到了一般,亦行脸色一白:“属下不敢!”

亦行不明白为什么楼雪胤会这个时候会去找小九月,就算那孩子怎么可爱,也是萧璟斓的孩子,不是他的不是吗?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想着孩子做什么?

“去准备软轿,本座……亲自去!”

“主上!”亦行听了,顿时就急了:“主上,您的身子,根本就经不起折腾了呀!求您爱惜一下自己,属下求您了!”

“去备轿!”就是再也经不起折腾,所以,他才要抓住机会,不然,当真睡过去,再也醒不来,那该如何?

楼雪胤不断的用内力护住自己的心脉,让自己能够在撑得久一点!

“主上,您……”

“亦行!”文峰上前,手搭在亦行的肩膀上,打断了他的话,沉声道:“按照主子的吩咐去做!”

主上已经快撑不下去了!

现在,他们能做的,只能是让主子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

山下,璟王府,陌上香坊的人都候在那里,而且早就备好了马车,见萧璟斓等人下来,连忙涌了上去。

云锡正叼着一根草坐在车顶,注意着山上的情形,若有任何动静,他们势必会立即带人杀上去!

这会儿,看见他们下山,云锡立即跳下马车,凑到尹穆清面前,上下打量道:“公子,你没事吧?楼家小公子呢?夫人有没有找到?”

虽然知道尹穆清是女子,却还是习惯叫她公子!

尹穆清没有答话,让开路,后面尹承衍走了下来,尹穆清没有看他怀里抱着的人,道:“前面有两辆马车!”

语气很淡,尹承衍能看得出尹穆清的疏离!

他抿了抿唇,终究没有说什么,走到前面,上了马车。

这会儿,尹穆清转身,见慕谦背着楼卿如走了过来,她上前道:“小心一些,他肺腑内伤极重,不能再伤着了。”

“是!”

楼卿如自然是安置在了尹穆清和萧璟斓的马车之中,马车宽,走的也稳,也不至于让重伤的楼卿如再受那颠簸之苦。

云锡见两个人躺着下来,气氛更是凝重,他瞬间不敢说什么了!

上了马车,缓慢的走在尹穆清的马车后。

楼卿如吃了药,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的陷入了昏迷,苍白的唇紧紧的抿着,额上满是汗水,似乎做了噩梦,眉头紧锁。

这两日发生的事,让尹穆清觉得头疼不已,抬眸看了一眼萧璟斓,拧眉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萧璟斓就知道尹穆清会生气,他深吸一口气,缓缓解释:“不久前,只不过也只是猜测而已,不确定的事情,我觉得没有必要说出来让所有人都疑神疑鬼的!”

“你以为我傻?”尹穆清黑着脸,眸光落在萧璟斓的手上,眸色有所松动,伸手抬起,从暗格里面拿出药箱,一边给萧璟斓清洗伤口,一边教训:“那画像都能翻出来,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只是怀疑?什么事情都瞒着我,经过上次陌上香坊的事情,你觉得,你瞒着我很好玩?老实说,为什么瞒着我?”

萧璟斓被逼无奈,一把将尹穆清拉入怀中,下巴蹭着他的额头,低叹道:“第一次见到穆挽清,与她大打出手之时,我便对她的身份有所好奇,看到她的容貌的时候,更觉诧异!我的阿清是金枝玉叶,父亲是墨翎帝君,母亲更是北燕公主,身份尊贵,血统高贵,又岂是随便一个女子的容貌都能与你相似?看到她那双与你如出一辙的眼睛,我便在怀疑,当年挽清公主是何等英姿?多少男儿都比不上她,又怎么可能说损就损了呢?而且,以前小的时候,三四岁的时候吧,本王有缘见过挽清公主一面,但是毕竟年纪小,不懂事,因为是不相干的人,所以也就没有在意,是以,她的容貌本王已经记不清楚了!”

“所以,你就去尹府翻天覆地找了穆挽清的画像?”

“没错!本来只是抱着一试的心态,没想到,真的找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