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存小王八(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找到之后为什么不告诉我?还要瞒着我!”尹穆清铁青着脸问道!

“阿清!”萧璟斓吻了吻尹穆清的额头,低叹道:“你应该明白的,我不愿你受委屈,不愿你为难!”

若是楼卿如是楼逸宸的孩子,那么穆挽清算什么?阿清曾经对自己的娘亲有着最美好的憧憬和幻想,可是,若是事实告诉她,她的娘亲不过是一个不负责任,没有操守的女子,那么,她该如何伤心?

烈女不侍二夫!

这倒好了,穆挽清怀了君凤宜的孩子,却嫁给尹承衍,嫁给尹承衍不知守妇道,却还假死逃离,与楼逸宸躲躲藏藏二十年了,还生了楼逸宸的孩子!

若是这样,现实就太残酷了!

尹穆清听此,心间突然一暖,也不知为何,提到那个娘亲,尹穆清就委屈的不行。

活了两世,两次都被人抛弃,她如何不觉得悲伤?

抱着萧璟斓的脖子,尹穆清低低的抽泣了起来:“阿斓,你觉得我不好么?”

“阿清是这世上最好的女子!”不然,他又怎么可能会爱上?

“那我小时候定是不乖!”

“虽然阿清的孩童时期本王并未参与,但是,本王定能保证,阿清婴孩时期,定是乖巧可爱!”

一个可爱漂亮的女儿,又有谁舍得抛弃呢?

“那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要我?”尹穆清哭的很伤心,趴在萧璟斓的肩头,不住的抽泣,泪水滴落在萧璟斓的衣襟之上,不过一会儿,便是一片湿濡。

萧璟斓心疼的不行,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轻轻的拍着尹穆清的头,任由她发泄。

曾经,他也问过,是不是他不够乖,不够懂事,所以,她才不爱他,不待见他!

现在,什么都无所谓了!

同样被抛弃,同样不被正眼想待,萧璟斓除了浓浓的心疼之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治愈这份伤害!

只能暗暗发誓,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她以前缺少的爱,加倍补回来!

“明明都是孩子,为什么独独不要我?她是不是不喜欢女儿,只喜欢儿子?能带走卿如,却不带我走?”尹穆清还没有这般伤心过,是不是,前世也是因为她是女儿身,父母重男轻女,所以才不要她的呢?

如今,穆挽清也是一样,她能带走楼卿如,却单单将她一个人留在尹府!

尹府上下就没有一个待见她的。

穆挽清走了,尹爹爹不疼她,她也不能怪他什么。

毕竟,她并非他的亲生女儿,他能给她一口吃,没有让她饿死在尹府,她已经很感激。

她不是穆挽清身上掉下来的肉吗?为什么她要这么狠心?

“阿斓你知道吗?我一点都不在乎!她是死是活,一点都不在乎!她不要我,难道我就稀罕她不是?”尹穆清将自己的脑袋埋在萧璟斓的胸膛之上,瓮声瓮气的开口。

萧璟斓听此,不住的点头,缓声道:“阿清不需要在乎谁,只需要在乎本王就好了,其他的,一概不需要!因为,要陪伴阿清走过这一辈子的人,是你夫君。”

“咳咳……”两人正在说情话,车厢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咳嗽之声,尹穆清顿时将脑袋从萧璟斓怀里拔出来,转身看向躺在软塌上的楼卿如,红了脸。

连忙上擦了泪水,然后上前查探楼卿如是不是醒来,若是他醒来,听到她的那些胡话,恐怕会胡思乱想了!

尹穆清见楼卿如的脸颊似乎有一些不正常的潮红,她连忙伸手摸了摸:“不好了,他发热了!”

萧璟斓也锁起了眉头,伸手摸了摸楼卿如的脉搏,面色沉了下去,对尹穆清道:“他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再不救治,恐怕支撑不到回府,必须先用内力为他疗伤,否则,他撑不到回府了。”

“那怎么办?”尹穆清顿时一惊,不得不说,她很喜欢楼卿如,他和君天睿性子完全不同,君天睿天真单纯,是孩子心性,楼卿如则冷静稳重,善良孝顺,很安静文雅的一个孩子。

可能更多的是双胞胎,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就罢了,一旦知道,看见对方后,便会有一种心电感应。

“将马车停在附近。”说完,萧璟斓便伸手去将楼卿如扶起来,自己顺势坐在楼卿如身后,手掌抵在楼卿如后背,便开始驱动内力,为其疗伤。

见此,尹穆清心头一暖,也不敢打扰,便吩咐外面的人将马车停靠在附近。

为了惹人眼目,尹穆清吩咐让马车行入林间,藏起来,前面的人没有惊动,只留了少数人保护。

多年未见穆挽清,尹承衍所有的心思都在穆挽清身上,怀里抱着穆挽清,一直舍不得放下,他的视线一直落在穆挽清的脸上,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与此同时,尹承衍的手一直捋着穆挽清的头发,指尖在穆挽清的发间穿梭,异常小心翼翼。

只不过,即便这样,还是能从他紧闭的双唇,绷紧的脸色中看出,他现在复杂的心情。

尹承衍没有回尹府,而是去了他准备的一处小院子,院子虽小,却干净雅致很适合养病。

虽然去璟王府最好,有神医门的子苏公子,有他为挽清治病,他最放心不过。

可是,楼卿如现在重伤在身,子苏公子也是无法分心照料二人,再说,尹承衍如何看不出尹穆清对穆挽清的疏离和无视?

那孩子心中有怨,这个结没有打开,他又怎么敢贸然去府上打扰?

为人父母的,都不愿意看到惹自己的孩子心烦,更不愿意看见孩子冷漠无视的眼神。若是挽清醒来,见阿清如此,她定会难过,与其让母女二人尴尬,他还不若将挽清带到别院。

尹府人多眼杂,他自然不会带她回府。

尹承衍一到,管家就上来相迎:“将军!”

管家是一个颇为和善的中年人,一边亲自给尹承衍引路,一边亲自打帘子,恭敬道:“将军,城里最好的大夫还有医女已经等候多时了,您这边请!”

尹承衍早就吩咐人提前去请大夫,下人们自然不敢耽误,如今已经寝殿候着了。

“嗯!”尹承衍嗯了一声,进屋,将穆挽清放在榻上,他自己则让至一边:“过来为她诊脉!”

“是!”大夫不敢耽误,连忙上来看诊。医女也没有忙活,放在帐子,为穆挽清清洗伤口。

尹承衍没有在寝殿多待,而是走了出来,坐在寝殿外面的台阶之上,等着里面的消息。

虽然她是他的妻,可是,尹承衍已经不奢求,时隔二十年,她还是当年那个她!

他的妻,穆挽清已经死了!

二十年前,便死在了他的怀里!

在死之前,她就不爱他,尹承衍如何期待,死而复生的她,会改变对他的心!

毕竟,她的假死和逃离,针对的,是他!

“卓威。”

“将军。”

“去将二十年前,照顾夫人腹中胎儿的大夫,还有当时那三个稳婆都找到,本将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他们!”尹承衍想不出来,究竟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以至于,出了这样大的纰漏。

在他眼皮子底下,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京都资历最深的妇科圣手,竟然诊不出双胎的脉象。

龙凤双胎在他眼皮子底下出声,却只剩一个。

这无疑是在羞辱他!

尹承衍这么想着便又觉得后怕,若是是小人想要害她,岂不是早就得手,他还完全不知情,一瞒就瞒二十年。

真是太傻!

“是!”

卓威离开后,尹承衍坐在台阶上,心乱如麻,从在收到尹穆清给他的画像之时,尹承衍的心就没有镇定过,一直处于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根本无法平静。

她还活着!

挽清现在就在他的身边!

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喜,又如何让他平静的下来?

尹承衍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意识,那就是处于对情敌的了解,他敢保证,君凤宜突然离开暨墨,是因为也知道了挽清可能没有死的消息。

挽清被动过的墓,其中,有他的杰作吧!

君凤宜呀君凤宜,你从来都自语聪慧,自以为是,你以为你先知道了挽清之事有蹊跷,还瞒着他们所有人,你就可以捷足先登,只可惜,你的力量从来没有用在关键之处。

你以为挽清若是活着,会回北燕?

你以为你去北燕便能找到挽清?

只可惜,你的冲动换来的只是又一个遗憾罢了!

或许,以后,你将得到一切,你的女人,你的儿子,都将原谅你。

然而,身为男人,次次坐享其成,你的心会将如何?

尹承衍虽然有自知之明,可是,他放弃并不代表他不可以心灾乐祸,也不能代表他不能取笑情敌。

这会儿,大夫出来,行礼道:“将军!”

尹承衍连忙起身,问道:“夫人病情如何?”

“回将军,这位夫人多处外伤,到没有致命之伤,只是流血过多,亏了气血,要多多休息,好生将养,否则势必会留下病根。草民已经为夫人开好了养伤补身的方法,按照方子喝上一两个月,便会无碍!”

尹承衍听此,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事了,那边是万幸。

这会儿,他拧眉道:“除了外伤,没有其他的病么?”

大夫听后,也有所迟疑,犹豫道:“回将军,实不相瞒,夫人的脉象很奇怪,隐隐之中,好像有中毒之相,可是,草民行医这么多年,却猜测不出这是什么毒。”

“毒?”尹承衍一听,拳头骤然一握,很是震惊。

“没错,草民虽然不敢断定这是什么毒,却能确定,这毒残留夫人体内多年,且严重的伤害了夫人的大脑,以至于,那位夫人在如此年轻的年纪,便头发花白。若是草民没有把错的话,夫人有事可能会头痛糊涂,不记得人和事,甚至还受不得刺激。”

后面的情况尹承衍并不知道,但是头发变白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听阿清说过,挽清得了失忆之症,这也印证了大夫所说的头脑糊涂,不记人和事吧!

尹承衍拧眉道:“不知大夫可有解救之法?”

大夫摇了摇头,叹息道:“恕草民无能为力,且不说夫人身中哪种毒草民尚且不知,还不说夫人这毒应该有十几年的时间,这么多年的积累沉淀,这毒早就浸透夫人全身各处,想要彻底根除,并非一日之功。”

听大夫如此说,尹承衍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只好作罢:“你且先下去吧!”

“是!”

……

穆挽清的画像出现在京都带街小巷,见过穆挽清,且知道她身份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她的画像并没有在京都掀起什么风浪,不管是通缉令还是寻人启事,这样的画像在京都出现的次数不少,穆挽清的容貌绝色,除了一些将她画像收起来偶尔欣赏欣赏的男人,大部分也只是看个热闹而已。

只不过,有人看热闹,有人却震惊了。

叶祁手里拿着一挪画像,放在眼前看,眼睛都不眨一下。

“天下,竟有这般相似之人?”若说这不是同一个人,叶祁自己都不敢相信!

叶祁握了握拳头,问身边人道:“你说,这画像是从哪里出来的?”

“回丞相,这是璟王府贴出来的!”

“公主可知情?”

“就是公主让人贴出来的。”

“你说什么?”叶祁脸色一白,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人:“你说,是公主让人寻的?”

叶祁突然就不明白了,公主知道这上面的人就是她的母亲么?好端端的,人都走了这么多年了,这个小祖宗怎么发起了寻人启事?怎么想着,都觉得有些瘆得慌?

叶祁打了一个冷战,感觉自己头皮有些发麻。

暗卫见自家丞相如此,就知道他老人家又想多了,暗卫拧眉道:“丞相,并非您想的那样。”

“哦?那是什么样的?”

“属下去查了,前两天,京都确实出现了和画像上一模一样的女子,前两天还住进了璟王府!”

“嘁……”叶祁听此,拿着画像在房中急的来回走,不断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你说,怎么会这样呢?陛下走了,皇后就冒出来了,陛下还说去北燕去找皇后,这下好了,现下陛下恐怕都要到达北燕地界了,这个时候即便是给陛下传信,他老人家回来也晚了吧!”

叶祁心中担心的,其实是这其中有诈。

陛下探知皇后尚在人世,也是因为有人告知,陛下去北燕之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陛下一走,皇后便出现在暨墨京都,这难道不奇怪么?

“丞相,您觉得,这件事情可要传给陛下?”

叶祁摸着下巴,想了想,才道:“以陛下的性子,得知皇后出现在京都,定会失了分寸,快马加鞭的赶回来,若是这其中有诈,后果不堪设想!”

“那丞相的意思……”

“先去查探清楚,本相不允许有任何人算计陛下!若是真的是皇后娘娘,陛下二十年都等了,还差那么一两日么?暂时瞒着!你且密切注意各个关卡之处,若是有任何人借机向陛下传消息,不管是真是假,立刻拦下!”

暗卫迟疑了,不解道:“丞相,若是这是真,您如此做,岂不是是欺君?若是陛下责怪,丞相您……”

“责怪就责怪,本相皮糙肉厚,怕什么!陛下虽然英明一世,但是只要涉及皇后娘娘,陛下就好像出门忘记带脑子的人一般,冲动如愣头小子,本相没有跟在他身前,本相还真不放心!”

“额……”暗卫腹诽,瞧丞相这话,说的好像您多么稳重一般,您和陛下还不是半斤八两,一遇到夫人还有小姐公子的事情,还不是什么丞相的仪态都不要了么?

暗卫心里这么想,却还是没有戳破,免得丞相他老人家面子挂不住。

这会儿,叶祁又开口了:“这些天,小姐在哪里?”

“小姐这两天都在客栈没有出去,只是……”

“只是什么?”

“暨墨的存小王爷今日倒是缠小姐的紧。”

“啥?”叶祁一听,顿时就怒了:“那个小王八缠着本相的女儿做什么?”

叶祁听自己的女儿被男人纠缠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像个炸毛的公鸡一般,急的团团转:“还不去,还不去将小姐带回来,小姐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能被臭男人觊觎么?你们这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看见小姐被骚扰,被纠缠,你们还愣着是做什么?”

暗卫连忙跪地请罪道:“丞相恕罪!丞相有所不知,暨墨的存小王爷已经被禁军带入皇宫。”

“被禁军带入皇宫?怎么?他惹事了?被关了?”叶祁顿时就喜了:“哼,看他还敢不敢缠本相的女儿!别以为本相不知道他,那个小王八蛋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之徒,哼,看见瑾妍的容貌,他便心生歹心,这小王八羔子,别让本相逮住他,否则,定打他个半身不遂!”

------题外话------

《冰山教授诱妻入怀》北堇/文

他:体重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

她:我平胸我骄傲,我为国家省布料。

【逗比室友】

曼兮:鱼香肉丝没有鱼,老婆饼没有老婆,松鼠桂鱼没有桂鱼。

大白:很正常,你看我钱包里也没有钱。

南柯:撒尿牛丸还没有尿呢,要不给你来点?

更多精彩,尽情来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