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从来不上线的爹(五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会儿,那个小公子似乎才发现倾恒的存在,转身打量了一下倾恒,顿时喜上眉梢,抬眸看向机枢,问道:“老头,你这是在哪里骗来的小女娃,是哪个园子里面的花儿成了精了么?长的竟是这般好看。”

说着,便是要上前去摸倾恒的脸。

倾恒瞬间就怒了,小手一翻,便扣住了那小少年的命脉。

对方似乎早就看出倾恒武功不弱,是以,有了防备之心,摸他脸的小手一翻,不过眨眼,两个小小的人儿便是数十招的较量。

那白衣少年手上功夫很是敏捷,招数很奇怪,内力却不如倾恒,倾恒收回素娄短剑,不过是一掌,便将那小少年打的后腿了好几步。

白衣小娃娃似乎没有料到这不过四五岁的小姑娘竟然有此等内力,面色都沉了下去,摸了摸胸口,但是不在意那疼。

“啧啧啧……这小辣椒,怕是以后嫁不出去了!”

就因为穿了女装,倾恒便连连被人羞辱,对于倾恒来说在,和无疑是奇耻大辱:“不知所谓!”

掏出素娄短剑便想攻过去。

白衣少年面色一变,她虽然没有见识过素娄的威力,却知道,机枢手里的东西,就没有凡品!

这小家伙这般不知轻重,还真是难缠,下手重了,怕伤了那娇滴滴的小姑娘。下手轻了,受伤的便是自己!

适时,机枢从矮墙上跳了下来,竟是转眼消失,再次出现,却已经夺了倾恒手里的剑,将那短剑在手里抛了两下,唉声叹气道:“就知道那娃娃不是一个识货的主,竟将老头的好东西拿来哄骗小姑娘开心!”

那白衣小少年嗤道:“莫不是你用素娄去换了酒,如今到好意思在这里说可惜!”

机枢没有看那白衣少年,倒是看了一眼倾恒,笑呵呵的开口:“能拔出素娄短剑,便证明你与这短剑的缘分,只不过,小小娃娃,可要懂得以和为贵,对面那个臭小子虽然失了礼数,却罪不至死,这素娄威力无穷,小娃娃以后可要谨慎拔剑!”

说罢,机枢手腕一翻,只听蹭的一声,那短剑便准确的飞入倾恒腰间的剑鞘之中!

倾恒早就发现对面的这个前辈定是高人一个,自然心生敬意。

让他惊讶的是,这短剑竟是他给小九的!

听机枢这么说,倾恒拧了拧眉头,却觉他说的有几分道理。

他看了一眼那白衣小少年,心道,逞口舌之快非君子所为,但是,他恼羞成怒,经不起别人言辞不敬,也是他自己心胸狭隘。

抬手,倾恒行了一礼:“晚辈惭愧!”

“呵!”那白衣小少年笑了出来:“娇滴滴的女娃娃不仅习得一身好功夫,就连这行礼,都学着男子,忘了女儿家该行欠身之礼了?”

倾恒拧眉道:“本是虚礼,重在诚意二字,小公子又何必如此较真?”

白衣小公子眉毛挑了挑:“本公子就较真了,怎么?娃娃你不生气,拿剑砍本公子呀?”

倾恒不想和他多说,明明就与他相差无几,倒是口口声声的喊着他娃娃……

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那小公子的声音:“机枢老头儿,你还想往哪里跑?”

“哎,晋源那位下了狠手,追的老头儿不放,你这小娃娃怎么比他还难缠?”

“呸,说的这么可怜,什么被追的无路可逃,自己却到处偷酒喝!你不愿帮本世子,那什么龙鱼脊本世子便真的砸了去。”

“你敢!没了那东西如何保你母亲遗体不腐?”

“你看本世子敢不敢!”

“与你说过一百遍,他的事情,老头不再管,你若真的那般任性,要做一个不孝之子,那玉,你便砸了去吧!现下,你也不要跟着老头了,早日回了东昱,安安生生的做你的世子爷!”

“你去哪里本世子就跟着哪里,你休想甩了本世子!”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跟得上,老头儿可是去救人,人命关天,可没有那个闲工夫等你!”

……

后面的话,倾恒听不到了,可是,倾恒很清楚的听到了龙鱼脊三个字!

倾恒脚步一顿,转身看向那二人离开的方向,心中无比激动。

龙鱼脊是指的深海龙鱼脊么?

若是他没有记错,若是弟弟的病要治好的话,必须要这一味药引。

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去了,倾恒只能放弃,只是,有点消息,便好!

转身,倾恒忙去找小九月。

天下第一山庄的庄主令拿着,也不知道要惹多少麻烦。

……

这会儿,萧璟斓与楼卿如相对而坐,两人手掌相对,源源不断的内力输入楼卿如体内。

两人的额上都布满汗水。

尹穆清学习内功的时间不长,是以,对内功这东西不是很清楚,现在看着,却也只能干着急。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左右,萧璟斓突然面色一变,连忙收掌,对面的人因为突然撤离的内力,一口鲜血便涌了出来。

“噗……”鲜红的血液洒在榻上,染红了软塌上铺就的白色锦垫。

“卿如?”尹穆清脸色一白,连忙上前将楼卿如摇摇欲坠的身子扶住。

“咳咳……”萧璟斓脸色变了变,咬牙道:“女人,本王比他没好到哪里,怎么没见你如此担心?”

尹穆清看过去,果然看见萧璟斓唇边挂着一抹血迹,她懊恼道:“阿斓,你没事吧?”

“有事!”本来没事,看见她如此在乎楼卿如的样子,他瞬间就有事了!

尹穆清听此,瞬间就红了眼眶,最近定是霉运之事,破事一大堆!

什么事情都遇到了一起,偏偏的就没有一个能出来主事的!

对了,就是那个君凤宜,儿子生那么多,一个都不管!

也不知现在哪里逍遥了,阿睿中了毒,那般煎熬,他不在!

现在楼卿如被人伤成这个样子,他还是不在!

凭什么就要她和她的阿斓受累?

总之,尹穆清总结了,只要是关键之时,那个男人就不在!

从来没有见他上线过!

认亲的时候倒是比谁都还跑得快!

看到萧璟斓苍白的唇色,还有唇角未干的血迹,尹穆清心疼的不行,将楼卿如放下,拉过一边的薄被盖好,这才拿出自己袖中的丝绢,擦掉萧璟斓唇边的血迹。

“你没事吧?你体内有蛊毒,不该让你冒险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