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遇到毒嘴儿子(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祁知道萧璟斓的脾气不好,不敢招惹,但是叶瑾妍不知道呀。

完全忽视萧璟斓,看了一圈殿中的人,然后眸光落在楼卿如身上,握了握拳,扯着嗓子吼道:“楼卿如,本……小姐今日来,是想告诉你,本小姐不喜欢你了,以后你喜欢谁,要娶谁,要藏谁的画像,本姑娘再不干涉你!本小姐要嫁给谁,喜欢谁,你也管不着!男婚女嫁再无干系。”

这姑娘一闹,萧璟斓都不气了,抱着胳膊看好戏!

尹穆清嘴角一抽,看向楼卿如,心道,这家伙,年纪轻轻的,怎么还招惹了这么一朵桃花?一个人安静如斯,一个人咋咋呼呼,乍一看,还挺热闹!

九月瞬间瞪大了眸子,嘴角边还挂着一根粉条,似乎动作被定住了一般,忘记了下一步在做什么!

这姐姐好凶猛!这就是娘亲所说的,母老虎吧!

相比起来,娘亲可是温柔多了,至少,娘亲不扯着嗓子骂人呀!

倾恒也有些蒙,在叶瑾妍冲进来对着楼卿如大喊大叫的时候,拿着筷子的小手便是愣住了,睁大双眼盯着二人,一时之间呆萌的不知所措。

从小到大还没有见过这阵仗!

当着这么多人被一个小姑娘指着鼻子骂,这是楼卿如怎么也忍不了的。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叶瑾妍会跑到他的面前说这么一些话,这算什么?

玉手放下筷子,看向叶瑾妍,拧眉道:“你我的婚嫁何时有关过?叶小姐莫不是来这里唱戏本子来了?”

尹穆清嘴角一抽,看向这个弟弟,眸光满是鄙视,她无语的不行,这嘴巴也太毒了些,情商太低了些。这不是伤人家姑娘的心么?女孩子脸皮薄,哪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么重的话?

果然,叶瑾妍听此,顿时小脸便涨红了,红着眼眶道:“你你你你……”

一连说了好几个你字,确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她吱吱呜呜半天后,才哄着眼眶道:“以前本小姐喜欢你,那是本小姐瞎了眼,也不知你全身上下究竟有哪一点值得本小姐喜欢的,墨翎那么多世家好男儿,本小姐是瞎了眼看上你,一点不解风情。”

说完,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扑进叶祁的怀里,哭的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叶祁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看见自己的女儿这般伤心欲绝的,心疼的好像在滴血,抱着叶瑾妍不住的哄:“宝贝女儿,别哭了,告诉爹爹,究竟发生了何时?”

“呜呜……”哭的更大声了!

“哎呀,宝贝女儿,你别只顾着哭呀,给爹爹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呀?”怎么劝都不听,叶祁急的不行,突然将眸光落在楼卿如身上,厉声道:“楼卿如,你来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欺负她了?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必须给本相一个交代!”

楼卿如起身,拱手应道:“叶丞相说笑了,晚辈何德何能能给丞相一个交代,恕晚辈不明!”

“胡说八道!”叶祁怒眉嗤道:“你若没欺负她,她何以哭的这般伤心?”

“叶丞相!”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虚弱的声音,叶祁本来还在气头上,袖子一拂,转身望去:“干什么?”

然而,当他看清背后之人时,瞬间就愣了:“你……你是……”

皇后?

果然是皇后么?

这么多年,她的容貌没有多少变化,他如何忍不住来?

穆挽清一来便看到这么一出戏,当真如同她的贝贝所说的那般,比长话本子还要精彩。

在她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她便不想躲了,既然她的离开并没有带来她预期的效果,那么,她何不面对?

叶祁这般模样,她知道,叶祁认出她了!

穆挽清身子虚弱的很,只能由尹承衍扶着才能进屋,她看了一眼楼卿如,眸光变得温柔溺水,随后,淡淡的看向叶祁,缓缓开口:“听令爱所说,叶丞相也应该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这世上最不可勉强的,便是感情,爱与不爱,又怎能找出一个对错加以指责?”

说完,穆挽清无奈的看向楼卿如,嗔道:“倒是卿如,不该和小女儿家一般计较,惹的小姑娘泪水连连。”

叶瑾妍听此,更加委屈了,她从叶祁的怀中探出一个脑袋,见是穆挽清,不住的掉泪水,她哀戚道:“楼夫人,你听错了,我之前是喜欢他来着了,可是现在我遇到了一个更好的男人,所以不喜欢他了,现在过来,只是想告诉他,我已经有了心上人,他最好死了这份心!”

穆挽清连连点头,应道:“嗯,小姐姿容无双,性情直爽,是一个好姑娘,卿如不得姑娘芳心,是他的遗憾!”

这才叫会说话的人,叶瑾妍被穆挽清哄的瞬间就高兴了,瞪了一眼楼卿如,转身跑了出去。

虽然之前确实被楼卿如下了脸,但是说出了这些话,叶瑾妍心里轻松多了!

叶祁一心都在穆挽清身上,自然就顾不得叶瑾妍了,他心里早就翻江倒海,紧张至极,她究竟是不是皇后?眸光落在尹承衍身上,叶祁眯了眯眸子,尹承衍都在,难道,她真的是皇后?

楼夫人?她就是楼逸宸藏了这么久的妻子?

楼逸宸是皇后娘娘的师妹,他藏着皇后,也并无不可能!

可是,她是楼逸宸的夫人,这莫不是太荒唐了?

这么多年,她将陛下至于何地?

叶祁看向穆挽清,拱了拱手道:“夫人是楼大公子的母亲?”

穆挽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确实是卿如的母亲,可是,他却姓楼。感受到楼卿如投来的眸光,穆挽清只好点了点头:“是!”

怪不得,之前砸天牢,他就觉得那孩子长得像一个人,却不想,那孩子长得像皇后!若是楼卿如是她的孩子,那么,她……

叶祁只觉得心头生寒,拧眉道:“那么,夫人便是楼夫人了?”

穆挽清听此,心头一颤,只觉得满是羞辱。

师兄啊师兄,你害师妹至深呀!

穆挽清摇了摇头,道:“不是!”

“最好不是!”叶祁咬牙切齿的扔下几个字,拂袖离去!

太乱了,他必须去查查清楚才行!

她究竟是不是皇后,这二十年又去了哪里,究竟发生了何时,楼卿如是他的孩子,却他必须事无巨细的查清楚!

若是她真的假死离开,是为了和楼逸宸苟且二十年之久,那么这样的女子根本配不上陛下!

叶祁气冲冲的离开,穆挽清突然又感觉到了自己眼眶湿了,他离开了,定会向青岚禀报!

可是,叶祁仅凭眼前所见,便能知道故事的原委?他会如何向青岚说呢?

只不过,现在的她如何有资格给他们解释什么?又如何让他们相信,这二十年间,她并未与楼逸宸发生过什么?

这会儿,穆挽清扫了一眼殿中的人,见所有的人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这些人,她一个都不认识,却是她最亲的人。

本想解释,却无从开口。

这会儿,楼卿如突然起身,转身朝门口走了过来。

穆挽清看着高大俊美的儿子,熟悉又陌生,心头的滋味并不好受。

若不是阿衍告诉她,她糊涂到连自己的子女都不认识了呢!

穆挽清本以为楼卿如是朝她走来,却不想他径直与她擦肩而过,竟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卿如?”穆挽清脸色一白,下意识的唤出口。

楼卿如收回迈出去的步伐,转身看向穆挽清,视线在尹承衍扶着的穆挽清的手上扫过,犹豫了半晌才出声:“如同母亲大人所说,这世上最无法勉强的便是感情,可是,孩儿如今却糊涂了,不知母亲心之所属是谁,母亲大人不该早点弄清楚,以免孩儿再唤错了父亲么?”

说完,楼卿如没再看穆挽清一眼,阔步离去!

楼卿如虽然心疼自己的母亲,可是,心里哪有不怨的?

楼逸宸那一掌不仅仅是差点重伤了他,也斩断了他们之间多年的父子之情!

二十多年的感情,一朝斩断,换来的也是无尽的伤痛罢了!

所以,楼卿如是害怕了!

他本就是一个毒舌之人,心里想什么便说什么,毫无婉转之言,这话一出,不仅是穆挽清接受不了,就连旁观者都深为穆挽清感觉到尴尬和心痛。

被自己的亲生骨肉这么说,哪里不痛的?

楼卿如的话让尹承衍拧起了眉头,转身看向那少年的背影,尹承衍斥道:“站住!”

脚步一顿,却仅仅是一瞬间,连头也没有转,便大步离去。

尹承衍面色阴沉,这几个孩子的脾气,还真是像他!

执拗固执又骄傲!

尹穆清在穆挽清出现的那一刻,便不自在起来,素手紧紧的拽着萧璟斓的衣袖,明显不安。

她身上那么重的伤,才修养了几天,怎么就下地了?她今日来这里又是做什么的?

明明心里还是很关心,但是到了面上,却是一副生死与她无关的样子。

说穆挽清是一个奇女子,听了她的言论,其实,尹穆清就可以看出来她的冷静和超然。

可是,这又如何?

这就代表她抛下年幼的她并无错处,可以得到原谅?

这就代表她可以和这么多男人纠缠不清?

不得不说,楼卿如虽然说话毒,但是字字句句都代表着她现在的想法!

他们二人可不是都喊错爹么?

萧璟斓低头看了一眼尹穆清拽着自己衣袖的手,又看了一眼她面无表情的脸,突然心头升起一抹心疼。

伸手抱起尹穆清,阔步离开。

既然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么,便眼不见的好!

“阿斓?”尹穆清惊了一下,可是很快就知道萧璟斓的用意,也罢,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儿,还见什么呢?

将头埋在男人的颈窝,闭上眼睛,不在看那女人一眼!

最差的结果都料到了,穆挽清却没有想到,这两个孩子完全不给她开口解释的机会。

“宝宝……”儿子女儿相继离去,穆挽清面色一白,只觉得肺腑翻腾,张口便是一口鲜血呕了出来。

“挽清?”尹承衍大惊,早知道这两个孩子这般性子,他便不该这么唐突的带她过来。

“外公!”突然衣摆被拉了拉,尹承衍低头,便见小九月拿着一块白色的丝绢交给他:“漂亮奶奶流血了,外公给她擦一擦。”

小九月睁着大眼睛抬眸看着尹承衍,很是乖巧。

尹承衍瞬间心就软了:“好!”

接过丝绢,擦掉穆挽清唇边的血迹,小声道:“莫要伤心,两个孩子的性子随了谁,你该瞧得出来想,肯定拗不过软磨硬泡,你放心吧!”

都说最了解敌人的还是敌人,尹承衍便非常了解君凤宜!

九月是不怎么懂他们在说什么,好久不见外公,他想外公带他去骑马。

拉着尹承衍的衣摆就想往上爬,却被倾恒拉了过来:“小九随哥哥来!”

倾恒朝尹承衍行了礼,拉着九月便离开了客厅。

“哥哥,那是外公!”

倾恒听此,小声开口:“哥哥不仅知道那是外公,还知道站在外公身边的女子,不管随着谁喊,都该喊一声外姥姥。”

“啊?”听此,两个小家伙神神秘秘的离开了。

吃饭还能看这么一出大戏,廖仙儿真心觉得不枉此行!

拿了小巧的点心扔进嘴里,起身,路过穆挽清的时候,小笑眯眯的道:“尹将军说的不错,阿清姐姐就是一个经不住软磨硬泡的人,不管做了什么错事,你去求求她,一天不行两天,两天不行就两年,她迟早会原谅你的!本姑娘看你也不像什么坏人,倒也做不出个什么大的错事,放心吧!”

穆挽清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开口道:“多谢姑娘!”

“不谢,谢谢多见外呀,好歹咱们都是美人,算起来也是有缘,既然有缘,你又有难,我哪里会坐视不理?”说罢,廖仙儿已然疾步离开。

君天睿听的模模糊糊的,心里却又多了几分猜测。

来到穆挽清的面前,嘻嘻打量,穆挽清也看着眼前的少年,看他出色的容貌,便知道他是尹承衍口中所说的墨翎皇子。

穆挽清心里不是滋味,明明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却因为她而被连累。

她早该猜得到的,青岚性子执拗狠绝,认定了便再不会改变,他当初既然已经认定了她,又如何轻易选择别的女人?

水家灭族,这孩子变成了一个孤苦无依之人!

可怜的孩子。

穆挽清觉得很惭愧,看着君天睿不知如何开口,倒是君天睿细细打量着她,然后开口:“阿睿觉得,你是画像上面的母后,是不是?”

君天睿没有母亲,也不知道母亲意味着什么,是以并不期待母亲。

他并不知道自己母族被灭之事,自然以为尹穆清和楼卿如的母亲便是他的母亲。

画像?穆挽清突然愣了,迟疑道:“什么……什么画像?”

“父皇书房之中挂着一幅画像,里面画着一个漂亮的母后,父皇日日看着那画像,有些时候看着便是一阵日,那个母后和你长的很像!”君天睿有些事情是不懂,特别是感情,他自然是不能理解自己的父皇为什么看着一个画像看的那么出神,即便那个画像上的女子很好看,那也不至于茶不思饭不想!

他以前很疑惑,还是阿姐告诉他,那个画像中的女子,是父皇今生最爱的女子,也是他们的母后。

君天睿的话让穆挽清不知所措,她无法想象这么多年,他是如何仅凭一副画像来支撑他的所有的。

孤苦无依,孤家寡人,怎么能用这两个词来形容她的青岚?

君天睿见穆挽清一直掉眼泪,也不回答他的话,倒是有几分糊涂了:“你莫哭了,不是就不是,阿睿又没怪你,你……自己玩,阿睿也走了!”

说罢,君天睿疑惑的看了一眼穆挽清,这才越过穆挽清离去。

几个孩子先后离开,穆挽清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泪水簌簌的往下落!

尹承衍无奈,只好抱起穆挽清,道:“若是如此,便不要再想这些事,养好伤才是要紧!”

……

九月听了哥哥的话很忧愁,一直拽着哥哥的手叽叽喳喳的问:“哥哥,你说那个漂亮奶奶是姥姥,这是怎么回事?那么,她是娘亲的娘亲咯?”

“嗯!”倾恒点了点头,缓缓开口:“虽然父王和母亲在这些事情都刻意回避着你我,可是还是不难猜测。”

不难猜测?猜测啥?九月虽然聪明,却不及倾恒懂事,所以,这些大人之间的事情,他自然是不懂的。

只不过哥哥说不难猜测,那就不难猜测,小家伙点了点脑袋,煞有其事道:“嗯,不错,九月也猜到了。”

倾恒瞥了一眼自家弟弟,如何不知道他根本就不懂,而是不愿意承认罢了,所以,便开始解释:“以前,小九唤那位楼公子哥哥,可听见母亲纠正你的错误?若是不相干之人,小九不管是喊哥哥还是唤叔叔自然都是没有关系的,娘亲何必三番五次的专门纠正小九,让你喊舅舅?既然是舅舅,定是娘亲的姊弟兄妹。”

“咦?是哦!那位大哥哥是娘亲的姊弟兄妹,那么,他为什么会姓楼,不是姓尹或者君勒?”

------题外话------

对不起哈,本来说六点更新,可是太高估我的码字速度了,对不起哈!下午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