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晕倒/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的心思都差不多,自己要过的女人自然是要收在身边,不会再让其他男人碰一下。

还不说,萧存是皇室之人,这种观念更是强烈一些。皇子碰过的女人,若是不嫁人皇室,那么,那女子也就只有死了。

当然,在萧存眼里,叶瑾妍和其他女子是不同的,大胆张扬,勇敢乖张,这样的女子没有普通闺阁小姐那般小心翼翼和循规蹈矩,倒是有趣的很。

还在兴头上,萧存自然是心念念的。

萧存这奇怪的动作让所有的人的目光都看向二人,萧璟斓看过去,便蹙起了眉头。

尹穆清看到叶瑾妍时也有些诧异:“这不是叶家的大小姐么?怎么这种场合还穿成这样?”

萧璟斓道:“叶家有一对龙凤胎,兄妹二人的模样如出一辙,现下的这位便是叶瑾晟!”

尹穆清见萧璟斓如此认真,扯了扯唇角,即便是容貌如出一辙,也不至于没有半点差别吧?男人和女人的容貌多少有些不同。想来是这个叶瑾妍假扮兄长身份来混酒吃了。

也不知道这个叶瑾妍什么时候和存儿认识了的。

这会儿,只听萧璟斓道:“暨墨和墨翎再结一门亲事是好事!”

“恐怕,叶相不会同意女儿嫁这么远,还嫁入皇家吧!”

萧璟斓笑了笑,没有说话,君凤宜还不是将女儿嫁这么远,还嫁入皇家了么?

叶瑾妍一时没有想起萧存是谁,应该是根本不知道他便是那晚她主动献身的男人。只是觉得他挺熟悉,像极了那个在街上缠着她的男人。

叶瑾妍摇着扇子,上下打量了一下萧存,心想,这可是皇帝,又怎么可能是那个色胚呢?

这么想着,叶瑾妍便施施然的端起酒杯起身,学着哥哥的样子,开口道:“陛下圣安,本将军祝陛下登基大喜,民丰安泰。”

“将军?”萧存上下打量了一下叶瑾妍,眉头骤然拧了起来,她明明就是叶瑾妍,他怎么可能认错?

叶祁早就知道萧存前段时间纠缠他的宝贝女儿来着,如今见萧存这般场合都还不忘招惹瑾妍,整个人都不好了,差点一杯酒水泼萧存脸上。

当然,对面的人是皇上,他是异国臣子,自然是不能做这样的事情的。

叶祁站起身,拱手道:“皇上有所不知,这是犬子叶瑾晟,不知犬子可是哪里冲撞了皇上?”

萧存怀疑的看了一眼叶瑾妍,叶瑾晟?明明就是一个姑娘,当他眼瞎呀!

先入为主,萧存自然会觉得眼前这个是个女儿身。

想象不出来,拥有这样一张脸的男人该是怎么样儿的!

叶瑾妍叶瑾晟?难道……

萧存突然懂了,摆了摆手,大方道:“丞相言重了,朕只觉得贵公子的容貌长的像极了朕的一位故人!”

故人二字咬的异常重,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还不忘朝叶瑾妍挑了挑眉,满是挑衅!

叶瑾妍想吐的心都有了,当然,别开眼不看他!

萧存猜测,这丫头定是假扮成她哥哥的样子来混酒吃了,若是如此,他便不戳穿,等下宴会散了再去找她不迟!

乐滋滋的回到龙椅上,继续看美人跳舞!

这会儿,内阁大学士之女秦倩倩一曲广袖舞完毕,拿着举杯施施然走到萧存面前,小脸通红,含羞带嗔道:“臣女内阁学士之嫡次女秦倩倩祝陛下……”

可能因为紧张,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萧存接过那美人的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拿在手里把玩:“你祝朕什么?”

萧存这么一问,那女子的脸更加红了,崩出几个字:“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呵,你这祝倒是有几分意思!”

“多谢陛下赞美!”那女子喜不自禁,偷偷抬眼看了一眼萧存后,起身依依不舍的退离。

萧存看了一眼叶瑾妍,见她没有看过来这边,不知为何,心里突升几分不悦,见那女子离开,萧存伸脚,踩在了那女子席地长裙之上,只听撕拉一声,那女子的衣摆就破了一个大洞。

也不知为何,那女子竟然朝萧存这边倒了过来,尖叫一声,柔弱开口:“陛下……”

得,这算是他陷害人却反而被人利用了。

温香软玉在怀,萧存却蹙起了眉头。

虽然都是女子,可是不同女子抱在怀里的感觉那是相差甚异,陌生的香味扑鼻,陌生的柔软,陌生的温度,萧存下意识的和那晚的女子做出对比。

果然,还是那个味道让他食髓知味,无法自拔!

萧存几乎是带着几分嫌恶的将女子推出去:“下次小心!”

女子吓的面色灰白,却看不出萧存究竟是什么意思,听闻皇上在做存王之时便爱留恋烟花之地,各种美人满怀抱,对投怀送抱的女人更是不会有任何拒绝之心,所以,她才会做出此番动作,想要博取他的好感。

如今,虽然陛下没有怒意,却将她推了出来,她还能看出他脸上的不耐烦和嫌弃,这让那秦倩倩备受打击。

她白着一张脸,俯身行礼:“多谢陛下相救!”

然后心怀不安的走了下去。

这会儿,内阁学士秦泰也有些惊恐,连忙起身请罪:“陛下,微臣教女无方,殿前失仪,还望陛下恕罪!”

萧存抬了抬手,安抚道:“无妨!”

这人可是皇兄的人,即便他生气,那也不敢对他做什么!

叶瑾妍看了一眼萧存,将秦倩倩鄙视了一番,这种场景她见得多了,墨翎陛下后宫空虚,各种宴会之上,百官变着法儿的将自己的女儿往龙榻上送,什么投怀送抱,花园偶遇,宴会献舞,真是五花八门,更甚的是,有的为了表白陛下,想要嫁入后宫,还以死相逼,只不过,最后皇家没嫁成,倒是真的丢了性命!

真的是不管是哪个国家,女子不要脸起来还真是一样的不分国度!

萧存哪里没有注意到叶瑾妍那一抹嫌弃的眼神,他突然有些窃喜,她莫非是吃醋了?

这么想着,萧存脸上的颜色都要明亮一些,一副喜不自胜的模样,还朝叶瑾妍眨了眨眼睛,叶瑾妍见此,眉头一拧,只觉恶心,心中大呼这个皇帝有病!

断袖也是病呀!

绝对是看上兄长了!她一定要通知兄长,这辈子都不要踏入暨墨城半步,否则,清白不保!

萧存自然不知道叶瑾妍的心思,自顾自的在那里窃喜。

这会儿,墨臻举起杯子,对萧存道:“朕也敬陛下一杯,以祝陛下登基之喜!”

萧存连忙举杯:“陛下客气了!”

“朕来暨墨短短时日,便领略了暨墨人情风土,百姓安居乐业,足以见暨墨国强民盛,君主亲民仁爱。如今,朕停留的时间也够久,也该回国了!”

“哦?”萧存看了一眼萧璟斓,见他没有什么反应,这才放心大胆的对墨臻道:“晋源陛下这就要回去了!”

“没错,后日启辰!”

“如此,朕定会亲自出城相送!”萧存客套道!

“陛下客气了!”话落,墨臻对尹穆清道:“临别之际,不知王爷王妃可愿与朕共饮一杯。”

话落,墨臻这边的司酒太监斟满了三杯酒,墨臻拿了一杯,对身边的贴身侍女道:“玲珑!”

“是!”女子端着剩下的两杯酒朝萧璟斓和尹穆清走了过来。

大庭广众之下,晋源皇帝敬的酒自然是没法拒绝,萧璟斓倒也不怕他,端起婢女玲珑送上来的酒杯,看了一眼尹穆清,二人齐齐饮下。

墨臻一干而尽,看着对面的尹穆清,唇边勾起了一抹笑意。

九月看着对面的墨臻,仰头问尹穆清道:“娘亲,那个不是封离叔叔对不对?”

尹穆清有些心疼小娃,他哪里知道自己的封离叔叔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封离叔叔?大人的事情,她也不好讲太多给九月听,便也只是点了点头,道:“他自然不是!”

“那封离叔叔去哪里了呢?九爷好久不曾看见过他!”

“他回家了!”每个人都有家,尹穆清也只能这般骗小家伙!

“好吧!”一听回家了,小九月便也没有再坚持什么,回家了,情有可原!

倾恒看了一眼自家的母亲,见她面色有些难看,便知道她在撒谎,对面的那个人并非善人,但是却是以前母亲身边的那个封侍卫不假。

倾恒一直都防着这个人,他清楚的记得,以前墨臻为了抢他手里的素娄,差点将他杀了,这个仇,必须得报!

小家伙没有将那晚的事情告诉自己的母亲,就是怕自己的母亲听后担心难过!

宫宴继续,小姐们一个二个都依次上台表演,殿中的丝竹声吵的尹穆清有些心烦意乱,头也有些疼,尹穆清揉了揉太阳穴,觉得有些不舒服。

“怎么了?身子不适?”萧璟斓面色一下就变得凝重起来。

“母亲?您没事吧?”倾恒见尹穆清脸色不好,便也担忧起来。

九月听此,转身抱着尹穆清:“娘亲,你没事吧?”九月说风就是雨,根本不会观察,听父王和哥哥这么说,小心肝便提了起来。

尹穆清并非娇气的一个人,是以,这点不适倒还忍得住,她摆了摆手,小声道:“没事,可能有些醉了,我出去醒醒酒!”

萧璟斓了然,她的酒量确实不怎么行。

伸手握住尹穆清的手,道:“本王送你回去!”

这宫宴,他露个面就好了,不必坚持到最后。

“不用了!”尹穆清推辞,想着自己出去走一圈就好了,没想到她刚一起身,眼前便是一黑。

“阿清?”萧璟斓吓坏了,面色瞬间就变得浮白起来。

“娘亲……”九月吓的声音瞬间哽咽起来。

“母亲?”倾恒也是惊慌不已。

“王妃?”站在萧璟斓和尹穆清身后的鸢歌慕谦等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尹穆清突然昏倒,殿中之人都受了不少惊,所有人的脸色都沉了下去,气愤瞬间变得凝重起来,殿内的丝竹也在第一时间停了下来,萧存更是噌的一声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怎么回事?”

他连忙换太医:“还不去喧太医,去喧太医!”即便是他对清音无意,再无可能,她都不能出事!

“嗻!”

叶祁也是脸色灰白,还有止不住的怒意:“公主殿下怎么会突然晕倒?难道是中毒了?”

尹穆清即便有些病根,却不至于动不动便晕倒,叶祁想到的,只有中毒。

他又怒又气,陛下让他保护公主,竟然让公主在他眼皮子低下出事,他合该以死谢罪才是!

中毒二字一出,所有人的面色都又变了变,门外的御林军更是进殿封锁了各个要道,若是太医一经查出是中毒,这里面的人自然个个都是嫌疑犯!

萧璟斓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桌面上的东西,这些东西她没用动过,九月才是吃的最多,九月都没事,这桌上的东西定是没问题,墨臻敬的酒是司酒太监斟的,且是同一酒壶里面的,他没事,墨臻没事,那么也不是哪壶酒。

不过眨眼之间,便排除了中毒的可能,那么,她怎么会突然昏倒?

不敢做任何耽误,抱起尹穆清便往内殿走去。

尹承衍因为要照顾穆挽清,这次的晚宴便是尹凌灏代他来参加,尹凌灏身边还带着一个怀孕的妻子,因此,尹凌灏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脱下一身戎装,穿着一件绛紫色的朝服,整个人都柔和了许多,没有看舞台上的歌舞一眼,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沈拧身上。

他们案上的东西,都是一些极补温和的东西,尹凌灏专门吩咐人端来的,最适合孕妇。

璟王那边突然出了事,还说有毒,尹凌灏的眸光瞬间就冷了下来,下意识的将沈拧护在怀中,扫向案上的吃食,心都提了起来:“阿柠,可有身子不适?”

“爷?”沈柠害怕,害怕的不是自己,而是尹穆清,她被尹凌灏护在怀里,想去看看尹穆清也不行,她抬眸看向尹凌灏,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总觉得自从她怀了孕,夫君倒将她当玻璃娃娃了,她杏眸含雾,柔柔开口:“爷,不是阿柠,是……是三妹妹晕倒了!”

尹凌灏看过去,拧眉道:“有璟王在,你不必担心,你没事就好!”

沈拧见萧璟斓抱起尹穆清匆匆朝内殿走去,异常担忧,可是为了安抚身边的这个男人,她终究没有再说什么,白嫩的玉手摸着自己的肚子,静待消息!

萧存等放心不下,都连忙赶了过来,寝殿不能去,都挤在外间候着。

萧存急得不行,来回走动:“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清音怎么会晕倒呢?”

内殿,小九月吓的不住的抽泣,萧璟斓看了一眼小家伙,拧眉道:“阿恒,带弟弟下去!”

“可是……”倾恒拒绝,他也很担心母亲,又怎么愿意离开?

“下去!”萧璟斓厉声呵斥道!

倾恒抿着唇,拗不过父王,只好应道:“是!”

“九爷不走,九爷要陪着娘亲,哇呜呜……”九月哪里肯走?

“小九吵闹不听话,太医如何给母亲诊脉?你我去外面候着,可好?”

九月并非不懂事之人,听了哥哥的话,只好妥协,一步三回头的跟着哥哥走了出去!

这会儿,纪洪全带着几个太医匆匆赶过来:“王爷,太医来了!”

“诊脉!”萧璟斓立即让开一个位置!

太医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为尹穆清诊脉,生怕诊出大问题,苍老的手几次三番的滑脉。

“究竟会不会把脉?王妃身体如何?出了什么事?是否是中了毒?中了什么毒?”萧璟斓沉声呵斥,吓的太医们跪了一地,太医院院正要冷静一点,躬身道:“启禀王爷,王妃身子并无大碍,也并非中毒……”

萧璟斓听此,紧张的心瞬间松了下去,然,这时,那太医又拧眉道:“只是……”

落下的心又沉了起来:“只是什么?”

------题外话------

大家都在招呼尹二哥,还有军爹爹,放心吧,后天,他们就出现啦!还有哈,明日灵殿要带外婆去检查身体,所以今日要存明日的稿,今日和明日都不能给大家万更了哈,也没有二更,大家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