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误会/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道阿清的身体当真是出了什么问题?萧璟斓异常的担忧,这会儿,只听太医沉着脸,满是犹豫道:“这……”

太医院院长心里很害怕,为什么王妃会服用避子汤!

以王爷对王妃的宠爱,再加上王妃的身份,王爷不可能不让王妃生下孩子,还不说已经有了二位小殿下。

只有王妃高贵的身份才配生下王爷的孩子,不是吗?

而且王爷不可能不知道王妃身子留有病根,她根本不能用避子汤这些东西!

太医院院正几乎下意识地排除是萧璟斓让尹穆清服用避子汤的可能,也就是说,这是王妃自己偷偷摸喝的?太医院院长害怕自己将这个消息说出来后,璟王会如何生气。

所以这才一时犹豫不决。

萧璟斓见这太医院院长如此吞吞吐吐的样子,本就阴沉的脸色变得更加不好:“说!”

“是!”太医院院正忐忑道:“启禀王爷,王妃本来就因为多年前的生产而伤了身子,近期似乎都有喝避子汤,量还不轻,以至于伤了身子,这才会体弱晕倒。”

“你说什么?”萧璟斓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避子汤?怎么会有避子汤?他下意识的看向尹穆清,却见她已经醒了过来,且也露出震惊之色看着他,萧璟斓突然看不懂她的表情。

刚知道她身子不好,他便让晏子苏为她开了方子调理身子,生怕她的身子出一点点问题,避子汤这些东西王府又怎么可能出现?而且,王府里面并没有其他女人,也就成婚后,才选进来几个婢子,都是身家清白的老实人,所以,后院那些勾心斗角陷害主母的事情可以排除。

即便是萧璟斓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他都不得不承认他的阿清不顾自己的身子还瞒着他吃避子汤!

其他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不管是隐瞒九月身份,还是隐瞒自己的身份,他都无所谓,可是如今事关她的身体健康,他当真是无法忍受,无法原谅!

自己的身子,岂容她胡乱糟蹋?

太医院院见萧璟斓竟然如此表情,便猜到了,这个避子汤,果然是王妃自己用的。

他假装不知道,抬手道:“王爷不必担忧,停了那药,再开几幅药调理几日,便不会有大碍!”

“下去!”萧璟斓面色沉的可怕,挥退了太医,眸光落在尹穆清身上,心里失望至极。

“是!”

萧璟斓不明白,虽然他是想有一个女儿,可是,若是她不愿意生,给他说清楚就好了,她不愿做的事情,他又怎么会强迫她?

即便,开始九月以女儿身份出现的时候,他确实很开心,软萌乖巧的女儿,如何不喜欢?在得知九月是一个男娃,那种落差和打击确实很难让人接受。

可是,欺君这么大的罪,因为是她,他也并没有为难她,连怪她都不曾。

她应该信任他才对,如今何以要防他至此?连自己的身子都不顾?

萧璟斓怪尹穆清,尹穆清如何不怪萧璟斓?

她如何不知道是药三分毒?就连补药都很少吃,又如何会去吃避子汤这类的猛药?

她突然想起,萧璟斓每次和她恩爱之后,萧璟斓便会命令唤儿那丫头端上一大碗所谓补身子的药给她喝,除了这个,她没有用任何药。

意识到这一点,尹穆清的脸色变的灰白起来,她揪着被子,心中委屈的不行。

萧璟斓这是什么意思?明面上缠着她生女儿,却每次都命人给她服下避子汤!

他又不是不知道她本就身子不好,哪里受得了那样的东西?

若不是他吩咐,唤儿那丫头难道还敢自作主张,那般光明正大的以萧璟斓的名义给她送过来?

尹穆清看了一眼萧璟斓,见他反而还一副怒火横生的模样,她心中冷哼一声,别过眼不再看他。

他背后的动作被她知道,如今不知如何面对她了?

这件事情,根本无法原谅!

萧璟斓见尹穆清如此,骤然握紧了拳头,她自己瞒着他做这样的事情,如今还有理了?连解释一下都不曾?

两个人性子都有些骄傲好强,真正遇到双方的事情,当真对方做了伤自己心的事情,责问的话都说不出口。

如今对方都没有解释,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尹穆清怀疑萧璟斓,萧璟斓却又以为是尹穆清自己服了那汤药!

以至于,二人的面色都异常难看!

萧璟斓抿着唇,伸手直接打横抱起尹穆清:“本王送你回府!”

要不要孩子还是其次,萧璟斓担心的是她的身子。

“不许碰我!不……放开……”这个时候尹穆清哪里愿意萧璟斓碰她?可是现在她身子正虚着,根本拗不过萧璟斓,挣扎了一下不成功,她便没在挣扎,干脆将自己的脸埋在男人的胸膛,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样。

萧璟斓低头看了一眼她苍白的唇色,满腔的怒火和心疼都不知道该往哪里发,若是别人,他自然可以千刀万剐为她出气,可是若是她自己呢?难道还真的能将她打一顿么?

外面候着的萧存等人见萧璟斓抱着尹穆清出来,立马涌了上去:“皇兄,阿清没事吧?可有大碍,太医怎么说?你说呀,真是急死本王了!”

太医出来,却是一个字都不敢说,这是要急死人呀!

即便是没有萧璟斓吩咐,璟王府的事情,自然不会向任何人透露。

萧璟斓看了一眼龙袍加身的萧存,并没有给他任何面子:“皇上记住自己的身份,阿清是你能叫的么?”

话落,萧璟斓抱着尹穆清已经踏出了大殿,朝宫外走去。

九月和倾恒见势头不对,好像爹娘在生气啊!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连忙跟了上去。

萧存见此,整个人都是懵逼状态:“这是怎么回事?”

他满心疑惑,却无人能给他一个解释。

萧璟斓走了,宴会没有多久便散了,墨臻坐在出宫的马车,唇角都是止不住的上扬。

玲珑跪在墨臻的腿边,一边为墨臻奉茶,一边柔声道:“陛下看着心情似乎很好!”

墨臻伸出玉指将玲珑递过来的茶接过,靠在软塌之上,开口道:“朕了解阿清,她性子骄傲直爽,有什么说什么,最不隐瞒,可是,当真是遇到自己自己特别在意之事,反而会开不了口!他们二人互相猜忌,自然对朕有好处!”

玲珑抬起袖子闻了闻,温声道:“陛下在奴婢的身上涂了迷奚香,就是想让王妃在人前晕过去,让太医为王妃诊脉?”

迷奚香和叶针草都对人体没有任何影响,但是若是经常闻叶针草的味道,又突然闻到迷奚香的味道,那么,在一盏茶的功夫就会短暂昏迷。

唤儿近期在王妃身边照顾,身上一直涂有叶针草,璟王不允许丫鬟们近身,王妃自然闻的多。

如今她香囊之中带有迷奚香,不过是稍稍在王妃面前待了一下,王妃便昏迷了过去,而且神不住鬼不觉。

陛下果真是心思细腻,这般算计,璟王也是防不胜防吧!

如今,他们二人只会为了王妃体内的避子汤相互不信任,哪里会想到其中有人作梗!

只是,玲珑不明白的是,为何一定要让太医诊脉!

墨臻淡淡的开口:“王府有晏子苏,神医门的人如何查不出来阿清究竟是因何事昏迷,即便阿清虚弱了一些,若是晏子苏,不难查出迷奚香和叶针草的原因!”

所以,只能在远离晏子苏的地方!

玲珑明白了:“迷奚香的在体内存留的时间不长,即便璟王有所怀疑,等他回府找晏子苏复诊之时,再也查不出什么了,陛下英明!”

“不,不管是萧璟斓还是阿清,他们都会猜到这其中的不对,可是,这才是朕需要的结果!如今,朕就只需坐等时机了!”小姐,封离说过,要带你回去做皇后,又如何会食言?

萧璟斓抱着尹穆清匆匆回府,径直将她放在床上,便命人去请晏子苏。

尹穆清不想理他,将脑袋歪在一边,闭眸养神。

萧璟斓站在床前看着尹穆清,见她一副根本不愿意搭理她的样子,心里更加难受了。

可是,他终究是不忍心责问她,压下心中的怒火,萧璟斓开口道:“身子不好,那药便不要再吃了,本王让子苏再多开几幅补身子的药!”

尹穆清听此,心头恍若烧了一团火,他说的可是真轻松!

本想和他理论一番,在她转身之际,突然听到他脚步一动,似乎在往外走,不过两步,他便脚步一顿,只听他开口道:“要不要女儿不重要,有倾恒九月就够了!”

随后便是吩咐丫鬟:“你们照顾好王妃!”

“是,王爷!”

尹穆清豁然转身,却见萧璟斓那抹黑色的身影消失在了屏风之后!

尹穆清大怒:“真是岂有此理!”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尹穆清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九月和倾恒站在门口,偷偷往里瞧,九月抬眸问哥哥:“好像不对劲儿呀,是不是父王又欺负娘亲了?”

“没那么简单!”倾恒一脸严肃,恍然一个小大人的样子:“母亲这阵仗见得不少,父王这般生气,还是对母亲,还是真的少之又少!小九,父王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两个小家伙对视一眼,都叹了一口气。

倾恒摸了摸九月的脸:“大人的事情,岂是你我能懂的?”

“父王出来了!”小九月小身子突然一僵,站的笔直,直直看着大门内。

倾恒转身看去,果然看见萧璟斓黑着脸走出来,小家伙立马推至一边,恭敬的垂下头!

萧璟斓看见两个漂亮的小家伙,明明没有女儿,却感觉失去了好几次!

“你们母亲心情不好,进去陪陪她!”

萧璟斓这话一出,两个小家伙点头如算捣蒜,别提多一致了。

二人双胞胎,虽然长得不像,有些时候小动作还是能体现二人的心有灵犀!

萧璟斓走后,两个小家伙直闯殿内,尹穆清趴在床上没有说话,一副谁欠了她银子没有还一般。

九月大眼睛几眨几眨,蹬蹬蹬跑到尹穆清床前,问道:“娘亲,你怎么了?是不是大姨妈又来了?”

尹穆清仿佛没有听到,倒是倾恒不解的问道:“哥哥怎么没有听说过,娘亲还有大姨妈?”

九月一副爷很懂的样子,款款而谈:“这你就不懂了吧?不然怎么说做女人辛苦呢?每个女人每月都有那么几天心烦意乱的日子,你们男人哪里懂?”

一巴掌突然拍到脸上,九月哇哇大叫:“娘亲,你打九爷做什么?”

话落,九月突然扬了眉毛:“能打九爷,那说明好了,娘亲,你没事了吧?”

尹穆清撑着身子,嗔道:“什么都不知道,就在哥哥面前胡说八道?”

“娘亲……”九月委屈的抱着脑袋,一阵撒娇!

倾恒嘴角几抽,还不能理解什么叫做每个女人每月都有那么几天心烦意乱的日子,但是更不能理解的是,弟弟那堂而皇之的话,什么叫做他们男人?难道在小九的心里,自己还不属于男人这一类?

这种意识不好,当真不好!

唤儿哪里不知道王妃和王爷之间发生了什么?她见萧璟斓走了,连忙上前服侍尹穆清:“王妃,可要更衣?”

尹穆清看了一眼唤儿,眸光微闪,随后点了点头,由唤儿扶着起身,于铜镜前坐下。

头上的簪子扎着头皮异常不舒服,取了舒服一点。

唤儿将眸光落在尹穆清腰间挂着的荷包之上,伸手去摘下放在妆台前的盒子里,打算收起来。

尹穆清看了一眼那荷包,伸手阻止:“不用了,这荷包花色挺好,你下去吧,让鸢歌进来服侍!”

唤儿脸色一白,咬了咬牙,继续道:“王爷前段时间吩咐奴婢们做了好些个香包,都是合着王妃的喜好做的,这个荷包戴了一两日,奴婢闻着香气淡了些,奴婢去给王妃换一个!”

说着就打算去将那荷包收起来。

唤儿却不知她欲盖弥彰的做法让尹穆清起了疑心。

尹穆清见唤儿低着头伸手拿了锦盒,面色骤然冷了下来,她冷哼一声,应道:“那你下去吧!”

“是!”

唤儿退下去,殿中就只剩下几个小丫鬟,尹穆清听着唤儿的脚步离开外殿,她伸手拿过窗台上的一枚玉簪,不做痕迹的将上面的一颗拇指大的珍珠取下,转身对倾恒道:“阿恒过来!”

“母亲!”倾恒乖巧的走过去,拱手礼貌道:“母亲有何事吩咐?”

“这是母亲最喜欢的珠花,但是不小心坏了,就这么扔了当真可惜,你将这个拿给唤儿那丫头,她手巧,让她帮娘亲修好。”

这屋中究竟有几个可信之人,尹穆清突然有些不敢想。

“母亲……”倾恒的眸光落在尹穆清手上的那串珠花上,这珠花确实好看,母亲经常戴,却不是最值钱的,母亲若是喜欢,大可让父王再让工匠给她打一副更好的,如今还让唤儿丫头去修……

母亲是何意思?

尹穆清拍了拍倾恒的头,道:“那是母亲喜欢的东西,阿恒可要帮母亲拿回来!”

喜欢的东西?倾恒突然明白了,他眉头一拧,点头道:“倾恒明白!”

这会儿,外面传道:“王妃,子苏公子来了!”

“去请!”尹穆清吩咐完,便对倾恒道:“去吧,晚了可就迟了!”

“孩儿遵命!”

眸光看向一边的丫鬟们,尹穆清吩咐道:“宫里面赏了不少东西,你们去清点一下,好入库,这里不用伺候了!”

“是!”

倾恒和丫鬟们前脚离开,晏子苏后脚就进来了,尹穆清拍了拍小九月的头,道:“去找你鸢歌姐姐,她去了厨房,定是在做好吃的东西!”

九月一听,顿时眼睛都亮了:“好!”一听有还吃的,根本不用人赶,小家伙蹬蹬蹬的跑了出去。

待所有人都离开,尹穆清才坐在榻上,伸出手腕,笑道:“不知上次子苏公子是在生谁的气?”

晏子苏唇角扯了扯,只道:“王妃言重了!不知王妃哪里不适?”

宫中当真不太平么?怎么他们一家人进一次宫总会出事?

尹穆清没有答话,任由晏子苏为她把脉,晏子苏见四周的人都被尹穆清遣退了,拧眉道:“那些东西,不是你吃的吧?”

尹穆清握了握拳头,沉声道:“我就说,怎么怪怪的,原来,阿斓也在以为我瞒着他喝避子汤!”

晏子苏的面色也沉了下去,看了一眼尹穆清身上,蹙眉道:“你身上可佩戴了什么?虽然不明显,但是我还是能闻道麝香之味。”

“麝香?”尹穆清满心怒意,究竟是谁?若不是她多了一份心思,她和阿斓都要遭了对方的道了!尹穆清咬牙道:“等倾恒回来,真相自然明了。”

没过一会儿,小倾恒果然返回:“母亲!”

“东西带回来了?”尹穆清问道!

“是!倾恒赶去的时候,那个丫鬟正要将这荷包扔进,荷塘,被倾恒捡到了!”

“湿了?”尹穆清问道,有些东西过了水,便什么痕迹都没了!

“并未!”倾恒将怀里的荷包交给尹穆清。

他的轻功,救下一个荷包,并非难事。

------题外话------

猜猜墨大坏蛋要做什么,大家莫怕,给他一个领盒饭的动力,咩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