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岳父大人,如何不救?/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将倾恒递过来的荷包接过来,然后交给晏子苏:“你瞧瞧这个!”

晏子苏接了过来,于鼻息之间闻了闻,随即眸光一沉:“果然!”

这王府竟然混进这般心思歹毒的婢女,也不知背后之人究竟是何人!

尹穆清轻哼一声,开口道:“前两天那丫头将药端给我的时候我并没有喝,却被太医诊断出我体内有大量的避子汤,刚刚想想就觉得不对劲,我应该相信阿斓才对!”

避子汤?倾恒瞳孔一缩,想起一些很可怕的事情,以前还在东宫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还小,尹曦月在他面前说话,从来不避讳什么,每次有宫妃侍寝后,尹曦月都会瞒着太子让李嬷嬷给那些女子端去避子汤。

他还记得,有一次,有一个昭仪喝了尹曦月端过去的汤药,不过一会儿便血流不止,差点命损当场,太医诊断说,是……小产了!

倾恒那个时候才不过三岁,自然是害怕,又因为是自己的母亲,根本不敢给别人说什么。尹曦月就因为他小,觉得他什么都不懂,所以根本不避讳,殊不知,他什么都知道!

只是,如今那种东西会出现在母亲面前?这让倾恒顿时惊恐不已,脸色苍白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生怕有什么不妥之处!

晏子苏听此,也惊异道:“你以为是阿斓让你喝的?”

“那丫鬟每次端药上来,便说那药是阿斓让我喝的补药,我便没有怀疑其他,当听到太医说出事情,我很难不怀疑什么。”尹穆清拧眉道:“这么一看,我在怀疑阿斓,阿斓也再怀疑我!”

想想刚刚萧璟斓的样子,那般隐忍怒意的模样,她就觉得一阵冷意。

背后之人太可怕了,差点就上当了!

“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去告诉阿斓,身边的丫鬟都不要让她们近身伺候了。”

“这个先不急,我倒是要亲自审审那个唤儿丫头,一个婢女,这等心思,也不知是何居心!”尹穆清不屑和别人勾心斗角,却也不是一个善良之人,别人将手伸到她的面前来了,她焉有坐视不理之理?

晏子苏听尹穆清这么说,到没有再说什么,那丫头抓了个现行,也不怕她不交代!

“我留个方子,让廖仙儿去煎药,你且放心吃着。”有唤儿这个先例,再不敢信任其他人了!

晏子苏离开后,倾恒在上前伏在尹穆清的膝盖之上,担忧道:“母亲,你身子可有大碍?”

尹穆清这才注意到小家伙眼睛红红的,心头骤然一紧,将小身子揽到自己的怀里,柔声道:“没事,并无大碍,阿恒不必担心!”

倾恒的小拳头握得紧紧的,其实,还是怪他们没有保护好母亲!

怪父王,怪他!

“母亲打算如何?”

尹穆清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开口道:“倾恒你先去陪弟弟玩!”

倾恒眉头一皱,母亲竟然要支开他,母亲分明就是将他当一个小孩子,意识到这一点,倾恒非常的不满意!

他已经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可以保护母亲了!

可是,见尹穆清这般坚持,他没有再在这里留着,点了点头:“是,倾恒告退!”

倾恒离开,尹穆清便让人唤了唤儿过来,倾恒听到尹穆清的吩咐,留了一个心眼,直接跃上房梁听墙角!

他当真要看看,那个婢女究竟要做什么!

竟然敢害他的娘亲,着实罪无可恕!

不一会儿唤儿便来了,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事情败露,见尹穆清一个人在殿内,连忙上前伺候:“王妃,怎么殿中无人伺候?”

“并非衷心之人,留着只会是祸端,唤儿,你觉得,本妃说的对么?”

唤儿脸色一白,吓的跪在了地上:“奴婢惶恐,不知王妃之意,还请王妃明示!”

尹穆清起身,将那荷包往唤儿脸上一砸:“本妃在说什么,你比谁都清楚吧!”

她不想拐弯抹角,也没有耐心和她啰嗦:“老实交代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唤儿看见那荷包,额间浸出了一些汗水,脸色苍白,求饶道:“奴……奴婢不知王妃之意,奴婢冤枉,还请王妃明察,求王妃明察呀……”

“看来你是嘴硬不肯交代,来人!”尹穆清一声令下,一黑衣人从外面闪进:“公主!”

尹穆清知道,君凤宜在她身边安排了的有暗卫,因为这些暗卫只护着保护她的安全,从不出现打扰她的生活,她便随他们去了!

尹穆清扫了一眼那香烟缭绕的香炉,开口道:“你既然会使香,本妃向来宽宏仁慈,你喜欢,本妃就送给你!只不过,就看你那细皮嫩肉的小手能不能拿的了了!”

尹穆清眼神看过去,那黑衣人瞬间就明白了,大手径直拍开那香炉盖子,将那香炉端于唤儿头顶,一个倾斜,里面还燃着火星的香灰飘飘而下,不过沾染了一些在唤儿手上,唤儿便疼的大叫,那白嫩的小手上瞬间,起了不少血红的印子!

尹穆清前世是警察,审问犯人,什么手段没有用过?她不屈打成招,可是却相信人在绝望和极痛之下说出的话有几分可信性!

“你还是不说么?”

唤儿哭天抢地,不住的磕头:“王妃你绕了奴婢吧,奴婢也是逼不得已呀!”

唤儿紧紧的拽着衣袖,白着一张脸,哭道:“奴婢是恨极了王爷,才会做出这样的错事,还请王妃为奴婢的姐姐做主呀,呜呜……”

尹穆清听此,眸光眯了眯,见唤儿那样子不像撒谎的模样,缓缓开口:“你姐姐?”

为什么会恨极了阿斓?

“王妃有所不知,王爷五年前返京之时,先帝赐了不少宫娥前来伺候,奴婢的姐姐因为容貌出色,端庄守礼,便有机会近身伺候,奴婢的姐姐并无攀附之心,却不知为何会入了璟王的眼,被……被他强占了去!”

“你说什么?”尹穆清瞳孔一缩,只觉得荒唐不已。

唤儿继续道:“姐姐本以为能有名分,却不想璟王醒来后赶走了府上所有的丫鬟,姐姐受了委屈,又失了清白,整日在家以泪洗面,奴婢……奴婢也只是想为姐姐报仇,所以才对王妃出手,是奴婢鬼迷心窍,奴婢死不足惜,还请王妃为姐姐做主!”

唤儿不住的磕头,尹穆清却听的脸色煞白。

怎……怎么可能?,

这消息太突然,也太荒唐,尹穆清不知道该信不信!

五年前萧璟斓是因为中了媚药才强占有了她,她也不知道最后他的毒药是不是全部解完,若是没有解完,他要了身边一个丫鬟也并无不可能!

而且,为何璟王府一直没有婢子,这也算是一个疑点所在!

可是,这个消息是在太难以让人接受了,她必须查清楚!

尹穆清握紧拳头,沉声道:“你姐姐现在何处?”

“回王妃,我姐姐一直在家,在南城富华街的李府。”

“唤儿!”尹穆清开口:“你今日所言,本妃会一点一点的查清,若是你有半分的假话,本妃势必会将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你可明白?”

唤儿全身一颤,立马磕头道:“奴婢明白!”

“柯正,看着她,没有本妃的允许,不许她见任何人!”

“公主,此女子的话不可信!属下觉得,公主有何疑虑,应该向璟王挑明,以免中了别人的奸计!”因为这是璟王府,暗卫也不能时时盯着,再说,这景文轩到处都是丫鬟婢子,暗卫也只是在院外藏身,毕竟是男女有别。

因此,这样的纰漏,着实让柯正等保护尹穆清安全的暗卫也异常内疚。

柯正很担心,若是这个丫头所言属实,那么,璟王也太对不起公主了,陛下若是知情,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尹穆清眉头紧紧的皱着,她看了一眼李唤儿,有些犹豫。

男人和女人终究是不同的,女人本就疑心重,特别是在自己男人身上,这种事情没有证据,着实不好去问他,若唤儿说的是真的,那么,一个王爷,强占了一个婢女,他们可能觉得不会有什么。

可是,她接受不了。

“我明白,没有证据的事情,本妃不信,当真若这婢子所言,本妃……自然会找璟王,让他给别人一个交代!”不管怎么样,都要去看一看。

也给她自己一个交代!

柯正伸手便敲晕了唤儿丫头,拱手道:“属下和公主一同去!”

“嗯!”

尹穆清关了内殿的门,和柯正脚步匆匆的离开。

他们离开,倾恒才从房梁上跳下来,小家伙内功不错,又意在偷听,是以,收敛声息后,殿内的人并没有发现小家伙的存在。

倾恒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眉头紧锁。

父王返京之时,差不多是五年六年之前,那个时候他都还没出生,自然是不知道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据说,父王确实是那个时候遣散王府丫鬟的!

这丫头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即便父王宠幸那丫鬟,也是那丫鬟不守本分吧,不然父王也不会大怒,将那些丫鬟全部遣散!

倾恒心中有所疑惑,便也跟了过去。

“哥哥!”倾恒刚想迈步,侧边便传来小九月的声音:“哥哥,你要去哪里?九爷给你带了糕点,鸢歌姐姐亲手做的!”

说着,小九月就捧了几个白嫩香软的糕点递了过来。

倾恒皱眉:“小九自己吃,哥哥有事,回头再和你玩!”

说着,倾恒便疾步朝外走,九月瞬间就不爽了,将手中的糕点揣进怀里,追了上去:“九爷也要去!”

“胡闹!”倾恒面色一沉,顿住脚步,转身看着九月道:“哥哥没有时间和你说,下次哥哥再带你好不好?”

九月来了小性子,就不同意,抓着倾恒的衣摆不让他走:“就不,九爷就要去!”

倾恒面色微沉,看了一眼尹穆清离开的方向,拧眉道:“那你也要跟的上哥哥!”

说罢,足尖一点,便飞身而起,从假山之上跃上房梁,几个跳跃便翻出了璟王府。

九月见哥哥身手如此矫捷,气的牙痒痒,恨恨道:“萧倾恒,鄙视九爷,九爷势必要用势力碾压你,难道你不知道,九爷最擅长的就是轻功咩?”

小家伙轻哼一声,也于倾恒离开的路线,翻出了璟王府。

九月的身手不错,可是终究身子弱了一些,落后倾恒很远,而也就是因为这距离很远,他竟看见哥哥跳入一巷子后,几个黑衣人也迅速跟着他哥哥跳了下去。

然后又是十余个衣服不一样的黑衣人也偷偷摸摸的跟了上去。

九月顿感不妙,是不是有坏人盯上哥哥了?

小九月迅速追了上去,来到那小巷子的时候,之看见几个黑衣人倒在了巷道口,一股刺鼻的烟味传来,九月迅速捂住口鼻。

迷药?

“哥哥?”九月的心顿时紧了起来,这几人似乎都是璟王府的暗卫!

哥哥呢?

一阵脚步声突然从后面响起,一个巨大的阴影从身后罩了下来,九月一惊,转身一看,却见一个蒙面黑衣人。

九月瞳孔一缩,掉头就跑。

“啊啊啊……救命呀!”

那人也没有想要伤小九月,闪身上前去抓,九月身手不错,左右躲闪,那人一抓,便抓掉了小家伙束发的发带,一头乌黑的齐肩墨发铺散开来,扯的九月头皮生疼!

“哎呦……”九月抱着脑袋一阵哀呼!

眼看着后面的人魔抓再次抓来,九月一个滚儿在地上一翻,躲过一劫,他还没有站起身,却听后面一声闷哼。

他转身一看,便见一把利剑贯穿了那黑衣人的肚腹,血液顺着那尖端滴落在九月脸上,小家伙的脸瞬间白了几分!

砰的一声,那黑衣人的身子栽倒在地,却见一个白衣小公子拿出一块干净的锦帕擦着她手里的利剑。

这白衣小公子也不过五六七岁,貌美绝色,动作优雅从容,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他刚刚杀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一般。

这样的事情,九月是没有见过,太可怕了。

这么好看的小精灵,怎么会是一个杀人恶魔。

有些时候,并非长相狰狞之人让人觉得恐怖,反而是长的人模人样却杀人不眨眼的人让人觉得可怕。

九月颤抖着声音,缓缓开口:“你……你杀人了!”

这白衣小公子正是倾恒前不久遇到的那位,九月自然是不知道的。

只见那白衣小公子看了一眼九月,将软剑收了起来,扔下锦帕,将手递给九月,道:“本……我不杀他,他就要杀你!”

见九月呆呆的,没有理他,白衣小公子蹙了蹙眉头,开口道:“小妹妹,你……莫不是怕了?别忘了,是我救了你!”

披着一头墨发,穿着红色的小锦袍,右眼眼角一粒艳丽的胭脂泪痣,可不美的像个小姑娘么?

九月突然记起:“我哥哥呢?你看到我哥哥么?”

“你哥哥?我不认识!”白衣小公子将手递给九月,道:“不起来?地上不脏么?”

九月胡乱的擦了一下脸,将手递给白衣小公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一把拉开起九月,开口道:“封玦。”

“阿玦哥哥……”这个哥哥说话声音真好听,软萌清脆,像银铃一般。

九月有些时候就是有些以貌取人,见封玦对她和蔼可亲,他便将刚刚那幕血腥的场景忘记了。

“阿玦哥哥?”封玦顿时喜上眉梢,伸手便捏了捏九月的小脸:“这个称呼不错,啧啧啧……我这一出来,就捡了这么漂亮一个妹妹,不错,不错!”

妹妹?九月一巴掌排开封玦的手,眉头一拧,鼓着腮帮子道:“九爷才不是妹妹呢!九爷是纯爷们!”

“好好好,不知阿九妹妹家在哪里,何以会被追杀,可是有仇家?”封玦上下打量了一下九月,见他穿着不凡,便知道他身份不低,就不想惹太多的麻烦:“哥哥先送你回家吧!”

“不,我哥哥肯定被这些人抓走了,那臭小子总喜欢逞能,现在好了,没有九爷在,被抓走了吧?真是,岂有此理!我现在必须去救他!”九月又急又怒。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哥哥的时候,他便是在躲黑衣人,如今竟然被黑衣人抓走了,他哪里不急?

封玦倒是被这么大一个小娃娃的豪言壮志给气乐了,他身份不凡,家人知道他失踪,应该很快就会查到,所以,这娃娃要怎么折腾都无所谓。

“那好,你就去救你哥哥吧,我不奉陪了!”

见小哥哥要走,九月立即上去抱住小哥哥的腰:“你不陪九爷去么?九爷觉得虽然九爷厉害,可是你比九爷还厉害,若是你不陪九爷去,九爷没有太大的自信能只身一个人救出哥哥!”

封玦看着抱着自己的小手,嘴角一扯,看在对方是个小姑娘的份上,她没有推开,倒是对对方的话感觉到无比……无语。

无奈道:“也罢,反正跟丢了机枢那老头,我也没事,陪你走一趟好了!”

……

李府是一个小家小户,靠城南最边的地方,李府虽小,门庭看起来也和破败,但是门前很干净,一看就是主人经常打扫。

尹穆清握了握拳头,真想上前推门,柯正上前拦住她,先一步推开了门。

一座四合院的小院子,收拾的很干净,却让尹穆清觉得很诡异。

这几天没有下雨,地面却是湿的,院子东西角处有一口井,一群蚂蚁在上面慌乱的爬着。

微风袭来,尹穆清隐隐闻道了血腥之气。

“不好!”尹穆清面色一沉,迅速朝门口退去。

这水分明是因为洗掉地上的血迹而来。

这里的人应该全死了。

“公主?”柯正也发现了这院子的不对,拔出腰间的长剑护着尹穆清后退,却在这时,啪的一声,院门口被关上。

“阿清?”一声熟悉却又异常陌生的声音传来,尹穆清抬眸一看,却见墨臻推门而出。

一身黑色华服,黑的让尹穆清觉得压抑!

萧璟斓也穿黑,却没有让她觉得这么讨厌!

“是你?唤儿是你的人?”

墨臻摇了摇头:“璟王府,朕如何有那个能力将眼线安插进去?只不过,安插不进去,却不是不能将他的人变成朕的人,不是吗?她有在乎的人,所以,不得不听朕的!其实,人都是自私的不是吗?所谓衷心都是笑话,朕不过告诉那个丫头,若是她不按朕的吩咐做,便杀了她的家人,她就哭着求朕绕了他们,她保证不让朕失望。这不,阿清就到了这里!”

只是不过,唤儿自然不知道,不管她做与不做,她的家人都不会活命!

尹穆清大惊,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诡计!

难道,他以为就这样,便可以离间她和阿斓?简直可笑

哐当一声,柯正手里的剑突然落在地上,尹穆清转身看去,却见柯正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公主,这……这院子里有软筋散……”

尹穆清瞳孔一缩,便也觉得自己手脚开始无力,脚一软,便瘫了下去。

墨臻身型一闪,将尹穆清接住:“阿清从未觉得朕是好人,朕确实也不是好人,也做不出什么善良之事,更学不来楼雪胤,死了,阿清都不知道!”

“你……你说什么?”尹穆清瞳孔一缩,不可置信的看着墨臻:“阿……阿胤他怎么了?是你……你对他做了什么?”

墨臻摸了摸尹穆清的脸,笑道:“阿清这可冤枉朕了,朕可什么都没做!别人要做什么,朕可管不了,朕只想让小姐你做朕的皇后!”

说罢,墨臻一把抱起尹穆清,便朝外走去。

“卑鄙无耻!”尹穆清的手脚越发无力,她挣扎道:“墨臻,你放开我!”

“阿清莫要挣扎,更不要试图逃跑,否则,朕不敢保证你那两个孩子的安全!”

“孩子?”尹穆清心中一揪,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墨臻,两个孩子在府上,又如何会在他手里?

“阿清的两个孩子很聪慧,却很不省心,若是阿清乖巧,以后,他们便是你我的孩儿!”

说着,墨臻的眸光定在一处,尹穆清望去,却见一个黑衣人抱着一个玄衣小男孩上了马车。

“倾恒?”尹穆清心间一揪,看到孩子,她慌乱的心瞬间静了下去。

不行,看样子墨臻是要在他离开之前将他们送出城,不能让他得逞!

这会儿,一个黑衣人突然过来,在墨臻耳边低语了几句,墨臻的脸瞬间沉了下去:“废物!”

尹穆清没有听到那黑衣人的话,但是看那口型却能猜的出。

九月不在他们手上!

尹穆清瞬间放心,带着两个孩子逃跑,是个难事,可是带着倾恒一个人逃,却简单的许多!

“一看小姐这样子,便在想应对之策,只不过,小姐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思,你在乎的人多,可是墨臻什么都不在乎,要的,只是你一人而已!”墨臻的唇边满是笑意。

“你……”尹穆清咬牙!

“对了,小姐你也不要期待墨翎皇帝来救你,因为,现在他自身难保!”

“墨臻!”尹穆清瞳孔一缩,满是惊讶:“你敢伤他们一根汗毛,我势必与你同归于尽!”

……

墨翎突然向北燕发难,北燕始料未及,连连战败,短时间就丢了数城。两军在钰城僵持了几日,墨翎都没有将钰城攻下。

这天,君凤宜亲自领兵攻打钰城,硝烟四起,战火异常激烈,君凤宜一身银色的玄铁铠甲,霸凛威严,身上沾满了敌军之血。

战争正激烈,一海东青突然俯冲而下,落于君凤宜马头,君凤宜扫了一眼那海东青脚上的信条,鬼使神差之下,伸手拿了过来。

看到上面的内容,君凤宜瞳孔一缩:“挽儿?”

“陛下小心!”一年轻战将挑开了朝君凤宜身上袭过去的羽箭,见君凤宜面色不对劲,不由担心。

君凤宜扔下手里的长枪,勒马对那将军道:“叶将军,今日由你领了帅印,继续攻城!”

说罢,君凤宜早已打马离开!

“陛下!”沙场之上,临时换帅,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叶瑾晟眉头紧皱,见君凤宜已经远离,他不得不受命!

君凤宜本就是因为穆挽清而对北燕开战,今日突然受到穆挽清在暨墨京都现身的消息,他如何不着急?

暨墨还有一个人对他的女人虎视眈眈,他哪里能等?

根本不做任何思考,便快马加鞭,离开前线,朝暨墨京都赶去。

一连三天,不吃不休,累死了三匹宝马,赶到了暨墨的襄城!

夜晚,管道上无一行人,只有那哒哒的马蹄之声!

募得,一条套马栓从地上弹起,君凤宜坐下宝马不防,一头栽了下去。

君凤宜面色一沉,在地上一个翻滚后,一跃而起,腰间的宝剑已然亮出!

唰唰唰,无数黑衣人闪身而出,领头之人手一挥:“取墨翎皇帝首级!”

“是!”

君凤宜眉头紧锁,嗤笑道:“不自量力!”

白影一闪,剑花绾起,手起剑落,便是血雾纷飞。

君凤宜杀人无数,武功干净利索,从没有什么花架子,挥剑一斩一劈,必定是人头落地!

这么多人,君凤宜身上也是大大小小的伤口不断,白色的戎装早就被鲜血染红。

这些黑衣人仿佛是源源不断一般,永远没有尽头,再加之他本就三日未曾休息进食,这般耗下去,不被杀死,也会累死!

君凤宜死过无数次,却也不怕,动做虽然变得迟缓起来,气势却一点没有减弱!

不远处,一辆马车停在那里,微风吹来,马车上面的铜铃银铃作响,那清脆的声音却淹没在了此起彼伏的喊杀之中。

一白衣男子静坐于马车之内,手里的金丝一圈一圈的缠在手心,不见有半点想要管闲事的样子!

“主上,那是墨翎陛下,您……不打算救么?”

“救,岳父大人自然是要救!”

“是!”姜弩听此,连忙吩咐:“来人,去……”

“急什么?”容珽制止:“他不是还没死么?”

只有快死了,才能算得上一个救命之恩,不然以君凤宜那老家伙的性子,定然不会承认是他救了他,反而会说是他出来搅乱,一定会认为,不用别人出手,他堂堂墨翎皇帝,当年武功天下无敌,自然不会将这一群喽啰放在眼里。

若是那样,他就是得力不讨好了!

所以,一定要等他要死了,他再及时出手,那个时候,也容不得他不承认这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大于天,难道他想娶他一个女儿,君凤宜还能不承认不成?

“额!”姜努嘴角一抽,主上,你这样真的好么?

既然这是您的岳父,应该及时出手才是,晚了,他老人家可就受罪了

------题外话------

情人节快乐,哈哈,二哥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