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讨好/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弩自然是不知道自家主子在想什么,主子没有吩咐,他便没有再动手,远远儿的看着不远处的战况。

不得不说,当年的天下第一即便是时隔二十年,却也不减一点威猛。

这战况一直从子夜时分持续到破晓,黑衣人还没有取到君凤宜的首级。

君凤宜一身戎装早就被鲜血染红,拿剑的手都早已虚软,眸子一猩红无比。

募得,后背中了一剑,直接贯穿了整个身体,君凤宜闷哼一声,反手砍掉了身后之人的胳膊,腿一软,便单膝跪在了地上。

君凤宜低头看了一眼血流不止的腰腹,眼前变得模糊起来。

“快,他支撑不住了!”这话一出,早就因为这长时间的战斗而对面前的这个男人有所忌惮的黑衣人突然击起了斗志,尽数朝君凤宜袭去。

“呵……匹夫喽啰,也敢在朕的面前放肆!”君凤宜强撑着身子,从地上站起,手中的剑再次舞了起来。

“主上?”姜弩见此,大惊失色:“主上,您还不出手么?再不出手,当真晚了!”

容珽一直注意着战况,一点都不急:“早了!”

如今还站得起来,还能这么逞强,说明这老人家还没有一点危机意识,还这么自以为是,还是等他真的绝望的时候,放弃之时,他再现身,岂不是好事?

只不过,容珽看着,心里也越发奇怪起来,自从君凤宜从地上站起来,敌人没有杀多少,反而自己伤的体无完肤,手上,胳膊上,腰腹上已经被砍了数剑,他那双血眸的气势一点都不溅。

明明黑衣人占了上风,犹豫那男人的气势,却还是显得踟蹰不前!

这会儿,君凤宜的肩上又中一剑,黑衣人推着那剑寸寸没入血肉……

“坏了!”容珽脸色一变,他真是太失策了,那个男人有帝王之姿,狂傲不羁,即便是死,也不会轻言放弃,更不说在敌人面前服软认输!

他只会战死,而不会因为毫无生机而轻言放弃,自甘领死!

所以,即便是君凤宜死了,他也等不到那老人家认输的那一刻!

“救人!”随着话音落下,容珽掠身而出,人还未到,手里的金线如灵蛇一般袭了过去,左右荡开,强大的罡风如气浪般排开,将君凤宜身边的人扫开。

容珽足尖踏风,落在君凤宜面前,拿起君凤宜手里的剑,便杀了起来。

随着容珽而来的,还有数名青衣侍卫,战况瞬间占了上风。

地上全是被君凤宜砍杀的尸体,如今剩下的也所剩无几,因为水月阁之人的出现,不一会儿,黑衣人便是一个活口都没有留。

君凤宜本就骑了三天的马,又杀了一个晚上,身上又失血过多,早就站不起,但是,他却没有晕过去。

这种境况,也不允许他晕过去。

“咳咳……”一口鲜血呕了出来,君凤宜捂着腰腹,试图站起来,却没有成功。

容珽听到身后之人的咳嗽之声,连忙转身,唇边露出一抹讨好的笑脸,伸手去搀扶:“墨翎陛下,您受了重伤,晚辈扶你过去歇息吧?”

君凤宜避开容珽的手,偏头看了一眼侧面,晚上的时候他就隐隐听到有宫铃吟响之声,如今一看,果然看见不远处的山丘旁,露出一截马车顶盖的飞檐。

也就是说,这个人看了一个晚上的好戏!

面色变得异常阴沉,君凤宜是什么人,又如何允许自己被别人当个取悦之物?

看着面前这个戴着玉石面具的白衣男子,君凤宜眉头一拧,异常不悦:“无需!”

容珽顺着君凤宜的视线看去,也看到了他那马车露着一点点头,他顿时一惊,额上冒出几分冷汗。

一时着急忘记将马车给藏起来了!

“呵呵……”容珽只觉得幸运,幸好现在他是蒙着面,只不过,大好的救命之恩,就这么浪费了,真是……可惜!

他干笑了一声,随即收回了刚刚那谄媚之笑,从容淡定道:“晚辈偶然路过此地,却见陛下遭遇刺杀,担忧陛下的伤势,便出手……”

“无需你出手!”君凤宜斜斜看了一眼,很是傲娇。

果然,容珽咬牙,这个老家伙,一点都不知感恩,他难道不知道,若不是他出手相救,他早就葬身敌人刀剑之下了么?

只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位是自己将来的岳父,不管是哪种身份,也不可能瞒的滴水不漏,一辈子都不被人知道,是以,容珽还是相当客气了!

“这个自然,陛下武功天下无敌,自然不需晚辈多管闲事,只是……”扫了一眼君凤宜身上的伤,恭敬道:“陛下身上的伤……还需处理,晚辈知道附近有一个小农庄,倒是可以小住一两日,等陛下伤好了,再赶路也不迟?”

还知道他在赶路?也就是说,这个臭小子观战从始至终?

偏偏的却没有出手相救,看他被这群该死的人打了个半死,才假惺惺的出手的?

君凤宜斜眼瞥了一眼容珽,却没有点破,反正是陌路人,出不出手,救不救,都是别人的事情,他如何责怪别人出手晚?

他确实不能再赶路,否则,挽儿见不到,抢不过来,倒是连命都搭上了!

君凤宜点了点头,容珽立马吩咐道:“姜弩,将马车赶过来!”

“是!”

姜弩看了一眼君凤宜,皱起了眉头,墨翎陛下果然是傲娇自大的很,在主子的救命之恩面前,却恍若不见,好像主子出手相救是理所应当的,这是什么道理?

马车驶过来,容珽要伸手去搀扶,再次被君凤宜避开,虚软着脚步上了马车。

“姜弩,请大夫!”

“是!”出门在外,自然带的有大夫!

君凤宜在上面,容珽也就只有骑马的份儿了!

姜弩跟在容珽身后,委实不明白:“主上,咱们这是要陪着墨翎陛下去农庄?”

“嗯!”君凤宜没有领他的救命之恩,这些天他在身边照顾着,端饭送水,他总该感恩戴德了吧?

若是一个感激,就将语嫣许配给他,那岂不是好事?

他也就不用怕因为他的欺瞒,语嫣会对他怀恨在心,不原谅他了!

“可是,陛下最近要归国,我们不在路上设下埋伏了?”

“自然是不能让他轻易回皇城的,但是有那宁定公主在手,他也不敢做什么!”

“那主上去农庄……”

“也不耽误什么,岳父大人自然比墨臻重要许多!”

“额,是!”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么?既然喜欢那位语嫣公主,何不如直接上门提亲?偏偏玩这些把戏!

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农庄,这农庄很是安静优美,一眼望去,全是农田木屋,路上偶尔有几个拿着铁锄下地的农人,遇到这几个不速之客,连忙让开。

好在这农庄的人很是热情,得知有人身受重伤,便收留了他们。

因为这是农庄,乡风朴素纯然,为了不打搅别人,容珽只带了姜弩一人,加上君凤宜也才三个人!

容珽找到村里的里正,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无人居住的空茅屋,这茅屋虽然无人居住,到还能遮风挡雨。

君凤宜在车上就已经被大夫简单的包扎了伤口,先下便已经沉沉睡了过去。

容珽让姜弩将其扶上床,自己则花了几辆碎银买了几只鸡,几只鸭,还有些许青菜,想着这岳父大人身受重伤,还得多补一补!

容珽亲自下厨,抄了一个小青菜,煲了一锅鸡汤,等君凤宜醒来,已经是两日后后,他倒是变着法儿的做菜,见他醒来,便亲自端了上去。

容珽经常在外面飘,做的一手好菜,即便是在荒无人烟之地,也能就地取材,不亏待自己的口腹!

君凤宜看到面前这个锦衣玉袍,羽冠束发,气质决然的男人,如今却撸起袖子做了满桌子闻起来味道还不错的菜,他总觉得很怪异。

这小子,究竟是何企图?

他身上除了几两碎银,一柄宝剑,一匹快累死的马,似乎并无什么值钱的东西,应该不是图钱财!

还是说,他知道他是墨翎帝君,有事相求,所以才故意讨好?

应该是这一点了!

君凤宜几日不曾进食,现在看着满桌子的菜,自然是食指大动,当然,多年良好的修养使然,即便现在失血过多,腹中饥饿难耐,他还是保持着身为帝王的举止优雅!

但是即便是再举止优雅,也免不了他一个人就横扫了满桌子菜的事实!

容珽看着,唇边就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不知陛下觉得这饭菜可还入得了口呀!”

君凤宜拿过锦帕擦了嘴,他觉得可能是因为他饿了,所以觉得这桌子菜异常可口,君凤宜将帕子扔在桌案之上,不以为意道:“尚可!”

容珽笑容一僵,心道,尚可?他自己本就嘴刁,自己的一手厨艺他还是有几分自信的,这老大爷竟然说尚可?

当然,他内心抓狂的话自然不敢表明在脸上,若是君凤宜知道他在心里骂他老大爷,恐怕莫说公主,就是是个母的,都不愿嫁给他了!

容珽示意,让姜弩将熬好的汤药端上来:“这是补身生血之药,陛下喝了,伤好的快一些!”

“嗯!”君凤宜喝尽容珽递上来的汤药,这才开口道:“你有何事相求?今日你救朕一命,朕自然会许你一个恩赐!”

这臭小子能做到这地步,君凤宜也就不计较他观战之事了!

又是做菜又是熬药的!

一边的姜弩瘪了瘪嘴,什么恩赐,你墨翎皇还能许晋源皇子什么恩么?

而且,主上根本不需要吧!

容珽唇边勾起一抹笑意,还算这老家伙有一点点良心。容珽把玩了一下手上的筷子,试探性的开口:“陛下言重了,陛下是墨翎之主,旷世明君,不管是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不会坐视不理!”

拍马屁的见多了,君凤宜虽然喜欢,面上却是淡淡的!

只听容珽又道:“听说陛下膝下有一子二女,陛下这等风华,也不知二位公主是何等姿容……”

话还没有说完,蹭的一声便见一根筷子飞来,擦着从容珽的脸颊飞过。

“臭小子,休想打朕女儿的注意!”

得,他这话都还没说出口,就被这当爹的扼杀在了摇篮,容珽能放弃么?自然不能放弃的!

他恍若没有看见君凤宜黑透了的脸,笑容满面的道:“陛下何处此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天经地义之事,不管是元清公主,还是语嫣公主,都是龙凤之尊,芳华无双,被年轻男子爱慕这不是好事么?这才能体现陛下教女有方,女儿们个个优秀不是?。听闻语嫣公主容貌绝美,端庄乖巧,又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女子,追求的人自然多,但是,晚辈在想,语嫣公主的夫婿,自然是一个德才兼备,文武双全,才华横溢,还懂得路见不平,最重要的是,若是能做的一手好菜的大好男儿!”

说完,容珽放下自己的撸起来的宽袖,捋了捋耳边的墨发!

君凤宜眯了眯眼睛,听到那句还能做得一手好菜的大好男儿的时候,下意识的看向这满桌子的残根剩饭,他嘴角一抽!

“这大好男儿,莫不是指的是你?”一个连真容都不敢现的兔崽子,竟然敢在他面前肖想语嫣,甚至,还扬言说自己是大好男儿,真是可笑!

“咳咳……”容珽笑道:“难道晚辈像坏人?”

“像不像坏人朕尚且不论,倒是朕知道,好色成性的登徒子倒是八九不离十!”说完,便是一巴掌拍在了木桌之上!

姜弩为自家主子冤枉呀,他俯身道:“墨翎陛下有所不知,我家主上今年二十有三,并无妻室,只是……曾和语嫣公主有……有过联系,便倾心于贵国公主……”

“闭嘴!”容珽假惺惺的呵斥了一声!

“竟是如此?”君凤宜脸色更黑了!

容珽一笑,开口解释道:“晚辈确实和语嫣公主相识,也倾慕于她,还请陛下给晚辈一个机会!”

姜弩既然已经挑明,他便也不要再躲躲闪闪了,稍微试探一下君凤宜的口风也是好的!

“休想……咳咳!”君凤宜噌的一声站起,由于动作太大,以至于牵动身上到处的伤口,疼的钻心,唇边也溢出一抹血线:“朕的公主,岂是随便一个人都能觊觎的?朕奉劝你,不要以为你救了朕的性命,又照顾了朕几日,你便觉得在朕面前有所不同,试图趁机打语嫣的主意!痴人说梦!”

容珽面色一变,难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么?怎么将这老头儿气成这样?

只听君凤宜道:“朕如今倒在怀疑,那些黑衣人是不是你的人,便是你自己自导自演,目的就是救朕一命,让朕赐予你一个恩典,以至于求娶朕的语嫣公主,是与不是?”

哎呀呀,天大的冤枉,容珽呕的半死,他容易么?为了讨好这位未来的岳父,这两天忙的就像个小奴才一样,不惜在那野地里等了一个晚上,还挨家挨户去买鸡鸭鱼肉,为他煎药煮饭,到头来,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不知好歹!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容珽自然也是小骄傲的,君凤宜这么说,他哪里还管君凤宜的破事儿?

起身,容珽咬牙道:“陛下如此冤枉晚辈,当真是伤了晚辈的心了!若是如此,那么,晚辈就告辞了!”

说罢,容珽看了一眼君凤宜,沉声道:“姜弩,我们走!”

别人都说君凤宜脾气不怎么好,这岂是不怎么好?完全就是一个顽固不化,自以为是,还胡搅蛮缠,恩将仇报的老家伙嘛!

他好心相救,竟然被他想的如此不堪,真是岂有此理!

“额……哦……是!”姜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就吵上了?主上不要夫人了?

容珽气冲冲的离开,再不管君凤宜的死活,大不了,就当没救过,没遇到!

他要娶的是语嫣一人而已,只要语嫣愿意嫁,那么个老东西当真能管天管地,左右语嫣的心么?

只要他去赢得语嫣的心就好了,无需再在君凤宜这里吃力不讨好!

君凤宜见容珽气的离开,他大怒:“混账,站住!”

容珽哪里会听他的?君凤宜的脸更黑了:“你给朕回来!”

这个小王八,就这么走了?他走了,谁给他熬药,谁给他做饭?

他伤还没有好,又身无分文,这臭小子是要饿死他么?

简直是岂有此理!

“主上?”姜弩匆匆跟上,急道:“您说您这个时候得罪墨翎陛下,不是白白浪费了这几天的付出不是?”姜弩想不明白呀,这是何苦呢?都做到这份上了,再忍一口气又如何?

“本楼现在倒是觉得本楼使错了力气,本楼要娶的是语嫣,在那个老家伙面前卖什么好?”容珽气的一脚踹在那田坎之上,白色的玉靴便沾染了一片黄褐色的泥土,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这才缓缓开口道:“若不是语嫣对尹凌翊还念念不忘,本楼又岂会有那个顾忌,不敢出现在她的面前?”

想到那丫头,容珽便头疼,他并没有觉得在做尹凌翊的时候对她用过心,她不应该对他倾心才对!谁曾知道,语嫣竟然对尹凌翊情根深种,跟本就不容其他男人的介入,真是岂有此理!

姜弩见此,耳根红了红,随即凑上前去,苦口婆心道:“主上有所不知,虽说这女人心海底针,根本捉摸不透,可是女人却也是这世上最死心眼儿的人,不管是仇敌还是陌生人,若是一旦失身于对方,那颗心呀,便永远会在那个曾经滋润过她,让她欲仙欲死痛并快乐的男人,所以呀,主上您这么等着是无用的,不然,语嫣公主的心永远只有尹家的二公子,哪里有您?或许,她根本不知道您是谁!”

容珽斜眼瞥了一眼姜弩,面具下的眉头拧成了疙瘩:“当真如此?”

早知道,在皇宫的时候,便不该那般冲动,乘机要了她!

“属下说的,准没错!”

“只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就算那般,也要等尘埃落定之时,再出现在她的面前好了!”晋源尚且动乱,墨臻又对他起了疑心,若是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也只能让她涉险罢了!

“西江那边民风淳朴,风景优美,她去游玩一番也是好的,不必跟着了!”

“是!”

容珽揉了揉眉心,看了一眼村子,吩咐道:“找两个人来照顾一下,免得死了,以后语嫣怪责起来,总是不妥!”

姜弩嘴角一抽,道:“是!”

这会儿,一个黑衣人飞身而来,在容珽耳边低语了几句,容珽面色一沉,道:“走!”

“是!”

------题外话------

论坑岳父哪家强,尹二哥和璟王也谁更棋高一筹?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