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兄妹对峙/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来,她当初猜的一点都没有错!

二哥的身份并不简单,那个狐狸一般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就那么出了事!

“母亲,是二舅舅?”因为容珽还在尹府的时候,经常在外面当差,倾恒年纪小,又是东宫小殿下,自然见尹凌翊的次数少,但是这个二舅舅的印象,他还是有的!

“嘘!”尹穆清可不会天真到这个时候去认亲,不说这个人假死逃离,占了语嫣的清白却不负责任,这样的男人,就算他本性不坏,却也不是一个好男人!

男人,该有所担当,若是没有当担,那么这个男人她也看不起!

尹穆清猜想,他逃离尹府应该不是单纯的为了避免娶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他应该不是尹家的人,也只是借上次的事情回到自己本身的身份而已!

“母亲,听说二舅舅容貌被毁,送去江苏一带去养伤去了,如今看来,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问了这句话后,倾恒便明白过来,那个毁容的那个人,恐怕根本就不是二舅舅。

也就是说,二舅舅应该在那场大火之中便金蝉脱壳,逃离了!

倾恒皱着眉头,抬眸看向尹穆清,纠结道:“之前二舅舅受伤,语嫣姑姑很是难过,衣不解带的在床前伺候,二舅舅当初不辞而别,语嫣姑姑更是离家出走,至今不见踪迹,可想而知,语嫣姑姑是很爱慕二舅舅的,若是被她知道二舅舅欺瞒于她,不知语嫣姑姑会是如何伤心难过!”

尹穆清低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小家伙,突然觉得这孩子不仅智商高,连情商都是常人所不及的,这么小的年纪,竟然什么都知道!

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小声道:“你语嫣姑姑若当真是那种放不开的小媳妇小姑娘,在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便不会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去你二舅舅身边照顾,如今你二舅舅这般躲避欺骗,也只会伤她的心,让她绝望,让她不爱罢了,她有墨翎公主的身份,容貌绝色武功在女子之中更是楚翘,即便没了清白,想要娶她的男人也如过江之鲫,你二舅舅不知珍惜,是他自己的损失。”

倾恒点了点头,抬眸,煞有其事的道:“就如同母亲一般,母亲的容貌比起语嫣姑姑还要出色,武功也不弱于语嫣姑姑,身份上,更比语嫣姑姑还要尊贵,所以,即便母亲生了孩儿与弟弟,喜欢娘亲的男人也不少,而且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也怪不得晋源墨氏皇帝墨臻想夺走母亲!”

天下第一山庄的庄主临死之前也不忘母亲!

听了倾恒的话,尹穆清的脸色瞬间就百里透着红,红里透着黑,黑不拉几的,别提多尴尬了!

伸出手指点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嗔道:“说什么呢?别让你父王知道了,当心他扒了你的皮!”

倾恒听此,瞬间眉眼沾染上几分笑意,拉着尹穆清的手道:“母亲饶命,不要和父王说罢,倾恒下次不敢说了!”

倾恒不善于撒娇,以至于,这般软声细语的说着,小脸便飞起几朵红晕,可爱的不行。

尹穆清佯怒道:“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口无遮拦!”

倾恒和九月不同,小九月虽然比起倾恒来说更加口无遮拦,但是小九月不管多么认真的说话,说出来的话都会让人觉得童言无忌,只想当个笑话。可是,从倾恒嘴里说出来,像个小大人一般,句句话都直戳要害,别提多么尴尬了!

倾恒低下头,一副认错很明显的模样!

尹穆清将小家伙揽在怀里,伸出一个脑袋,朝外探去,见容珽已经吃完了那烤的金黄的野鸡,接过身边下属递上来的白色锦帕,仔仔细细的擦着手,只听他低声道:“连路来的关卡都被王骑的人封锁,因为绕道,一日的路程竟然花了两天,也不知是谁得罪了璟王。”

“属下觉得,璟王针对的还是那位,据说那位明日启程返京,今日早上,暨墨的关卡却是这般,进出不得,这不难猜出其中的弯弯绕绕。”

“墨臻在暨墨待了四年,这四年,隐姓埋名,一直在三妹身边,璟王向来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他不可能让墨臻轻易回国这也并非奇怪。而且,墨臻那人,也是自私狂妄,此次回京,本楼可不会觉得,他会两手空空的回!两个男人凑一起演的戏,可是精彩的很。”容珽不以为意的道。

姜弩看了一眼容珽,心道,主上这话说的可不在理么?之前主上和墨翎陛下在一起唱的那戏都好看的紧!当然,这种调侃主子的话他自然不敢说出来,姜弩清了清嗓子,蹙眉道:“当初,宁定公主与三小姐闹的那一出,属下便觉得诧异,那位向来维护宁定公主,宁定公主祸害了晋源那么多男儿,成为晋源臭名昭彰,人人喊打的人,那位却护着没人动宁定一根手指头,可是三小姐动手,他却一个字都没有说,这么看来,那位对三小姐也算是用心!”

“用心?”容珽嗤笑了一声:“墨翎皇帝,璟王站在三妹身边,宁定伤的还是君家的小太子,墨臻就算想护着宁定,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而且,墨臻可有心?没有心,何来用心二字?

姜弩扯了扯唇角,道:“主上说的是!”

尹穆清听着,有些惊异,二哥……竟是晋源的人么?

这让尹穆清的脸色沉了沉,一个墨郡瑶,一个墨臻,两兄妹的心比牛粪还黑,所以,她对晋源的人印象一点都不好。

果然呀,要了语嫣的身子,不负责就罢了,还假死逃离!

渣男,当真是渣男!

“母亲?”倾恒见尹穆清手指抓着山丘的青草,一副愤愤的模样,道:“您怎么了?”

尹穆清看了一眼小倾恒,道:“没事!”

这会儿,尹穆清突然开口道:“倾恒,退下去!”

倾恒不明白,倒也退了几步!

尹穆清看向土丘上小树梢的一个巨大的野蜂巢,尹穆清脱下外袍,将那蜂窝兜住,起身,往那山丘后面一甩。

那巨大的马蜂窝从山丘下面滚下去,径直滚到了容珽的脚边,那拇指大的野蜂瞬间惹怒,嗡嗡嗡的飞起来,到处蜇人。

从巢被摘了之后,那野蜂便乱飞,尹穆清可不想被这个东西蛰,也不敢看下面的惨状,飞快的撤退,抱着倾恒飞身撤离。

不过一会儿,外面便传来几声尖叫。

尹穆清眸中升起几分狡黠,低声道:“这晋源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活该被毒蜂蛰!”

倾恒嘴角一扯,道:“倾恒曾经在树上看过,那毒蜂很是凶狠,毒性很强,被蛰后疼痛钻心,若是不及时解毒,伤口会很快红肿化脓,痛苦不堪,母亲,孩儿以为,你要出去和二舅舅相认!”

“亲可是乱认的?”尹穆清嗤道:“这样的亲我可不愿意承认!”

“三妹?”突然,头顶上传来一声冷泠之声:“许久不见,三妹怎么变得如此顽劣了!”

尹穆清听此,突然嘴角一抽,心头拔凉,听着声音,并无任何隐忍之声,他……没有被蛰?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他怎么就找到她了?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被蜜蜂蛰的抱头鼠窜才对么?

这个二哥究竟是什么样儿的人物?他的性格肯定不像他表面上一般,不知道是不是坏人,她带着倾恒骑了一日的马,如今又渴又累,若是他起了歹心,她如何才能带着倾恒逃离?

“咳咳……”尹穆清清了一下嗓子,转身,抬眸,随即惊讶道:“二哥,你……你的伤竟全好了?”

这般表情,将惊喜和惊异表现的淋漓尽致,容珽当真是嘴角一抽,他可不会以为,那毒蜂巢是自己滚下来,砸在他的腿上的!

这三妹……当真是别院养的野了,连那东西都敢碰?也不怕自己的花容月貌被那东西毁了?

见尹穆清装的这般像,容珽也不好意思挑明揭穿,只是扯了扯唇角,唇边露出那抹狐狸办的笑意,道:“嗯,去了一趟江苏,那边的气候养人,这脸上的伤,可不就这么好了么?”

上下看了一眼尹穆清,又看了一眼小倾恒,问道:“三妹这是带着小殿下骑马散心?只不过,这会不会有些远?”

尹穆清起身,将小倾恒藏在身后,客套道:“远倒是不远,天子脚下,莫非王土,哪里就远了?阿斓在前面扎营,二哥既然回来了,便去见见阿斓吧!”

尹穆清这么说,便也只是给对方提个醒,也告诉对方她的身份,听到萧璟斓的身份后,有所忌惮!

容珽哪里不知道尹穆清这是在防着他,也是,他的身份本就不光明正大,他这个三妹并非普通女子,哪里有不怀疑的?

以她的身份,她如何不防备?

看她这一身的伤,还有不远处那匹伤痕累累的马就能看的出来,她定是出了事了!

容珽都不知道该如何说这女子,伤成这样,倒是只会逞能,还敢用那毒蜂害人!

真是……

容珽唇边荡出几分更加迷人的笑意,开口道:“不急,二哥手下的人刚刚被毒蜂蛰了,情况很是严重,三妹也来看看,看看有什么解救之法吧!”

“我?二哥莫不是开玩笑?三妹怎么会知道毒蜂的解救之法?”

“三妹和那毒蜂关系好不是么?”说着,容珽手指一动,山丘上便跳下几个人,在她面前道:“三小姐,请!”

“啥?”尹穆清额上滑下几滴汗水,她啥时候就和毒蜂的关系好了?

真是岂有此理!

只不过,这个时候,她如何能反抗?不说这个二哥的武功就深不可测,他手下那十余个侍卫,便也不是省油的灯!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尹穆清也只能跟着走了!

来到火堆处,尹穆清见那拇指大的野蜂全部死在地上,三个男人躺在地上不住的呻吟,脸上溃烂了好几处!

她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愧疚!

她从不对敌人手软,又如何去同情坏人?

容珽唇边还是挂着那一抹淡淡的笑意,开口道:“他们自幼跟着二哥,三妹不看在二哥的情面上,救救他们?”

“我又不是大夫,如何去救他们?而且,又死不了,也不过是疼一会儿,哪里需要二哥您的面子?”

容珽拧了眉头,突然觉得自己眉心都在疼。

三妹都这样子,也不知语嫣会如何责怪于他!

他揉了揉眉心,坐了下来:“三妹这是在怪二哥?”

“二哥大病初愈,三妹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责怪二哥?这话从何说起呀?”容珽这么说,尹穆清倒是放心下来,想来他对她不会有什么恶意!

不管他是什么人,尹家养他十几年,这是不争的事实,就算再狠心,这十几年的养育之恩,也不会说不要就不要!

尹穆清阴阳怪气的,容珽更心虚了,他倒是没有责怪尹穆清。

身为他的人,几只毒蜂就将他们伤了,着实无能至极,这般无用,以死谢罪都是窝囊!

“若是这样,他们死了,也就死了吧!”容珽伸手拿起地上烤了一半的野鸡,对倾恒道:“长孙殿下可是饿了?二舅舅给你烤肉吃!”

倾恒看了一眼尹穆清,眨了几下眼睛,问道:“二舅舅这是在贿赂倾恒?”

“贿赂?”容珽似不解的道:“二舅舅这是心疼小殿下风餐露宿,饿肚子!”马都累成那个样子,想来,她们一天都没有用过膳吧?

“阿恒饿了吗?”尹穆清问道,尹穆清是心疼的!

小家伙看了一眼容珽手上的东西,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倾恒不饿!”

尹穆清摸了摸小倾恒的头,道:“便是饿了,有些东西,却也不是能下肚的,特别是来路不明的东西!”

“娘亲说的是!”倾恒虽然是长孙殿下,但是受的苦,却不必贫苦人家的少!所以,挨饿这是小事!

尹穆清听此,却有些心疼,见容珽烤肉的手法还比较熟练,便知道,他烤出来的东西,定是最好的!

她起身,将摔碎了的蜂巢捧起,果然见里面有一层浓郁香甜的蜜,她掰了一块交给倾恒:“这蜜大补,喝一点!”

“是!”

尹穆清将剩下的蜂蜜递给容珽身边的一个黑衣人,道:“将这蜜涂于他们的伤口之上,能解毒!”

------题外话------

今天发生了好令人心寒的事,所谓的友谊,真的是不堪一击。哎,作者已经哭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