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飞鸡是什么鸡?/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蜜能解毒?

姜弩自然是不信的!

尹穆清见姜弩不解,拧眉道:“不信?野蜂蜜可是好东西,美容养颜,排毒除湿,滋润大补!”

姜弩听着,便也怀疑的接过,递给一边没有受伤的侍卫,吩咐道:“涂上!”

不管怎么说,三小姐拿着毒药说这是解药,主上不发话,他也只能接受!

“是!”

容珽抬眸看了一眼,问尹穆清道:“我怎么没有听说这野蜂蜜可以解毒?”

“你可听说飞机能飞在天上?”尹穆清笑眯眯的坐在容珽身边,既然已经被他发现,尹穆清便只能见机行事了,而且,看容珽的态度,应该不像要对她做什么不利之事!

“飞鸡?”容珽当真是疑惑了,拧眉道:“那是什么鸡?”

“不知道吧?这世道,二哥不知道的事情还多了去了,所以,野蜂蜜解毒,你不知道也并不代表它不行!”

容珽嘴角一扯,没有再说什么,手指戳了戳烤的黄灿灿的鸡肉,见已经熟透,便递给了小倾恒:“小殿下尝尝二舅舅的手艺如何?”

倾恒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娘亲,那乖巧的小模样很是招人疼,尹穆清摸了摸小家伙的脸,接过容珽递过来的烤鸡,开口道:“饿了吧?这烤鸡看着不错,也不知道能不能入口!”

倾恒点了点头,煞有其事的道:“那孩儿便帮母亲尝一尝!”

尹穆清见小家伙如此,嘴角抽了抽,拿起一边处理妥当的野鸡也烤了起来。

她一日没有进食,确实也饿了!

容珽看了一眼尹穆清肩上被刮破的衣服,还有那满身的伤痕,便蹙起了眉头,对姜弩道:“将马车上面的外伤药拿出来,等会儿若是见了璟王,见他的王妃这般模样,恐怕不仅要责问我这个二哥当的不尽责,还有怀疑我这男人当的不妥当了!”

尹穆清抬了抬眼皮,道:“二哥有外伤药怎么不早些拿出来?这伤都快早好了!”

“主上!”姜弩迟疑了一下,过来附耳道:“主上,外伤药全部留在农庄墨翎陛下那里了,如今这荒郊野外的,属下哪里去找那外伤药?”

墨翎陛下身受重伤的事情,姜弩不敢说出来,说这话的时候,还看了一眼尹穆清,只不过,这一眼,却被尹穆清抓了个正着。

“墨翎陛下?”尹穆清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问道:“君凤宜?他怎么了?”

“他……”

“墨翎陛下受了不轻的伤,正巧被我救了,若不是我,他……恐怕……”容珽想着,这救命之恩,没有在君凤宜那边讨来,在三妹这边讨来也不是一样?

有三妹相助,拿下语嫣是指日可待!

“你说什么?”尹穆清脸色一白,蹭的一声从地上站起,颤声道:“他现在在何处?君凤宜武功高强,又怎么会轻易受伤?这天下能伤他的人,屈指可数,还不说差点丢了性命?凶手是谁?”

“这……”容珽还真没有查到那些是什么人,他拧眉道:“一群死士,任务失败后,都咬碎了藏在牙齿里面的毒囊,无一活口,也不知那老人家得罪了什么人!”

“死士?”尹穆清突然想到:“定是墨臻,他之前便对我说过,他似乎暗地对君凤宜做了什么,看样子,便是派死士去刺杀他!”

“墨臻?竟是他么?”容珽瞬间便蹙起了眉头,这墨臻当真是不将晋源放在眼里,敢刺杀墨翎陛下,若是一旦出事,岂不是晋源危矣?

“他现在在何处?”尹穆清放心不下,暨墨京都穆挽清那个状态,总不能君凤宜再出点什么事,那该如何是好?

容珽正打算将自己如何救下君凤宜的英勇事迹说出来,却见一黑衣跑了过来:“主上

前面出现了大量黑衣人朝这里围了过来,与上次偷袭围攻墨翎陛下的人一般装束!”

“是墨臻寻过来了?”尹穆清脸色沉了下去,二哥这边本就没有带多少人,她又受了一些伤,还带着倾恒,不知……

容珽知墨臻手段,他收起了以往那浅笑,吩咐道:“兵分两路,姜弩保护三小姐离开,其他的,随本座来!”

说完,将自己身上的白色披风扔给尹穆清:“虽然穿过,却能御寒,身上的伤口吹了风,当心留疤!”

嗯,一切都是为了媳妇,容珽望天!

尹穆清还没来得及反应,那男人便翻身上马,朝另一边疾驰而去。

容珽并不确定墨臻有没有来,自然要小心行事!

“二哥?”尹穆清见那白影远去,突然有几分感动,看来,这二哥也并不是很坏!

“三小姐请!”姜弩站在尹穆清身边,恭敬道:“从襄城过来,多数关口被封,虽然璟王的人多,但是墨臻的人也不少,小姐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走小路的好!”

“君凤宜在襄城?”前段时间不是说他去了北燕么?而且墨翎点兵正与北燕交战,他怎么又回了暨墨?

“是!”

“去襄城!”尹穆清在棺材里面昏迷了许久她并不知道,而且这马带着她跑了一天,所以现在究竟离京都有多远,她也不清楚,贸然出去,被阿斓的人发现大还好,若是被墨臻的人发现,那就是又是事情。

上次她能逃跑,这次若是再被抓,那便没有那么好运气了!

“是!”

墨臻一路马不停蹄的赶路,萧璟斓又后出发,自然慢了许多。

再者,封关卡的命令传达下来,再到执行,也不是能一瞬间的事情。

所以,开始时,墨臻一直走的管道,等封关的命令一下来,他立即就上了小路,还是从未有人走过的路!

因此,萧璟斓想要劫人,也并不简单!

已经追了一日,所有人的脸上都变得严肃起来,在京都外面第一个关卡之处,萧璟斓勒了马。

慕谦见萧璟斓没有再动,问道:“王爷,这该如何是好?这般下去,若是墨臻走小路,我们这么追下去也无事于补!”

“关卡被封,他势必会走小路!”萧璟斓面无表情的,但是全身上下都泛着冷意。

“王,那么,这山路众多,我们该如何搜查?”

“不必追的太急,山路崎岖,若是他急着躲追兵,伤了王妃和孩子,那便是大事!”

萧璟斓这么说,慕谦便禁了声。

萧璟斓紧紧的捏着缰绳,一字一顿道:“暗中调兵二十万,埋伏于晋源边界,本王要守株待兔!”

慕谦立马点头:“是!”

萧璟斓看着晋源的方向,眸中寒意四起:“墨臻,若是你敢动阿清一根手指头,本王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璟王带着王骑赶出城的事情很快便传遍了京都的大街小巷,众说纷纭,璟王在京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存在,他的一言以行自然是会被所有人盯着的!

有些人说璟王这是在调兵谴将,要打战了!

又有人说,墨翎和北燕已经燃起了硝烟,璟王这是带人去帮岳父去了!

大战这种事情,自然不能乱传,萧存很快便查到,尹穆清失踪,璟王震怒,带人前去追了!

王妃失踪这样的事情自然不敢传出去,因为有损尹穆清的名节,所以,萧存立即封锁了消息,在早朝之上说了话,说京都城外出现了凶恶的山匪,璟王去剿匪了!

这么说,这件事情便压了下去,再无人议论。

璟王府却闹翻了天,王妃走的时候并未带两个小殿下,可是如今却不见二位殿下的踪影,寻找的时候,还在巷子里面发现了暗卫的尸首,还有九月素常戴的发带,这倒是让在身边伺候的人吓的白了脸。

特别是鸢歌,急的眼圈通红,偏偏这事不敢声张,连忙暗地里派人寻找!

看巷子里面另一个暗卫的尸首,不是璟王府的侍卫,却也不知道是谁的手下,但是这不失一个线索!

璟王府出动寻人,鸢歌放心不下,便去了尹府找人!

结果尹凌灏在这之前便收到了军令,离开了。

军令如山倒,即便他非常不愿意,却也只能穿上戎装。

可能是怀了孕的原因,沈柠的泪腺异常的敏感,听说尹凌灏要走了,她便开始哭!

眼睛红红的,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鼻尖红红的,小脸也红红的!

尹凌灏看着心都疼了,想要揽娇妻入怀,又怕自己身上这玄铁铠甲将这小娇妻惊到,便也只能搓了搓手,确定自己的手不会冰到小妻子,他才伸手摸了摸妻子的脸,哄道:“都快当娘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丫头一般,总爱哭鼻子?”

“爷?”沈拧哽咽了一下,含在眼眶之中的泪水一下便涌了出来,哭道:“爷,这一次离开,多久才回来?”

尹凌灏虽然从小在训练营长大,可是这么多年来,暨墨相安无事,并无战事,所以,他并没有真正的上过战场,对于一个手握重兵的将军来说,出去御敌,为国出力自然是很期待的!

而且,别人不知道,尹凌灏却知道,墨臻带走璟王妃,这不仅是对璟王的挑衅,还是对暨墨的侮辱!

泱泱暨墨大国,又如何容忍的了别人如此挑衅?

所以,他虽然不舍,却不得不离开!

他摸了摸沈拧的肚子,才三个月左右,小腹处并没有任何凸起,可是作为一个准父亲,摸着妻子的肚子,他好像能感觉的到腹中孩子的存在!

他勾了勾唇角,道:“爷定会陪你一起迎接这孩子的降生!”

“真的?”沈柠更想哭了,委屈的闪动着鼻翼,想要扑到尹凌灏的怀中,却被尹凌灏拒绝:“乖,别凉着身子,回去吧!”

滑落,看了一眼站在沈柠身后的兰香,尹凌灏刚刚还温柔的面色立即变得冷泠了起来:“扶少夫人回去!”

被尹凌灏一看,兰香头皮都麻了,连忙应道:“是!”

“爷!”沈柠一步三回头,哪里舍得?可是她向来听尹凌灏的话,便也没有拒绝!

尹凌灏见沈柠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他才转身阔步离去。

尹凌灏一出城,尹承衍便知道了,这几日,他每日都会给穆挽清说这些年发生的事情,穆挽清日日都会难过,日日都会震惊,尹承衍虽然心有不忍,却不得不说!

这会儿,尹承衍正站在走廊处看花厅里面拿着尹穆清和楼卿如的画像看的出神的穆挽清,一个暗卫便送上一个密函,他拆开看了一眼,面上并无什么表情。

看了一眼穆挽清之后,走了过去。

“挽清!”

穆挽清下意识的擦掉眼角的泪水,然后才抬眸道:“嗯?”

“君凤宜在襄城,受了重伤,你……”

“你说什么?”穆挽清噌的一声站起身来,急声道:“青岚……怎么会受伤?严不严重,襄城……襄城那么偏僻,并无什么药材,他怎么不回墨翎?”

“应该是有人将你的消息告诉了他!”尹承衍虽然不愿意穆挽清离开他,可是,他一直的心态便是,不会强迫,多年前是,经过二十年的分离之后,他更不会强迫,如今能求得,便也只是她的幸福平安罢了!

得知这二十年发生的事情,穆挽清自然没有再想着逃离了,她亏欠的太多,根本没有挽回的余地,只能尽量弥补!

她坚定的看着尹承衍,道:“阿衍,你能不能……”

“嗯!”知道她要问的是什么,尹承衍便也没有再听她说下去,便点头道:“我带你去见他!”

……

楼卿如见萧璟斓离开京都一日都没回来,便也去查了一下,没想到不仅姐姐不见了,连同两个小外甥都不见了踪影。

表面虽然没有认,但是心中却已经将他们当做自己的亲人,他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他身上蛊虫不少,没了亲缘蛊,倒是有追踪蛊,百里之内的人,闻着气味,那虫子便能找得到!

楼卿如手上有尹穆清的东西,九月的小玩意儿却多的很。

上次他受伤,小家伙日日来陪他说话,还送他了一把拇指长的木剑,也不知道是那个侍卫给他削的!

两个孩子形影不离,能找到小九月,倾恒自然便也能寻找的到!

……

这会儿,某个失踪的小嫩娃子正坐在暨墨郊外河边的一处巨石之上,散着一头披肩长发,手里拿着鱼竿垂钓!

只不过,看似在垂钓,那鱼竿却来回晃动,不过眨眼的功夫便拔了上来,看看是不是有鱼上钩!

可是,他这样子,哪里能钓的到鱼?

倒是一边的封玦不一会儿便钓了两条大鱼摆!

九月见此一点都不服气,拿着鱼竿往封玦那儿一砸,便溅起无数水花:“说好了去找哥哥,你怎么有心在这里钓鱼?”

封玦被溅了一脸的水,伸出小手一抹,一点不显怒意,摇头晃脑的道:“女子当温柔娴静,你这泼辣样儿是在哪里学来的?若是在我东昱,这样的女子活该一辈子找不到婆家!”

九月这会儿却也没有心情和对方瞎掰:“九爷要去找哥哥!”

说着,便从身上荷包处掏出一粒糖丸喂了进去,撅着小嘴嚼的香甜。

封玦鱼竿一甩,一跳巨大的与直接甩到九月的怀里,小家伙下意识的抱着,和那圆鼓鼓的鱼眼大眼瞪小眼。

随即,鱼尾一摆,溅了九月一脸的水渍,小九月气的哇哇大叫!

封玦却笑眯眯的拿着一串鱼跳上案,刚刚那湿脸之仇算是报了!

“我们赶了一日的路,也不知你随时在兜里掏什么好玩意儿吃,小肚子不饿,阿玦哥哥我可饿了!”阿玦哥哥几个字说的异常玩味!

封玦也看出来了,不过赶了一日的路,这小家伙的脸白的吓人,之前唇色虽然也没什么颜色,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模样。

这小姑娘身子定是不怎么好,所以,封玦便想着钓几条鱼,给这娃娃补一补!

------题外话------

哎,宝宝好委屈,是不是大学毕业都会面临宿舍撕逼?为什么人会这么自私?这么懦弱呀?因为一场关乎利益的撕逼大战,灵殿已经两日没有好好合眼了,以后更新可能都会维持一段时间在晚上。灵殿委屈的哭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