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误会/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玦拾了不少柴火,拿出怀中的火折子点了火,然后燃起了火。

九月手里抱着一条大鱼,大鱼啪啪啪的拍打着尾巴,水渍溅了小九月一身,红色的小锦袍被打湿了不少,小家伙见封玦燃起了火,倒也觉得新鲜,便也乐滋滋的围了上去。

九月从小被尹穆清保护的很好,从来没有走远过,还不说风餐露宿的在外面。更没有见过这野外生火烤鱼这样的稀罕事!

见封玦小小年纪便能熟练的生火烤鱼,九月当真是钦佩的这个小哥哥。

九月摸了摸自己的小额头,感觉自己的额头又有些晕,不说没有进食,就说赶了这么一天的路,九月的小身板都受不住,可是,他经常发烧体弱,便也习惯了,也一直不放在心上,而且看见见封玦轻功那么好,他怎么追也追不上,虽然身体难受,他也不想说出来了!

都是男孩子,他也不愿意在封玦面前表现的太娘儿们儿!

九月坐在火堆处,夜风吹来,觉得有些冷。他出来的着急,便也没有穿平时穿的斗篷,所以这会儿便是全身都有些发寒。

九月看了一眼身边的封玦,抱着小膝盖,便往旁边挪了挪,往封玦身板靠了靠。

封玦头都没有回,笑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能跟着哥哥我跑这么远的路!小腿可是疼了?”

九月摇了摇头,有些委屈的开口:“冷!”

“冷?”封玦有些诧异,拧眉道:“怎么会?”

火炉旁边,还是大夏天,虽然这夜风吹着,但也只是凉快的很,不会冷!

这会儿,刚刚还靠着他的小家伙突然靠在了他的肩头,两只小胳膊紧紧的抱着她的腰,小脑袋还不断的供着她的胸口,白玉粉颜小公子突然爆红了脸。

可是一想到自己父王说的话,她想要推着小娃娃的手便又收了回去。

伸手拍了拍九月的头,大方道:“冷了,便在哥哥怀里来,哥哥最喜欢你们这些漂亮的小姑娘。”

“九爷是纯爷们,可不是小姑娘!”说完,九月拿鼻子嗅了嗅,拧眉道:“哥哥,你怎么擦了香粉?”

“本公子怎么可能那些小媳妇才用的东西?”封玦伸出袖子闻了闻,拧眉道:“什么味儿都没有!”

“胡说,明明就有!”九月凑着小脑袋往封玦身上闻,从肩上到脖颈,再往上,闻着闻着,小嘴巴就啃上了封玦的小下巴!

封玦顿时惊的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蹭的一声站起身来:“你……你你……你这坏丫头,做什么?”

她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轻薄了?父王说,以后她可是要嫁人的,哪里能娶王妃?所以,不管如何,都不能对这小丫头负责任!

封玦也不过比九月长了一岁多,便也是一个小孩子,哪里遇到这状况了,霎时指着小九月道:“你……你这小丫头怎么小小年纪便不知羞?这还亲上了,本公子……”

九月白了一眼封玦,道:“谁亲你了,九爷这是不小心碰到了,谁让你大老爷们涂香粉?九爷闻闻怎么了?”

“你属狗的么?”她怎么没有闻到自己身上有什么香味,封玦拧着一张小脸,道:“你若是喜欢香粉,等寻到了你哥哥,本公子给你买几盒。”

九月的小额头晕晕的,身上的温度也渐渐地起来,明明苍白的小脸在火光的映照下变得异常通红,这会儿,这迷惑的睁着眼睛,泪汪汪的看着她,这让封玦很是诧异,蹲在九月身边,伸出小手摸了摸小九月的额头,惊道:“好烫!”

封玦霎时便惊了,慌忙问道:“喂,小丫头,你没事吧?身子怎么这么烫?”

“唔……”九月听封玦这么说,嘤咛了一声,小脑袋一点:“九爷……也不知道……”

话还没有说完,小身子便往前一载,将封玦压在了身下。

“喂?”封玦抱着小九月滚烫的身子,脸色煞白,又觉得真是麻烦,她怎么就答应这小家伙找人呢?这小姑娘体质这么弱,不过赶了这么一会儿路,便成这副样子,累的高热不退,若是出了什么事,岂不是她的责任?

封玦正担心,突然一个黑衣人闪了出来,伸手便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封玦大惊:“你是什么人?”

说话的同事,小手已经握紧了腰间别着的玉骨扇。

黑衣人看了一眼封玦道:“这是我家小主子!”

封玦知道九月身份不凡,不然也不会穿着凌云织锦的袍子,带着金项圈,长得更是比她还好看。

封玦觉得,自己的父王是东昱最俊美的男人,母亲虽然她没有见过,隔着水晶棺却也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模样,可是,她父王曾经告诉过她,母亲是最美的女子,她的容貌是结合了父王母亲所有的优点,不管是男儿身,还是女儿身,都会说东昱最美的。

虽然封玦觉得这很有可能是自己的父王夸大其词,觉得自己的孩子便很优秀的错觉,可是,封玦自己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自信的。

可是,见到九月的时候,她便觉得当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所以,她觉得九月的爹娘不管是身份,还是容貌,定是这大陆上最出色的了!

因此,有暗卫都很正常!

可是,这并不代表,随便来一个人便可以在她手上抢人!

若是这小女娃是他的小主子,怎么之前不见他出来护着她?还要让着小娃跟着她跑了这么久的路?

“你说是就是,我凭什么相信?”

文峰看了一眼怀中的小九月,又见挡在自己面前的小男娃,他什么都没有说,转身,飞身离开了!

封玦拧眉,沉声道:“来人!”

一黑影一闪而过,跪在她面前,恭敬道:“参见世子!”

“你可有把握跟上去?瞧瞧那小丫头是什么来头,若是那人并非是好人,不管如何,那小丫头是本世子带出来的,没道理将她弄丢了去!”

“属下遵命!”

……

君凤宜虽然失血过多,身上又有好几处致命伤,若是没有深厚的内力养着,恐怕当真是回天乏术,虽然性命是保住了,可是毕竟年纪在那里,便也养了些时日。

容珽留了话说让人照顾,手下之人却都是男人,自然做不出什么伺候汤药茶饭的事情。

是以,便花钱请了一个少妇过来照顾。

那少妇见过什么美男子?看到君凤宜眼睛都直了,天天儿的扭捏着上前端茶送水。

还一副娇羞的模样,但是君凤宜一济冷眼过去,便也不敢再靠前,可是还是会找机会凑上去。

以至于,尹穆清因为不放心,不顾自己身上的伤,马不停蹄从小路赶到的时候,便看见君凤宜穿着一身粗布素服坐在院子里面,旁边一个模样清秀的少妇娇羞蹲在他的身边,手正捧着君凤宜手里的书,一副二人一起看书的模样。

尹穆清霎时便怒了:“君凤宜!”

君凤宜听见尹穆清的身影,瞬间惊了,抬眸一看,下意识的推开了身边的少妇:“阿清?你怎么……”

君凤宜可以说是又惊又喜又诧异。

阿清这是担心他,所以特意赶来的?

还是说,是来告诉他关于挽儿的事情?

君凤宜哪里不高兴?以至于,也完全没有意识到,刚刚因为一个丫头,自己的女儿误会了!

他腾地一声站起身来,想上前,步子还没有迈开,便是一个踉跄:“嘶……”

毕竟身上的伤太重,年纪又不是很年轻,突然起身,哪里不晕的?

君凤宜一踉跄,身边的那少妇便又凑了上去:“爷,当心呀!”

------题外话------

真的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难受的不行,想死的心都有了,坐在电脑前一天,却只写了这么几个字,真是抱歉,本来作者的情绪不该带给你们,可是,真的是尽力了,对不起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