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卿如是谁?/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多少年了,因为当年君天睿生母的事情,君凤宜就反感女人的接近。虽然墨翎皇宫宫娥不少,可是近身伺候的都是太监,没有宫娥。

但是现在在外面,君凤宜身边又没有个人,也就这么一个下人伺候着,他身受重伤,也不能将这厚脸皮的女子给怎么样,说处死也没有人来听他的。

而且,作为主子,身边有个婢子伺候,君凤宜自然是没有什么排斥,而且以往身边的婢子都是有规矩的,也懂得察言观色,主子一济冷眼看过去,自然任何小动作都没有了。

可是这乡下村妇,又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哪里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关系?

见君凤宜踉跄了一下,那少妇自然是凑了上来。

四十岁的男人不老,反而给人的感觉成熟稳重,俊美非凡,看到那白皙而节骨分明的玉手,那少妇唯一的想法就是,若是这只手能摸一摸自己的脸,这只手在身上爱抚的感觉,一定比自家粗使汉子好过千百倍!

在自己内心的驱使之下,少妇直接拽了君凤宜的袖子,君凤宜脸色一黑,手一挥,虽然不似以往那般有力,却还是将那少妇推倒在地。

“啊……”少妇跌倒在地,惨叫了一声。

君凤宜连忙追了出去,看见尹穆清疾步的背影,白色的披风咧咧作响,一副气恨交加的模样:“阿清……等等!”

君凤宜脚步都还是软的,仿佛踩在棉花之上,见尹穆清越来越远,牙关一咬,飞了过去:“女儿,等等!”

君凤宜身受重伤,尹穆清也好不了到哪里去,骑了一两天的马,大腿两边也都磨破了,而且之前也受了伤,身上的伤也没有处理,现在骑了这么久的马,身上细碎的伤口也就裂开,被衣服墨的疼痛难忍。为了赶路,她还把小倾恒留在了前一个小镇,自然心里牵挂孩子,又牵挂君凤宜的伤势,哪里不急?

哪里想到,这好了,她好不容易赶到这里,竟然看见他们美人怀里抱,廊下晒太阳,真的好不惬意!

呵,尹穆清觉得讽刺,这难道是,娘亲移情别恋,父亲也是新欢在侧了么?

她和楼卿如算什么呢?

虽然现在她和楼卿如并非是小孩子了,可是,也不是不需要父母。

父爱母爱总归是最不能代替的!

尹穆清想想都觉得委屈,自己这慌不择路的赶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胳膊被君凤宜抓住,这么一拉扯,尹穆清倒是一个趔趄。

终究对方是个高出她许多的男人,尹穆清猝不及防之下,自然是没有敌过,直接被拉了一个趔趄。

“阿清?你这是怎么了?可是父皇让你担心了?”

尹穆清还没有开口,倒是那少妇扭捏的跑了过来,仰着头色眯眯的瞧着君凤宜:“爷,这位是……”

好漂亮的姑娘。

少妇本来还觉得自己是自己村里一朵花,现在看着尹穆清,却是一点自信都没了。

尹穆清见这少妇的模样,冷眉道:“我没有问你是谁,你倒是问起我了!你究竟是他什么人?”

难道,这么一双十年华的小少妇,还要当她的后娘不成?

君凤宜这么多年身边没有女人,自然也就不知道女子争风吃醋是什么样儿的,也就看不出来,自家女儿这是替娘亲抱不平!

君凤宜以为是这少妇得罪了尹穆清,惹了尹穆清不快,是以,当时便黑了脸!

看了一眼少妇,却不料那少妇径直拉着尹穆清的衣摆,跪了下来。

“姐姐,奴家已经是爷的人了,还请姐姐不要责怪,奴家是真心倾慕爷,不求名分,只希望能一直陪在爷的身边,洗衣做饭,还请爷要成全。”

这少妇哪里知道尹穆清的身份,她知道君凤宜看起来虽然年轻,但是年龄却也不小,又是这般气质风华,想来家里妻妾成群,看着女子的模样,虽然年纪还没有她大,但是肯定也是君凤宜后院里养的众多夫人姨娘之中的一个。

所以,也就这么求了!

“放肆!”君凤宜听了顿时脸就沉了下去!

一声放肆,顿时吓的少妇白了脸。

尹穆清听了,自然是不相信君凤宜当真会饥不择食,在这种地方宠幸这么一个…女人!

只不过,她还是看了一眼君凤宜,制止了他想要说的话,挑眉看向那少妇道:“姐姐?我何以有你这么一个妹妹了?”

少妇已经想好了措辞,道:“妹妹自知身份卑微,不配与姐姐自称姐妹,只不过,以后,妹妹以后一定会尽心尽力伺候姐姐。”

“我的姐妹可不伺候人,也不觉得自己能当得起你一声姐姐。我只是要告诉你,若是唤我做姐姐,那……”尹穆清扫了一眼君凤宜,笑眯眯的道:“可也就不能爱慕他了,不然,这可是于伦理不和了!”

说完,挑眉看向君凤宜道:“是吧,爹爹?”

“啊?”君凤宜还没有听尹穆清喊过爹爹,这一声爹爹当真是这世上最好听的字眼,他也不是笨人,自然也知道了自家女儿是在为何生气,他连连点头道:“乖女儿,爹爹心里这一辈子只有你母亲一人而已,你母亲是这天下最好的女人,有了她,爹爹又如何会再看其他女子一眼?”

“哼!”尹穆清嗤了一声,讽刺道:“别自作多情了,你一辈子只有她一个,她心里有没有你却是说不清楚的。”

君凤宜听此,脸色一白,眉头都拧成了疙瘩,心头突然一凉,一股恐慌袭上心头:“阿清,你……你是见过她了,对不对?她还活着,她如今就在暨墨京都,她……去找你了?”

或许,在得知尹穆清的存在的时候,君凤宜还会觉得,穆挽清心里是有他的,可是,时隔二十年,这些天他也想过很多,当初她受了那么严重的伤,究竟是谁带她走的呢?

能瞒过尹承衍的人,应该是有权有势的人!

而且,也是她最信任的人。

君凤宜一想到那个她最信任的人,便是一肚子的醋意难以宣泄,如今听尹穆清这么说,便慌了。

事情的永远比自己想想的复杂,尹穆清自然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他们二人的感情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她不是当事人,也根本不知道,所以,她不能插手。

如今听君凤宜这么问,尹穆清便也明了了几分:“这么说来,墨翎与北燕宣战,是因为穆挽清?”

君凤宜点了点头,正色道:“阿清,爹爹自知对不起你,所以你如何责怪爹爹,爹爹都是没有怨言的,可是,挽儿是你的母亲,她十月怀胎生下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怎么能直呼她的名讳呢?”

听此,尹穆清突然蹙起了眉头,眼眶也是一红:“十月怀胎生下我,我便该对她感恩戴德?若是她心里有半分在乎我,便不会只带走卿如,而将我一个人留在尹府,受人白眼。我也只是命大,没有死罢了!因为我还活着,如今她找上门来,我便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喊着她娘亲,于她膝下孝顺,是与不是?”

君凤宜听了,脸色一白,脑子一片空白,见尹穆清眼中含了一湾泪水,他霎时便慌了,可是,本该关心自己的女儿,到嘴的话却是:“卿如……是谁?”

虽然没有见过,也完全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可是或许也是因为父子同心,所以有所感应,也很有可能是关于自己心爱的女人,以至于,君凤宜下意识的想到的,便是那个被她带走的人是谁。

尹穆清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之下,君凤宜还能注意到卿如这个名字,她唇边勾起一抹笑意:“卿如呀,他是……楼太傅的大公子咯!”

------题外话------

今天也是一日的挣扎,因为宿舍被查出违章电器,需要下处分,那个用了违章电器的同学报送外校研究生绝对是没戏,后来,听说对保内可能没影响,因此她有心想让我顶。其实按照剧本,我确实应该牺牲。可是,我做了一日的挣扎,问了我身边所有人,得到的意见是保研没影响,却要放入档案,关乎一辈子的事情,不能冒这险,而且我根本没有回校,也就没有责任,因此也不需要做这个好人,她们被抓也是她们倒霉。哎,姑且这么认为吧,事已至此,我也就只能做这个坏人。可是,如今我真的为自己的懦弱感到无奈和心痛,也觉得,你们的作者这么不勇敢真的是你们的不幸,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出去这个阴影,求安慰,求开导,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