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雪狼传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这话一出,君凤宜脸色都变了,委屈的不行,他看着自己手上那片白嫩的菜叶,小声道:“当真难以下咽么?”

君凤宜受打击不不小,从来,他做事一般都只做最好,不管什么事情都追求完美,以前秉着君子远庖厨的态度,从未下过厨,可是现在被逼无奈,照顾自己的女儿,他要做也想要做到最好。

每一次做饭做菜,他都会忙上许久,一次一次的实验,一次一次的偿,直到觉得满意了,才端出来交给自己的女儿,以至于,他觉得尹穆清吃到的东西已经是他能做出的最美味的东西了!

其实这真不怪他,当吃过放了六勺盐巴的菜,再吃放五勺盐巴的菜,当真会觉得这放五勺盐的才便已经很美味了,殊不知,这个才,只需要放一勺盐!

因此,君凤宜做不出那让尹穆清觉得美味的饭菜,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尹穆清见君凤宜那般委屈的样子,便又觉得自己说话又重了,她端起地上的菜篮子,轻声道:“今日你歇着吧,这饭菜我来做,看看能不能入口!”

“你会?”君凤宜很诧异,他的女儿竟然连饭菜都会做么?

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尹穆清来来回回忙碌的样子,君凤宜觉得,只要找回挽清,他的一生便圆满了,有妻有女,岂不是天下最幸福之事?

尹穆清做菜很熟练,不一会儿,便做好了几个家常小炒,在最后一个醋溜白菜出锅之时,她抬眸看了一眼君凤宜,眸光微闪,拿起放在灶台一边的胡椒,猛地往里一撒,撕拉一声,伴随这巨大的浓烟而起,尹穆清暗中扫了一掌,那浓烟便朝君凤宜的位置飘了过去,霎时将君凤宜呛得弯腰咳嗽,连连后退。

尹穆清轻笑道:“厨房里面味道大,受不了便离远一点。”

君凤宜的眼睛被呛,不得不去水井旁打水冲洗一下。

见君凤宜离开,尹穆清快速的拔下头上的银簪,取下珠花,将里面的粉末撒进为君凤宜准备的乌鸡汤之中。

“吃饭了!”尹穆清神色无异的将饭菜一一摆在木桌之上,不等君凤宜,便拿起碗筷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见君凤宜过来,尹穆清才拿起君凤宜的碗,为他盛了一碗汤,递了过去:“乌鸡补气血,你多喝一点!”

女儿盛的东西,便是毒药,君凤宜怕是也会喝完,于鼻息之间闻了一下,君凤宜赞道:“阿清的厨艺竟是这般的好!”

君凤宜心里美的冒泡。

“若是觉得好喝,便多喝一点!”

“这是自然,这是女儿第一次为爹爹做饭,爹爹自然是要全部吃完的!”君凤宜美滋滋的喝了两大碗乌鸡汤,可能觉得太美味了,以至于看尹穆清的脸都有些恍惚,恍惚了一下后,便一头栽倒在了木桌之上,没了知觉。

尹穆清放下碗筷,叹道:“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我必须去找阿斓的,雪狼乃墨氏的圣物,想要拿到雪狼齿毒,总要借墨氏之手,这次是个机会,不能错过。你身上的伤没有好,便在这里睡一会儿吧!”

尹穆清从屋里拿出了一个薄被盖在君凤宜身上,便骑马离开。

暨墨大军不过半月就连破晋源数城,晋源死伤无数,毫无还手之力,连连后退,直到退至晋源淞山宜城,晋源大军死守不出,已经僵持半月有余。

淞山宜城是晋源最后一道防护,却也是关键所在,宜城一旦失守,暨墨大军势必会势如破竹,不到月余,便能攻入皇城,所以,宜城不可失!

墨氏最擅机关建筑,墨氏先祖的机关冢从无人勘破,这宜城的建造设计的异常巧妙,易守难攻,想要强行攻破,当真是比登天还难。

去见萧璟斓不急于一时,尹穆清便没有急着赶路,到达晋源边城的时候已经是十日过后了。

因为两国大战,晋源边城一连数城都被暨墨攻占了,是以,管道之上到处都是暨墨巡逻的士兵。

尹穆清这会儿一身男装,牵着马,慢悠悠的走着,前面是关卡,要进城的所有百姓都需要一一盘查。

尹穆清这个时候自然是不能上去就给别人说自己是璟王妃,不怕他们不信,就怕被墨臻的人盯上。

“你是什么人?进城做什么?户籍拿出来!”两柄长枪拦在尹穆清的面前,一侍卫嚷嚷道:“看什么看?说你呢!”

户籍便如同身份证一般,这里的人一出生,便会去户部的省令上户,由出身决定是官籍还是奴籍,没有户籍,连贱奴都不如。九月之前是没有户籍的,因为,为了九月的未来,在一开始,她也才会答应萧璟斓,嫁他为妻,也只是为了给九月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只是阴差阳错,爱上了他的人。

尹穆清早就准备好了户籍,是晋源百姓,尹穆清拿出,递了过去:“进城寻亲。”

那士兵看了一眼尹穆清,见她脸上被脏污一片,也知道这战争一打响,受苦的是百姓,虽然王爷已经下令每夺一城,都不许动百姓一分一毫,可是,杀了晋源的士兵,不可能不触怒晋源的百姓,百姓要来闹,便不可能不伤。

“走吧!”

“是!”尹穆清接过户籍,抬眸看了一眼城门上几个字,禹丰城,她还记得,去年的时候她让云锡在禹丰宜城一带开陌上香坊的分支,现如今,应该也算根基扎实了吧!

前段时间,她也派了飞流过来查雪狼的事情,如今他便住在这禹丰城,今日倒是巧了,正好可以问问。

禹丰城内外都是暨墨的士兵,虽然到处巡逻,倒是不打搅百姓,如今算起来,晋源已经将禹丰城的百姓抛弃了,在暨墨璟王的帅旗插在禹丰城的城门上的那一刻,这禹丰城便是暨墨的领土了!

江山易主,这禹丰城的百姓并没有半点遗憾和难过,墨氏两代君王都昏庸无道,百姓受苦受难,还在乎君主是谁么?

这璟王盛名在外,他们也盼着璟王给他们带来舒心日子!

尹穆清倒是没有料到,萧璟斓的名声竟然这么好了,见禹丰城内到处都是眉开眼笑,并无半点伤感,她突然觉得好笑。

禹丰城不大不小,陌上香坊的招牌也好找,尹穆清没有走几条街,便找到了陌上香坊!

拿出怀中的玉佩一亮,那柜台上的老板便慌了。

“主……主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尹穆清,竟是有些不敢相信,主子这尊大佛竟然来了禹丰城这小庙?

陌上香坊遍布四国,主子没有道理对禹丰城这一小店上心吧?

“准备浴汤和吃食,让流飞来见我!”尹穆清两缰绳往那老板手里一扔,便疾步进屋。

“是是是……”

尹穆清累了许多日,舒舒服服的泡了澡,吃了东西,才算解除了一身的疲惫。

她用完膳,流飞便进来了。

“小姐!”流飞有些慌乱,看见尹穆清好端端的坐在榻上,他才算舒了一口气:“璟王大军压境,虽然打的旗号是墨氏不仁,欺压百姓,不堪为君的旗号,但是私底下却在到处找小姐你的下落,便在猜测,定是墨臻将小姐抢走了,惹怒了璟王。小姐呀小姐,我还以为你除了什么事呢!吓得我差点跑去墨氏皇宫问问墨臻,是不是将你藏起来了,你倒好,如今倒还好端端的坐在这里喝酒吃茶!”

尹穆清微微抬眼看了一眼流飞,嗔道:“这么说来,本姑娘没有事,倒还成了你的遗憾了不是?”

“这倒不是!只是觉得小姐你怎么不给璟王传信?告诉他一下也好,两军交战并非小事,总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打下去吧?”

“不急,总归要逼一逼墨臻!”为了九月,尹穆清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雪狼是墨氏圣物,伸手讨要墨氏族老定是不会赞同,等阿斓兵临城下之时,她倒要看看,危及全族性命之时,他们究竟觉得信仰重要,还是自己的性命重要!

“让你查的事情可如何了?”尹穆清问道。

流飞坐在尹穆清对面,难得认真道:“雪狼是晋源的圣物,所有人都觉得雪狼是晋源的守护神,关于雪狼的传说自然家喻户晓!听说雪狼一族生活在雪山之巅,那雪山的积雪千年不化,寒冷至极,墨氏君王的陵墓也在雪山之上。”

“千年积雪,这么说来,墨氏君王的尸首都被冻在那雪山之巅,可保千年不腐?”

“小姐你傻了吧?”流飞白了一眼尹穆清,鄙视道:“墨氏王室一族自古以来便是天葬,什么可保尸体千年不腐?其实就是用帝王的骨血喂养那雪狼,不然,雪狼怎么会被墨氏人那般重视?”

尹穆清一听,当真是惊讶的不行,竟然用帝王的骨血去喂养雪狼,以前,还想着去讨要,如今看来,当真是不行了!

墨氏人古板信奉天神,这雪狼的肚腹有世世代代的帝王骨血,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让外人侵犯?

尹穆清手指敲打着桌面,喃喃道:“我还想着,阿斓不必和晋源的人大动干戈,意思意思,吓唬吓唬便可。如今看来,当真要助他攻破了那宜城,才能为九月拿到药了!”

流飞摇了摇头:“难,璟王临时起兵,本就草率,粮草不足,士气不旺,虽然有璟王原因,短短半月便连破数城,可是,如今在宜城僵持着,久久攻不下去,这般下去,想要攻破宜城,更难!”

尹穆清看了一眼流飞,道:“长进呀,让你看兵书,倒也不枉费本小姐对你的栽培!只可惜,却忘了,行兵打仗,最忌讳涨他人士气别自己威风!不过小小晋源,难道还真的拿不下了么?”

“小姐是有了打算?”流飞闪动着大眼睛,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

尹穆清笑了笑,起身,漫步于窗台,看着宜城的方向,缓声道:“宜城确实难攻,城墙之上遍布墨氏机关,晋源便是不动,暨墨贸然攻城,也是死伤无数,最难的,还是城墙之上那变幻莫测的阵法。”

“小姐这难道不是涨他人士气别自己威风了么?这么说来,左右攻不破,那璟王殿下还攻什么?白白的让将士们去送死不成?”

“呵……”尹穆清轻笑道:“攻不破,自然便不攻,宜城那样的风水宝地,自然不宜动一兵一卒。在这,墨氏机关留于现在,已经少之又少,又何必要去破坏?留言后辈学习岂不是更好?”

“不攻?”流飞糊涂了:“小姐不是要为小公子求药么?这就放弃了,墨臻便以为璟王知难而退,更不会赠药了!”

“谁说要走?”尹穆清白了一眼流飞,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一字一顿道:“攻不破,自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不攻自破!”

说完,尹穆清勾了勾手指头,道:“附耳过来!”

流飞好奇的过去,听着尹穆清说的,他顿时一喜:“小姐高招,流飞这就去办!”

“去吧!”

……

话说,文峰抱着晕倒的九月离开,九月烧的糊里糊涂的,文峰有些慌乱,天下第一山庄就没有出现过孩子,是以,面对一个病歪歪的娃娃,文峰自然是着急了。

抱着九月上了马,用披风紧紧的裹着九月,忙赶回天下第一山庄治病。

可是,天下第一山庄甚远,根本一时半会儿赶不回去。

他一手搂着小九月,只觉得这手里的娃娃烫的实在厉害,这么烧下去,定会出问题。

文峰正想勒马,突然一匹白马横穿在路,挡在他的前面:“放下你手中的孩子!”

文峰蹙眉:“是你?你竟还敢出现在天下第一山庄之人的面前?”

文峰永远不会忘记,庄主的死,和眼前这个人脱不了干系!

楼卿如拧眉,不懂文峰的意思,却明白,对方手里抱着的孩子,是喊他一声舅舅的小不点,他如何能视若无睹?

“孩子,给我!”

文峰自然是不会给,挥手便是一鞭,朝楼卿如抽了过去:“那便拿你的命,来换这孩子吧!”

------题外话------

要到月末了,宝宝们有票票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