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偶遇语嫣/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月如今并非只是璟王府的小殿下,还是天下第一山庄的庄主,他的安危自然异常重要,天下第一山庄的人不可能不重视!

可是,楼卿如并不知道文峰的身份,他以为文峰便是那个拐走九月的坏人,自然也不会放过文峰。

文峰是楼雪胤身边第一暗卫,武功自是高深莫测,即便手里抱着一个孩子,却也丝毫不逊色。

或许,楼卿如的武功不弱于文峰,却因为对方怀里的孩子而不敢下死手,以至于二人你来我往数十招,都没有伤到对方一分。

“唔……”九月本就头晕的难受,二人你来我往,晃的他更加难受了,以至于不舒服的嘤咛了一声,九月这一哭,倒是让两个男人都惊住了。

文峰挥出去鞭子又收了回来,打开披风,便见小家伙脸颊烧的通红,小眉头锁起,睫毛上面挂着不少泪水,可怜的不行。

文峰顿时便急了:“小主子病了,你若当真在乎,便不要拦我的路!”

楼卿如看了一眼文峰怀里的九月,便是一惊,他虽然从未给九月诊过脉,但是从那娃娃平时的气色来看,便知道那娃娃身体有不足之症,平时璟王府里面的人也将这娃娃养的娇,夏日穿的衣裳也比别人多上两件,所以,楼卿如一直是知道九月身子是有问题的,如今看见小娃娃那状态,楼卿如哪里不心疼?

不说与自己有血亲关系,便是没有那份关系,他重伤时,这小娃娃天天来与他说话打趣,他早就疼着娃娃入骨了,这么可人的小不点,是人都不会忍受他受苦的吧?

见文峰要带走九月,楼卿如哪里同意?拦在文峰面前,楼卿如不客气道:“荒郊野外,你这是打算待他去哪里?”

“前面有一小镇,自然是去寻大夫!”有村庄的地方自然就少不了大夫,只要有大夫,这小儿发热之症,应该能救治吧?

楼卿如嗤道:“小家伙如今这模样,如何能等到你去寻大夫?”

“那可如何是好?”文峰如何不着急?即便自己千万个不愿意,这个小家伙也会是他们天下第一山庄的主子,庄主去了,总不能他们连小主子都保护不了吧?

“将他给我!”文峰迟疑的看了一眼楼卿如,便立马意识到,楼卿如可是暨墨京都济安堂的人,不管他和楼逸宸的关系如何,这一手的医术自是没的说!

翻身下马,文峰将九月递了过去,也不忘威胁道:“楼公子不要忘记了,你这条命,是我们庄主给的!”

楼卿如是个冷淡的人,对于这种救命之恩,因为不知情,他便也不会深究,再者,楼雪胤对他究竟是有恩还是有仇,他自己却是清楚的很!

他没有回答文峰的话,而是伸手将小家伙接了过来,玉手伸进小家伙的衣袖,准确无误的找到了那滚烫的小手腕,把了脉。

这不把到还好,这一探脉,楼卿如的脸色都变了。

竟是……这样?

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小小的孩子,楼卿如的眸光不由的泛起几分怜悯和同情。

这么可爱的孩子,竟是这么一副残破身躯。

“如何?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小娃娃究竟如何?”文峰见楼卿如这表情,脸都青了!

这个时候楼卿如哪里会理会文峰的聒噪?他脱下自己身上的披风,铺放在地上,这才将小九月放在披风之上,解下小家伙胸前的领子,露出白嫩的小胸膛,玉指拿出袖中的针盒,取出金针,刺入小家伙胸膛几个要穴。

文峰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楼卿如解释道:“这小家伙之前怕是用了鬼谷的药,治了五分病,却中了三分毒,如今病发,除了继续吃鬼谷的药方能有用,其他大夫开的药,怕是对他一点用处都没有,现下只能用金针临时疏通经脉,慢慢散了那热毒,然后再开点温补的药,慢慢调理一番,再不能受累受凉了!”

只是,这只是治标不治本,能救下这孩子当真需要时运。

楼卿如针灸之后,不一会儿,小家伙额头上便有了汗水,密密麻麻的汗水一出,小脸便也没有那么潮红吓人了!

“好了?”文峰不懂医,只能干着急!

楼卿如拿披风将小家伙裹得严严实实的,看了一眼文峰,道:“我对暨墨不熟悉,你说附近有小镇,可是真的?”

“骑马的话,约莫一个时辰便到了。”

“带路!”放下两个字,楼卿如便抱着九月翻身上马,文峰虽然不喜欢楼卿如在他面前这般高傲的模样,可是为了小主子,这口气,他也只能咽下了!

连忙前去带路。

……

这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小镇,翻过一座山,便看见了一片绿油油的田地,偶尔有几个村民赶着牛车,扛着锄头下地干活。

楼卿如和文峰来到村口的时候,村民虽然好奇的看着他们,却也不惊异,倒是有三三两两的聚集一起,议论道:“怎么最近总有外地人来我们村?”

“是呀,前不久来了一个神仙一般的姑娘,今日又来两个神仙一般的男子,莫不是老天开眼,让神仙住我们村?”

楼卿如虽然长得美,却穿的朴素,又因为自己是大夫,面上清冷却显得和颜悦色,以至于别人看了,都觉得很亲切。

又见他手里抱着一个孩子,自然更加的关心,一个拿着锄头的老大爷走上前去,问道:“小郎君这急匆匆的模样,可是出了什么事?小郎君若是需要帮助,尽管说,小老儿能帮的一定会帮!”

楼卿如听此,便也没有推辞,出声道:“这小娃娃生了病,不知老伯能不能寻得一间空屋,让我们住下,让这小娃娃养一养!”

“这不是难事,你随小老儿来。”这老大爷是个热情的,带路便介绍了自己的名字,还有村子的境况。

原来这老头是这个村的里正,所以为人也比较圆滑一些。

文峰一身黑衣,像一桩神一般跟在楼卿如的身后,那小老儿害怕了文峰,却喜欢和楼卿如说话,他将二人带到一处巷子,停在一处砖瓦房面前,开口道:“我们村离京都进,左不过一天的路程便到了,所以,年轻人多的都去了京都做工,赚些工钱,有钱的也就搬去了京都,这村子的房子也就空了,二位小郎君若是不嫌弃,便在这里住下。”

说着,便看了一眼隔壁,老伯低声道:“隔壁的院子住着一个小姑娘,虽说男女有别,二位小郎君平时避着便也不是问题。”

楼卿如瞧了一眼隔壁,随机皱了一下眉头,有些无语道:“老伯肯收留晚辈便已是感谢,哪有去打扰别人之理,老伯放心便是!”

随即,看了一眼怀中的九月,楼卿如迟疑道:“不知……”

“小郎君莫急,小老儿这就去请大夫,顺便叫贱内给二位小郎君送些吃食过来。”

楼卿如连忙道谢:“大夫便不用了,只是晚辈对贵村不熟悉,这孩子的药还得麻烦老伯去抓!”

“这个倒是小事!”

说着,老头便拿了纸笔交给楼卿如,楼卿如开了方子,交给文峰道:“你走的快,你跟着老伯去吧!”

文峰哼了一声,到还是扯过方子,直接抓着那老伯的领子,提着便走:“速速引路!”

“哎呦……小郎君轻一点,轻一点……”

楼卿如嘴角一扯,倒也没有管文峰的做法,天下第一山庄的人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又如何期待他们有什么客套礼仪!

楼卿如将小九月放在简陋榻上,摸了摸小娃娃的脸,叹道:“你这小娃娃不幸,却也是天下最幸运的人!”

也不知道,因为这小娃娃的病,多少人会因此而付出代价,有多少人会为之牺牲了!

总得来说,这娃娃的病不需要他来操心,楼卿如便也不忧心。

见小娃娃出了一身汗,拧着的眉头也逐渐抚平,便也知道,这娃娃的病有所减轻,不如之前难受,这样自然最好了!

这会儿,楼卿如突然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啪的杯子摔着地上的声音,楼卿如迟疑了一下,想起里正的话,便没有出去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一会儿门口便听到了一妇女惊呼的声音:“哎呀,语嫣姑娘,你这做什么?”

回答的说一个年轻女子,声音空灵温柔,倒不像乡野女子那般无所顾忌,处处周到:“王婶子,我正想来找你呢,刚刚去集市买了一条鱼,却不想引来了猫,这不,将罐子打翻了,我想着没地方装,干脆将它杀了熬汤。”

“你身子重,就不要做这脏活了,这鱼腥味重,你闻着也难受,这样吧,你将这鱼交给婶子,婶子帮你做好,保证没有一点腥,你也多喝点,正好补补,双生子的人了,可不能这么瘦,不然,临产的时候遭罪!”

“这……这怎么好……”

“没什么不好的,你小小年纪就守了寡,一个人还怀着身孕,没人照顾又怎么行?你叫我一声婶子,我哪能不将你当妹子看?”

不一会儿,声音就消失在了门口,不是楼卿如要听墙角,实在是这小院子隔得不远,又不隔音,他听力又好,不想听见都不行。

他听到语嫣二字的时候总觉得有些熟悉,可是,自己熟知的那位是什么身份,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还是一个死了丈夫的女子,如今还怀着身孕!

虽然他从未进宫面圣,但是墨翎帝王的盛名他早就熟知,他养的公主,丝毫不比金枝玉叶差,能当语嫣公主的驸马,对方定是权贵显赫,又怎么会有男人会让语嫣公主怀孕?而且还让她孤身一人躲在这里!

所以,楼卿如便也没有出去看,没过多久,文峰便带着一些吃食,还有一包药回来了,将药包往楼卿如面前一扔:“煎药!”

楼卿如也不放心文峰,拿着药罐和药便走了出去。

璟王不在暨京都,晋源的眼线又遍布京都,这个时候,九月在这里养着也算安全。

隔壁,君语嫣坐在院子之中,石桌之上放着一个篮子,里面放着一些布料,手里则拿着一块红色的小料子,正认真的绣着,应该是一个小婴儿的小衣。

君语嫣低着头,不一会儿便觉得自己脖子酸痛,她放下针线,素手便捂上自己的小腹,叹息道:“宝宝,乖一点,等你出生,娘亲便带着你去找爹爹,便是天涯海角,娘亲都会带你找到他!”

便是到了现在,君语嫣都没有想过放弃,虽然他当时的不辞而别确实让她失望,可是后面想想,她又觉得理解!

他多么骄傲的一个男人呀,突然变成那样,又怎么会不绝望?他是害怕父皇不同意他娶她吧?还觉得自己毁了容,毁了嗓子,根本没有脸见她?根本配不上她,或许,他也是不愿意拖累她而已。

换位思考,或许,若是她自己毁了容,毁了嗓子,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她也会逃离的吧!

所以,这么想着,君语嫣一点都不怪尹凌翊了,若不是因为御花园那一次她怀了他的骨血,她现在便去天南地北的去找他了!

可是,这个孩子来的实在意外,又因为怀了腹中的孩子后,多次受伤,以至于胎位并不稳,所以君语嫣也不敢再冒险,便回了暨墨。

然而,即便是回来了这里,却又不敢去找尹穆清,更不敢去找君凤宜。

若是父皇知道她怀了这个孩子,应该不会让她留下吧?

君语嫣想过无数种可能,想了无数种理由,求君凤宜留下这个孩子,可是似乎都是不可能的!

君凤宜眼里容不得沙子,不可能她生下一个在他眼里已经是死人的孩子的!

这么想着,更加坚定了君语嫣的想法,断然不能让君凤宜知道这孩子的存在。

“尹凌翊,为了我和孩子,你一定要活下去,风花月雪终究会淡去,红颜终究会老去,我都不在意,你何必执着呢?”

……

这会儿,晋源皇城,水月楼,容珽坐在书案前,看着堆成山的文案,眉头紧紧锁着,募得觉得心口疼的发慌,前所未有的悸动让他觉得异常不适!

他总觉得是自己多日不曾休息,又受了伤的缘故,也没有多想。

再看完文案上的内容,他脸色瞬间变得青黑,将文案砸在案上,怒道:“墨臻是疯了不成?在他眼里,墨氏江山究竟算什么?天下百姓又算什么?难道,在他心里,这天下百姓都贱如蝼蚁么?”

姜弩没有见过容珽发这么大的脾气,立即跪地道:“主上息怒!”

“还有这陌上香坊,不过是商人,为什么突然插手两国战事?”政场商场看似没有联系,实际上却是缺一不可,互相牵制,牵一发而动全身,根本不可小觑!

陌上香坊财大气粗,当真是要横插一杆,改变这个战争的局势也说不定!

就在前两日,陌上香坊的人出现在宜城,花了大价钱购买了宜城所有的粮草,一时,宜城所有的粮商都开始大肆购粮,卖给陌上香坊。

甚至,不少百姓也觉得这粮食价钱突然上涨,是个不错的机会,便将家中所有的粮食拿出去换钱。

不过数日,宜城所有的粮食全部被陌上香坊购买,最可怕的是,陌上香坊购粮后,竟然花了数日,将购买的粮食全部焚烧,大火燃了几天几夜,当真是作孽!

也就是说,不过短短数日,宜城便如空城一座,不管是百姓还是守城的将士们,就严重缺粮!

远水解不了近渴,距离宜城最近的城镇相隔也有千里,山路难走,要想短时间凑齐那么多的粮食运去宜城,根本不可能!

也就是说,现在唯一的办法,便只能去宜城外附近的几座城镇运粮了。

可是,宜城外有暨墨大军。若是不降,打开城门,只有死路一条!

好,好的很!

这么看来,陌上香坊完全是站在萧璟斓那边了!

商人要的不及时利益么?也不知萧璟斓给了陌上香坊多少好处,竟然让陌上香坊一执千金,买下整个宜城的粮,断了宜城百姓将士的后路!

没有粮食,宜城不攻自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