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承诺/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竟然真的是小九月?君语嫣大吃一惊,见楼卿如坐在床沿,惹的九月哇哇大哭,她自然以为楼卿如是坏人,几乎是不做任何思考,劈手便袭了过去。

“大胆!”君语嫣喝了一声。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楼卿如自然没有防备,在君语嫣掌风袭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挥袖去阻挡。

因为对方是一个女儿家,他倒是也没有用几分力气。

可是君语嫣怀着孕,行动自然不便,被楼卿如的掌风掀的连连后退。

“啊……”后背撞到桌子,差点摔在了地上。

“哎呀,语嫣……”屋里的王婶子都吓傻了,平凡村妇哪里见过这阵仗,见楼卿如对一个孕妇出手,她气不行,上前扶着君语嫣便指着楼卿如大骂:“你这混小子这是在做什么?怎么能对姑娘家出手呢?这若是伤到她腹中的孩子,你赔得起么?”

其实在出了那一掌后,楼卿如就后悔了,当他扫向君语嫣已经显怀的腰身时,更有些后怕,起身忙道:“姑娘,你没事吧?”

君语嫣后背撞到桌子,她也是一阵一阵的后怕,还好肚子她及时护着小腹,才没有出事。

她看向楼卿如,拧眉道:“你是何人,何以将暨墨孙殿下拐骗至此?”

楼卿如诧异,这女子竟然认识九月?再看君语嫣,只见她穿着一件异常朴素的素衣,一头墨发只用一根素带绑在身后,这般不起眼的打扮却难掩倾国容貌,还有这气质,根本不是乡野村妇该有的。

语嫣!

君语嫣!

难道她真的是墨翎的语嫣公主?

楼卿如还未从惊讶之中反应过来,便见穿上的九月跳下床,歪歪扭扭的朝君语嫣奔了过去:“语嫣姨姨……哇呜呜……”

这孩子的模样,好像要扑到君语嫣怀里一样,这还得了?

楼卿如上前便提着小娃娃的领子,将他捞了起来:“莫闹,好好说话!”

君语嫣护着小腹上前一步,生怕楼卿如伤了九月,沉声道:“你究竟是何人?可知道这孩子是什么身份?”

楼卿如无奈的扯了扯唇角,他竟像拐卖孩子的坏人么?

他表示不服,摸了摸小家伙的脸,哄道:“告诉你语嫣姨姨,舅舅是谁!”

这孩子的话才是最能让人信服的吧?

楼卿如这么一问,九月立即嚎了起来,朝君语嫣招着小手,哭道:“姨姨,他是坏人,他不让九爷见娘亲,哇呜呜……”

君语嫣听此,立即心疼的不行,上前道:“九月莫哭,莫害怕,姨姨马上这就救你。”

说完,君语嫣便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体,劈掌朝楼卿如袭了过去:“放下孩子!”

楼卿如眉心跳了跳,就不该期待着娃娃能说出什么好话,他不敢对君语嫣动手,毕竟对方说个姑娘,而且还怀着身孕,他哪里敢惹?

被君语嫣逼的连连后退,他连忙解释道:“公主息怒,在下并无恶意,只是恰好救了这娃娃,带着娃娃在这里养病罢了。”

公主?他竟知道她的什么么?

君语嫣的掌风停在楼卿如的脸上,她迟疑道:“此话当真?”

“公主一直住在隔壁,也该知道在下与这娃娃在这里住了数月,若是要对这娃娃有歹心,何必等到现在?”

君语嫣听此,却也觉得有道理,收了掌风。

这下,君语嫣募得皱了皱眉,捂着小腹弯着身子,她脸色煞白,难道是因为刚刚动用内力,伤了腹中的孩子?

“语嫣姨姨,你没事吧?”九月吓了一跳,不敢再说谎了!

楼卿如见此,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放下九月,扶着君语嫣起身:“公主这模样,怕是动了胎气?”

说着,手便要去摸君语嫣的脉。

一个陌生男人,君语嫣自然不会让他碰,下意识的拍开了楼卿如的手:“放肆!”

“公主若是这般在意礼节,受苦的是自己。”

君语嫣腹中绞痛难忍,心里也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王婶也有些着急,急道:“语嫣,这为公子是个大夫,这小娃娃着段时日吃的药都是这为公子开的方子,你让她把一把脉吧。”

君语嫣抬眸看向楼卿如,冷静下来,倒觉得这个男人俊美雅致,模样倒有些熟悉,像谁她倒还想不出来,但是能相信,他应该不是坏人,她点了点头,任由王婶将自己扶起坐在榻上。

伸出手腕,咬牙道:“有劳小公子!”

楼卿如看起来年纪还小,是以,君语嫣便只能这么称呼!

楼卿如将两根玉指搭在君语嫣的手腕之上,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公主之前可是受过伤?”

一想到在怀了这孩子之后,她便多次受伤,最严重的那一次还是墨臻伤的那一次吧,君语嫣点了点头,道:“嗯,可是有什么大碍?”

楼卿如摇了摇头:“公主身子底子好,虽然因为上次重伤,身子亏了一些,好在这段时间公主在这里养的不错,孩子倒是没有什么影响,不过要切记,以后万万不得再动用内力,否则,公主腹中的孩子怕是不保!”

说完,楼卿如从怀中取出一瓶药碗,递给君语嫣:“之前我也救过一个怀孕的女子,自是制了这安胎药之后,她便走了,这药便留了下来,她比你的情况更糟,但是你也可以服用,无需多用,一日一粒便可。”

“多谢小公子了!”君语嫣接过药瓶,抬眸看了一下楼卿如的脸,迟疑道:“公子,你我以前可见过?”

楼卿如别过眼,摇了摇头:“并未!”

君语嫣灵光一闪,笑道:“之前总觉得公子的容貌有所熟悉,我现在才想起,公子与我那嫡母长得像极了!”

楼卿如眉头皱了皱,他如何不知道君语嫣口中所说的嫡母是谁?他那母亲与这么多的男人牵连不断,关系不清不楚,当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她与君凤宜并未成婚,别人却口口声声叫着她母亲,这种感觉,实在难堪。

若是之前楼卿如还喜欢别人说他与母亲长得像,可是现在,他却不想和那个女人有任何联系,除非她亲口告诉他,他的父亲是谁,究竟谁才是她心中所属!

“公主服了药,便先歇着吧!”楼卿如没有答君语嫣的话,也不想答。

九月看了一眼君语嫣又开了一眼楼卿如,跑过来,抱着君语嫣的腿,糯声道:“语嫣姨姨,舅舅不是坏人,舅舅对九爷可好了,日日喂九爷吃饭喝药,就像鸢歌姐姐一样!”

“舅舅?”君语嫣听到这个称呼,甚是诧异,九月何来这么一个舅舅?

九月倒也没有在乎自己的话让君语嫣如何震惊,他低头望着君语嫣的肚子,小眉头都拧成了一个疙瘩:“姨姨,不过才数月不见,你怎么长这么胖了?肚子都鼓起来了。”

君语嫣听的很尴尬,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红着脸,慢吞吞的道:“姨姨……没有长胖。”

“胡说,姨姨肚子上都有些许肥肉了!”说罢,九月便伸手要去戳君语嫣的肚子。

楼卿如听不下去了,怎么自己那姐姐生了这么呆萌的一个儿子,他连忙将小家伙提了过来,放床上:“语嫣姨姨并非长胖,而是腹中有了小弟弟。”

“当真?”九月大眼睛一闪,便是坐不住了,跐溜一声跳下床,来到君语嫣身边,小手摸着君语嫣的肚子,小声道:“姨姨,这里面真的装了一个小弟弟么?”

君语嫣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点了点头:“嗯!”

“姨姨真好,娘亲不中用,嚷嚷着给九爷生妹妹,生了这么久都没有生出来,还是姨姨好,这么快就将弟弟装肚子里面了!”

九月的话让屋子里面的人尴尬的不知所措,君语嫣正想解释,门外倒是传来一声调侃之声:“九爷这话倒是被你父王知道,他怕是要打你屁股了!”

屋中之人听声望去,却见廖仙儿和晏子苏先后进来。

“仙儿姐姐,晏叔叔……”这么久么有见过几个人,九月突然见到这几个熟人,哪里不开心?

“好小子,藏在这里这么久,玩够了么?”廖仙儿摸了摸九月的耳朵,有几分责备之意。

“姐姐冤枉九爷了,九爷这不……病了么?”说到自己的病,九月得神色便黯淡了下去,一副委屈的不行的模样。

晏子苏听此,蹲在地上,摸了摸小九月的手腕,然后起身,看向楼卿如:“这孩子你照顾的很好,如此,你便继续看着他吧!”

楼卿如拧了拧眉头:“神医门的子苏公子既然来了,我便没有道理再在这里留着了,我……”

“小家伙唤你一声舅舅,你那里没有道理照顾他?”晏子苏现在知道了楼卿如的身份,也知道了之前便是楼卿如将灵玉檀的身子情况告诉给萧璟渊,以至于阿斓失了那解蛊的引药,晏子苏还是有些责怪的。

楼卿如和这些人不熟,是以没有多少话,廖仙儿也摸了摸九月的脉,然后看向楼卿如,道:“小公子不错嘛,鬼医的残毒也解的差不多了,倒是让我这鬼医关门弟子无地自容了!”

“是你?”楼卿如的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

廖仙儿吓得躲到晏子苏的身后,惊恐道:“大神医,你瞧这小公子,还吓唬我!”

晏子苏扯了扯唇角,没有理会廖仙儿,对楼卿如道:“楼公子潜心专研医术,便也只鬼医用药的习惯,这并不怪她。”

“无需和我解释什么,他爹娘都不怪她,我怪她作甚!”说完,楼卿如转身就朝外走去。

晏子苏忙上前一步拦,笑道:“小殿下在楼公子身边,璟王和王妃也会放心,如今我和仙儿要去南疆一趟,也就能放心离开了。”

“是呀是呀!”廖仙儿忙解释道:“南疆盛产草药,你有什么需要的,姐姐可以帮你带哦。”

姐姐?楼卿如瞬间就蹙起了眉头,忍不住开口道:“你喊王妃姐姐!”

他和尹穆清一胎双生,她喊尹穆清姐姐,凭啥还要当他的姐姐?

“是呀是呀,阿清姐姐传信过来让我照顾九月,可是,如今我必须要去南疆,便也只能将九月托付于你了!”说完,廖仙儿看向君语嫣,道:“还有语嫣公主,阿清姐姐也寻你来者,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说完,看向君语嫣的腹部:“这个孩子……是尹二公子的?”

君语嫣眸光闪了闪,但是还是点了点头:“没错,是他的!”

“可惜了,可惜了……”廖仙儿连连叹息:“可怜见儿的!”

晏子苏敲了一下廖仙儿的脑袋,嗔道:“什么可惜了,什么可怜了,小姑娘懂什么?”

“哎……你……”廖仙儿瞬间就炸了,捂着脑袋,瞪着晏子苏:“你竟敢敲本姑娘的头……你……”

她心里早就对晏子苏的感情不是很单纯,如今晏子苏这般亲昵的动作,当真让廖仙儿面红耳赤,瞪了一眼晏子苏后,提着裙子便跑了出去。

晏子苏也有些微愣,看着自己刚刚敲了廖仙儿头的手,心头闪过一丝难以言表的触动。

他什么时候会有这般举动了?

屋中的其他人看着二人,倒是察觉了什么,君语嫣服了药,现在已经不是很痛了,扶着腰身起来,对晏子苏道:“这段时日,我一直住在这不染世事的村子,倒是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子苏公子这般匆匆去往南疆,可是有什么要事?”

“确实有要事,但是不方便透露,外面不怎么太平,语嫣公主身怀有孕,便还是在这里住着吧,等一切尘埃落定,自然会有人过来接小殿下与语嫣公主。”

君语嫣捂着腹部的手紧了几分:“之前我隐约听村民说,暨墨与晋源大战,璟王和阿清都去了战场,他们我本不该担心,可是看到小九月在这儿,我便有几分担忧了。他们可是出了什么事?小倾恒和九月向来形影不离,为何九月藏身于此,小倾恒却不知所踪?”

“公主不必担忧,长孙殿下现在很好。”说完,晏子苏看了一眼楼卿如,开口道:“小殿下的身子,想来楼公子清楚,再也……”

说到这里,晏子苏扫了一眼站在君语嫣身边,异常乖巧的孩子,泄气的话说不出口,只道:“小殿下调皮了些,楼公子要费些心了。”

楼卿如没有答话,却也知道晏子苏是什么意思,他们去南疆,难道也是因为九月的病?

可是,小九月的身子,怕是只有血玉能医好了。

大人的话,九月听起来是有些吃力的,见晏子苏和廖仙儿走了,他悻悻的摸了摸君语嫣的肚子,问道:“语嫣姨姨,里面真的是弟弟,不可以是妹妹么?”

九月挺喜欢妹妹的。

君语嫣很心疼这孩子,笑道:“怎么了?弟弟妹妹不一样么?九爷都是哥哥!”

九月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的开口:“当然不同,若是弟弟的话,九爷多了一个小哥们,自然开心。可是若是小妹妹的话,九爷不仅多了一个小哥们,她若是长得和语嫣姨姨一样好看,九爷媳妇就有着落了!”

君语嫣一听便乐了,摸着小家伙的头,笑道:“九爷小小年纪就琢磨起自己的终身大事了?若是这般,当真是亲上加亲!那么,语嫣就给肚子里面的宝宝将九月预订下来好不好?若是个男孩,就给九月做弟弟,若是妹妹,就给九月做娘子!你觉得如何?”

“这是自然!”九月现在还不懂娘子的概念,见君语嫣这么高兴,他也高兴道:“一言为定!”

小九月哪里知道,自己今日这不懂事的承诺,给自己招惹了一段孽缘!

君语嫣摸着小九月的头,见晏子苏都将九月拜托给楼卿如,她自然也就放心了。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眉头紧锁,这么多人知道她在这里,想来父皇也会知道,父皇的性子,若是不能接受她腹中的孩子,那该如何?

不,她不能再在这里待着了,或许,她可以去晋源寻尹穆清,让她为她说清情!

父皇看在阿清的面子上,应该不会再对她的孩子做什么吧?

这么想着,君语嫣丝毫不敢耽误,当天夜里,便买了一辆马车,连夜出了村子。

即便马车里面垫了许多软垫,可是这般摇摇晃晃的行,行了数日之后,君语嫣还是觉得肚子隐隐作痛,她拧着眉头,一寸一寸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喃喃道:“宝宝呀宝宝,你一定要坚强一点,当日娘亲受了那么重的伤,你都好好的在娘亲腹中长大,如今不过是行了几日的路,你当真要这么娇气么?”

……

晋源雪山脚下,天气极寒,一行人马停留在此,尹穆清穿着厚厚的白色狐皮大氅,整个人就只有一张小脸在外面,尹穆清望着那白雪皑皑的雪山之巅,眉头紧皱:“这才十一月份,便这般寒冷,不知这山顶会冷成什么样儿。”

墨珽也穿着一厚厚的白色披风,下巴边一圈狐狸毛,衬托的男人语嫣洁白无瑕,他从雪山入口跑了过来:“入口的门是开的,想来墨臻是故意留着的!”

------题外话------

灵殿新文已经开了,下午审核吧,明日可能就可以搜索出来了,名字叫做《重生之世子谋嫁》,这篇文是萌宝的系列文,里面会有萌宝里面的人物,若是这篇文完结后,大家不舍,都可以再追世子谋嫁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