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决个生死/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千年雪山是晋源的禁地,除了雪山之巅是墨氏皇族的陵墓之外,里面还养着雪狼,一方面雪狼是晋源心目之中的圣物,还有一个更直接的原因是雪山寒气太重,人的身体受不住,而且雪狼异常凶猛,擅自进入禁地,若是引来雪狼,那当真是会尸首无存。

墨珽看了一眼萧璟斓,忍不住出声道:“其实,我们没必要进去的不是么?雪山就这一个入口,墨臻想要活命的话,不过时日,他一定会受不住,主动现身,那个时候,我们再来个守株待兔,岂不是更好?”

萧璟斓拧了拧眉头,道:“你和阿清在这里守着,本王带人上去!”

除了雪狼齿毒他势在必得,墨臻手上有君凤宜,墨臻此番作为,便是也是占着这两样,想要引他或者阿清上钩罢了。

墨臻的生死,他自然是不关心,但是君凤宜和他孩儿的命萧璟斓自然不可能不重视。

“我和你一起上去,让……”尹穆清本想叫一声二哥,但是一想到这男人前些日子带坏她的男人,尹穆清就如鲠在喉,尚未释怀,她拧了拧眉头道:“让晋源陛下在此受着吧!以免墨臻逃出来。”

尹穆清这些日子连二哥都不喊,墨珽表示很受伤,这丫头,脾气当真是犟得很。他毫不客气的开口:“这雪山之上寒气太重,你还是不要上去了,伤了身子你自己不心疼,璟王殿下都要心疼了。”

萧璟斓本就不同意尹穆清上去,墨珽这般说后,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上前握着尹穆清的手,严肃认真道:“阿清便在这里守着吧,本王去去就来。”

说完,萧璟斓转身对墨珽道:“你留下保护阿清。”

墨珽抬手,做出了一副还是尹家二公子惯有的动作:“谨遵王令!”

“阿斓!”尹穆清很不满的抓着萧璟斓的手,道:“你以为我会放心你一个人去吗?墨臻见不到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放手你一个人去!”

“莫要闹!”萧璟斓脸色沉了下去。

“是你在闹,我又不是什么娇气的女子,不过是雪山而已,有什么去不得的?我们速去速回!”尹穆清默了一会儿,一字一顿道:“墨臻虽然没有给我们留信,但是连路都留有明显的蛛丝马迹,他这般大胆,想来手上是有所依仗的,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父皇……在他的手上。”

没想到尹穆清一直都有这想法,萧璟斓沉了沉脸,拍了拍尹穆清的肩膀,道:“无需担心,便是岳父大人在他手上,我也有心护他平安。”

“啊?”墨珽脸色一变:“岳父大人在墨臻手上?”

这机会可不会放过!墨珽根本不和萧璟斓商量,拔出腰间的长剑,厉声道:“姜弩,率军镇守此处,任何一个人都不许放过!其他的,随朕上山!”

一大批人马就那样进入雪山,萧璟斓和尹穆清都不由的半眯眸子,他们如何不知道墨珽这是想做什么?

岳父大人?亏得他好意思叫出口。之前在暨墨皇宫的时候,可是给足了他尹凌翊面子,他却嘴硬不肯娶语嫣,现在这算什么?

二人看了一眼,没有再耽误,率领一批人马进入雪山。

山下明明没有风雪,到了山上,却是大片大片的雪花飘飘,寒风瑟瑟,即便是身上披着一狐皮大氅,尹穆清都觉得有些冷。

白雪皑皑的路上遍布坑坑洼洼的脚印,想来这就是之前墨臻走过的路了。

路上的雪很厚,尹穆清走的很是辛苦,突然,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尹穆清的脚募得扭了一下,身子一歪:“嘶……”

“小心!”萧璟斓忙揽了尹穆清的腰身,拧眉道:“怎么了?”

好在尹穆清反应快,及时换了一下脚的位置,不至于扭伤,她弯腰一看,却见被她踩的地方地方有一玄铁倒勾,她拿起一看,惊道:“上面有血迹。”

尹穆清用脚探了探厚厚的雪层,果然看见被雪覆盖的下面一层冰雪被血迹染红了一大片。

她的心瞬间就提了起来:“墨臻没有受伤,也不至于这个时候处置自己的人,或者将不相干的人带上来这雪山之巅吧?”

墨珽拿过那玄铁倒勾一看,拧眉道:“三妹妹可知这是什么东西?”

尹穆清摇了摇头,这东西她当真没有见过。

萧璟斓扫了一眼那东西,面色不说很好看,他还来不及阻止,便听墨珽道:“这叫琵琶锁,锁住琵琶骨,即便犯人有再高深的武功,那也是白搭。若是墨臻用这个对付岳父大人,那当真狠心了一些。”

尹穆清脸色一白,异常的难看。

“墨臻!”萧璟斓一声呵斥,墨珽一抖,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只不过三妹妹不要担心,这不,岳父大人不是将这玩意儿丢了么?想来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吧!我们速速上山,也好助岳父大人一臂之力!”

墨珽的话并没有让她有多欣慰,穿了琵琶骨,还能没有大碍?尹穆清白着一张脸,不知不觉,心头升起一股寒意。

“走吧!”虽然心里翻天覆地,恨意滔天,表面上却冷漠淡然。

萧璟斓和墨珽都不敢言语了,径直护着尹穆清上山。

当他们上了山巅时,一高耸的雪山山丘之后传来一阵抚琴之声,隐隐还有打斗之声。

尹穆清一听,忙要赶过去看。

墨珽忙拉住尹穆清:“这丰碑之后是墨氏皇陵,墨氏世代帝王实施天葬之处,每次天葬,会有成千上百的宫娥侍卫殉葬于此,一有血腥,便会引来大批雪狼,且这丰碑之后的雪川下,遍布机关,小心为妙,我先去瞧瞧,你们随后来。”

尹穆清这才看向那山丘,却发现那并非是山,而是一个巨大的丰碑,只不过被雪掩盖了罢了,隐隐约约,还是能看到那碑上可有巨大的几个字。

皇家陵墓。

萧璟斓将尹穆清护在身后,与墨珽并排走了过去。

眼前的场景,让他们大吃一惊。

只见是一平坦宽阔的雪地,雪地的那一头,是一百于来层的阶梯,阶梯上是一陵台,台上有一王榻,奢侈的华盖遮住王榻,榻上正坐着一黑衣男子,那男子不是墨臻是谁?

最可恶的是,此刻他正悠闲的抚琴,台下雪地上却上演这一场厮杀。

黑衣人团团围住的人,竟是尹承衍。

“爹爹?”尹穆清大惊,刚上前一步,脚下却咔擦一声,好像踩了什么机关一般,她正惊异间,却见尹承衍四周射出无数短箭,他躲闪不及,刺破了身上的衣袍。

“阿清莫要过去!”墨珽忙止住尹穆清,沉声道:“为防止殉葬的人逃跑,这祭坛广场四周都遍布机关,为的就是可以在外面超控,射杀殉葬之人,引来雪狼,送葬之人又能及时撤退。墨臻上来之前就将机关改了,即便是朕也摸不到机关所在,所以,只能小心行事。”

墨珽哪里不怒,他看着尹承衍,拳头早已握成拳:“父亲!”

一日为父,终生为父,尹承衍待他有养育之恩,墨珽又如何不担忧?

尹穆清惊恐万分,却不敢再动,看着那高台之处的人,尹穆清怒道:“墨臻,你究竟要做什么?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便是,何苦连累不相干之人?”

琴声戛然而止,场上的黑衣人也停下了围攻,闪身退下,落于祭坛四周,墨臻拂开眼前的琴案,身子歪在身后座榻的靠背之上,朝尹穆清道:“小姐这是在责怪封离?”

“住口!”尹穆清大怒:“你并非封离,封离早就死了!”

墨臻笑了笑,继续道:“小姐这么生气,墨臻倒有些难过,朕不过是让手下这些人陪尹将军练练罢了,阿清如何不知朕的良苦用心?这天寒地冻的,阿清也不想看见尹将军寒气入骨吧?”

墨臻的话一出,果然看见尹承衍只着了一件单薄的玄色外裳,眉宇上结了一片寒霜。尹穆清大惊:“爹爹?”

“咳咳……”前一刻还站着,转眼,尹承衍咳嗽了几声,单膝跪在地上。捂着唇的手心出现一片血红。

尹承衍看了一眼尹穆清,将涌上来的血腥尽数咽了下去,这雪地里气味单一,一旦出现血腥之气,便会迅速传至千里,这里的雪狼饱一餐饿一餐,闻到这久违的血气,势必会癫狂,那个时候,怕是千军万马,都会葬身狼腹。

所以,他只能将满腹的血腥往肚子里面咽。

萧璟斓早就握紧了拳头,他扫了一眼一旁慕谦手里拿着的长剑,他广袖一扬,强大的罡风便将那长剑卷出,噌的一声朝尹承衍的方向飞了过去。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却见萧璟斓飞身跃起,足尖轻点剑身,大有御剑而行之势。

噌的一声,长剑插入尹承衍身边的地上,黑影落地,萧璟斓大手一挥,身上的墨色貂皮大氅便披在了尹承衍身上。

萧璟斓拧眉低声问道:“君凤宜现在何处?”

“咳咳……”尹承衍咳嗽了一声,缓声道:“他们……”

“璟王殿下好身手,这一身内力,比起当年的墨翎帝王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倒是让朕大开眼界!”尹承衍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便被墨臻打断。

萧璟斓冷眼望去,拔出地上的长剑,上前走了两步,剑尖直指墨臻的眉心,轻蔑道:“墨臻,若是男人,当与本王一战。而不是偷偷摸摸行这卑鄙之事!”

墨臻换了一个姿势,一手放在蜷起的膝盖之上,缓声道:“卑鄙与否,不过是旁人的评定,于朕何干?只不过,璟王殿下有此等兴致,朕如何不奉陪?只不过,这么多人在这里看着,你我二人要一战,没有彩头那有何意思?”

萧璟斓眯了眯眼睛,彩头,他想要的彩头,恐怕也就阿清吧!

果然,墨臻起身,退下身上宽大的黑色狐皮大氅,只着了一件黑色长袍,缓步下了陵台,一旁候着的人忙递上一把长剑。

只听墨臻一字一顿道:“战个输赢没意思,要诀就决个生死。若朕这把剑能取了璟王的项上人头,那么,这里所有的人都将相安无事,阿清朕也会帮你好好照顾。自然,若是璟王殿下手中的长剑能割破朕的喉咙,雪狼齿毒,自会有人双手奉上,朕也成全你,今生今世,阿清就是你一人的。”

“哈哈……”萧璟斓笑了,轻蔑道:“是生是死,阿清都是本王的妻,何须你成全?不说你拿不到本王的命,便是本王无能,输在你的剑下,本王的妻,又何须你来照顾?”

“王爷,不能一战……咳咳……”尹承衍脸色惊变,可是,还来不及说话,墨臻手指一捻,气浪凌空袭来,击中尹承衍的哑穴,尹承衍再无说话的可能。

之前本就因为那寒铁锁,尹承衍的内力被散了许多,寒气入肺腑,又战了许久,早就体力不支,墨臻自然是敌不过的。

墨臻看了一眼尹承衍,挽了一个剑花,便朝萧璟斓袭了过去。

紫色的剑气恢弘萦绕,掀起雪花片片,明明绝美的画面,却带着致命的杀气。

萧璟斓丝毫没有顾忌,挥剑相迎。

二人大战,罡风横扫,逼的场上的黑衣人节节后退,更可怕的是,在推到场外的时候,不少黑衣人触动机关,四面八方的箭矢如雨点一般朝场中的人袭了过去,二人对战之时,不得不顾忌朝自己射来的暗箭。

只不过,人总有死角,又有敌人在眼前,那如雨的暗箭不可能全部顾及,不一会儿,二人身上都有大大小小的伤。

萧璟斓和墨臻的话,尹穆清和墨珽都听不清楚,可是看见二人不一会儿便拔剑战在一起,墨珽大惊:“墨臻是打算与我们同归于尽么?”

场上已经这般混乱,尹穆清和也顾不得会不会触及机关了,忙朝萧璟斓的地方飞奔而去。

她见不得自己心爱之人受伤。

墨珽见此,不由的咬牙,却来不及去拦尹穆清,他急道:“全部听令,点起火把,将强守卫,保护璟王,保护王妃!”

这血腥之气这么重,已经挽回不了了,当真引来雪狼,那也只能拼死一搏了!

墨臻他不想活,却也不容萧璟斓活么?

“是!”

墨珽扫了一眼场上的战况,忙飞身过去将尹承衍救下。

“父亲,你没事吧?”墨珽见尹承衍唇角发紫,眉宇上都结了一层寒气,便知道他寒气入骨,墨珽忙将手抵在尹承衍的后背,拧眉道:“父亲怎么会在墨臻的手上?”

而且,内力被散了一大半,怪不得抵不住这雪山之寒!

尹承衍见墨珽如此,忙去拉他的手:“无需,你派人去寻一寻君凤宜和挽清,即便是逃离墨臻的爪牙,可是这雪山寒冷之地,一个身受重伤,一个体弱多病,无御寒之物,怕是走不出这雪山。”

墨珽来不及问这究竟发生了何事,他们三人怎么就被抓了,忙让人护着尹承衍,便派了一批人出去搜查。

这会儿,墨臻和萧璟斓都看见了朝他们这里奔来的尹穆清,乱飞的箭矢从她脸颊身上擦过,异常惊险。

萧璟斓眉头一拧,使了一下神,便被墨臻一剑刺中心窝,好在偏离了几分,萧璟斓吃痛,与墨臻对了一掌,二人齐齐从半空落入雪地。

墨臻身上也是大大小小的伤口,洁白的雪地满是二人的血迹,宛如在宣纸上盛开的红梅,霎时璀璨夺目。

尹穆清见萧璟斓重了一剑,大惊失色,忙闪身上前,却在半路被墨臻拦下。

一把揽过尹穆清的腰身,墨臻挑眉道:“阿清这么着急做什么?不过是小伤,他死不了。”

尹穆清怒恨交加,腰间软剑一出,如灵蛇一般朝墨臻袭去。

墨臻节节后退,却忍不住笑道:“小姐可别忘了,自己的剑法是谁教的,拿朕教你的剑术对付朕,莫不是太可笑了一些么?”

“是么?”尹穆清讽刺的笑了一声,一剑朝墨臻的心窝刺了过去,墨臻一笑,玉手一抬,打算挡住那一剑,却不想剑锋一扫,女子的身子灵巧一闪,竟消失在他身后,后心募得一痛。

墨臻低头看向从自己左肩穿透的利剑,眉头拧了拧,随即一笑:“小姐这一招,是从哪里学来的?”

“本王妃又不傻,会用你教的剑术来对付你!”

“嗷呜……”尹穆清的话一落,四面八方竟响起了狼嚎,前一刻,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好像来自群山之后,下一刻,那声音好像就在眼前。

“雪狼?”莫名的,尹穆清的心紧张了起来。

这会儿,墨臻忍痛,朝前走了几步,尹穆清手里的剑生生的从他血肉之中拔出,尹穆清还来不及震惊于墨臻这对自己狠心的动作,手腕便被他抓住,往他怀里一带。

“阿清这下可要当心了,这些小可爱们可认不得你是朕的心上人,只要是活着的人,可就会撕咬生吞下腹。我们一起看着,你心上人如何被雪狼撕成碎片的好不好?”

------题外话------

萌宝系列文《重生之世子谋嫁》已经审核啦,在萌宝文文首页下面的作者其他作品里面,欢迎大家收藏留言哈,世子谋嫁在萌宝大结局后更新,萌宝很多番外都不会更,会写到世子谋嫁的正文里面,所以,大家若是喜欢萌宝,觉得舍不得的话,可以继续追灵殿新文《重生之世子谋嫁》,灵殿也需要大家的支持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