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墨臻亡/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大怒:“你无可救药!”

拿剑的手腕被墨臻紧紧的扣住,他手法很是巧妙,看似随意一握,却紧紧的扣住了尹穆清的命脉,让她动弹不得。

萧璟斓起身,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挽了一个剑花,弹起一片雪花,扫向墨臻的眼睛。

墨臻忙闭了一下,可是他知道萧璟斓要做什么,是以,在闭眼睛的那一刻,忙拉着尹穆清后退,他似乎异常了解这场地的机关,在后退之时,剑尖划了某处,一扇巨大的玄铁栅栏从地面升起,轰隆一声,将萧璟斓隔绝在外。

墨臻笑了:“璟王殿下,恕朕不奉陪了!”

萧璟斓面色一变,挥剑划了一下那沉重的玄铁栅栏,竟是纹风不动,萧璟斓怒:“墨臻,你卑鄙无耻!”

可是,面对四周此起彼伏,越来越近的狼嚎,这围栏的出现又让萧璟斓又安心下来,至少,尹穆清的安危是有了保障。

他都闯不过去,那么,那些畜生也该进不去吧!

这会儿,墨臻却好笑道:“朕似乎与你说过了,卑鄙与否,也不过是别人评判的,朕从不在意这些东西!”说完,墨臻沾满血污的手指点了一下尹穆清的鼻子,眸光募得揉了下来:“阿清觉得如何?”

尹穆清忙偏过头去,以一种极为厌恶的神色看向墨臻,墨臻似乎不喜欢尹穆清这样的眸光,那手挡了一下,轻声道:“小姐的这双眼睛生的极美,比朕宫中任何一颗明珠都要璀璨夺目,这么美的眼睛,不该有这样的眸光,还是……厌恶朕的眸光。”

说完,墨臻听了一下将近的狼嚎,他笑了一下,揽着尹穆清的腰身,便飞身上了陵台,靠着座榻坐下,似乎想要看一场人与猛兽的大战。

外场的人听到那振聋发聩,令人肝胆生寒的狼嚎不由的双腿打颤,正要列阵以待,没想到那畜生来的异常快,仿佛从天而降一般,猛地从白雪皑皑的地平线上跳了出来,朝天葬场闪电般袭来。

一只出现,竟让众人惊讶,巨大的雪狼,比普通狼要大一倍,白色的毛发与白雪融为一体,全身的毛发倒竖,血红幽深的眼睛,生生獠牙,张着血盆大口,缓步而来。

最可怕的是,一只出现后,无数的雪狼从四面八方涌现,各个凶猛张狂,只听远处一声狼嚎之后,无数的雪狼猛地一跃,拔地而起,朝天葬场的人群扑了过来。

在猛兽面前,人似乎变得那般渺小,手里的长枪利剑似乎都变得钝了起来,手也无力的举不起兵器。

不过转眼,不少侍卫被雪狼扑到,按在地上,雪狼血盆打开一张,撕咬,生吞,有些被生生扯下胳膊,有些半个脑袋被雪狼咬下吞食。

侍卫痛苦惨烈的哀嚎,雪狼嗜血兴奋的嚎叫,瞬间响彻在这雪山之巅。

这般场景,又有谁见过?

墨珽见四周的侍卫根本无还手之地,脸色都可以用一青黑来形容,可是这个时候,全然被恐惧占领,谁又还会听?

见身边之人被一雪狼扑倒,墨珽牙关一咬,玉手一挥,手中的金丝噌的一声飞出,缠住那雪狼的腰身,猛地一拉,那雪狼竟被甩了起来,砸向另一边正在撕咬另一人的雪狼,两个雪狼摔在一起,半晌都没有爬起来。

“该死的畜生!”墨珽狂怒:“也就只有墨氏丧心病狂的先祖定下这个规矩,豢养的这一群嗜血成魔的畜生!”

今日,合该将这些畜生全部斩了去!

雪狼聪慧又具有灵性,见自己的同伴被墨珽欺负,一边不少的雪狼全部朝墨珽攻了过来。

墨珽眸光一凛,挥舞着手里的金丝,罡风横扫,那金丝横扫之处,断臂飞血。同伴的血似乎激怒了雪狼,一雪狼仰天狂吼了一声,后退了几步,见墨珽被其他雪狼围攻,那雪狼退至墨珽身后,瞄准时机,对准墨珽拿金丝的右手,纵身一跃,张开血盆大口,猛然咬住了墨珽的右手。

“嘶……”墨珽痛呼一声,因为这一失神,另一只雪狼径直朝他扑了过来。

墨珽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他闭眼,讽刺,这人还不如畜生。

噗……

温热的血洒在脸上,墨珽一惊,还未来得及睁眼,胳膊上沉重的力量便消失殆尽。

墨珽睁眼一看,便见萧璟斓又挥剑斩断了一只雪狼的脑袋。

“墨珽,雪狼齿毒,你可知道该如何取?”

萧璟斓手中的动作不停,因为杀的太多,萧璟斓有些不耐烦,回身问墨珽道:“这些畜生,你们究竟养了多少!”

墨珽的胳膊被雪狼咬伤,大臂上面的血肉都被扯下了一大块,露出生生白骨,手指乍然无力,腕上的金丝线也落在了地上。

他忍痛,左手撕下一片衣角,紧紧的缠住血流不止的伤口,艰难道:“雪狼齿毒?”

墨珽摇了摇头:“这个我……当真不知道!”

虽然听说过,但是墨珽并没有故意打听,是以,他当真不清楚。

萧璟斓护在墨珽的身边,将朝他二人袭来的雪狼尽数斩杀,没过多久,他们二人四周叠了一层雪狼尸体。

而也就是这般,四面八方的雪狼全然放弃了自己手上的猎物,全部朝萧璟斓这边攻来。

萧璟斓虽然武功高强,但是之前与墨臻战了一场,身上大大小小不少伤,如今又和雪狼战了这么久,失血过多,挥剑挥的胳膊都在微微颤抖。

是以,顾忌身前的雪狼时,来不及顾忌身后,后背生生受了雪狼前爪一拍,四条爪印抓出的血印很深,血瞬间蔓延而出,不仅如此,雪狼的力气不小,这一拍,萧璟斓肺腑翻涌,竟是呕出了一口鲜血。

“璟王小心!”墨珽见此,便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左后捡起地上的金丝线,手腕一翻,那金丝如灵蛇一般挥过去,如利剑一般,隔断了袭击了萧璟斓的那只雪狼的腰,将其拦腰斩断。

陵台之上,尹穆清见这般场景,早就脸色苍白一片,墨珽和萧璟斓先后被雪狼伤了后,她更是怒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死死的瞪着墨臻,咬牙道:“这都是你故意的是不是?引我们来雪山,故意引阿斓与你对战,故意受伤,引来这些雪狼,是与不是?”

墨珽将从落在场上的视线收了回来,落在尹穆清身上,道:“阿清向来聪慧,早该猜到的不是么?只是,你想要雪狼齿毒,不引来雪狼该又如何?”

“你究竟要做什么?你以为,他死了,我会独活么?”

墨臻禁锢住尹穆清的腰身,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勾唇道:“他死了,朕便喂小姐服下忘尘药,今后,一生一世只有朕一个人,再无萧璟斓的存在,你觉得如何?”

尹穆清脸色惊变:“你……真是丧心病狂!”

她一挣扎,墨臻闷哼了一声,因为痛苦而缓缓闭了闭眸子,尹穆清低头,便见他胸膛上的血窟窿正鲜血泗流。

一边站着的墨心跪地道:“陛下,这一战恐怕还会持续许久,让微臣先给您包扎伤口吧!”

“滚!”墨臻嗤了一声,墨心忙底下了头。

墨臻拧眉看着尹穆清,沉声道:“丧心病狂?朕不过是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已,如何谈得上丧心病狂?”

尹穆清斜眼扫了一眼场上的战况,侍卫已经所剩无几,雪狼却越来越多,萧璟斓和墨珽都已经大小伤口无数,萧璟斓穿着墨色长袍,倒看不出来,墨珽身上的白色锦袍却已经被血色代替,惨不忍睹。

尹穆清眯了眯眸子,募得勾唇笑了笑:“若是你想要的,是一具尸体,那么我成全你!”

墨臻眉头皱了皱,还来不及思考她这句话的意思,却见尹穆清眉头一拧,转眼额上便是薄汗一片,一口鲜血涌出喉间,尽数喷在他的胸膛子上。

“小姐?”墨臻大惊,忙松了扣住尹穆清命脉的手,扶起她的身子,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墨心?”

叫做墨心的黑衣女子忙跪在地上,伸手把了尹穆清的脉,惊道:“陛下,她催动内力震断了自己的心脉。”

听此,墨臻的手抖了一分,脸色转眼变得一片浮白,他搂着尹穆清瘫在自己身上的身子,不可置信道:“你……竟爱他至此么?当真是要和他一起去死?”

尹穆清痴痴地笑了,虚弱的睁开眼睛:“是呀,我很爱他,见不得他受一点伤害,你……你若是要杀了他,我救不了他,更怕他去了后,我会忘了他,便先去黄泉路上去等着他。”

墨臻紧紧的握着拳,眸光突然变得空洞起来,他想起了自己的一生,因为恨,因为怨,他早已经失了自我,变得麻木不仁。

没有了想要的东西,心也就逐渐冷了,硬了……

那四年的失忆,让他忘记仇恨,也忘记了以前的自己,一直陪在她的身边,默默守护,他早就将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印在自己心中,即便是在恢复记忆之后,他也清楚的明白,她是他这一生,最想得到的。

因为自己的亲生经历,他无法相信人心。他从来都不相信这世间真的会有没了一个人便活不下去的那种挚爱。

可是,现在,他觉得他错了。

好像自己所有的坚持在这一刻全部推翻,墨臻变得失魂落魄起来,他低头看着怀中的女人,大手抵住她的后心,将源源不断的内力输入。

“你……你要做什么?”肺腑一暖,尹穆清挣扎道:“我……我不需要你的惺惺作态!”

墨臻却不顾她的挣扎,喃喃道:“朕这一生,从未羡慕过任何人,如今,倒有些嫉妒萧璟斓了!咳咳……”

墨臻本就被尹穆清刺了一剑,如今又大动真气,自然有些承受不住,连连咳嗽之后,唇边便溢出一片血迹,他慌忙避开,强行咽下涌出喉间的鲜血,摸着尹穆清的脸颊,缓缓开口:“其实,小姐误会朕了,引来雪狼,并非为了杀萧璟斓。雪狼齿毒,乃狼王上颚犬牙内藏着的毒液,可是,雪狼种族等级性异常森严,所有的雪狼臣服狼王,却也保护着狼王,因此,狼王不轻易现身。凭借朕一己之力,无论如何,也引来不了狼王。只有雪狼一族受到劲敌,狼族受到威胁之时,狼王才会出现,所以,朕不得不利用萧璟斓与墨珽,斩杀狼族。”

末了,墨臻拧眉:“小姐来雪山,不是为了小九月么?小姐怎能这么贪心?又想救小九月,却又舍不得牺牲,小姐不愿牺牲,封离这不是在帮你么?”

“你……你说什么?”也就是说,并非所有的雪狼牙齿之中都有毒,想要拿到血狼齿毒,必须引来狼王?而狼王现身,也只是在雪狼一族受到威胁之时。

受到威胁?

在这雪山之巅,又有什么东西是雪狼的对手?

即便阿斓武功盖世,可是以一己之力,如何战胜雪狼,威胁到狼王?

正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山顶传来一声狂吼,那狼嚎不似之前的任何一头狼的叫声,这吼声雄厚有力,微凛霸气,从远处传来,仿佛钟声一般,敲在心头,让人不寒而栗!

而这叫声过后,场上的雪狼齐齐望向那声音传来之处,全部仰头嚎叫了起来。

嚎叫过后,刚刚还因为萧璟斓和墨珽的杀伤力吓的踟蹰不前的雪狼再次燃起了斗志,仿佛受到了指挥一般,列阵以待,上百头雪狼群集过来,围着墨珽好萧璟斓,却按兵不动。

墨珽喘着气,与萧璟斓背对而站,他伸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艰难道:“没想到,今日一战,竟然能引出狼王!”

明明是调侃,却带着一股浓浓的讽刺。

萧璟斓手中之剑的剑刃都卷曲了起来,可见他杀了多少雪狼。他眸光落在那雪山之巅,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狼王?”

“能与璟王殿下并肩作战,墨珽便是死在这里,倒也觉得人生无憾了!”狼王一来,墨珽都没有自信能活着走出雪山。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狼王又一声吼叫,愤怒之中带着几分痛苦,

萧璟斓斜眼瞥了一眼墨珽,不由的蹙起了眉头:“怎么回事?”

萧璟斓惊讶,狼群更是竖起了耳朵,一副惊恐的模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雪山上滚落了一白色不明之物,径直砸在天葬场上。

“噗……”君凤宜一口鲜血呕出,还来不及站起,一头体格异常庞大的雪狼亦从山上跃下,巨大的爪子踩在君凤宜的胸口,然后朝君凤宜狂吼一声。

狼王正要张开血盆大口去咬断君凤宜的脖子,身后一白绫飞旋而出,缠住了狼王的脖子,那狼王狂躁的一甩头,白绫那一头的女子便被甩的飞了出去,砸在丰碑之上,纤弱的身子如残蝶一般滚落在地。

“呃……”穆挽清身上也早就被鲜血染红,她痛苦的蜷缩在地上,看着君凤宜的方向,艰难道:“青岚……”

“挽儿……”君凤宜大惊,却反抗不得。

两只满是血污的手臂紧紧的抓着狼王的爪子,朝萧璟斓道:“愣着做什么?雪狼齿毒便藏在这狼王上颚犬牙之中,咳咳……”

一句话还未说完,鲜血又涌现……

萧璟斓见一把剑插在那狼王左眼眼睛,那狼王早就暴躁不已,便也知道,君凤宜竟是去找了狼王的所在之地。

而,他们伤痕累累,便也只是为了他的孩儿……

萧璟斓眸光一凛,握紧长剑,便朝那狼王压住君凤宜的抓子看去。

狼王的聪慧和强大并非其他雪狼相比,这畜生能让这么多雪狼臣服,自有它的能力。

见萧璟斓的长剑挥来,它抓子一挥,便将君凤宜弃置一边,咬住萧璟斓的长剑,巨大的身子来回晃动,竟将萧璟斓手中的长剑折弯了去,随后便是毫无章法的乱扑乱咬。

那巨大的身躯还有强劲的肌肉,根本不是人能比拟的,萧璟斓竟没有占一点优势。

因为狼王现身,四周所有的雪狼纷纷坐于地上,像是在观战,又像是在为狼王做后盾,却不再动手。

墨臻见狼王现身,摸了摸尹穆清的脸,便将她放置榻上,他半跪于地,缓缓道:“以前,朕觉得只要小姐在朕身边,爱与不爱,都无关紧要。可是,倘若真的小姐想要横尸于此,朕是不愿意见到的。”

说罢,墨臻按了一下座榻扶手边的一个按钮,那陵台四周的玄铁栅栏全部降于地面。

“墨臻,你要做什么?”尹穆清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墨臻回头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唇角,只道:“小姐不想活,萧璟斓的命又算什么?”

墨臻手腕一翻,一把长剑从袖中滑落手心,身子一跃而下,见萧璟斓与那雪狼大战,身形几闪,便落于萧璟斓身后,剑花一挽,挥剑便朝萧璟斓后心刺去。

嗤……

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利剑瞬间贯透萧璟斓的腰腹,狼王的利爪便趁机落于萧璟斓的胸口。

若是那一掌挥去,恐怕萧璟斓会命丧当场了!

“璟王……”墨珽大惊,手中的金丝一挥,缠住萧璟斓的腰身,往后一拉,随后一掌拍向墨臻的后背。

那一爪子挥空,狼王惊怒,张口就要去撕咬,但是萧璟斓被拉走,墨臻却被墨珽推入浪狼口,墨臻见狼王咬来,却没有躲,狼王一口便咬在墨臻的肩上,许是尝到了熟悉的味道,狼王大喜,竟生生撕下了墨臻肩上的大块血肉。

“呃……”墨臻痛的闷哼一声,却笑了:“墨氏帝王的血肉,倒是……将……将你的口味……养……养刁了,朕……朕的血……好喝么?”

狼王尝到了墨臻的血,又岂会其他的血放在眼里,眼里心里便只有墨臻一人,将墨臻的血肉生吞下腹,便又张口咬了下来。

墨臻没有躲,又生生受下,但是这一次,他却紧紧的保住了狼头,那只未受伤的手掏入狼嘴,抓住那巨大的尖牙,用尽全身之力,一掰。

“啊……”

咔地一声,只见狼王猛地甩开墨臻,又痛又怒的在地上狂嚎,然后又毫无章法将墨臻扑倒在地,胡乱撕咬。

便是萧璟斓都看的脸色惊变,这些畜生如此张狂,是对人类的侮辱!

萧璟斓捂着腹部的伤口,想要提剑去救,却被墨珽拦下:“来不及了……”

狼王一直只吃墨氏皇族的血肉,如今偿到食物的味道,不会善罢甘休!

狼王或许是在报仇,根本没有对墨臻造成致命之上,仿佛折磨一般,将墨臻身上的血肉片片撕下……

墨臻紧紧的咬紧牙关,将手里的狼齿王萧璟斓这边一抛,带着几分嫉恨和视死如归的态度:“滚……”

------题外话------

大家都讨厌墨臻,其实作者我自己是讨厌他的,他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他做那些,也只是因为他小时候的经历造就了他现在的性格罢了!哎!

再推荐一下,灵犀的新书(重生之世子谋嫁),大家踊跃发言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