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和好如初/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对情敌自然都是留任何平面的,也不会留危险在自己身边的,墨珽更是如此。

姜弩领命下去,墨珽还是待在君语嫣的床前,手指戳了戳君语嫣的肚子,那眸中全然是身为人父的喜悦:“不过一次,竟然有孩子了?”

到了现在,他都还有些不敢相信。

昨晚,也就在几个时辰之前,他可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没想到,转眼之间,女人回来了,孩子也有了。

突然,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嘤咛了一声,然后悠悠的醒了过来。

“嗯……”

不过一声轻微的声音,墨珽还是发现了,他惊喜万分:“阿嫣,你醒了?”

见君语嫣有些虚弱的动了动睫毛,随后慢慢睁开了眼帘,墨珽忙问道:“肚子还痛不痛?渴了么?想吃什么?”

君语嫣脑子还有一些空白,肚子也还有一些隐隐作痛,她的手下意识的摸上自己隆起的小腹,感受到孩子还好好的在肚子里面,她便松了一口气。

君语嫣的动作落在墨珽眼中,他的心里便泛起了浓浓的心疼,紧紧的握着君语嫣的手,墨珽满是歉意的开口:“阿嫣,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让你和孩子受这样的委屈。”

经过昨日,君语嫣早就淡然了,她淡淡的瞥了一眼墨珽,然后闭上了眼睛,一副她根本就不想见他的模样。

墨珽见此,有些着急:“阿嫣,是不是还难受?哪里难受?我这就去喧太医!”

墨珽脸色一片苍白,因为昨夜一夜都没有睡好,眼下也有了一片青黑。

君语嫣见墨珽起身,很诧异的问道:“你……怎么唤我阿嫣?我们认识?”

我们认识?

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却让墨珽晴天霹雳,他熟知自己做了对不起君语嫣的事情,不仅让她受委屈,还让他们的孩子受尽委屈,她不原谅他都是应该的,可是,她却不能装作不认识他!

墨珽唇边露出一抹笑意,却少了之前的情挑,多的,只有无尽的沧桑罢了!

“阿嫣,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你打我骂我都行,不要装作不认识我好么?你腹中有我的孩子,你是我的女人,你怎么能忘记?”

墨珽这话一说,君语嫣便是满是疑惑的看着他,墨珽看着,却越发心凉,随后惊恐的朝外喊道:“来人,去请楼公子!”

外面有人应下,匆匆的走了!

楼卿如就住在隔壁,是以,没有过多久便进来了。

“醒了?”见君语嫣睁着眼睛,楼卿如笑了笑,墨珽忙让开位置,道:“怎么回事?何以她不认识朕了?你快给她瞧一瞧!”

不认识?

失忆了?

不可能呀!

楼卿如忙伸手把了脉,却见君语嫣朝他一笑:“楼公子,许久不见了。”

“你走后,小九月找了你许久,说你将他未来妻子带走了,我哄了好长一阵,他才忘了你。”楼卿如扫了一眼君语嫣和墨珽二人,便也猜到,究竟出了什么事,他很不厚大的对墨珽道:“她身子无碍,只是有些虚,需要卧床将养一阵子。至于她不记得你……或许是不愿意记起来吧!”

墨珽如五雷轰顶,不愿意记起来?

他看了一眼君语嫣,备受打击,她竟恨他至此么?

可是,这并不重要,只要她在他身边,他便有信心,让她再想起他,然后爱上他!

墨珽说到做到,为了照顾君语嫣,将她挪到了自己宣明殿,吃饭睡觉,他都亲自照顾,不假他人之手,连自己的书房都般到了寝宫,将书案安置在君语嫣的卧榻前,君语嫣睡觉,他便批改奏章,君语嫣醒了,他便巴前巴后的照顾。

君语嫣对他有气,故意不理他,装作不认识,和所有人都能好好的说话,唯独不给墨珽一个正眼。

墨珽却也不气馁,也逐渐明白,君语嫣哪里是忘记他,完全是故意气他的,是以更加热情高涨,让一旁的宫娥看的心疼。

虽然陛下登基不久,虽然经常笑容迎面的模样,但是那笑却不达眼底,让人不寒而栗,不怒自威,不过短短数月,朝中上下便俯首称臣,没人敢忤逆于他。

不曾想,在未来皇后面前,陛下竟是这般低声下气,这姑娘当真是太过分了!

不就是怀了陛下的孩子么?放眼这晋源,想为陛下生孩子的人如过江之鲫,难道,这天下还少了会生孩子的女人,少了愿意为陛下生孩子的女人?

君语嫣自然不知道自己这些日子对墨珽的冷漠,惹来众多小宫娥的不满,但是,不得不说,奴役了这么久的墨珽,她心情好了不少!

这日,墨珽早朝有些晚,许久都没有回来,君语嫣在床上躺着无聊,便让宫娥拿了针线,打算给腹中的孩子秀个肚兜。

这会儿,一个小宫娥便进来传,说她的父亲来了。

虽然君凤宜在皇宫住着,却没有将身份说出来,毕竟,墨翎和北燕还有战事,他这做皇帝的没道理在晋源待着。

在养胎的时日,君凤宜来看过君语嫣,却是在她睡着的时候,墨珽也没有刻意说起君凤宜,是以,君语嫣并不知道君凤宜也在这晋源。

她听到小宫娥这么说的时候,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来不及传话,外边的人便进来了。

“遭了那么大的罪,才不过修养了几日,便开始做这些?仔细以后眼睛疼!”

“父皇?”君语嫣脸色一变,立即便要起身行礼。

父皇?他竟然来晋源了?父皇眼里从来都容不得沙子,若是知道她还未婚嫁,便怀了孩子,甚至,那个男人还是曾经宁愿死都不愿意娶她的人,父皇定不会留下这个孩子。为什么她怕什么来什么?

君凤宜眉头皱了皱,快步过去拦住:“胡闹,自己身子是什么样儿自己不清楚么?行这些虚礼做什么?”

君语嫣避开君凤宜的手,径直下床跪在了地上,一双眸子通红:“父皇,语嫣有负父皇的养育之恩,给父皇丢脸了,语嫣任凭父皇惩治,但是……这个孩子……他是无辜的……”

君语嫣的举动吓坏了周围一干丫鬟,立即跪在地上,不知该如何。

君凤宜霎时一怒,在孩子们的眼中,他竟是这样一个狠心的人么?会是一个连尚未出生的孩子都容不下的人?

他还来不及拉君语嫣起身,寝宫外面便传来了匆匆的脚步之声,须臾,一抹明黄色的身影便疾步过来,看到屋中的情形,他脸色惊变,几步过去,抱起君语嫣,轻轻放在榻上,见君语嫣一脸泪痕的模样,他就怒极,转身看向君凤宜,怒道:“墨翎陛下这是什么意思?明知语嫣身子重,还虚着,竟然如此待她?传言墨翎陛下疼爱自己的女儿,竟是这般疼的么?”

说完,墨珽便又将上下打量君语嫣,又是擦泪,又是盖被子:“莫怕,没事了,有朕在,没人敢欺负你。”

兴许自己太怒,堵在心中无处发现,墨珽扫了一眼屋中的宫娥,便呵斥道:“不重要,让你们伺候娘娘,便是这样伺候的么?”

丫鬟们吓的脸色一白:“奴婢该死,陛下息怒!”

君凤宜本来生气,可是一见君语嫣那般委屈惊恐的模样,气又消了一般。

扪心自问,若不是有墨珽在先,他先一步知道了语嫣怀了尹凌翊的孩子,他会如何做?

长痛不如短痛,或者,他真的会为了语嫣的今后,处理了这个孩子。

可是,尹凌翊并没有死,如今还这般在乎语嫣和孩子,他又有什么立场去为女儿决定这孩子的去留?

他想要的,便也是自己的孩子能够幸福快乐,这就够了不是么?

被墨珽如此指责,君凤宜不怒,反而觉得委屈无无奈。揉了揉眉心,道:“不过会来问问你们的婚事,筹备一下大婚,你们……当真是气死朕了!”

“父皇……”君语嫣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似乎很不敢相信君凤宜会这般轻易妥协。

墨珽也有些惊讶,看向君凤宜,眯了眯眼睛,一副很不愿相信的模样!

却见君凤宜于一旁的椅子坐下,看了一眼四周的宫娥,沉声道:“都下去!”

这里不是墨领皇宫,君凤宜的话自然是没有任何威信的,宫娥们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墨珽,墨珽知道君凤宜有话给他说,便也挥了挥手:“都下去!”

“是!”

当四周的宫娥都下去,君凤宜才缓声道:“墨珽,说实话,于情于理,朕的公主,本不该嫁给你,早在当日你污她清白之时,朕便该杀了你为她出气。甚至,后面还多次让她受委屈,你便是万死也不足为惜的。只可惜,这世间最难能可贵的,便是一个情字,朕看的出来,语嫣在乎你,如今,你也疼她,她能嫁给自己心仪之人,自然最好!”

君语嫣听此,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默默流泪,原来,她一直对父皇有所偏见。

应该是阿睿的原因,让她对君凤宜产生了一种恐惧,虽然她敬着他,却也畏惧着他!

没想到,他一直都是在为她的幸福考虑!

墨珽也没有想到君凤宜会说出这些话,显然有些意外和分外惊喜:“多谢岳父大人!”

君凤宜继续道:“你不必高兴的太早。不管是萧璟斓还是你,朕都是那句话,朕的眼里容不得沙子,朕的女儿们也最是矜贵,朕不愿意她们受半点委屈,更不愿朕的孙儿们受任何委屈和威胁,所以,既然娶了她,便不要再想着三妻四妾。虽然你身在皇家,子嗣尤为重要。可是,你竟然登上这个位置,便该知道夺嫡之路是何等艰辛,皇家无手足,其中的厉害关系,应该不用朕明说,你都该明白才对!朕不愿自己的女儿卷入后宫纷争,更不愿意朕的孙儿卷入那些明争暗斗,是以,朕必须提前给你敲个警钟,要娶朕的女儿,便要受得住考验,经得住压力,你……可明白?”

君凤宜的一袭话,让君语嫣万分感动,她的手指紧紧的抓着锦被,自责又感动。可是,自古以来,男人都是三妻四妾,父皇算的上一个传奇,身为帝王,却后宫空虚,她虽然羡慕父皇对母后的爱,却心疼父皇这么多年所受的压力。

身为帝王,没有子嗣,没有后妃,群臣要给多少压力?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他如何做的到?

墨臻听此,不过是笑了笑,他看了一眼君语嫣,才对君凤宜道:“自己走过的路,自然不愿意再让自己的女人和孩儿经历。不用岳父大人提醒,今生今世,墨珽都将只有君语嫣一个女人。朕的孩儿,也势必只能由语嫣所出。若是有违今日承诺,任由岳父处置!”

君凤宜点了点头,道:“记住你今日所说的话,朕也希望,这并非是你的敷衍朕的违心之言。”

说完,他看了一眼君语嫣,叹道:“还有三个月语嫣便要临盆,朕不希望孩子出生时还无名无分,朕找人看了日期,二月初九便是大好的日子,宜婚嫁,便将婚事般了吧!”

“二月初八?”墨珽蹙眉:“岂不是还有半个月不到?”

“怎么?半个月的时间不够你给语嫣准备一个像样的婚礼?”

“这倒不是,只是,怕时间匆匆,委屈了阿嫣。”

君凤宜道:“这些倒不是难事,先办婚礼,给语嫣和孩子一个名分,昭告天下,等阿清腹中的孩子出生,出了月子,朕再为她们二人在墨翎办一次大婚!该有的礼节一样都不能少,否则,女儿和孙儿,朕一个都不给!”

说到这里,君凤宜就来气,起身道:“两个女儿,竟没有一个是在我墨翎出嫁的,这像什么话!”

话落,君凤宜拂袖离去!

墨珽倒是被老大人逗笑了,转身看向君语嫣,眉眼全是笑意,道:“朕以为要费尽心思才会让岳父大人同意你我的婚事,没想到,竟是这般容易,阿嫣,你开心么?”

君语嫣红着眼睛,窝进墨珽的怀里,墨珽也顺势搂着女子纤细的身子,大手抚上君语嫣圆鼓鼓的肚子,一脸幸福。

募得,君语嫣一巴掌拍开墨珽的手:“谁要嫁给你,你是谁?休要糊弄本公主!”

“啊?”不带这样的,刚刚那么可爱温顺,怎么转眼就变了脸?墨珽悲!

君语嫣推开墨珽的怀抱,倒在床上装死!

其实,在知道他的身份后,君语嫣想了很多,也很理解他的身不由己。

可是,就算他借那件事情摆脱尹家,却并没有给他任何解释,如此说来,他心里根本没有她!

他对她的不闻不问,让君语嫣很是介怀!

墨珽坐在榻边,掖了掖被子,打算让人进来给他更衣,却听君语嫣闷声道:“如果,没有正巧遇上你,你是不是就忘了我,就会另娶她人为后?”

听此,墨珽心头一痛,转身倒在榻上,拦着君语嫣的身子,没好气的道:“小没良心的,自从你离开暨墨京都,我便派了许多人在身边保护你,偏偏你这小丫头自持武功高强,将他们甩了个没影,当时晋源战事紧迫,我也不知道自己回国后是否能顺利,便也随了你去。若是我死了,便是我无能,也配不上你,长痛不如短痛,你就当尹凌翊死了的好,等你忘了他,君凤宜自然会为你寻得良配。后来,战事一停,我又浅了所有的暗卫,天南地北的寻你,你还是不见踪影,偏偏的,上元时,上天刚好将你送到朕的身边。”

说完,墨珽眼中满是无奈,却也满是庆幸和窃喜:“阿嫣,听人说,怀孕的女子若一直生气,生下的孩子会很丑。”

君语嫣一听,瞬间转过身,瞪了一眼墨珽,委屈的很:“你……嫌弃他?”

说完,便一副要哭了的模样,墨珽忙哄:“小祖宗,快莫掉眼泪,仔细眼睛疼。只要是你所出,我只有喜欢的份,哪敢嫌弃?”

听完,君语嫣当真说落了泪:“这么说,你还是嫌弃的,只是忌惮父皇,不敢嫌弃而已!如此,便也不要准备什么大婚了,本公主也不嫁你了。”

那金豆子簌簌往下掉,墨珽看的心惊,太医说怀孕的女子心思敏感,又爱哭,果真如此,他忙拿龙袍去擦:“是我的错,我不会说话,惹你难过,你打我骂我容易,何苦要自己难受?这还怀着呢!”

君语嫣没好气的瞪了墨珽一眼,随即侧脸道:“别用龙袍擦呀!”

“没事,这龙袍没你重要!”

君语嫣两眼一翻:“谁稀罕你的龙袍?这金线玉片划的我脸疼!”

一听,墨珽顿时笑弯了眉眼,随即面色一沉,道:“内务府做事越来越不像话了,这粗制滥造的东西,也敢拿出来给朕穿,皇后细皮嫩肉的,若弄疼了她,当真该将那些人拖出去斩了!”

“油嘴滑舌!”

------题外话------

甜不甜?嘿嘿,祝大家节日快乐,对了,今晚群里有活动,抢答活动,灵殿会出和文文有关的题,答对了,灵殿会发专属红包作为奖励,题目难以不同,红包大小也不同。感兴趣的可以进群,群号在评论区。晚上八点活动开始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