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踏上寻母之路/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珽这半怒半嗔的话倒是让君语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嗔道:“以前怎么不见你如此油嘴,还是说,只是要哄我开心?”

墨珽搂着君语嫣的身子,温声道:“自然是想要你开心,朕保证,以后定会让你日日开心,不会再惹你生气了。”

君语嫣本就释然了,如今听墨珽这么说,心头自然甜丝丝的,她靠在墨珽的怀中,细声道:“阿翊,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只要是你所出,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喜欢。”默了,墨珽继续道:“不过,我还是希望有有个皇子和公主,皇子可以继承我的皇位,女孩便可捧在手心宠着。”

君语嫣听此,倒是笑了:“本以为你们男人都男孩,男孩才能延续香火。如今看来,也不尽然,以前,九月还是小郡主的时候,璟王捧在手心日日宠着,但是知道他竟是男儿身的时候,璟王脸都青了,对待九月更是没有过好脸色,可怜了小九月。”

提到这事,尹墨珽便抽了抽嘴角:“无关乎九月是男是女,璟王在意的怕也是三妹骗他之事,身为父亲,自己漂亮乖巧的宝贝女儿突然变成了一个坏小子,璟王不治三妹妹的罪,那也是璟王宠着三妹妹。再说了,男娃就该严苛一点,以后才能撑得起来。女孩儿自然不同,娇养着,惯着也并无不可,以后寻一个爱她宠她的男人继续惯着她便是。”

君语嫣点了点头,摸着自己的肚子,好奇道:“你说,我们的宝宝该取一个什么样儿的名字呢?我想了好久,都觉得不好。”

“这些天我倒是理了好几个名字。”

“快说来听听?”君语嫣抬眸,眸中全都是期待。

“如果是男孩,就叫墨辞,女孩就叫墨羡,你觉得如何?”

“墨辞墨羡,莫辞莫羡……”君语嫣细细品着,心里觉得很是满意:“这两个名字寓意倒是好!”

这会儿,君语嫣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忙道:“九月说,若是我腹中的孩子是个男孩,他就要认他做弟弟,若是女孩,就要娶她为妻,你说,我们就将九月给羡儿定下如何?”

墨珽躺平身子,双手枕在手下面,缓声开口道:“萧家的教育和身份,自然是尊不可言,可是,九月才五岁,难保以后会不会喜欢上其他姑娘,若是以后两个孩子都喜欢上了别人,有了婚约,反倒是束缚,再说,小九月才多大,他说的话岂能当真?”

君语嫣听此,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也不能害了孩子。”

……

钟碎宫,萧璟斓和尹穆清这段时日一直在这里住,因为孕中重创,尹穆清养了许久,虽然伤有了起色,萧璟斓却不允许她下床,便是走一步,他也要在身边扶着。

因为雪山的那一幕太过血腥和残忍,尹穆清到了现在还心有余悸,也可能是受了惊,若是一直睡的不好,总是做恶梦,一觉醒来,全身都是虚汗,萧璟斓看着心疼,更加不敢再离开半步。

尹穆清靠在床上,手里拿着一个锦盒,里面放着一颗巨大的狼牙,足有两根手指那么粗,可想那雪狼是何等的庞大。

“阿斓,将小九和倾恒扔下这么久,我想他们了!”九月从未离开过她,如今,离开了四个多月不说,连过年都没有陪小家伙,也不知道九月那娃娃会闹成什么样子。

看样子,她们不会很快回去,语嫣婚期将近,她又是头三个月,萧璟斓肯定不会同意她赶路。

她也考虑了将孩子们接过来,可是,长途跋涉的,小九月的身子肯定又受不住。

萧璟斓如今已经没有丝毫又当父亲的喜悦,全然将一颗心放在尹穆清的身体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羊奶红枣汤过来,见尹穆清又拿着那个狼牙看,便知道她又在胡思乱想。

他一勺又一勺的喂尹穆清喝汤,一边道:“孩子们有人照顾,不用担心,等腹中的孩子满了三个月,我们便回去。”

尹穆清摸着小腹,一觉醒来,里面就有了个小东西,她不由得有些后怕,雪山那般凶险,他竟然还稳稳的在她腹中,这个孩子定是很坚强的。

“好!”尹穆清点了头,将锦盒放下,伸手接过那碗汤,一口喝了下去。

这会儿,慕谦匆匆进来,隔着屏风跪地道:“王!”

萧璟斓听此,给尹穆清掖了掖被子,温声道:“先眯一会儿,本王出去瞧瞧!”

“去吧!”尹穆清晚上睡得不好,又怀着孕,自然有些嗜睡。

萧璟斓走了出去,问道:“何事?”

“尹少将军整顿了兵马,也安排了宜城等数城的守将后,便请旨回国了!”

走的这么急?他这元帅还在这里,大将岂有先走的道理?

萧璟斓突然想起,问道:“尹家少夫人如今几个月了?”

慕谦愣了一下,随即很快反应过来:“算一算日子,应该八个月了。”

从晋源赶回去,快的话半个月,慢一点,一个月。

萧璟斓嗤了嗤:“怀孕的又不是他,他赶回去做什么?还想着帮他女人生孩子不成?”

慕谦听此,嘴角猛地抽了几下,果然是自己的自己疼。王,你最近寸步不离王妃,吃饭喝药,差点自己替王妃喝了,您这不是打算帮王妃怀孕么?还不说人家尹将军初为人父,总该要激动一些。

萧璟斓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也理解,摆了摆手道:“准了!”

“额……”慕谦淡然道:“尹将军数日前,便从宜城走了!”

“先斩后奏么?”萧璟斓眼睛眯了眯,唇边勾起了一抹笑意,担终究是没有多说什么。

……

尹穆清心心念儿的小九月,不仅没有想她,反而活的逍遥自在。

九爷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大,是白活了,以前一到冬天,基本上就在院子里面过的,过年的时候,也不热闹,因此,小家伙对过年并没有什么概念,这一次虽然没有娘亲,他却见识到了别人是怎么过年的。

小乡村富贵虽然比不上京都,但是乡民之间的年味却很重。鞭炮声声,张灯结彩,乡民们围在一起,耍狮子,舞龙灯,一群小孩子四处讨要糖果,热闹的很。

之前晏子苏找过来的时候,便带了许多伺候的人过来,鸢歌,还有慕恩,都在身边保护。

一群璟王府的暗卫打扮成村民,买了九月住的院子隔壁几座院子,连九月都不知道,隔壁,隔壁的隔壁,都是他爹派来的暗卫。

前段时间楼卿如被接走了,但是留了不少的药,九月每天喝着,身体慢慢的好了过来,过年的时候,也能下地和一群小孩子乱跑乱跳了。

因为怕璟王府小公子的身份暴露,鸢歌还是将九月打扮成一个小女娃的模样,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穿小女娃的裙子,九月倒也没有排斥。

因为九月没有和几个小伙伴玩过,兴奋之下,便也没有在意自己是男是女。

而且九月长得漂亮,出去走了一圈,村里村外都夸他是从年画里面走出来的善财童子,是从云巅下凡的小仙子,走到哪里,都会被塞一大包的零嘴儿,九月笑的都合不拢嘴了,哪里还想其他的?

甚至,因为小九月的存在,村子里面不少人剪得窗花都是按照九月的样子剪的。

只不过,当九月看到的时候,气的哭了个惊天动地。九爷才不会承认那个穿着红肚兜,撅起白嫩的大屁股骑在一条红鲤鱼上的胖小子是他勒!

别人自然不知道这小家伙是怎么了,还是继续剪。

封玦让人查小九月的身份,璟王府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打听的道?而且尹将军府的孙小姐比璟王府世子要出名的多,所以,封玦也大概知道,小九月是尹三小姐未婚生下的野孩子。

对于小九月这个身份,封玦狠狠的心疼了一把九月,过年的时候,还刻意来陪着小九月过年。

多日不见封玦,九月也很兴奋,抱着封玦猛亲了好几口,萌哒哒的问道:“阿玦哥哥,够义气,哥哥都不来陪九爷,你却知道来陪我!”

封玦也很喜欢九月,见小九月穿着一件大红色小夹袄,领边袖口都是白色的兔毛滚边,脚上踩的是红色的棉鞋,头上还戴了一个红色的小帽子,两缕黑黝黝的头发垂在胸前,当真是比年画上的小娃娃漂亮的多。

封玦拿着手里的剪纸看了一眼,蹙眉道:“听人说这村子除夕夜都在照着小九的样子剪窗花,这么看着,怎么一点都不像?”

九月深觉封玦这话说到了自己的心坎儿上,兴奋的差点抱着风绝的脖子一阵亲,憋着嘴道:“九爷这么帅,竟被他们剪成这副模样,九爷不服!”

封玦捏了捏九月的小脸蛋,笑眯眯的道:“小阿九比这剪纸上的娃娃可爱多了。”

九月啐:“九爷是帅!”

封玦是宠九月的,见小九月如此,便也随了他的愿,九爷就九爷,只是,她见小家伙脸色苍白的很,不如其他小娃娃那般红润,便拧眉道:“之前你病着,怎么过了这么久,都还是这副模样?还没好么?”

“早好了!”九月蹙了蹙眉,想起燕飞的话,仰头道:“兴许不会好了,但是九爷不知道。”

封玦眉头一拧,顿时心头一凉,然后呸了一声:“说什么胡话,我见你也不过是身子虚了一点,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症,你听谁说医不好了?”

说完,封玦突然想到:“我在找一个奇怪的老头子,他这人虽然不是大夫,却又不是大夫能比的,在这几片大陆,他都是最神秘的人物,兴许,他能根治你的病也说不定!”

九月眨了眨眼睛,因为从来都对自己的病不是很了解,是以,也就不是很能理解,大夫之间有什么不同,左不过也只是让他喝那些又苦又涩的药水。

听封玦要找那奇怪的老头,九月好奇道:“阿玦哥哥也病了么?”

封玦见天色已经不早,便要送九月回家,牵着小家伙慢悠悠的在路上走,解释道:“我母……娘亲生下我便去了,爹爹总觉得娘亲会回来,便用那龙鱼脊的灵气保娘亲的遗体不腐,总想有朝一日能唤娘亲。可是,死去的人焉能复生?这个道理我自己都懂,偏偏爹爹不通透。我找那老头,也只是想让他帮我说服爹爹,不要再做无用之事。”

可能是因为觉得小九月年纪小,听不懂她的话,封玦便没有什么保留,继续道:“虽然我也希望有娘亲,可是,娘亲没了就是没了,何必要自欺欺人?”

九月自然是听不懂的,只是皱着小眉头,问道:“那个老头说话很管用么?”

“那老头是娘亲的外公,抚养娘亲长大,在爹爹面前是很有威望的,他说的话,爹爹会听。”

“竟是你的祖爷爷?”九月抓住了重点,惊道:“九爷的祖爷爷都入坑了,你的祖爷爷竟然还活着,他岂不是要长命百岁?”

“小丫头,可不能这么咒人哈,算算日子,他已经快满一百岁了,若是你说他长命百岁,岂不是也要入坑了?那可不行,要死也要随我去了东昱之后再死!”

九月自然不知道自己无意之中又咒了机枢打短命,他嗤了嗤,道:“那……九爷再给他两年吧,一百零一岁,够了么?再多,九爷救数不过来了!”

封玦扯了扯唇角,这小家伙也是醉了,倒也没有说什么打击他智商的话,这会儿又听九月道:“那阿玦哥哥打算去哪里找他?”

“我的人说他去了晋源,晋源墨氏皇陵,漫山遍布的机关仅他一人知道该如何破解,晋源皇曾经追的他漫山遍野的跑,如今晋源换了新帝,他自然会去那里探探虚实。我便也去,没准能抓到他。”

“晋源?”九爷的娘亲好像也在那里呀,九月突然激动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着迷人亮光,可怜兮兮的看着封玦,萌哒哒软绵绵的求道:“九爷也去,九爷也去好不好?好不好嘛……”

“你?”封玦打量了一下九月,非常不相信这小家伙的能力:“长途跋涉的,你这小身子骨,能受得住?”

九月一听,顿时脸色一沉,然后小嘴巴一憋,转身,双手趴在墙上,哭的昏天黑地:“哇呜呜……这是哪里来的小混蛋,鄙视宝宝,看不起宝宝,一点都不可怜宝宝,哇呜呜……欺负宝宝爹娘不在身边,宝宝的命好苦……哇……”

九月也就只会这些了,卖萌撒娇不行,就只能耍赖大哭,总有一个有用!

自己当男人的时候那就是九爷,不需要男人颜面的时候,那就是宝宝。

反正这会儿又没人,他就赖上封玦了!

封玦果然一个脑袋两个大,看了一眼四周的小巷子,一阵心虚,忙捂了九月的嘴:“小祖宗,咱不闹行么?不是哥哥不带你,实在是,哥哥不敢做这主!若是出什么事,岂不是我的罪过?”

金豆子簌簌往下落,见封玦不松口,九月又是娃娃大哭:“胡扯,你能走,九爷为什么不行?你能去找老祖宗救你爹爹,为什么九爷就不能去找娘亲……”

吼到这里,九月又转身趴在墙上,哀嚎:“宝宝都没人疼,爹不要,娘不要,宝宝好可怜……阿玦哥哥都不带我去找娘亲,阿玦哥哥不是好哥哥……”

封玦无奈又头疼,也不知道这小家伙的哥哥是如何忍受她的,乖起来萌哒哒的倒是可爱,这闹起来,当真是招架不住!

封玦毕竟也只是一个孩子,考虑的也不如大人周全,便也点了头:“那好,你回去和你家人说一下,哥哥的马车就在村外,你就跟着哥哥走吧,带你去找娘亲,可以了么?”

瞬间雷雨转晴,九月猛的收了泪,忙拉着封玦的手,道:“不用说了,我们这就去吧,还要赶路呢!”

说了,还能走么?

九月拉着封玦一阵跑!

鸢歌和慕恩从院子里面走出来,满是无奈。

慕恩道:“我去将小主子抱回来!”

鸢歌忙道:“算了,九爷决定的事情,小姐都难改变,九爷受不得气,若是哭闹起来伤了身子,子苏公子和楼公子都不在,你我哪里能担得起那个责任?”

“那该如何?当真允了小主子跟那个小公子走?这不是胡闹么?”

鸢歌拧眉道:“若不然该如何?我们也只能暗中跟上,找机会跟上去伺候着,等九爷这兴头过去,再将他带回来。”

鸢歌允了九月跟了封玦去,最主要的原因是听到了封玦的话,小姐一直派陌上香坊的人打听深海龙鱼脊的下落,却没有任何消息,若是她没有猜错,那东西,在那小公子手上。

九月虽然不懂事,却不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人,跟着封玦一路走下去,虽然辛苦,却没有遇到想过要回去。再者从未出过远门的他,自然是看什么都是稀罕的,一直都是兴致勃勃的模样。

鸢歌怕九月知道她跟着,以为她是来抓他回去的,便不敢现身,而是让一个暗卫易容混进封玦的侍卫之中,让他帮忙照顾九月,将小九月的药丸扔到九月用饭的碗中,也还不用小家伙察觉。

几天后,在官道之上,九月遇到了一个人。

那人坐在一牛车上,慢悠悠的走,因为冬日冷,那人身上穿了一件厚厚的大棉袄,整个脑袋也被灰色的头巾罩住,只留了一张被风吹的红彤彤的小脸在外面。

九月掀开车帘往外看,一眼就认出了,噌的一声便放下了帘子,小家伙明显有些不相信,以为自己看错了,忙探出脑袋回头去看。

“啊啊啊……果然是阿睿舅舅……”喊完,九月立即喊道:“停车停车……”

封玦正在榻上打坐,被小家伙一闹,差点一口血给喷出来,见九月如此激动,她忙吩咐道:“停车!”

还来不及问发生了何事,九月便先一步掀开车帘跳了下去,蹬蹬瞪的跑到牛车前面,挡在前面:“停车……”

说完,小家伙明显的愣了一下,回身看了一下马车边的马,再看了一眼面前这牛,咬着小指头问道:“这个马怎么长的不一样?”

九月长这么大,虽然骑过马,也喜欢马,却没有见过牛,自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封玦跟了过来,无奈道:“这是牛,不是马!”

当真是娇生惯养的小女娃,连牛都不知道!

九月倒也没有专注于牛和马究竟有什么区别,他绕过去,来到车前,仰着脑袋喊道:“阿睿,你要去哪里?”

君天睿是想去找尹穆清的,可是因为前些月伤的太重,养了许久,然后他逃了无数次,都被璟王府的人抓回去了,好不容易强装打扮混了出来,他自然有些风声鹤唳。

如今一见九月,他以为萧璟斓的人又到了,忙遮住自己的脸,足尖一点,便慌忙而逃!

九月见此,忙要去追,却被封玦抓住,只见封玦玉手一抬,便吩咐道:“追!”

------题外话------

昨晚的活动圆满结束了,开始灵殿还很忐忑,怕宝宝们答不上来灵殿出的题目,没想到,大家真的很厉害,特别难的都答对了,灵殿自己都没有聊到,宝宝们看书这么认真!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