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九爷喜欢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孩子是尹穆清的底线,谁敢欺负她的宝贝,尹穆清不会手下留情。

“是!”流飞领命,手中的棋子一挥,掌舵者猛地加大了马力,轰的一声疾驰而出,飞驰一般将海水排开,仿佛从巨浪之中越出来的大鱼,猛地撞上那艘大船。

砰的一声巨响,白色的大船径直将那黑色的木板船拦腰斩断,撞的四分五裂,海水瞬间倾灌而入。

瞬间,海盗们全部落入海水,那巨大的黑船也逐渐被海水淹没。

船上的人都没有穿水靠,反而穿着厚厚的皮衣,一浸水,就又湿又重,即便再好的水性,也支撑不了多久。

甚至,因为之前的那一场厮杀,浓烈的血腥之气引来无数的大白鲨,争先恐后上前撕咬落水的人。

“啊……”

“有鲨鱼,快跑,鲨鱼来了……”

“别咬我……啊……”

人又如何与那些鲨鱼为敌?惨叫声不绝入耳,半片海域都被血水染红。

这等场景,恐怕连杀人如麻的盗匪都没有见过吧!

那雾鬼王是个水性好的,掉入水中后迅速朝封玦的破船上游。

尹穆清的命令下的突然,君凤宜等人都还没有来得及阻止,那船就撞了过去,即便尹穆清的这艘船再好,也免不了上面的人因为那猛烈的撞击而受到影响。

船身猛然一倾,船上所有的东西都朝一处倒去,尹穆清腹中还有个孩子,君凤宜和楼卿如吓得脸色都变了,连忙伸手护着尹穆清,二人紧紧的抓着桅杆,才没有被倾倒到海里面去。

尹穆清自己到不觉得有什么,暗自运气护着腹部,她自然不会冲动到拿自己的孩子面对危险。

突然闯进来的大船让众人一惊,几个孩子们闻声望去,见是尹穆清等人,大眼睛瞬间就亮了。

“母亲!”倾恒紧张的心落了地,他竟有种冲过去扑到母亲怀中哭鼻子的冲动。

君天睿也是没开眼笑,差点喜极而泣:“姐姐,姐姐来了……”

九月也从君天睿怀中探出一个脑袋,远远看见自家娘亲站在甲板上,小嘴巴瞬间就憋了,金豆子簌簌的往下掉:“娘亲……九爷的娘亲……”

尹穆清听到几个孩子的喊声,心头疼的慌,也不知道这几个孩子受了多大的惊,才让几个孩子委屈成这个样子。

再次看向那盗贼,尹穆清的眸光极冷。

海水溅起,身上都淋湿了一些,尹穆清倒也不在意,指着海水里面朝那另一艘大船游过去的海盗头目,尹穆清手腕一翻,几根银针飞射而出,径直射中那海盗的肩上。

“啊……”雾鬼王瞬间就觉得自己半个肩头都麻了,游泳的速度降了下去。尹穆清道:“将他抓上来!”

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谁都懂。

君凤宜看了一眼尹穆清,没有拒绝,回头看了一眼桅杆上面掉下的绳索,他伸手拉了下来,挥手甩去,那绳子便缠住了雾鬼王的脑袋,君凤宜手一手,绳索那头的雾鬼王便被拉了上来。

砰的一声,雾鬼王摔在甲板,君凤宜手里的剑就架在了脖颈之上。

“大王……”围着几个孩子的海盗早就慌了,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饶命,别杀我……别杀我……”雾鬼王捂着肩头,从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却被君凤宜身边的一侍卫一脚揣在腿弯上:“跪下!”

“让你的人放了孩子们,否则,朕将你扔进海里喂鱼,你信与不信?”

君凤宜说的出做得到,这些海盗都是人精,自然不会吃眼前亏。雾鬼王连忙点头:“信,我信……”

这些海盗的优势就在于地理位置好,熟悉附近的海域,又是有备而来,人又多,一旦偷袭成功,自然很少有人逃得过他们的手心。

可是一遇到高手,单打独斗,便占不到一点优势。

在场的都是高手,雾鬼王哪里是对手?

连忙对封玦船上的人道:“放下剑,不许伤他们……”

流飞早就命人将船靠过去,放下了长梯,雾鬼王的手下一放下手中的剑,慕恩等人就护着几个孩子上了尹穆清的船。

一上船,九月就朝尹穆清扑了过去:“娘亲……哇呜呜……”

小九月当真是受了一点惊吓,小脸惨白惨白的!

尹穆清心疼的紧,因为害怕九月那小家伙撞到她肚子,便微微弯腰,将九月揽了过来,手也在不经意之间将小家伙冲过来的力气化解了不少,拍着小家伙的背,尹穆清哄道:“莫怕,娘亲在这呢,九月乖!”

九月心里害怕呀,抓着尹穆清的胳膊要往她身上爬,小脑袋不住的在她胸前噌,闻着自家娘亲香香的味道,九月的心瞬间就被安抚下来,可是娘亲不抱他,他急的不行,伸着两个只小胳膊闹道:“娘亲抱,娘亲抱嘛……”

君天睿许久没有见过尹穆清了,激动不比九月少,一阵风一般的掠了过来,抱着尹穆清的脖子一阵撒娇:“姐姐,姐姐,阿睿好想你……”

尹穆清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有这么好的孩子缘,九月就算了,连阿睿都这样。

九月见君天睿抢他娘亲,更急了,小腿直跺:“娘亲,九爷的娘亲,阿睿不许抢九爷的娘亲。”

楼卿如看不下去了,伸手将九月抱了起来,玉指逝去小家伙睫毛上晶莹的泪水,哄道:“小九莫哭,舅舅抱着。”

君凤宜见君天睿腻歪在尹穆清身上,瞬间脸色一沉,呵斥道:“太子,哭哭啼啼成何体统?还不松开你皇姐。”

若是伤到阿清腹中的孩子,后果不堪设想!

君天睿怕君凤宜,被君凤宜这么一吼,他瞬间就松了手,后退了一步,委屈的看了一眼尹穆清,糯声道:“姐姐……”

尹穆清不赞同的看了一眼君凤宜,随即摸了摸君天睿的头,温声道:“莫怕,他不敢对你做什么的,以后若是他凶你了,你就来找姐姐,姐姐给你做主!”

君天睿眼前一亮:“真的么?”

“这是自然!”

君天睿瞬间就高兴了,拉着尹穆清的衣袖,不撒手。

九月闹的厉害,非要让尹穆清抱,这么熊的孩子,尹穆清自然是不敢抱的,她忙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好了好了,不哭了,男子汉,不该哭鼻子!”

“九爷就要哭,哇呜……娘亲嫌弃九爷,都不抱九爷,九爷好桑心,九爷一定不是娘亲亲生的……呜呜……”九爷伤心绝望了……

楼卿如被吵的头疼,也不知道该怎么哄,一边的穆挽清看不下去了,走过去,将九月抱了过来,哄道:“宝贝莫哭,娘亲腹中有个小弟弟,小宝贝是姐姐,可不能吵到小弟弟睡觉哦!”

九月一听,瞬间忘了哭,一张又是鼻涕又是泪水的小脸蛋望着穆挽清:“娘亲肚子里面的有小弟弟了?”

“对呀!”

“胡说,娘亲要生妹妹的,不是弟弟!”

“好好好,是妹妹!”穆挽清不记得九月,自然不知道九月其实是个男孩子,但是她当真是喜欢九月的紧,九月说什么都是对的:“小宝贝衣服都湿了一些,和奶奶进去换衣服好不好?”

九月看了一眼尹穆清的肚子,随后点了点头:“嗯!”

小脑袋一点,别提多可爱了!

君凤宜见尹穆清的衣服也湿了不少,蹙了蹙眉:“将几个小的带进去换身干净的衣服,顺便让卿如看看,谨防受了惊吓,身子吃不消!”

“嗯!”尹穆清点了点头。

九月被抱走,尹穆清将视线落在一旁的倾恒身上,小家伙害怕不比就九月少,可是因为身份和性格使然,让他做不到在娘亲怀中撒娇的举动,只能站在一旁。

尹穆清心疼的走了过去,蹲下,搂了搂小家伙的身子,温声道:“倾恒乖,不怕了。”

倾恒鼻子一酸,哽咽道:“是孩儿让母亲担心了,孩儿不孝。”

“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你们都是孩子,若是出了事,让父王母亲怎么办?”尹穆清不忍心责怪孩子的不是,几个小家伙本就受了惊吓,若是她在责怪,岂不是要让孩子们伤心难过了?

倾恒点了点头,确实也觉得他们太鲁莽了,若不是外公和母亲来的及时,他们恐怕都会葬身此处了!

倾恒突然想起穆挽清的话,视线落在尹穆清的小腹上,大眼睛闪动着期待的光芒:“母亲,您当真是怀了小妹妹了么?”

尹穆清笑了笑,点了点头:“再过六七个月,阿恒就能见到小妹妹了!”

倾恒笑了笑,坚定道:“母亲,孩儿会好好照顾小妹妹的。”

“我知道阿恒是个好哥哥!”这么懂事的孩子,尹穆清哪里不喜欢的?起身,牵着小家伙的手,转身对君凤宜道:“这些人为非作歹,杀人无数,理应遭到报应。”

“阿清想怎么样?”这些事情,自然先要问问自己的女儿是何意见,反正都是一群将死之人,不过是看看怎么死罢了!

尹穆清扫了一眼那海盗头,冷声道:“全部射杀!”

这话刚一出,尹穆清身后便传来一声稚嫩的声音:“等等!”

所有人的视线被那稚嫩的声音吸引过去,却见是一个满身血污的小男孩,那男孩穿着一身月牙白的锦袍,小腰板挺的直直的,一身气质,孤傲又不失清雅,一双水眸犹如空谷幽兰般清明雅致。

尹穆清心头诧异,这小男孩这一身气度,冷傲清贵不输给倾恒,却比倾恒多了几分潇洒与不羁,想必,这个就是拐跑三个孩子的那个小家伙封玦了。

封玦上前一步,道:“炼雾盗盗匪众多,这一批,也只是不到十分之一,杀了他们,恐怕会激起其他盗匪的众怒,等你我走后,会变本加厉向附近渔民报仇!伯母你们仅是路过此地,自然不必管这些,可是这一代海域也是我东昱子民,我不能不考虑后果。”

尹穆清笑了,赞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有此等胸襟,不过,这些手染鲜血的盗匪,还是杀了的好!”

倾恒抬眸望了一眼尹穆清,自然明白自家母亲是什么意思,随即对封玦道:“母亲说的不错,敌众我寡,在不能一举歼灭之时,只能擒贼擒王。相比活捉,杀了他们才是明智之举。”

“为何?”封玦拧眉问道。

倾恒拧眉道道:“这些人来的时候出其不意,极有章法,说明虽然他们是盗匪,却训练有素,这就证明海盗王的话于他们而言是很有威信的。如今我们杀了他们信仰的王,手下众多盗匪虽然会盛怒,却在群龙五首之时,他们势必会慌,甚至,会因为新首领一事起巨大冲突,如此,若是朝廷趁此剿匪,势必会事半功倍。反而,若是你将他们的大王活捉回去作为人质,在大王未曾身亡的时候,即便有野心之人想要趁此夺位,却不敢轻易动手,反而会统一一心,想方设法救大王出来。如此,最简单的做法,恐怕就是以最残忍的手段报复在百姓身上,威胁朝廷放人!即便那个时候朝廷有能力剿灭盗匪,却还是会有不必要的牺牲!”

“这……”封玦迟疑了一下,却又觉得倾恒说的有几分道理,随即展颜一笑:“罢了罢了,这雾鬼王差点将本公子的这一条腿卸下来,本公子取他一命,他并不委屈。”

雾鬼王听的心惊,怒骂道:“出尔反尔非君子,你们敢杀老子,老子的那些弟兄们定不会让你们活着走出炼雾海域的!”

君凤宜扫了一眼雾鬼王,冷声道:“将他们处理干净,扔下去喂鱼!”

“不要,不要……你们不得好死……”

封玦眉头微拧,看着被处死的雾鬼王,突然捂着胸口咳嗽了一声:“咳咳……”

倾恒拧眉道:“你受伤了?”

尹穆清见封玦身上染了不少血迹,不知道是那孩子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也不由担忧,对楼卿如道:“卿如,你进来给几个孩子把把脉吧。”

封玦面色一变:“不……不用了,只是有些激动,我没受伤,多谢伯母好意。”

尹穆清见封玦坚持,也没有多想,牵着倾恒的手进上了二楼,他们过来的时候就带的有几个孩子的衣服,这会儿正好换上。

因为确实也考虑到炼雾岛这边大雾掩盖,怕还有埋伏,恐怕晚上更危险,是以,尹穆清等人加快了行船速度,争取在天黑之前离开这一片海域。

九月换了一套橙红色的小夹袄,他人小,长得又软萌可爱,尹穆清最喜欢给他穿一些显色鲜艳的衣服,看着好看。

因为倾恒的个头比九月高许多,是以,两个小家伙的衣服不能换着穿,倾恒历来喜欢穿深色一点的袍子,所以尹穆清带过来的,也是一些玄色,墨绿色,藏青色的一些小袍子,封玦的身高和倾恒差不多,换的就是倾恒的小袍子。

只不过那小家伙似乎有些清高,明明都是男孩子,却不愿意和倾恒们一起换,自己拿了衣服躲到自己房间里面去了。

尹穆清知道,有些贵族公子是不愿意在外人年前衣冠不整的,是以,也没有多想。

倒是小九月许久不见尹穆清,粘她的紧,站在榻上,抓着尹穆清的头发不撒手。

因为海水将小家伙的衣服打湿了不少,亏得他穿得多,外面的湿了,里面没有湿,不然,肯定得着凉了。

尹穆清也怕寒气入体,便也不敢耽误,在穆挽清鸢歌两人的帮助下,将九月脱了个精光,然后用热水擦了小身子,才穿了干净的衣服。

九月自小就是尹穆清和鸢歌照顾的,自然是不会害羞什么的,笑的咯咯咯的,倒是很快就将之前的那些不愉快给忘记了。

鸢歌早就去熬了一大壶浓浓的姜汤,给几个孩子灌了下去,楼卿如又一一把了脉,都有些受了些惊吓,倒是没有大碍,只要不再想这些事情,过几天也就好了。

就是封玦死活不愿把脉,楼卿如拧不过,便也没有强求。

小家伙防备心重,也不能勉强。

船行驶的很快,驶过炼雾海域,大雾散尽,远远儿的便看见被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空红霞,光芒万丈,水天相接处也是一片喜庆的颜色,景象极美。

尹穆清见这么美丽的夕阳,兴致大起,拿了琴坐在甲板上抚,优美的琴声飘过千里,在平静的海面上回荡,动人心智。

穆挽清也拿了琴和尹穆清合奏,两股琴声你追我赶,却异常的和谐动听。

君凤宜唇边含笑,合着琴声打拍子,似乎很高兴。

楼卿如则靠在软椅上闭目养神,但是还是能看得出来,他微微上翘的嘴角。

君天睿笑眯眯的坐在尹穆清身边,偶尔伸手去捣一下乱,被尹穆清佯怒看去,他连忙转过脸,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九月和倾恒坐在小桌案旁,倾恒剥着坚果,九月只负责吃,吃的一双眼睛都乐成了月牙儿,看着异常讨喜。

封玦站在门边,看着这一幕,心头募得泛起了酸意,没想到,小九月他们二人的家人这般宠爱他们,特别是他们的母亲,很美丽温柔的一个女子,若是她母亲还在,应该也会这般吧。

从未体验过母爱的封玦心里不羡慕都是假的。

封玦见他们兴致高昂,便走上甲板,来到栏杆处,看着下面被夕阳染红的海水,她开口道:“有曲无舞,倒辜负了这难得的琴声。”

“阿玦哆哆(哥哥)要跳舞吗?”九月小嘴里面塞的全是吃的,说话都不利索了。说话之时,嘴里的东西还喷了出来,倾恒眼疾手快,端起桌案上面的一个盘子,挡在了自己面前,方才避免了被九月祸害的危险。

倾恒面色一沉,眸中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宠溺,伸手擦了擦小家伙嘴角的屑末,淡淡的道:“食不言,以后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才能说话,知道么?”

九月认真快速的蠕动了一下小嘴巴,然后做了一个异常夸张的下咽动作,指了指封玦道:“阿玦哥哥要跳舞。”

几个大人也转了过来,似乎很期待。

封玦扯了扯唇角,道:“我哪里会跳舞了,阿九过来,阿玦哥哥让海里的鱼跳舞给你看!”

说完,封玦给了尹穆清和穆挽清一个眼神,二人意会,玉指拨弄琴弦,悠扬的琴声又倾泻而出。

封玦拿起袖中的玉笛,放在唇边,先是简单的吹了几个音符,随即,一声婉转而绵长的笛音划过天际,冲上云霄,在云间跳跃,与染成胭脂色的云霞一起共舞,时而激情,时而婉转,时而绵长,募得从云霄跌落,在水面轻跳,转而消失在平静的水面。

没过多少,水面上突然跳出一只碧蓝色的海豚,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弧度,转而噗通一声落入海中,激起一片浪花。

一只过后,又有三只,十几只,上百条海豚从水中跃出,形成异常罕见壮观的奇景。

“哇……这是什么鱼?好漂亮。”九月兴奋的不能自已,没想到鱼儿也能跳舞,真的是太令人震撼了。

这种奇观确实难见,所有人都来到栏杆处,迎风而站,欣赏这海豚起舞之景。

尹穆清在前世是见过动物园被驯化的海豚,跳舞表演都不在话下,可是这样的情景着实未见过。

她不由的打量这个那个吹笛子的小小的少年,小小年纪,能将笛声超控的这么好,当真是难得。

封玦放下笛子,淡淡的开口,道:“爹爹说,娘亲的笛音可以引来百鸟朝凤的奇景,可惜,我今生都没有那个机会看到了。”

募得,一直海豚跃了上来,封玦伸出小手,那海豚的唇便亲了一下封玦的手心,她笑开了眉眼:“爹爹说,海豚是海上的精灵,是最具灵性的动物,果然如此。”

九月开心的很,募得上前抱着封玦腰,习惯性的蹭了蹭封玦的脖子:“阿玦哥哥,九爷喜欢你。”

封玦眉头蹙了蹙,似乎隐忍着什么痛楚,转而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尴尬,到没有推开九月:“阿玦哥哥也喜欢小阿九。”

孩子之间的友谊最为纯洁,大人们看这孩子们关系好,也都欣慰笑了。

尹穆清却想的很多,听封玦之言,他的爹娘应该是东昱的贵人,他娘亲似乎已经不再了,也不知,他爹是什么样儿的人,她们贸然前去求取深海鱼脊,他爹爹会不会给。

不过,不管他爹提出什么样儿的要求,深海鱼脊,她势在必得!

------题外话------

萌宝历时八个月多月,终于要月底结文啦,为了庆祝萌宝月底完结,官方群在31号那天会出有奖竞猜活动,第一二名会有实体奖励。第三名到第十名会奖励不同金额的潇湘币和红包。而且,从现在到月底的这段时间,冲到粉丝榜前三名的还有实体礼物哦。第四五名也会有还有红包奖励。至于番外,大家想看什么番外,现在开始在书评区留言,灵殿会酌情考虑,尽量满足大家。怎么样,各位有没有心动。心动了的话欢迎大家加入萌宝验证群,:534148701,然后交全文订阅截图,进官方群,欢迎大家积极参加,不为奖励,只为开心,纪念萌宝圆满结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