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封於/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了炼雾盗,不到两天就靠了岸。

东昱大宁是东昱最大的封地,东边靠海,西边直到东昱中部,北边与漠北接壤,大宁地理位置横跨半个东昱,也是东昱的命脉所在,朝廷异常重视,如今大宁的藩王正是封玦的父王,东昱的异姓王封於。

果然如同封玦所说,东昱的海关甚严,侍卫执锐侍卫严格把关,出海船只回来的时候会一一排查,落实到个人。

可能也是因为海盗才猖獗,防止海盗上岸,所以才会查的这么严。

尹穆清一行人,也就封玦一个有通行令,能不能混过去,也就只能先看看封玦的能力。

封玦正担心,船一靠岸,她便看见码头上有几个熟悉的人在候着她。

封玦眼前一亮,立马上岸:“风琪,是父王让你在这里等着本世子的?”

路过关口的时候,守将手中的长戟一横:“亮通行令,否则,格杀勿论!”

“放肆!”封玦呵斥了一声:“本世子也不认识了么?”

封玦一声呵斥过后,不远处的将领立马看了过来,随即忙赶了过来。

“呦,世子爷,您回来了?”说完,看了一眼身后封玦下的船,疑惑道:“世子,您的船呢?”

这会儿,岸边的那人也提剑走了过来,抱剑行礼:“世子,王爷算到世子今日靠岸,已经等候多时了!”

封玦一惊:“父王知道?”

“世子先请吧!”风琪后退一步,错开身子,让封玦先走。

封玦眉头拧了拧,看了一眼身后的人,随即,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咳咳!”

风琪面色一变:“世子受伤了?”

封玦点了点头:“经过炼雾盗的时候,被一群盗贼偷袭,险些命丧当场,多亏了那几位恩人出手相救。”

说完,封玦往后看了一眼。

风琪面色一变,随着封玦的视线看过去,眉头瞬间蹙了起来,东昱的服饰和暨墨有所不同,风琪一眼便看出,尹穆清这一些人并非东昱之人!

“炼雾岛海匪猖狂,你们如何逃脱的?”风琪拧眉。

“那几位恩人杀了海匪的头目雾鬼王,还毁了他们的船,我们自然就平安了。”

“雾鬼王死了?”风琪有些震惊,继续道:“朝廷防着王爷,海关由朝廷直接管辖,王爷从不插手,以至于这沿海一带受海匪侵扰,民不聊生,既然雾鬼王已死,属下这就派人通知海关道的水军都督,将炼雾盗的残匪剿清!”

有他爹的人出手,封玦自然不会多管,她立即道:“风琪说的不错。”

“既然是世子的救命恩人,自然要请回府上,王爷必定会亲自答谢。”说完,风琪拿出怀中的一令牌,对守将的人说了几句话,那守将立即点头,去和关口处的人打了招呼。

尹穆清等人顺利上了岸,封玦走过去,开口道:“伯母,封玦承蒙您们相救,才免于一难,若是不嫌弃,可否见一见家父,他定会奉几位为上宾,感谢您们的救命之恩。”

说完,封玦朝尹穆清眨了眨眼睛。

尹穆清如何不知道这小家伙是什么意思,这小家伙身份应该不低,他们能顺利通过海关,恐怕也只是因为是这小家伙的救命恩人。

尹穆清看了一眼封玦身后的风琪,那人面无表情,一脸冷峻,应该是小家伙父亲的人。

他们此次的目的本就是要去拜访她的父亲,拿到深海鱼脊,自然要去她府上了。

尹穆清还没有说话,君凤宜怀里的九月就等不及了,要着君凤宜的脖子:“外公,去阿玦哥哥府上玩,九爷要去,九爷也要去。”

君凤宜满是宠溺的刮了一下小家伙的鼻头,嗔道:“外公的头都被你摇晕了。”

尹穆清没有理会九月,点头对封玦道:“如此,那就打扰了。”

因为有客,风琪立即让下人准备了几辆马车。

没想到,从海口到封王府邸,还行了三日的路程,连路的民风风情都有所变化。

靠近海口的人多以打渔为生,街上的买卖都是一些海鲜贝类,卖鸡鸭蔬菜的少之又少,听百姓叫卖的情况,鸡鸭蔬菜的价格比海鲜贵的不止一点。再往内陆走,田地多了起来,百姓的生活习惯又改变了许多。

这让尹穆清看到了不少商机,她从不以为这个时空就只有一片大陆,世界之大,人外有人,既然她来了这凌云大陆,自然不能只当旅游一番。

陌上香坊的名号,也该在这片大陆叫响才是。

几个小家伙和尹穆清一个马车的,封玦忍不住开口道:“我知道伯母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可是,深海龙鱼脊于家父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所以,伯母若是开口求取的话,父王定不会给。”

尹穆清拧了拧眉头:“若是强取,恐怕我们走不远。”

“所以,伯母什么都不用管,什么都不用做,小九是我第一个朋友,我自然会帮她。”

尹穆清如何会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一个小孩子?可是,在没有见到她父亲之前,不知封玦的父亲是什么性子的人,她自然不会贸然决定该如何做,只能见机行事。

笑了笑,尹穆清道:“你放心,伯母知道该怎么做。”

第三天午时,马车停在了一宏伟气派的府邸门前,马车刚停,府门前便响起了一阵洪亮的声音:“恭迎小世子回府!”

封玦跳下马车,一手负于身后,小小的孩子气质却异常出众:“起身吧!”

“李副将,将客人领入客房歇息,好生伺候,本世子先去沐浴更衣,再去见父王。”

“是!”

封王府的建筑装饰极为漂亮精致,水榭亭台错落有致,雕楼飞檐,假山湖泊,花园最是精致漂亮,即便现在才三月份,四季的花儿却都争相竞开,处处彰显着主人的别具一格的审美,还有府邸的贵气磅礴。

穆挽清很喜欢这花园,不禁感叹道:“这个封王想来也是一个雅致的人,这花园的花儿朵儿的竟然护理的这么精细,腊梅也能和迎春花赶在一个时节,倒是奇了。”

君凤宜凑了过去,不以为意道:“养花儿又不需要什么技巧,你若喜欢,回去后,我也给你种一片花,天南地北,一年四季的花,只要你喜欢,我都给你种!”

穆挽清怀疑的看了一眼君凤宜,满是不相信:“你会种花?摧花倒还差不多!”

九月兴奋的从君凤宜怀中探出一只小手,拉了拉穆挽清的头发,眼睛亮晶晶的开口:“奶奶,九爷知道这叫什么,这叫辣手摧花,是不是?”

穆挽清一听就乐了,伸手将九月抱了过来:“是是是,小九月最聪明了,他只会摧花,哪里会养什么花?”

君凤宜委屈的看了一眼穆挽清,可怜兮兮的道:“挽儿,你就这么不信为夫么?”

穆挽清眼睛一翻,抱着九月往前走了去,哪里还理会君凤宜?

尹穆清和楼卿如扯了扯唇角,假装没看见。

……

封玦沐浴更衣后,换了一件月牙白的长袍,腰间系着一根玉带,一头墨发被一只小小的玉冠束在头顶,额间系着一根玄色丝带,眉心挂着一枚月牙行的小吊坠,黑白分明,衬得小脸莹白如玉,小小年纪却难掩一身风华。

封玦在镜子里面照了照,见无半分不妥,才朝主院走去。

穿过花园,是一片紫竹林,远远的就听到一声悠扬的琴声,微风吹来,竹叶莎莎作响。

封玦面色一变,脚步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果然,只听一声似仓剑出鞘的声音传过竹林,气势汹汹的从竹林之中穿了过来。

封玦后退两步,耳朵微动,手腕一动,袖中的玉笛滑落,水眸满是警惕。

果然,不过眨眼,几股内力凝聚的暗箭穿过竹竿,唰唰唰几声,好像凭空出现,杀气腾腾的朝封玦周身几大命脉袭来。

封玦眉头一拧,后退几步,足尖一点,飞身而起,小巧的身子在空中几个飞旋,手里的玉笛唰唰几挥,碧光乍现,竟将那内息化开,转身落在地上,封玦没有做任何耽误,再次轻点足尖,飞旋而起,白色的玉靴轻点竹叶,竟高高的越过竹稍,然后落在了竹林的那一边的水榭飞檐之上。

玉笛在手掌上轻轻一旋,转而握住,瞄准脚下,一掌拍过,轰隆一声巨响,水榭的琉璃屋顶竟被破了一个窟窿,小小的身子一跃而下,双腿横扫,朝水榭之处那个白影袭了过去。

水榭深处,是一白衣冠玉般的年轻男子,男子双眸紧闭,羽翎般的长睫微微扇动,静美出尘。明明在心无旁骛的抚琴,动作看似很轻,但是玉指拨弄琴弦之间,却有磅礴内息化为片片刀锋,将房顶落下的瓦砾尽数化为尘埃。

封玦见男人不动,大喜过望,小腿瞄准那人的脸,横扫过去,本以为可以偷袭成功,自己的腿却在离男子玉脸的一寸之地定下,她的周身好像被一股内息圈禁,竟是动弹不了一分。

男子紧闭的双眸睁开:“舍得回来了?”

就在那男子睁眼的瞬间,封玦脸色一变:“不好!”

然而,根本没有能力防抗,她整个身子就被内息弹了出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将一把凳子也砸的粉碎。

“嘶……”封玦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被砸碎了一般,疼的半晌都没有爬起来,唇边竟也溢出了一抹血痕,她看着男子的眸光也多了几分控诉和委屈:“咳咳……父王……”

封於放下手里的黑色古琴,拂袖起身,缓步朝封玦走去,席地的白色玉袍拂过座榻,划过地面,不染一丝尘埃。

伸手,封於开口道:“出去了这么久,功力竟是一点都没有长进?”

封玦小手刚握住封於的大手,便被对方用力扯了起来,跌入男子的怀抱。

“这紫竹林就这么一处小榭,竟被你毁了,刚刚的教训还浅了一些。”说完,伸手拭掉封玦唇边的血迹,封於拧眉道:“疼么?”

封玦捂着胸口,委屈的不行:“你试试看看痛不痛,若不是本世子之前便受了点伤,就你这点程度,怎么能伤的了本世子?”

封於抱着封玦走出水榭,在竹林间漫步,听到封玦这么说,眸中闪过一丝精光:“有人敢伤你?是何人?”

封玦将炼雾岛发生的事情给封於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封於眉头紧拧,如今已经穿过紫竹林,来到一处雅致的小苑,进了小苑,封於将封玦放到榻上,转身拿出药箱,一边将里面的伤药膏拿出来,一边开口道:“雾鬼王有几个胆子要卸你的腿?”

封玦一本正经的道:“他有胆子也没有命再来卸本世子的腿了。”

封於轻嗤道:“本王竟还不知,这世上除了本王,还有能让你流血之人,炼雾盗,必除之。”

有自己的父王护着,封玦自然有恃无恐,她觉得,若是父王对她的功课不那么严格,父王定是这个世上最为温柔的爹爹。

严父,慈母,都是他。

因为自己父王好,所以,封玦并不觉得没有母亲有什么失落。

因为刚刚那一摔,封玦身上多处青紫,背上还破了皮,在自己父亲面前,她并没有避讳,因为,这个世上,知道她是女孩的,也就自己父王一个。

所以,从小到大,有什么病痛,都是父王亲自照顾的!

她趴在床上,摇晃这双腿,露着白净却满是青紫的背部,疑惑道:“父王一直不插手海关之事,如今突然管炼雾岛的海匪,朝廷会不会有疑心?”

“之前不管,是不想管闲事,如今炼雾岛的人欺负了本王的孩儿,让你受了委屈,难道,本王还能坐视不理?都不能为本王的孩儿报仇?这世上可有这样的道理?”

药膏涂在背上凉丝丝的,刚刚火辣辣的痛消失不见,封玦笑呵呵的抱着封於的手,道:“父王,您真好!”

封於唇边不着痕迹的露出一抹笑意,似乎想起什么,面色有些不快,开口道:“本王教你音律,并非让你奏那靡靡之音,供人享乐,娱乐大众的,你是我封於之子,身份贵重,即便……你以后没了世子身份,也断没人有那个资格让你取悦他们,你可明白父王的意思?”

封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孩儿明白!父王的教诲,孩儿谨记在心!”她的碧玉笛与父王的琴是一对,一琴一笛,会有共鸣,她在海上吹笛引来海豚之事,父王不可能不知道。

封玦笑了笑,随即有些惊讶道:“父王,您不是北下了么?怎么突然回来了?蛮夷降了?”

“漠北人野蛮无礼,却是望族,国民强盛,想要让他们降,并不简单。”封於抽离了手,将一边的薄被拉过来,盖在封玦身上,转身收拾东西:“明日是你母亲的生辰,总不能冷落了她。”

封玦拧起了眉头,有些赌气的转过身子,咕哝道:“母亲每天都生辰,孩儿的生辰,你却一次都未想起,孩儿还不如一个死了快七年的死人?”

封於离开的脚步一僵,眉心升起一起怒意,可是看着那个蜷缩在被子里面的孩子,他终究没有呵斥出口,转而阔步离开!

封玦听脚步走远,非常气愤,腾地一声坐起来,跳下床,追了上去,拉着封於的衣袖,道:“父王,明日,我也去给母亲请安!”

封於低头看了一眼,随即摸了摸封玦的头发,淡淡的开口:“你有这孝心,难得。”

说完,他继续道:“既然你将救命恩人带回来了,父王自然要去亲自感谢。若是身子无碍,今晚,你也随父王出席。”

“哦!”封玦点了点头,乖巧道:“孩儿身子无碍,是孩儿自己的救命恩人,孩儿理应自己前去道谢。”

封玦不放心,不管倾恒他们在暨墨那边多么的身份贵重,可是,在这大宁,没有人敢和父王说一个不字,若是伯母当真贸然提及讨要深海龙鱼脊的事情,恐怕父王会翻脸不认人!

------题外话------

嘿嘿,这个封於就是新书《重生之世子谋嫁》里面的那个封於咯!嘿嘿!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先收着灵犀的新书《重生之世子谋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