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发难/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海上行了一个多月,因为淡水不够充裕,洗澡自然不能像平时那般任性,也只是沾了水,擦拭一番。如今到了陆地,自然要好好熟悉沐浴一番。

封王府的待客之道还算热情,尹穆清等人一到客房,便有伺候的丫鬟准备浴水和瓜果茶点。

尹穆清腹中的孩子正好三个月左右,做了几天的马车,腰间很是乏力,泡在温热的浴水里面,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得到了放松,别提多舒服了。

九月有君凤宜他们照顾,鸢歌便来全心全意的伺候尹穆清了,一边拿木瓢舀了水给尹穆清洗发,一边给尹穆清说在这封王府看到的稀奇事。

“小姐,你说这里的女子衣服怎么这么奇怪?”

尹穆清闭眸不睁,缓缓开口:“怎么奇怪了?”

鸢歌的手上动作不停,开口道:“她们只穿长袍,竟不穿裙子,走起路来,露出半截裤腿和绣鞋,而且,上面的衣服也一点都不严实,露肩露锁骨的,若是被男人看去,岂不是……刚刚丫鬟送过来的服饰,竟也是那般,小姐,您怎么穿呀?”

尹穆清不禁莞尔:“入乡随俗。”

尹穆清自己设计衣服,自然对任何服饰都能接受。

东昱的服饰和暨墨有很大的区别,暨墨女子一般穿的是盖住鞋尖的广袖长袍,从内衬到外纱,层层叠叠,分为三六九层不等,越是身份贵重的女子,衣服层数越多,后面曳地的拖尾也就越长。

东昱似乎有所不同,这里的女子衣服大多以绵绸为主,下面穿长裤,绣鞋,上面穿的是一字肩对襟广袖长衫,长衫于腰间由束腰腰带紧紧束缚,从胯间自由分开,垂在两边,长而曳地,因为长衫过于厚重,里面并不穿裙子,走起路来,会露半截裤腿和绣鞋。

不过,别人露在外面的裤腿却极为的讲究,不像暨墨的裤子只作打底用途,这边的裤脚很宽,也会做出百褶纹路,绣上精美的花纹,很好看。

最主要的是,走路的时候不会被长裙累赘,很方便。

是以,这里伺候人的奴婢的衣服也会有长长的拖尾,看着不见拖累,反而觉得端庄。

鸢歌第一次见这样的衣服,有些不会穿,而且她总觉得女子这样穿太过风尘,露出大片锁骨,和楼子里面的姑娘有什么区别?

丫鬟们给尹穆清尹穆清送来的是一淡紫色的衣袍,浅紫色的一字肩的衣领包裹着圆润白皙的香肩,里面是一件深紫色的抹胸,许是怀孕的原因,胸前的雪峰更加盈润饱满,纤腰被一条玉带束着,因为才三个月,并不显怀,所以并不阻碍穿这样的衣服。

鸢歌帮尹穆清穿好后,不禁看红了脸。

这一副穿在身上,将女子的美尽数展现了出来,紫色本就显气质,尹穆清身材好,细腰丰臀的,这一身衣服穿在身上,更显高贵优雅,又不失性感迷人。

尹穆清的锁骨长得极为漂亮,特别是右边锁骨下面那一枚淡淡的狐尾百合,当真是如妖姬一般魅人心智。

鸢歌有些脸红:“小姐,这衣服怎么穿出去呀,还是算了吧!”

尹穆清不禁嗔了一下:“不穿这个出去,你难道还想我光着身子出去?”

鸢歌咬了咬牙:“早知道下船的时候就将自己的衣袍带一些了!若是王爷知道你穿成这模样出去见客,还不知道会怎么发脾气呢!”

说完,鸢歌将一件白色的披风披在尹穆清的肩头:“幸好这披风还能穿,穿着披风就没什么了!”

尹穆清都有些怀疑鸢歌被萧璟斓给收买了,她想着,以萧璟斓那小鸡肚肠的性子,看见她穿这样的衣服,可能真的会发脾气。

等鸢歌拾掇了一下自己,天色就快黑了,外面早已有了丫鬟过来请,说她们家主子在鸣轩阁准备了宴席,让他们移步。

这会儿,君凤宜挽着穆挽清从隔壁屋里出来,穆挽清脸颊红红的,穿的是之前的衣服,并没有换。

尹穆清嘴角一抽,真的是醉了,定是她那小心眼的爹,竟然宁愿穿脏衣服,都不让穆挽清换这里的衣服,太迂腐保守了。

男人的衣服也有所不同,但是总的来说只是细节上的不同而已。

君凤宜可能要陪着穆挽清,索性自己也没有换,这倒是难为她那个有洁癖的爹了。

倒是君天睿和楼卿如都洗漱换了衣服,君天睿穿着一件宝石蓝的长衫,额间勒着同色的额饰,看着倒是长大了一般。楼卿如则换了一身墨绿色的袍子,看着更清冷疏离了。

小九月倾恒换了同色的一副,都是一身喜庆的红色,只不过,可能是因为封玦吩咐的原因,给小九月送来的衣服还是想小姑娘的小裙子。

小家伙穿的次数多了,便不在意这些细节,只要穿在身上,管身上是裙子还是袍子呢。还不说这里不穿裙子,男娃和女娃的衣服也就外面的袍子不同而已,小家伙也不知。

鸣轩阁是一座水上的阁楼,楼下是一荷花池,暖春三月,竟然满池荷花盛开,池上一周都是何等,即便是夜晚,也照荷花池满堂明亮。

九月牵着倾恒的手,在迂回式的湖上小桥上跑来跑去,倾恒怕他摔了,也就紧跟着小家伙的身后。

“哥哥,荷花不是夏日才盛开么?怎么三月份就能开的这么好?”九月攀着护栏,将小脑袋都伸到桥下去,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倾恒忙把他拉了回来,开口道:“这一池的池水都是引得温泉,父王的倾水山庄里面那一池的墨莲不就四季常开,也就是引得温泉水,才保莲花常开不败的。”

所以,咱们家就有,你根本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好么?

倾恒觉得头疼,似乎,九月对封玦是怀着一种崇拜的眼神看待的,以至于,他们府上一草一叶都觉得稀罕。

九月将头缩回来,皱着眉头:“是么?”

似乎有些不服气,九月问道:“那寒冬的腊梅呢?又是如何开的?不该是阿玦哥哥的爹爹太厉害么?”

倾恒无奈道:“小九难道没有看见腊梅的树根下放着着冰么?树枝上挂的彩灯,里面放得也并非油灯,而是冰块。”

“啊?”九月哭丧着脸,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呜呼哀哉:“哥哥,你胡说。阿玦哥哥能用笛声引来大鱼给九爷跳舞,他爹爹肯定也能说让花儿开就让花儿开,鱼能听阿玦哥哥的话,花儿也能听他爹爹的话。”

两个小娃吵闹着,也就到了阁楼。

封玦和封於已经等候多时了。

老远就听见两个小家伙在那里叽叽喳喳的吵闹,封於唇边勾起一抹笑意起身领着封玦到门口,四周的丫鬟小斯纷纷后退一步,低头行礼。

九月的话自然全数落于封於的耳中,他唇边浮起一抹笑意,于门口蹲下,朝九月招了招手:“小丫头,过来。”

九月正东张希望,募得感觉到有人叫他,他朝前看去,便看见一个白玉冠玉般的男人蹲在地上,雪白的广袖长袍如雪莲般绽放在黑色玉石地板上,气质端然,高贵俊美。

九月霎时就顿住了脚步,他见过的美男子不少,倒也不觉得封於的容貌有什么值得他惊艳的。

毕竟,九月自己就够美,他爹更是暨墨的第一美男子,几个舅舅,外公,都是难得的美男子,他早就审美疲劳了。

他只觉得,这是封玦的爹爹,总是值得令他尊崇的。

不过,小丫头?

九爷才不是小丫头,才不过去呢!

九月执拗起来有些脾气,倒是让封於愣了一下。

周围的下人都大气不敢出,这下小丫头究竟是哪家的孩子,竟然这么大的脾气,王爷面前,也敢这般无礼。

这会儿,尹穆清等人走了上来,她见小家伙扭着脖子,一副爷很傲气的模样,尹穆清就哭笑不得。

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头,转而看向门口的封於,她早就注意到了封於,倒也不愧是一国的藩王,通身的气派非常人能及。

尹穆清福了福身,礼貌道:“见过王爷,这孩子被宠坏了,对王爷无理,王爷莫要见怪!”

封於抬眸看向尹穆清,微微一愣,见尹穆清容貌绝色,稳重端庄,年纪轻轻,却不卑不吭,便知道对方并非普通女子。再看其他人,也是贵气尽显,他起身,微微颔首,抬手客气道:“姑娘客气了,听犬子说,姑娘曾救犬子免于一难,就是封於的恩人,封於当将各位奉为上宾才对!”

说完,封於后退一步,让开路,请众人进屋。

“王爷客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尹穆清拉着九月进去,君凤宜又携着穆挽清走了过来,男人看男人的眼光自然要犀利一些,君凤宜扫了一眼封於,便知这个小辈又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年纪比萧璟斓大几岁,看着自然更要稳重一些。

“有礼!”君凤宜淡淡的开口。

封於笑了一下,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

尹穆清拉着九月入座,拉了几次都都没有拉动,九月瞪了一眼尹穆清,突然丢了尹穆清的手,朝封玦跑了去,死皮赖脸坐封玦旁边。

“这孩子!”尹穆清满是尴尬。

几个大人有些尴尬,尹穆清白了一眼九月,那小家伙却一点都不自觉,撅着小屁股和封玦挨得紧紧的。

封玦挨着封於坐的,如今九月挤着她坐,径直将封玦挤到封於怀中。

封於扫了一眼身边的一对孩子,毕竟是做父亲的人,自然对孩子是心疼的,他伸手摸了摸小九月的脑袋,道:“这女娃养的好,聪明激灵。”

九月这性子完全是惯出来的,尹穆清如何不知道自己这个孩子的性子?她瞪了一眼九月,然后对封於道:“淘气了一些,不如小世子懂事。”

封於摇了摇头:“小姑娘也该娇养一些,玦儿身份如此,本王也只能对她严厉一些。”

说到这里,封於看了一眼封玦,不自主的,手放在了封玦的小手上,以示安慰:“不管怎么说,儿子女儿,本王都一样的疼,炼雾岛的盗匪敢在玦儿面前放肆,也该为此付出代价。”

说完,封於举杯,起身对尹穆清等人道:“各位出手相救,本王无以回报,如今只能以酒水相敬,感谢各位对犬子的救命之恩。”

尹穆清等人举杯,道:“客气!”

虽然举杯,尹穆清却不饮酒,稳稳的放下杯子,就连楼卿如也没有喝,只是淡淡的将酒杯放于唇边,然后不着痕迹的放在一边。

封於见此,眉头微拧:“姑娘不给面子?”

尹穆清不着痕迹的将手放在小腹,没有说话。

出门在外,怀有身孕的事情,尹穆清自然不会轻易往外说,若是被有心人利用,那就得不偿失了!

君凤宜举杯道:“小女从不饮酒,还请王爷莫要责怪。”

封於抬眸扫去,看了一眼君凤宜和穆挽清,放下酒杯,淡淡的开口:“可是下人伺候不周?”

君凤宜哪里不知道封於说的是什么?他和穆挽清并未换他们送过来的衣物,封於多有不满是常事。

不过,他自然也不满,那衣服在墨翎也算暴露了,只有风尘女子才那么穿,他的女人,自然不愿让被人看了去。

他阴测测的开口:“王爷严重了,本该入乡随俗,可是夫人身子弱,又闻不得茵犀香,也就只能辜负王爷的一番好意了!”

只能找个借口,因为茵犀香淡雅清新,适合所有人用,是以一般洗衣水里面都会放着香料。

封於听此,不疑有他:“是本王疏忽了!”

默了,封於又出声道:“几位听口音应该不是凌云大陆之人,莫不是来自渝海之外?”

君凤宜笑道:“没错,听闻凌云大陆山水优美,民风淳朴,难得有机会带夫人与儿女们出海游玩,便干脆过来见识一下东昱的风光。”

听此,封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笑了笑,开口道:“好兴致。”

突然,封玦旁边有人碰了她一下,手里的鱼块啪的一声掉在身上,她抬眸看了一眼封於,见封於并未看她,应该是不小心碰到了。

看着素白色的袍子上面一抹油痕迹,她蹙起眉头,起身请罪道:“父王,儿臣告退一下。”

封於点了点头:“下去吧!”

“阿玦哥哥,九爷也跟你去!”九月像个小尾巴一样跟了上来,封玦无奈,不过一想到只是换个外袍,那也无所谓。

倾恒自然不放心九月一个人跟着封玦去,忙起身:“母亲,孩儿去照顾弟弟!”

尹穆清点了点头,小声嘱咐:“多留心。”

“孩儿明白!”

几个孩子走了,封於突然笑了笑:“曾经本王去过暨墨,带回来一种极为珍贵的花,却翻遍了画谱,都没有在东昱找到有记载这种花的字,若是不介意,几位贵客可否帮本王解惑?”

封於这话一出,几个人的脸色都微微一变。

几人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什么阴谋手段没有见识过?

花这个东西看着美丽,却也是极为危险的东西。

然而,在这大宁封王府,根本容不得他们说话,一盆白色的夜阑花被一个侍女端了进来,放在大厅中央。

楼卿如脸色一变,眸中闪过一丝愤怒,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他转身对尹穆清道:“阿姐,我好像听到了小九的哭声,您去瞧一瞧吧,免得小九调皮,惹下祸事。”

尹穆清也是脸色很难看,听楼卿如这么说,点了点头:“好!”

可是她刚一起身,鸣轩阁的大门全部被封死,如同铜墙铁壁般的牢笼一般。

尹穆清捂着肚子,脸色有些发白。

------题外话------

今天明天后天三天精品推荐,宝宝们记得不要养文,尽量多留言哦,萌宝快完结了,应该也就这么一次机会了,所以灵殿也不矫情了,大家有票子送票子,有热情的尽量多留言,有能力的,送花送钻,灵殿感激不尽,完结奖励的时候,灵殿会尽量给大家发放丰富的礼品以作回礼。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