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九爷有小姑姑了!/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琪听此,松了一口气,果然王爷还是心疼世子的,不管世子爷犯了什么错,顶多就是跪祠堂。

世子虽然懂事,却也是个激灵的,在王爷看不到的地方,绝对不会让自己受委屈,所以,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怕小主子的身子受了什么委屈,以至于让王爷担心难过。

封於为了心爱之人,绝对不会允许两个孩子带走属于他的东西,这里的人不在了,想来刚刚带走两个孩子是他们之中的一个。

“全府戒严,封王府并非菜市场,岂能任由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

“是!”风琪下去,不一会儿,封王府的灯火便亮了起来,弓箭手围住各个要道,守卫森严,恐怕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封於眸光闪了闪,随即脸色一变:“暖暖……”

然后身形一闪,朝自己的寝殿飞了过去。

……

尹穆清等人听到远处传来的打斗声的时候,就心头紧了几分,两个孩子还在外面,虽说按理来说,一国之王,怎么也不会心胸狭隘到连两个孩子都不放过,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两个孩子出了什么事,后果不堪设想。

君凤宜手里的万能钥匙不管是什么锁都能打开,兴许是封於太过自负,以为有夜阑花在,他们几人不敢强闯,只能坐以待毙,是以,鸣轩阁外面连个侍卫都没有安置。

这倒是让几人更加轻易的离开了。

他们一群人六七人,目标太大,又是在这个陌生的府邸,以防万一,不得不分开。

在别人的地盘上,硬碰硬自然是不行的,手上没有人,难挡封王府数千侍卫,不管怎么说,老婆孩子的安慰是最重要的,君凤宜不能再让和老婆孩子涉嫌,便吩咐道:“卿如和阿睿护着你们的姐姐,慕恩与鸢歌二人一起也先行离开,朕和挽儿去救两个孩子。”

不得不说,穆挽清的记忆虽然不怎么样,武功却很高超。

保护姐姐什么的,君天睿自然会很乐意,这么多天的相处,他早就知道,那个白头发的漂亮姨姨是从画里面走了出来的母后,母后出来他自然高兴。

君天睿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君凤宜也不允许别人提及君天睿的身世,是以,君天睿自然以为自己的母亲就是那个画上的漂亮女子,所以,对穆挽清是很敬爱的。

他紧紧的抓着尹穆清的手,点头道:“阿睿会好好保护姐姐的。”

尹穆清看了一眼君天睿,心里一暖,因为腹中的孩子,她倒是成了需要保护的弱势群体。

她神色黯了黯,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穆挽清也赞同这个安排,点了点头,却忍不住叮嘱道:“封於如今知道我们的目的,他应该会防着我们,所以,要想拿东西,还需从长计议,阿清腹中还怀着孩子,你不要冲动,一切以自己的身子为重,知道吗?”

“我明白!”尹穆清护着肚子,三个多月的身子,虽然还不显怀,但是用手摸,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到小腹的隆起,那里面正是一个小生命在成长,她哪里敢不用心对待?

几人分头行事,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鸣轩阁。

君凤宜不敢耽误,和穆挽清二人扬着内力,仿佛一风一般朝打斗传来之处掠去,因为二人轻功极高,封王府的侍卫根本没有惊动。

然而,他们还没有到,便看见远处的院落出来了一声巨大的响声,仿佛两股内息像撞,迸发出巨大的破坏力,连半边天都照亮了。

穆挽清和穆挽清脚步一顿,相视一眼,带着几分疑惑……

“这内息,好像是……”君凤宜扯了扯唇角,这才多久,竟然就追上来了。

不过,他来了,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

说真的,虽然女儿和孙儿是自己的,可终究来说,也是别人家的女人和孩子,君凤宜虽然是父亲,却也觉得压力很大。

照顾别人家的女人,压力真的是很大!

“我们不必去了,回去寻阿清。恐怕,那丫头不会像我们安排的那样,老老实实的出去!”

“好!”穆挽清乖巧的点了点头。君凤宜转身,看了一眼穆挽清,不禁愣了一下,伸手拉了一下穆挽清的手,轻声道:“这是不是叫做夫唱妇随?”

穆挽清脸一红,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去,伸手捋了捋自己耳边的雪丝,一头白发,虽然君凤宜没有说,穆挽清心里哪里不在意?

女为悦己者容,穆挽清同样也是女人,心理多少有些膈应的,再加之,君凤宜因为保养的好,四十岁的年纪,却好像没有变化一般,还如以往那般俊美,而她,却因为糊里糊涂的,眼角有了皱纹,头发也花白一片,她心里已经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了!

君凤宜哪里不知道穆挽清心里所想?因为这一头青丝,她早已没有以往的自信,每每她都不敢看他的眼睛,更不愿他盯着她看。

终究是他自己无能,才让自己的女人受委屈。

伸手摸了摸穆挽清雪白的发丝,缓缓道:“早在二十年前,我便立下誓言,要与挽儿一起到白头,如今得老天怜悯,给我这个机会,我死而无憾了!”

穆挽清还没有来得及琢磨君凤宜这话是什么意思,却见他眉眼含笑,一头青丝被劲风吹乱,随风扬起,穆挽清大惊,忙伸手去抱他,对面男人的三千青丝竟迅速变白,月光之下,缭乱了穆挽清的眼……

“青岚,你这是做什么……”穆挽清心中震惊,心疼的不能自已,他竟然催动内息,白了一头白发……

“挽儿这一头白发甚美,这般,我也能配得上挽儿了!”

“傻……”穆挽清鼻子一酸,扑到君凤宜的怀中,不禁哭了出来:“你真是太傻了,天下都没有比你更傻的人!”

“好了,再哭,等会儿孩子们该笑话了!”说完,君凤宜拉着穆挽清闪身离去。

如此良辰美景,却不得不偷偷摸摸,倒真是大煞风景!

……

封於的罡风太过强大,倾恒根本不足以与之抗衡,本来小家伙以为他和弟弟会命丧当场的时候,只见黑影闪过,那强大的罡风便尽数被人当了去。

直到被人带出封王府,两个小家伙才知道来人是谁。

离开封王府,来到一处偏僻之地,萧璟斓将两个小家伙往地上一扔,似乎全身都压抑这一股怒火,呵斥道:“合该将你们两个小东西的腿给打断才是,看你们还望哪里跑。当真是无法无天,敢瞒着大人私自出海了?你们怎么不上天?”

萧璟斓哪里不气?他前脚回暨墨,没想到尹穆清后脚就离开了晋源,竟然不顾自己还怀着孩子,南下出海,跑到海外的凌云大陆了。

幸亏他没有赶去晋源,一出暨墨皇城便被暗卫告知了这件事情,再加之尹穆清怀着身孕,他们也不敢赶路,从晋源到渝海耽误了不少时日,而从暨墨到渝海却不远,快马加鞭七八日就到了,他又打劫了陌上香坊的船,所以才能及时赶过来。

一想到两个小兔崽子不知天高地厚,竟就跟被人跑了,尹穆清也是个胆子大的,肚子里面还揣着一个,竟然也敢乱跑。

在海上的这段时日,天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脑海里面全然都是灵玉檀临盆时那惨烈的一幕,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生气,萧璟斓暗自发誓,等找到尹穆清,不得好好揍一顿屁股,振一振夫纲,他就不配为人夫,为人父。

说来说去,罪魁祸首,还是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浑小子,再加之他刚一赶到,就是那般凶险的一幕,萧璟斓哪里能不生气?

九月没有站稳,一个踉跄,就摔在了地上,之前被深海鱼脊的灵气所伤,胸口还疼的紧,之前又看见封玦受伤流血,小九月正难过伤心了,没想到现在还被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父王往地上摔,九月表示心里伤心绝望的难以自持,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九月若是长了翅膀,早就上天了,哪能给你这老东西机会让你摔九爷!”这么一说,九月更委屈了。

“哇呜呜……扔九爷,九爷又不是东西,凭什么要扔九爷……”捂着眼睛一阵哭,末了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小家伙又自顾自的解释:“不,九爷是东西,哇呜呜……九爷到底是不是东西呀?父王把九爷脑子摔糊涂了,呜呜……”

若是之前,看见九月那簌簌直掉的金豆子,萧璟斓怕是早就将小家伙抱起来一阵安慰了,可是现在,他只有嫌弃的份:“哭,还知道哭?羞不羞?男子流血不流泪,我萧璟斓的脸都被你丢到东昱来了。”

萧璟斓想想这个儿子就头疼,都快做哥哥了,还一点都不稳重,整天只知道闯祸,都不知道该拿他如何是好!

作为掌权者,哪里不知道各个大陆的盛况?所以,凌云这片大陆,萧璟斓是很清楚的。

倾恒嘴角一扯,忙将弟弟拉起来,他自知他们惹怒了父王,若不是父王来的及时,怕是连小命都保不住,倾恒自己都不敢说话,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母亲,倾恒又不得不请罪:“父王息怒,是儿臣们鲁莽了,可是现下母亲外公他们还在封王府,还请父王出手相救!”

倾恒还未当着他的面喊父王,萧璟斓面色变了变,突然觉得不是滋味,但是怒意还是压不下去。

因为来的匆忙,其他人都让他吩咐去办事了,现在也就只有他一人,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在这大宁,他还当真做不到肆无忌惮。

若是刚刚和封於再纠缠一番,弓箭手一旦准备待命,怕是再走就很难了!

他救走了两个孩子,封於自然会派人来追,府里面的守卫理应会松懈一些。

萧璟斓瞪了一眼两个小家伙,冷声道:“上车,待会儿再来收拾你们两个!”

说罢,萧璟斓广袖一拂,黑色的身影与夜色融为一处,消失不见。

倾恒回头看了一眼,才见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停在夜色之中,不注意,还真看不到。

慕谦从暗处走来,行礼道:“二位殿下,上车吧。”

九月拉着倾恒的手,苍白的小脸还挂着泪珠,哀戚道:“哥哥,九爷不走,哇呜呜……父王那老家伙扔九爷,哇呜呜……”

九月虽然涉世不多,很多事情都不了解,可是他聪慧,之前的那凶险的一幕他哪里不知道?

阿玦哥哥的爹爹好像要杀他们,阿玦哥哥为了救他和哥哥,都被自己的爹爹打伤了,小九月心里满是难过和自责,一定是他们打扰了阿玦哥哥的娘亲,他爹爹才生气的。

所以九月不愿意走,想要回去看看阿玦哥哥的情况。

慕谦见小九月哭成这样,忍不住劝道:“小殿下,您就莫哭了,您不知道王有多担心你们的安危,这些日子一日安稳觉都没有睡,之前就因为灵主子和小公主的事情伤神费心,本就身心疲惫,如今又担心王妃和殿下们的安危,更是寝食难安,还请二位殿下莫要生王的气。”

倾恒是个明事理的人,自己错了便是错了,自然理解萧璟斓,不过,听慕谦这么说,他拧眉道:“小公主?”

哪里来的小公主?

小公主的事情并非秘密,慕谦便没有隐瞒:“回长孙殿下,灵太妃为先皇生了一位小公主,王取名萧绚,是王的亲妹妹,如今……已经一个半月了。”

倾恒瞳孔一缩。

父王的亲妹妹,如今已经一个半月了……

“呵……”倾恒笑了一下,转身对小九月道:“小九,莫哭了,哥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啥好消息?”九月眼睛一亮,咬着手指头,满是期待。

“小九不仅要有妹妹,还有了姑姑,以后,有妹妹和姑姑会陪你玩儿,不开心么?”

说真的,这个突然出现的姑姑,对倾恒来说,还真的不是什么好消息。

让他去喊一个吃奶的娃娃姑姑,当真是有些……艰难。

不过,恐怕有人比他更不情愿吧。

“姑姑有这么好么?”一提及姑姑,小九月想到的,就是君语嫣,虽然语嫣姨姨也好,可是还没有陪他玩过呢。

所以,小家伙已经对那个所谓的姑姑有了一些期待,不过等到他看见那所谓的姑姑后,才知道什么叫做希望破灭的痛。

……

尹穆清等人分开行动,没有见到那什么龙鱼脊,她自然是不会轻易离开,不管怎么说,都要去打探一二的。

一座府邸的建造讲求风水朝向,一进大门,便知道主院副院在哪里。

听鸢歌说,那个深海龙鱼脊可以滋养人的尸首,万年不腐,封於既然护着他的王妃,那么,应该会将自己心爱的女子放在自己的眼前,所以,势必是在主院的寝殿才对。

虽然从未来过封府,可是靠着方向和暗中侍卫的分布,还有出事后侍卫的动向,尹穆清三人还是成功的摸到了主院。

封於的寝殿。

然而,看到寝殿内空空荡荡的水晶棺,几人都脸色一变。

尹穆清一下就想到了那个带九月和倾恒来这东昱的封玦,难道,那东西被小封玦拿走了?

“咦?姐姐,你看这个黑盒子是什么?”

君天睿的声音从头上传来,尹穆清抬眸一看,却见君天睿从水晶棺里面的锦盒里面拿出了一个黑色的东西,看到那东西的时候,尹穆清瞳孔一缩,震惊二字都难以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

而也在这个时候,一阵罡风平地而起,朝他们三人袭来。

尹穆清大惊,忙后退了一步,楼卿如和君天睿下意识的挡在尹穆清面前,骤然出掌,挡住了那来势汹汹的一掌。

兴许是血脉相连,二人配合的天衣无缝,不过,出掌过后,二人对视了一眼,眸光讳莫如深。

君天睿眉头眯了眯,至始至终,他都不喜欢这个和自己挣姐姐的坏人。

但是,似乎姐姐和他聊的比较好,和他下棋聊天,很是开心。

然而,姐姐只会拿他当孩子哄罢了。

楼卿如看君天睿,是没有想到,君天睿的内功竟然这般高强,明明,之前在璟王府的时候,这小家伙的内功还是平平,没想到短短数月,竟提升的这般厉害。

尹穆清也暗自吃惊,阿睿果然聪慧,短短时间,提升的这么快。

不过,根本来不及让他们震惊,一个白色的身影便闪身而出,脚步匆匆。

“放下手里的东西,饶你们不死!”

------题外话------

君老头为了爱,啥事都做得出来。大家猜猜阿睿拿出的是什么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