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他们并不知道深海龙鱼脊在两个孩子手上,分头行事的时候,虽然一部分人去救孩子,另一部分还是打了深海鱼脊的主意。

当真是不死心。

尹穆清等人看着封於气势汹汹的模样,不禁有些愣怔,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察觉到了。

“不许碰王妃的东西,给本王放下。”封於生怕君天睿摔了手里的东西,脸色都有些发白,朝前走了两步,君天睿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将东西举过头顶:“你不许过来。”

封於果然不动了,眸中的怒意泛滥,似乎若是君天睿真的敢将东西摔碎的话,他势必会将君天睿千刀万剐。

尹穆清看了一眼君天睿手里的东西,伸手拿过,在指尖一转,唇边勾起一抹笑意,问封於道:“你认识这个东西?”

不过是一眼,尹穆清就知道,这个东西根本就是不该存在在这个时代的,尹穆清可不会以为这部手机也和她一样穿越而来。唯一的可能就是,这部手机的主人是二十一世纪的人,而且还是身穿,并非魂穿。

只可惜,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老乡,没想到那人还已经故去了。

封於见尹穆清将自己王妃的东西拿在手上把玩,那般轻率的动作让他心都漏掉一拍,又惊又怒,威胁道:“本王让你放下。”

“哦!”尹穆清应了一声,随后笑了笑:“既然王爷这么在乎,那么,小女子自然不能归还了,不知我们谈个条件如何?”

封於嗤笑了一声,朝尹穆清走了过去,眸子清冷威凛,似乎还带着几分嗜血与张狂。

“没有人敢与本王谈条件,你,更没有资格。”随后扫了一眼君天睿,一字一顿道:“王妃最恨别的男人碰她的东西,既然已经脏了,那么,也不必再留着了!”

尹穆清扯了扯唇角,这男人,可是霸道的有点过分。什么叫做王妃最恨别的男人碰她的东西,恐怕是他不愿别的男人碰他女人的东西吧?就因为阿睿拿过这个手机,所以,他就不要了?

“不过,你放下手里的东西,本王可以留你和腹中孩子一条命,这个恩典,你要还是不要?”

呵,说来说去,这男人还是舍不得她毁了这东西。

不过,封於的话刚一说完,窗外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尹穆清瞳孔一缩。

“本王的妻儿,何须东昱的王给恩典?”

话还未落,窗口一抹黑影闪过,移形换影,不过眨眼,便出现在了尹穆清身前。

看着前面那抹黑色的高大身影,尹穆清心中震惊又感动。

但是,更多的是心虚。

“阿斓……”尹穆清唤了一声,不过,她还来不及问他怎么这么快就赶过来了,不曾想站在前面的人募得转身,一把拉过她,膝盖一抬,便将她压在膝盖上……

啪……

屁股上火辣辣的疼!

他他他他……他竟然打她屁股!

他竟然打她屁股!

尹穆清根本不知道如何形容此时的羞愤的心情,她真的不要活了。

顿时委屈的不行。

“啊……萧璟斓你……”尹穆清猛的一抬头,正好迎上萧璟斓看过来的眸光,本来她怒极,可是看见对方那双隐怒的眼,满是血丝,似乎累极,她的心募得软了,顿时红了眼:“我……我错了,阿斓我真的错了,你消消气……”

不仅尹穆清尴尬,其他人看的也尴尬。

君天睿猛地捂上眼睛,随后又下意识的往水晶棺靠了靠,将自己的屁股藏了起来,好像下一个被打的就是自己一般。

皇姐夫真的是好凶呀,姐姐的屁股都要打。

楼卿如脸募得红了,这……两人,打情骂俏能不能分分场合?

别过眼,眼不见心为净。

不过,璟王的出现,倒让他松了一口气,璟王从来不打有把握的战,想来这一次,也是做了万全的准备。

萧璟斓的出现也让封於一愣,随后见二人的小动作,他顿时怒意染上眉宇,欺人太甚,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不知是嫉妒还是觉得酸楚,封於心头疼的发紧,若是暖暖还在的话,不管做什么,他都会依了她,哪里舍得对她发脾气?

封於拳头一握,不想再看别人恩爱情长的模样,大手一挥,内力轻扬,手中的琴旋转而起,随后被内息禁锢在半空,封於玉指一扫,只听铮的一声,一股强大的内息便倾泻而出,朝萧璟斓的后背袭了过去。

“一家人来齐,如此,最好!”

萧璟斓眉头一拧,长臂一收,将尹穆清禁锢在自己的怀中,转而右手一翻,一只紫色玉萧从袖中滑落,于指尖飞旋一转,横在了萧璟斓的胸前,挡住了封於的攻击,强大的内息催动玉萧发出阵阵低鸣,声音低沉浑厚,好像能撕碎别人的五脏六腑一般。

两股内息一撞,轰的一声朝四周散开,将寝殿的陈设毁于一旦。

“啊……”四周执箭的人也被这强大的内息波及,逼的鲜血呕吐,摊在了地上。

萧璟斓看着对面的封於,眉毛一挑,带着几分轻蔑:“手下败将,还要自取其辱?”

封於眉头一拧,对面的人未免太过猖狂,之前被他击退,也不过是因为对方突然偷袭而已,那么,他有什么资格在他面前放肆?

“呵……”封於轻嗤了一声,同样不屑道:“暨墨璟王殿下的妻儿来我大宁行那盗窃之事,王爷不管教妻儿,以正家法,还纵容之,难不成,璟王殿下也不过是那些惯会做偷鸡摸狗之事的小人?”

说完,封於手一扬,一股内息再次倾泻而出,萧璟斓面色一变,也再次出力,只听轰隆一声,两人都被对方的内息撞的连连后退。

二人都清楚,内息相当,若是强行对峙,势均力敌之下,只会两败俱伤,直到筋疲力竭,最后因为真气耗尽而亡。

两人唇边都滑下了一抹血线,不过都不在乎,封於伸手擦掉了唇边的血迹,不禁嗤道:“不亏是盛名在外的璟王殿下,本王佩服,可是……”

封於顿了顿,继续道:“璟王觉得,即便是能与本王对抗,你当真能带着两个幼子还有一个有孕的妻子,平安的走出本王的大宁?”

萧璟斓压下肺腑的翻腾,不以为意道:“都说东昱的异姓王勤政爱民,护住家族王业百年不倒,守护大宁子民不被蛮夷侵扰,百姓极为爱戴,即便东昱君主也要对你这大宁的藩王以礼相待。不知,这是不是真的!”

封於拧眉,不相信萧璟斓说这些话只是随意而为:“你什么意思?”

萧璟斓笑了笑,没有说话。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一个全身是血的人跑了进来:“王爷,不好了,大事不妙了……”

“何事惊慌?”封於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萧璟斓在来的路上,应该就给他摆了一道!

果不其然,听那人道:“王爷,不知为何,炼雾盗的海盗突然攻打海关,连黑风寨,凤凰岭,狮子峰的山匪全部串通一气,下山攻城,这些盗匪手段残忍,水军都督,还有守城将领们都快顶不住了!还请王爷做主!”

封於一听,脸色一变,抬眸扫向萧璟斓,带着几分愤怒和咬牙切齿的意味:“璟王,算你狠!”

盗匪扰民,可大可小,虽然残暴残忍,人数却不多,不至于在短时间内对百姓造成什么伤害,然而,若是不及时加以制止,一旦入城,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萧璟斓,果然够狠,够绝!

封於握了握拳头,百般挣扎之下,却还是决定出去主持大局。

若是暖暖在,也不会允许他为了一个死物,弃百姓于不顾。

东西,可以后面再讨要,可是所有人的命都只有一次,没了,就再也讨不回来了!

“率领王府精英,出城御敌,所有盗匪,全部射杀!”

“是!”

封於率领王府精英匆匆离开,封王府的人自然就再挡不住萧璟斓等人,成功的撤离。

到了外面,尹穆清很生气,根本不理会萧璟斓,大步流星的走,根本不顾及自己的肚子。

君天睿见自己的姐姐生气,想要上前去哄,却被楼卿如拉住:“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自己解决,你便不要去凑那份热闹了。”

君天睿一怒,甩开楼卿如的手:“不许碰我!”

末了,君天睿补充道:“你不许碰阿睿!”

谁都可以,唯独他不行!

君天睿一直不喜欢他,楼卿如是知道的,他眸光闪了闪,没有多说什么,楼卿如并不觉得君天睿接不接受他对他有什么影响,无非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他从不与之计较罢了!

暗处早有几辆马车候在那里,两个小家伙已经被送去客栈了,见萧璟斓和尹穆清上了第一辆马车,楼卿如便走到后面那一辆,不顾君天睿,上了马车。

君天睿气的不行,自己在意,对方不在意,好像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极为不解气。

他一跺脚,飞一般的上了楼卿如所在的马车,故意坐在他的对面,好像要找楼卿如的不快。

不过楼卿如不搭理他罢了。

这边,尹穆清生气不理萧璟斓,萧璟斓拧着眉头,心里也难以咽下那口气。

这女人,竟然还不知错么?

可是终究是因为多日的担忧,又有两个多月没有见面,哪里有不想的?思念占据了一切,如今心爱之人就在自己的眼前,萧璟斓哪里又能忍得住?

尹穆清生气,无非是因为刚刚他当着别人的面打了她屁股罢了,不过,这女人着实需要教训,所以,萧璟斓并不后悔。

虽然在外人面前有损她的颜面,可是,却告诉了所有人,这是她的女人,不管如何,只能他动手施以家法,别人不可动她一分一毫。

萧璟斓伸手去握尹穆清的手:“痛?”

尹穆清瞥了一眼:“你说呢?”

“该!”痛了才知道教训,免得她下次还不知轻重!

尹穆清一噎,终究是忍不住,沉着脸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尹穆清生气的是萧璟斓竟然也做这样卑鄙的事情,拿百姓为胁,都同为上位者,萧璟斓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何况,本就是他们理亏,有求于人,他们却做了小人之行。

萧璟斓眉头骤然一冷:“你在心疼那个死了女人的鳏夫?”

什么?

萧璟斓显然没有和尹穆清在一个频道,尹穆清也没有跟上萧璟斓的思路,却不想只听萧璟斓继续道:“不要以为他长得人模人样,但是别忘了,他死过女人,没准就是克妻的命,谁跟了他,没准都会被他克死,所以,阿清还是离他远一点。”

尹穆清一听,差点一口血没有喷出来,伸手揪住萧璟斓腰间的软肉,用力一捏:“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封於的心爱之人不在了,人家本就难过,萧璟斓还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此说话,当真是没有一点同情心。

“我心疼的是他么?我心疼的是那些无辜的百姓!阿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无情了?为了自己能够脱身,不顾百姓死活。”

他引来几方山匪,不管封於最后能不能压制山匪,百姓免不了遭殃。

萧璟斓松开尹穆清,支着脑袋看着尹穆清,不以为意道:“你我都是为了九月来这东昱,自然不会再因为那个小家伙徒增杀孽。”

“那你……”尹穆清不解,问道:“难道是消息是假的?”

“假的自然瞒不过封於的眼睛。”萧璟斓淡淡的开口:“不过,早在本王登陆之时,便派人潜入几处匪窝,捉了那些山大王,胁迫他们下山,只准扰民,不许伤人。封於若是能趁此机会将山匪一举歼灭,也算本王送给他的一件大礼!”

尹穆清听此,顿时明白了过来,心里哀叹:“完了完了,若是封於知道的话,恐怕不会觉得这是你送给他的大礼,只会觉得这是你在羞辱他!”

“哼,即便是羞辱又如何?他差点杀了本王的女人妻儿,难道,本王还不能给他一个教训!”说完,萧璟斓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咳咳……”

封於的内功确实厉害,若是实在要对峙,恐怕也只能两败俱伤。

“你没事吧?”尹穆清心头一急,忙去搀扶:“阿斓,你受伤了?”

“不过是小伤。”推来尹穆清的手,看了一眼她的小腹,萧璟斓拧眉道:“已经三个多月快四个多月的身子,你怎么都不知轻重?若是有个好歹,你让……让我怎么办?”

尹穆清知道萧璟斓这次是真的害怕了,心里有些自责:“好了好了,这次是我疏忽鲁莽了,我这不是没事么?这孩子还好好的呢!”

“哼!”萧璟斓轻哼了一声,对方认错认的比较及时,他倒是少了不少怒火。

“对了,灵玉檀……”

“是个女儿。”萧璟斓哪里不知道尹穆清要问的是什么,不过,一想到那个又丑又软的孩子,萧璟斓不禁叹了一口气,但是也不想再提及这些事情。

尹穆清见萧璟斓神色不对劲,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也没有再问什么。

看样子,萧璟斓是打算将那小妹妹养在自己身边,亲自照顾了。

不过只是一个孩子,等她生了,小娃娃有个伴儿,也好养活。

尹穆清拿起手里的黑色智能手机,按了一下开关,什么反应都没有。

手机在这异世七年之久,又怎么可能会有电?

不过,这手机既然是封王妃的东西,兴许,里面有重要的东西也说不定。

萧璟斓见尹穆清把玩那个奇怪的黑色匣子,问道:“这是什么?”

抬眸一笑:“这个可是个宝贝,阿斓,你让人准备一圈金丝银线,还有南北磁铁,再找一个手巧的木匠。”

“磁铁,木匠?作何用?”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嗯,自然是有用,究竟是做什么,到时候再告诉你,不过,这里面究竟有没有我想要的东西,我也不敢保证!”电磁感应,磁生电,想要充电还不简单?

“这小匣子里面有东西?你要的话,本王替你打开!”说完,萧璟斓便伸手去拿,不过,尹穆清瞪了一眼:“不懂就别装懂,不然我会以为你是土包子的!”

萧璟斓:“……”

------题外话------

阿斓变土包子了,好可怜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