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暖暖/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人回了客栈,先去看了两个孩子,九月和衣躺在床上,明明很困,眸子却瞪得大大的,做足了爷不困的模样。

倾恒哄了半宿,这小家伙都不肯沐浴更衣,他无奈的紧,也就只能陪着小家伙躺在床上。

尹穆清一进屋,便看见了这个场景。

“怎么没有睡?”一听到尹穆清的声音,九月腾地一声就从床上跳了起来,跳下床,猛地扑到尹穆清怀中,糯糯的喊了一声娘亲。

也不知小家伙受了多少委屈,才喊得这么委屈,尹穆清顿时就心疼了,蹲在地上将小家伙揽在怀里,不住的安慰:“怎么了?委屈了?”

她猜的到小家伙定是受了不少的惊吓,没想到封於竟然将她的宝贝儿子吓成这副模样,尹穆清顿时就不悦了,刚刚还想着送他一份大礼,如今看儿子这般委屈的模样,尹穆清当真有种拿着东西就走的冲动。

反正现在东西到手了,其他的事情,完全可以不用管的,她所在乎的就只有一个九月罢了。

萧璟斓见小九月这般横冲直撞的模样,脸色都变了,若是撞到肚子可怎么好?可是见尹穆清顺当的将小家伙揽了过来,成功的削弱了小家伙的力量,他紧绷的神色松懈了不少。

却不想,九月抱着尹穆清就算了,还像个小泥鳅一般将自己的小脑袋死命的在尹穆清胸前拱来拱去,萧璟斓顿时脸就青了,还不曾说话,倒是小九月异常悲惨道:“娘亲,九儿不是父王的亲儿子对不对?呜呜……父王将九儿往地上摔,父王扔九儿,呜呜……”

尹穆清一听,顿时脸色一沉,抱着小家伙的小身子不断的安慰,又上下摸索,看看是不是摔着小人儿了,她忍不住瞪了一眼萧璟斓,怒道:“孩子还这么小,就算做错了事,你又何必发这么大的脾气?若是摔着了,那可怎么办?”

见自家娘亲这般维护自己,某个小鬼头瞬间就放心了,抱着尹穆清的脖子,在尹穆清看不见的地方朝萧璟斓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挑衅的鬼脸,萧璟斓瞬间怒不可遏,没有人在他面前如此挑衅他,这个儿子,当真是上辈子的债主不成?

又被尹穆清这般批评,萧璟斓顿时委屈的不行:“他这般活泼乱跳的模样,哪里就摔着了?这小子,年纪不大,到学会冤枉人,告黑状了,阿清不查清楚便批评本王,会不会太不公正廉明了一些?”

“别和我说什么公正廉明,孩子年纪小,你和他讲什么道理?”

“我……”萧璟斓气的差点没有一口血涌出来,都说慈母多败儿,果然如此,这般下去,九月这小东西不得被她惯的无法无天才怪了。

萧璟斓盘算着,等那个小的出生,合该将九月和倾恒单独辟了府,分出去养,免得留在尹穆清身边养成了姑娘,没有一点男儿气概。

碍于一个才不过五岁大的孩子,一个又是身怀六甲的女妇人,萧璟斓本着男人该有的气度,没有在和他一般见识。

见萧璟斓吃亏,倾恒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这次确实是他和弟弟错了,还不说,刚刚他和弟弟差点死在了封於的掌风之下。

倾恒走了过来,单膝跪地,朝尹穆清行礼道:“母亲,这事怪孩儿,孩儿鲁莽,让父王母亲担忧,是孩儿的不是,以后,孩儿一定做好兄长,为父王母亲分忧,再不意气用事,惹父王母亲不快。还请母亲不要与父王置气,以免伤了身子。”

呦呦呦,萧璟斓看了倾恒一眼,这小子竟然变得这般好,还知道给他求情?萧璟斓感动的一塌糊涂,没想到他不是孤立无援,是有战友的。感激的眸光落在倾恒身上,不断的点头,这小子是个可造之材!

萧璟斓灼灼目光倾恒哪里不知道,他扯了扯唇角,心道,父王这是什么眼神,他不过是担心母亲因为生气伤了自己的身子,伤了腹中的小妹妹而已,父王不要想太多好么?

尹穆清听此,哪里还有气?将倾恒扶起来,揉了揉小膝盖,道:“阿恒乖,母亲也不过是和父王说笑,哪里在置气?好了,天色不早了,又折腾了一个晚上,和弟弟好好歇息吧!”

“是!”

这会儿九月突然将藏在袖中的一枚龙骨般的东西拿了出来,交给尹穆清,道:“娘亲,这个不是九爷的东西,晚上九爷看见它是放阿玦哥哥娘亲的水晶棺内的,九爷不是故意要拿来的,阿玦哥哥的爹爹肯定好生气,以为九爷偷偷拿走了,所以才生阿玦哥哥的气,你把这个还给阿玦哥哥的爹爹好不好?”

九月一醒来,便看见这东西挂在他脖子上,当时就有些呆愣了,这个明明是阿玦哥哥娘亲的东西,如今竟然在他手上,小家伙虽然调皮了一些,却也知道不该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不告而拿视为偷,这是不对的。

尹穆清接过九月手里的东西,雪白的一节玉骨,好似某种东西的脊骨,冰凉入骨,手指摸到的地方似乎结了冰一般寒冷,却又没有冰霜,这就是深海龙鱼脊?寒气未免太大了一些,怪不得可以防腐。

她看了一眼倾恒,果真见倾恒点了点头,尹穆清当下便明白了,小封玦果然说的没错,他们要,定是讨要不到的,只能盗取。

尹穆清知道九月心地纯良,心头微微酸楚,不愿九月知道这是做什么的,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明日娘亲就将东西还给封於,顺便再替小九请罪。”

九月这才放心,似乎松了一口气,突然抽开抱着尹穆清的手,拉了拉萧璟斓的衣摆,噘嘴道:“其实刚刚九爷说的都是胡话,爹爹很好的,比阿玦哥哥的爹爹好,阿玦哥哥的爹爹好凶。”

说真的,九月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着的,根本就没有受过什么委屈,而且还是一个我行我素,口无遮拦,率真骄傲的性子,想做什么就做,想说什么就说,丝毫不考虑后果,也丝毫不考虑场合和身份,还不说会跪在地上哭着向别人求饶请罪,这些动作九月不会想着做,更不会去做。

之前看见封玦流着血流着泪,跪在自己爹爹面前,九月受了不小的打击,相较而言,他对自己的爹爹还是很满意的。

他,也庆幸自己的爹爹是个纸老虎,虽然总是冷着眼吼他,却不会真的苛责他,更舍不得他受一点点的伤。

萧璟斓听九月这么说,便知道是之前封於的举动将小家伙吓到了,这一番言词,萧璟斓也觉得挺欣慰,这小东西能知道他这做爹的好,真是难为他了。

弯腰抱起小家伙,走到床榻边,轻轻的放下,然后亲自脱了衣服将小家伙塞进被子里面,清冷的声音难掩温柔:“知道父王的好,以后便乖乖的,多和哥哥学习,功课武功都不要落下,不要去缠着娘亲,不要妄想和父王作对,明白么?”

九月点了点头,难得在萧璟斓面前乖巧,握了握小拳头,在萧璟斓面前晃了晃:“九爷早就知道了,等妹妹出生了,九爷要保护妹妹的。一定要将拳头练结实,若是妹妹被人欺负了,九爷就去帮妹妹揍回来!”

“如此,本王便放心了!”不过,萧璟斓心头冷笑,有谁敢欺负他的女儿?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成?

两个小家伙入睡后,萧璟斓和尹穆清才到隔壁的房间,一个多月不曾好眠,一个又身怀六甲,自然都累了,再加上自己想要的东西到手了,也顾不得久别重逢的甜蜜,抱着对方,一觉好眠。

第二日一早起来,大宁街道上面全是官兵,全城戒严,为的就是防止土匪混进城扰乱百姓。

尹穆清要的东西,萧璟斓很快就找来了,这个过程中,尹穆清也没有闲着,连夜画了草图,画了一个磁电感应的装置,这些东西前世她没有少做,如今再做,自然得心应手,熟的很。

萧璟斓找来的木匠手艺很好,不过花了两日的功夫,就将尹穆清要的东西做好了。

一个一人高的木箱,木箱两边安装了南北磁铁行程磁场,磁场中间固定了一个荷叶转,转子上缠着导电金线,荷叶转一边有一个脚踏动叶轮,如自行车一般,坐在上面踩动脚踏,便可转动叶轮,顺便带动磁场内的转子转动,使导线做切割磁感线运动,从而产生交变电流。

因为没有充电器,尹穆清只能将手机拆开,暴露尾插,用金线直接将接上正负极。

萧璟斓完全不知道尹穆清在那里做什么,看起来奇怪的紧,不就是开个匣子么?怎么还要费这些功夫?虽然疑惑,但是他一直没有问,乖乖的在尹穆清身边打下手。

见尹穆清将金线连在那黑匣子的一端,拧眉道:“这就能开了?”

尹穆清笑了笑,推了推萧璟斓,道:“去将九月叫过来。”

萧璟斓愣了一下,屋里没有其他人,他只好亲自去叫九月。

不一会儿,两个小家伙就过来,九月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欢天喜地道:“娘亲,请九爷过来做什么?”

尹穆清点了一下小家伙的鼻子,道:“娘亲找你做点事,还需要用请字?”

说罢,尹穆清指了指不远处的脚踏,道:“你不是要骑自行车么?先练练,练好了娘亲就让人给你做自行车。”

以前九月扬着尹穆清带他骑马,尹穆清随口说了一下,若是有自行车给小家伙骑,也就不用担心被马伤到。小家伙便放在了心上。

九月一定,顿时眼前一亮,见到那个奇怪的东西,自然好奇,手脚并用的爬上去,抓着把手,兴奋的瞪了起来,木箱里面的荷叶转也转动了起来。

尹穆清担心手机坏了,却不想,九月那里一转,放在桌案上面的手机便亮了,显示充电状态。

尹穆清大喜:“这手机质量不错,竟然还是好的!”

废了这么多年,还是好的,看来这手机各种零件都是顶好的。

手机滴的一响,萧璟斓眉头瞬间一皱,立即从踏上站了起来,一副防备的模样。

尹穆清拍了拍萧璟斓的肩膀,道:“别担心,等下,一个时辰之后,这匣子就能开了!九月,加油,别停!”

九月听此,更加卖力的蹬,模样可爱的紧,不过,瞪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累了,小家伙身子虚的很,又是个没耐性的,哪里做的了这个事?

见自家爹娘和哥哥坐在春凳上谈笑风生,他在这里做苦力,他小胳膊腿都要废了好么?小家伙瞬间就不悦了,哭道:“娘亲,九爷不想骑车了,哇呜呜……”

尹穆清转身看去,却见九月鼻头上全是汗水,小脸不见红晕,反而白的吓人。

尹穆清心头拔凉拔凉的,九月这身子确实太差了,不说累不得,这么点运动量都受不了,这么下去,当真是不行。

萧璟斓自然也是舍不得小娃受罪的,不知道尹穆清要做什么,他起身将九月抱了下来,眉头拧着,拿袍子将小娃裹的严严的,就怕这娃刚刚出了汗,凉着。

九月有些委屈,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将小脑袋埋在萧璟斓胸口,不愿说话,似乎在撒气。

尹穆清以为小家伙累了,便没有多想琢磨着,东西都到手了,合该告诉晏子苏一声,准备着,给九月治病。

不过,一想到腹中的孩子还需要六个月出生,她便有些遗憾。

倾恒看了一眼萧璟斓又看了一眼尹穆清,开口道:“母亲要做什么?孩儿可以为母亲分忧。”

“如此就辛苦阿恒了!”

倾恒学着九月的动作,蹬着脚踏,转子飞一般的转,手机的呼吸灯又亮了起来。

约莫半个时辰过后,手机充了百分之八十的电,尹穆清怕小倾恒累,便让他停了。

九月睡着了,便被萧璟斓放回了去,尹穆清也支走了倾恒,待屋中只剩下萧璟斓和她两个人,她才拆了金线,尹穆清装上手机,不一会儿,手机就开机了。

一声悦耳的开机音乐一响,将萧璟斓惊了一跳。

尹穆清开口道:“你莫怕,这只是一个死物,但是可以储存人的声音,动作,不会伤人的。”

萧璟斓没有说话,尹穆清则翻阅着手机,她首先找了视频照片短信这些东西。

果不其然,翻开相册,里面有不少封於的照片,不过,看角度,应该都是偷拍。

有在大街上远远偷拍的,有纵马疾驰的照片,有在餐桌上的用餐图,还有在浴室的出浴图,还有一些在战场人拼杀时血染战袍的照片,还有洞房花烛时,封於身穿红色吉服的照片,所有的照片都展现了不同面的封於,每一张照片精美的可以当做壁画,没有加滤镜,没有加美颜,这男人却美的不似凡人。

再往后,就是现代的一切场景,高楼大厦,穿着清凉的现代人。

尹穆清觉得,这个手机像素这么好,照片的角度和背景也都异常的唯美,想来,这个封王妃应该是摄影师吧。

翻了许多,却都不见有二人的合照,尹穆清了然,恐怕,封王妃也不曾告诉封於自己的身份,更没有将手机的事情告诉过封於,不然的话,他们既然相爱,以封王妃的爱好,不可能不拍几张两人的合照。

尹穆清好奇之下,又翻了录像记录,里面也有不少,但是都是封王妃自己的。

随手点开一张,镜头里面是一个绝美的女子,眉如远山黛,眼若含波,一双眼睛仿佛能说话一般,顾盼生姿,能溺死人一般的笑荡在唇边,只见女子对着镜头,似犹豫了半响,还未开口,小脸便红了,只听女子百般挣扎,才道:“淮吟,我爱你,暖暖爱你……我们……有宝宝啦……”

淮吟,应该是封於的字。

尹穆清又点开一个,还是封王妃对着镜头,鼓着腮帮子,有些怒意的道:“你你你……登徒子,竟敢吻我,我的初吻,这可是我的初吻……”

“喂,别以为你是王爷,本姑娘就不敢动你,本姑娘不仅要动你,还要骂你,封於,你个王八蛋,小人,登徒子……”一边骂,女子还一般有手对着镜头扇巴掌……

“淮吟,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也从来不会想要伤害你,我……只是害怕……害怕别人将我当妖怪……”

尹穆清一连看了几个,便发现,封王妃的性子是个活泼可爱,却异常善良偶尔呆萌,骄傲无比的女子。

这些视频里面,恐怕全都是她想对封於说,却又因为害怕,害羞,或者拉不下面子,不敢当面说的,所以只能对着镜头,将自己心头想法全部倾诉给手机。

小女儿家的小心思,又是隐私,尹穆清自然不好意思多看,往上一滑,突然看见最后拍的一个视屏,好奇之下,尹穆清点开一看,不由的蹙了眉头。

画面里面,似乎是一个破庙,封王妃脸色苍白躺在稻草堆上,怀里躺着一个红彤彤的小婴儿,裹着小婴儿的还是封王妃自己衣服。

“宝宝,妈妈……爱你……”女子的声音异常虚弱,好像下一刻便会消失殆尽一般:“宝宝,你一定……一定要听爸爸的话,好不好……妈妈舍不得你,舍不得……”

“淮吟,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不属于这里,可能,我快回去了,回到属于我的家。我死后,你便将我的尸骨化为灰烬,撒在渝海之内,好不好……”

“淮吟,若是我死了,你别难过,我不是死了,我是回家了,有宝宝陪着你呢,宝宝,你会陪着爸爸,陪着父王的,对不对?”

镜头突然对着孩子的脸,不过,还没有停留片刻,镜头募得变得振动起来,好像手机落在了地上,镜头是向着地面的,以至于画面木得黑了起来。

转而就是刀剑相撞的声音,没过多久,便听男子一声歇斯底里的喊声:“暖暖……”

“刮了他们,给本王刮了他们!”

“是!”

婴儿的哭声,还有人的惨叫,刀剑碰撞之声,男人抱着女子低声抽泣的声音混响一起,即便是没有画面,都让尹穆清觉得浓浓的悲伤袭上心头……虽然仅仅是一张照片,就能看得出封王妃对封於的痴情,吃饭,沐浴,不管是在哪里,她的镜头里面,只有那个心爱的男人。

仅仅只是看了几个小视屏,便能看的出来封王妃对封於日久生气,从排斥到倾心的转变。

而,也仅仅是一个视屏,却能看出,那个失去所爱的男人,是何等悲伤……

尹穆清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男人,眼泪啪啪的往下掉,叹道:“来了,便能回去?死了,便能回去么?”

募得,下巴上传来一阵剧痛,一股力量募得墙强迫她转过头去,撞入一个隐了滔天怒意还有恐惧的眸子:“阿清,你……是什么人,你打算回哪里?”

------题外话------

封玦爸爸妈妈真可谓一对苦命鸳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