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离开/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哪个男人接受的了自己的枕边人全身都是秘密,这两天,尹穆清奇怪的举动早已经让他满心疑惑,甚至还夹着了浓浓的恐惧与折磨。

这种逃离自己掌控和预期期望的感觉,让他有种即将失去她的错觉。

身边的人,是他所爱。

可是,在这一刻,萧璟斓突然疑惑了,他爱她,这是毋庸置疑的,他于她来说,好像摊开的一张白纸,没有半分秘密。

然而,她呢?

直到今天,他都不够了解她。

甚至,在看了那个奇怪的东西里面储存的一些声音之后,他才明白,他的妻子,是尹穆清,却也不是尹穆清。

或者,她根本就不属于这里。

萧璟斓害怕了,他害怕自己有朝一日也像封於一般,成为一个没有人爱的可怜虫。

他想象不到,没有她的日子,该是如何悲凉和痛苦,若是没有她,他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尹穆清对上萧璟斓沉痛隐怒的眸光,只觉心头募得一痛,好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了一下一般,她才明白,因为这两天她匪夷所思的举动,还有这部手机,他已经把她列为奇怪人的行列了吧!

她若是没有一个美丽的解释,怕是身边这位爷真的要将她当做妖怪了!

尹穆清微微挣扎了一下,下巴上的痛又紧了几分,她瞬间升起几分不满,拧眉道:“我从未想过瞒着你,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罢了。若是我要瞒着你,便不会当着你的面捣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是吗?”

萧璟斓虽然面上还是阴沉着,但是手却松了开来,终究是不忍伤她。

就在前一刻,萧璟斓已经想了无数个留她在自己身边的想法。

只听萧璟斓一字一顿道:“阿清,你明白的,不管是你要去哪里,本王都不会允许你生出离开本王的想法,若是离开,本王即便是掘地三尺,毁天灭地,也要将你找出来!”

这,算是给尹穆清一个忠告,试图打算将她心里仅存的一点点想要离开的想法打消!

尹穆清嘴角一抽,身子往前一倾,便靠在萧璟斓的肩上,缓缓开口:“我现在说的话,不管有多么匪夷所思,不管你相不相信,都无半点虚言。我告诉你这些,也是因为不管你接不接受,我都将你视为能够托付真心之人。兴许,你会将我当做妖物,再不会像之前那般对我倾心相待,但是我还是想说,这也算,对你我的一个考验吧。如此,你还要听么?”

萧璟斓一愣,紧绷的心突然松了许多:“不管你是人是妖,是魔是鬼还是仙,左右都已经冠上了我萧璟斓的姓,是我孩儿的娘罢了,你且直说。”

尹穆清深吸一口气,这才缓缓开口:“如你看到的那般,我和封王妃都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根本不属于这里,兴许都是机缘巧合,才有机会来到这里。不过,我和她不同,我在家乡,其实是在刑部当差,可是在抓坏人的途中落入别人的圈套,牺牲了。没想到,一觉醒来,竟成了难产而亡的尹府三小姐。”

尹穆清抬眸看了一眼萧璟斓,见他拧着眉头,一副相信又不敢相信的模样,倒是觉得这模样可爱呆萌的紧。她继续道:“三小姐生下倾恒便撒手人寰了,或许是因为老天怜悯九月那个孩儿,所以才将我带到这里。不过,我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腹痛难忍,百般挣扎后生下九月,却不知之前真的尹府三小姐已经生下了一个孩儿。可能也是因为这般的折腾,九月的身子才会受损。后来,我逐渐得了尹三小姐的记忆,好像她便是我,我便是她,已经分不清我们究竟谁是谁了。”

死了,醒来后却成了三小姐?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借尸还魂?

萧璟斓听的难以置信,只觉得难受的紧,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庆幸,上天将她带来这里,拯救他的孩儿,拯救他。

可是,又觉得害怕。

她可以无声无息的来,是不是也会无声无息的走?

有朝一日,会不会像封王妃一样,就那么离开了?

一开口,萧璟斓只觉得喉咙发紧,声线沙哑低沉:“来了,便不要走了,好不好?”

尹穆清伏在萧璟斓的胸口,忍不住摸了摸有些隆起的腹部:“你不知道女子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我们都已经拜堂成亲,已经有了孩子,你便是我的家人,又怎么会离开?虽然我的家乡不在这里,但是那边,却只有我一个人,孤苦无依的,只有这里,才有我的至亲至爱!阿斓,除非你不要我,爱上别的女子,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萧璟斓心中所有的害怕和恐惧全部都烟消云散,抱着尹穆清,抬起她的下巴,以一种霸道又急切的态度吻上了女子的红唇。

屋中一片旖旎,直到二人的呼吸又沉重了几分,萧璟斓才松开这个吻:“甚好,甚好!”

尹穆清交代清楚,二人似乎更近了,没有半分秘密,她从萧璟斓怀中钻出来,开口道:“我们拿了封於的东西就这么一走了之终究是不妥,兴许我将这东西交给他,也算弥补我们的亏欠。”

没了深海龙鱼脊,封於保护了七年的遗体,怕是会毁掉!

不管怎么说,她都良心难安。

萧璟斓看着尹穆清手里的那黑色的东西,点了点头:“我带你去寻他!”

大宁北边靠近漠北,正是两国交界,如今漠北与大宁正在大战,战事本就吃紧,封於此次从战场回来,不过也只是想陪心爱之人过一个生辰,没想到遇到尹穆清等人,生辰没有过,还惹来盗匪扰民。

一群盗匪又如何与封於的正规军作对?不过两日,封於便将所有的盗匪全部斩杀,而他也发现,这些盗匪虽然扰民,却有所忌惮,不敢杀人。

他派人去查,才发现这不过是萧璟斓的一个缓兵之计,这些盗匪早就被人胁迫了!

封於扯了扯唇角,那是盛怒的征兆。

而也在这个时候,前线传来加急。

封於看后,面色惊变,随即滔天怒意袭上心头,手指一捻,手里的急件被内息化为灰烬,随风飘去。

“好一个借刀杀人!”封於薄唇轻启,眉宇间全然是对朝廷的失望,愤懑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他要我封於的命,封於何惧?却为了一个封於,牺牲数万大军,弃百姓于不顾,云赫有为君之能,却无为君之贤,即便没了我封於,他的皇位又能坐稳多久!”

风琪也是大怒,王爷离开前线的时候,拟好了用兵之策,定是身边有奸细,泄露了军情,竟然让王爷麾下数万大军落入敌军圈套,导致玉岭关失守,惨败。

而朝廷便是借此机会削藩,派遣傅康冀傅大将军接手大宁。

前日玉岭关失守,今日傅家大军便已经到了惠州,难不成皇帝有预知只能,提前数日便知道玉岭关会失守?

难道说,这是皇帝为了除掉王爷的一个计谋?

若是这样,云赫赌的,未免太大了一些。玉岭关失守,敌军一旦进一步攻击,援军又不到,那么,玉岭关内的将生灵涂炭。

即便这大宁是王爷的封地,却也是东昱的百姓,是他云赫的子民,他……怎么忍心?

风琪跪地道:“王爷,朝廷派傅康冀傅将军接手大宁,云赫实在卑鄙!”

明知王爷与傅将军情同手足,是生死之交,却拿傅康冀来与王爷谈判。

王爷若是拒绝让权,王爷是抗旨不尊,傅将军是办事不利,云赫便能有理由同时处置二人。

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

封於眯了眯眼睛,一拉缰绳,道:“回府!”

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响彻天际,好像天边的滚雷,带着几分肃杀之意。

客栈之中,萧璟斓和尹穆清听到这马蹄之声,便知道,封於回城了。

远远看见烟尘四起,一个戎装将军带着一群骑兵纵马而来,那马蹄染起一片烟尘,好似踏在云端之上,威猛而又肃杀。

为首的便是封於,银白色的甲胄在阳光之下发出凛冽之光,精悍的戎装使他高大的身躯更显冰冷和肃杀,身后的赤金蟒纹披风被风吹的猎猎作响,他双唇紧抿,玉脸仿若玉石雕刻一般冷然威凛。

这样的封於,和第一次见面时,那个白衣玉冠的他相差甚远。

若第一次见面时,他是天上的仙。

那么,现在的他,就好像是遁入地狱的魔。

见军队将近,萧璟斓揽着尹穆清的腰身,从窗口掠出,轻盈落下。

“吁!”

封於募得勒马,马儿长嘶一声,生生顿住了脚步。后面的将士也迅速应对,勒马止步,数十匹马突然长嘶,嘶鸣的声音划过长空,好像天都被撕裂了一条口子,震耳欲聋!

“你们没走?也罢,免得本王再去寻,来人!”封於的声音冷漠至极,让人徒然生寒。

眼见后面的人尽数拿出了袖箭,齐齐对准尹穆清和萧璟斓,二人却没有半点惊慌。

尹穆清上前一步,拿出手机晃了晃:“你就不想知道为何我们没有走?如今出现在你的面前,自然是有底牌的,你就不想知道我的依仗是什么?”

见封於没有说话,尹穆清笑道:“你就不想知道封王妃在这里面给你留了什么?”

封於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尹穆清看了一眼客栈,笑道:“借一步说话?”

不顾那些对准自己的袖箭,尹穆清转身入了客栈,萧璟斓看了一眼封於,随后紧紧跟上。

封於终究没有抵住这个诱惑,下了马,转身上了楼。

“王爷,担心有诈!”风琪忙跟上,王爷一遇到王妃的事情,就没有判断力,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欺骗世子在先,来王府抢东西自后,还打伤王爷,王爷怎么还敢去?

“在外候着!”

风琪听此,咬了咬牙,只能停了脚步。、

封於上了楼,来到雅间,见尹穆清在等他,他眉头拧了拧,开口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尹穆清没有开口,只是将手机拿出来,一边开机一边道:“这是你王妃的东西,你可知道它用来做什么?”

封於拧眉道:“王妃……总是喜欢把玩这个匣子,不过,本王没有看出这个匣子有什么不同之处。”

看来,封於当真不知道这手机的用途了。

“如此,我便教你用这个匣子,不过,你要答应我,深海龙鱼脊交给我们,你不许再追究!”

“不可能!”封於一拂袖,怒意胜然:“除了那东西,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尹穆清笑了一下,也没有再让封於答应他什么,教封於如何看照片,如何看录像,这才道:“不管如何,你先看这些吧,看了这些,兴许,你能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封王妃说过,她死后,要将她火化,将骨灰撒进大海,同为女人,尹穆清知道,封王妃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她无非只是不想封於走不出来罢了。

尹穆清出了雅间,独留封於一个人在房间。

推开门,萧璟斓在外面等她:“阿斓!”

“收拾收拾东西,我们今日便启程离开!”

“今日?”尹穆清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有些迟疑:“若是封於不放人,我们想走难!”

“他不会!”萧璟斓牵着尹穆清的手进了隔壁房间。

男人才最懂男人,心爱之人的生前之言,他不会不照办。

既然人都走了,也不需要深海龙鱼脊了。

尹穆清不知封於看了那些东西时何想法,会痛,会怒,会怨,还是会遗憾,她只知道,封於在那个房间待了一天一夜,出去的时候失魂落魄,一双眸子猩红,一看就是被泪水洗过的。

等封於走后,他们也离开,风琪派人拦,封於却摆了摆手,道:“让他们走!”

“王爷,他们……”风琪震惊不已,没有想到,王爷竟然就这么放他们走了,王妃的东西不要了?深海龙鱼脊不要了?

封於呵斥道:“退下!”

尹穆清从马车里面探出一个头,感激道:“多谢!”

尹穆清自然不知,此时一别,封家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九月歪在尹穆清怀里,哭的一抽一抽的,拉着尹穆清的手,哭道:“真的不能向阿玦哥哥辞行吗?九爷真的不能去见阿玦哥哥一面么?”

尹穆清摸了摸九月的脑袋,叹道:“等九月病好了,自己就可以来寻阿玦哥哥,这个时候封王叔叔怕是心里难过,不愿意见到我们。”

再次听到自己心爱之人的声音,看见她惨死,封於哪里不同?

如非是揭开伤疤,撒一把盐罢了!

“真的?”九月听此,果真眼睛亮了几分,看着越来越远的白色身影,他暗自发誓:“阿玦哥哥,你一定要等九爷,等九爷长大,就过来寻你。”

一个承诺,便是一辈子,九月自然不知道,再次相见,阿玦哥哥还是那个阿玦哥哥,却也不再是那个阿玦哥哥。

他所在乎的不过是那份共患难的兄弟情义,却不想,竟也会慢慢的变……

变得让他着魔,让他疯狂!

封於看着马车远离,良久,才开口道:“暖暖,你怎么舍得离开?怎么舍得……丢下我一人……”

回到封王府,封於去了冰室,看着那个全身寒冰的女子,心头一寸一寸的发紧。

手机内的话,还响在他的脑海,自责,愧疚,愤怒,种种复杂的情绪袭上心间,摸着女子的手,封於爱怜的开口:“暖暖,我早该陪你一起去的,不该留你一人,不该的……”

兴许知道自己陪心爱之人的时间不会太长,封於一直将自己关在冰室,几天不曾出来。

自从封於离开封王府剿匪,封玦自知自己惹父王生气,便跪在祠堂请罪,可是一直不见封於回来,一跪便是好几天,毕竟是个女娃,寒气入体,当下就晕倒在地。

封玦倔强,侍候的人劝了无数次,封於不在,不必如此,小家伙却不听,端跪在那里,结果就病倒了。

风琪得到消息的时候,封於还在冰室。

大主子将自己关在冰室,小主子将自己关在祠堂,这一对父子一个比一个愁人。

不过,小主子病了,兴许王爷就不会这般折磨自己。

风琪忙去敲了冰室的门急道:“王爷,世子晕倒了,高热不退,大夫说怕不好!”

------题外话------

这下封玦要重生了,咩哈哈!大家可以看世子谋嫁的前面哈,和这个是接上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