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外公要死了?/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琪本以为里面的人是不会出来的,不想,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里面的人便出来了。

染了一身的冰霜,那人却恍若不知。

清冷至极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薄唇轻启,只有两个字:“带路!”

风琪自然知道封於要去哪里,忙错身一步,带着封於匆匆朝封玦的院子而去。

小家伙烧的脸颊通红,双唇苍白,似乎做了噩梦一般,冷汗淋漓,不停的呓语,长长的睫毛挂着几行泪水,像只受伤的小兽一般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

封於从未见过女儿这般难受,心头募得慢了一拍,好像一济重锤击中心间,疼的发慌。

心爱之人临走之前说的话又浮上心头,他只觉心头大痛,愧疚无比。

他对不起暖暖,没有照顾好他们的女儿。

大痛过后,便是大怒,凛眸扫去,便吐出几个字:“废物,小主子都照顾不好,本王不养无用之人!”

“王爷息怒,属下等罪该万死!”屋中伺候的侍卫噗通跪了一地。

王爷这是动怒了,怕是不会给他们活路!

风琪自知自家主子现在怒气难掩,心头也对殿中伺候的人失望,王爷出门在外,府中伺候小主子的人如此不尽心,不懂为王爷分忧,这般,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处!

“带下去!”

带下去,自然是要了结这一群没有尽心的人!

封於坐在床头,握着小家伙的小手,忍不住唤道:“玦儿?莫怕,父王在这里。”

小家伙似乎听不到人言,沉浸在噩梦之中,满脸痛苦的模样,封於看着便心疼,忍不住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夫怎么说?不过出去几天,小世子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小孩子总有一些头痛脑热,又是个姑娘,封於专门为封玦安排了一个大夫,那人口不能言,耳不能闻,只能开方子抓药,两耳不闻事,便不知封玦处境,所以封於也才放心将封玦交给那大夫。

风琪犹豫了一下,才迟疑道:“小主子可能怕王爷生气,心中惭愧,又自知有错,便在祠堂请罪,没有王爷的应允不敢起身,这么一跪便是三天,小主子年纪小,之前又受了不轻的内伤,如今虽然已经入春,却还是天寒阴冷,小主子这才寒气入体,高热不退!”

封於听此,自然是内疚不已。

亲自在床前衣不解带的照顾,几天几夜,不眠不休。

其间,封玦似乎噩梦缠身,嘴里糊里糊涂的念叨着什么,封於耳力不错,便也隐隐听到小家伙断断续续说什么孩子,夫君一类的词。

封於眸光闪了闪,有些不解,却心头仿若被什么刺了一下。

这个被他当做男娃严苛教养的孩子,总归来说是一个姑娘,嫁人生子,平安一生才是一个姑娘该有的人生。

他这般待她,暖暖天上有知,一定会责怪他的吧?他和暖暖的女儿,该是天下最尊贵的姑娘,合该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的,何至于在这里遭这样的罪过?

封於摸着小封玦娇嫩的小脸,眸子红了红,叹道:“是父王有愧于你!”

他压了压被角,缓声问道:“傅将军可到大宁了?”

候在屏风外的风琪恭敬道:“昨日便到了,是林威亲自接的!”

他说完后,又听寝殿内传来男人低沉冷静的声音:“朝廷的人可来了?”

“已经在百里之外,据说是皇帝身边的曹贵。”

“嗯!”封於嗯了一声,随后又道:“去傅将军府送上本王的私贴!”

王爷这是要私下见傅将军一面?风琪自知此事关系重大,不敢耽误,连忙领命去办:“是!”

封於又让人送来一套六岁女娃的衣裙,正准备给自家闺女换上,刚刚还乖乖躺在自己臂弯里面的小姑娘睫毛动了动,挣扎了许久才睁开眼睛,盯着他瞧了半晌,才讷讷的开口:“父王……”

见女儿醒来,封於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明明欣喜万分,却莫名觉得悲凉和不舍,心头情绪复杂错结,脸上却淡淡的:“醒了便好,明日带你去拜见傅将军,以后,你便认傅将军做爹爹罢,他是爹爹的兄长,总会将你视如己出,好好照顾你。不要问为什么,听父王的话便是,明白么?”

封於虽然云淡风轻的说着,可是给小娃娃穿衣服的手却抖的厉害,好像被人抢了自己视若珍宝的东西,眸中全然都是浓浓的不舍。

不舍又如何?他终归不能害她一辈子。

封王府的小世子会是她一辈子的负担,只有摆脱这个枷锁,才能安稳的过一生。

封於说着,却不知怀中的小姑娘不知何时又晕了过去。

封於摸了摸小姑娘的脉,不见之前那般紊乱,便知道她已经没有什么大碍,无非是身子虚罢了。

他自然不知,此刻,自己的女儿正在做何等挣扎,前世今生的爱怨嗔痴,全然充斥这小人儿的脑海,恍若要将这小小的身子撕碎焚烬……

……

突然离开,小九月情绪异常低落,小家伙情绪波动太大容易发病,这个状态自然不敢贸然带小家伙上船赶路,尹穆清便做了主,带着小家伙在沿海一地的商会夜市玩了一些时日。

九月孩子心性,玩自在了,自然就将不快乐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之前君凤宜和穆挽清在封王府那晚与他们走散后,便没有露面,尹穆清也想等两日,穆挽清的身子不怎么好,楼卿如不在身边,总归来说是不放心的。

不过,没想到果然在夜市上碰到了二人。

海边的风大,腥味又重,夜市虽然热闹,大多都是带了围帽穿着披风的,而且都是出来采买的一些富贵人家的下人。

沿海一地产盐,内地盐价又高,不少商人拿了内陆的一些皮子药材过来换盐。

皮子在这个地方是好东西,自然有些富贵人家要抢先来买,所以有不少富贵人家的小姐公子哥随下人来夜市逛。

人海处,两个雪白头发的人手牵着手在夜市里面逛,不时的在各处摊位看,男子偶尔会买一些小玩意儿戴在女子发间。

这里的首饰大多是珍珠玛瑙做的,价钱会贵一点,也有不少用贝壳做的首饰,虽然廉价,看着却很新奇,戴着也好看。

远远看着,那二人很熟悉,尹穆清却不敢认。

还是九月丢开了她的手,朝前面的二人跑了去:“外公,奶奶……”

“九月……”外公?小家伙莫不是认错了?他外公那一头青丝,怎么可能突然变得银白?尹穆清哪里能接受的了?

不过,前面的二人听到小九月喊,竟转过来,将那小家伙抱进怀里。

君凤宜朝前看了一眼,果然看见尹穆清等人,他并未觉得自己这个样子有什么不妥,抱着九月朝尹穆清走了过去:“那晚知道你和阿斓脱了身,便没有去打扰你们小夫妻,早早的来码头候着了,什么时候启程?”

所有人都盯着君凤宜的头发,没有做声,九月摸了摸君凤宜的头发,鼻翼轻轻扇动,随即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哇呜呜……外公,你头发都白了,是不是老了,快死了?”

意识到这一点,九月哭的更大声了,朝尹穆清道:“娘亲,外公要死了,他要死了怎么办?”

尹穆清扯了扯唇角,没有回答九月这个问题,却见君凤宜黑了脸色,刮了一下小家伙的小鼻头,嗔道:“小坏蛋胡说八道什么?你不觉得外公头发这颜色很好看么?就像姥姥的头发一样。”

九月吸着鼻子,看了二人两眼,果然觉得还挺搭配的,抽抽搭搭的道:“外公不会死吧?”

君凤宜宠溺道:“外公不仅不会死,还会活的好好的,看着我的九爷长大,娶妻生子。”

九月撅了撅嘴巴,骄傲道:“九爷要娶天下最漂亮的小美人。”

说完,九月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娘亲身边的哥哥,叽叽喳喳道:“比哥哥还漂亮的小美人!”

九月这话一出,小倾恒脸色募得拉了下来,这小鬼头,竟然还记着之前的那些话,真是不乖,合该要打屁股才是。

不过,几个大人倒是笑了起来,这小家伙豆丁大,竟然有了好色的潜质,小小年纪就想着娶漂亮媳妇。

尹穆清开始震惊的不行,君凤宜的头发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看到穆挽清的气质似乎有些什么不一样了,她没有戴头纱,也没有戴围帽,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里,并不遮掩那一头雪白的发丝,她瞬间就明白了。

君凤宜当真是用心良苦。

不过,帝王身子尊贵,如何能损伤一分?

他这本模样又如何给朝中重臣一个解释?

一国帝王年纪不过四十便一头青丝如雪,又无多少子嗣伴身,天下该如何编排他?

尹穆清皱着眉头,楼卿如也有种不好的预感,等回到客栈,君凤宜果然端坐在他的房间,等着他。

楼卿如看到君凤宜的那一刻,心头便咯噔一声,随即讽刺的笑了笑,道:“你若后悔了,我这里有染发的方子,不过只能维持三个月,而且有些伤身。”

君凤宜拧眉道:“你就未曾想过为父皇分忧?你是朕的嫡长子,父皇的位置,理应给你。”

楼卿如瞬间蹙起了眉头,苦笑道:“给我?您说这句话的时候,可有考虑过君天睿是何想法?”

君凤宜一直对君天睿有隔阂,也不喜欢他,特别是听自己的亲生骨肉提及他,他更是觉得君天睿便是自己人生之中的一个污点,自己也愧对于心爱之人。

“君天睿孩子心性,不如你稳重,如何能担当大任?何况,他不过是罪臣之女所生,本来无名无分,即便追谥其母位为贵妃,却也是庶子,身份又如何与你相提并论?”

“身份?”楼卿如笑了笑,道:“若是我没有记错,墨翎皇并无皇后,又何来嫡子一说?比起身份,我与阿姐才是无名无分,在外人眼里,阿姐这个元清公主说好听了是个民间公主,说难听点,也不过是外室所生,又比阿睿尊贵的到哪里去?”

君凤宜一噎,这呛的紧:“你在怪朕?”

“被必要!怪你作甚?”楼卿如脱下外面的衣袍,挂在架子上,里面是一身利索的劲装,他解开手腕上的扣子,让自己更舒服一点。不过这动作一看就知道他要休息了,不愿与君凤宜多谈,只听他继续道:“阿睿聪慧,你觉得他难当大任,是因为对他有偏见,从未了解过他罢了。他本就是墨翎的小太子,难道你还打算废太子?我志不在此,即便你废了太子,我也不愿意去趟你墨翎的那浑水。”

见君凤宜脸色异常的难看,楼卿如扯了扯唇角,继续道:“不将注意打在我的身上,兴许我们还能是父子!若是你执迷不悟,我当下便带母亲远走高飞,找一个你永远找不到的地方,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母亲。”

君凤宜大为震惊,没有想到两姐弟说出同样的话,他们兄妹二人竟然都无条件接受君天睿?

这孩子,怎么这么犟?什么叫做不将注意打在他的身上,兴许还是父子?父子血亲,血脉相连,岂是说断便断的?

还有,什么叫做带母亲远走高飞?这死孩子竟然威胁他?

不过,这孩子的意思是,他们现在是父子?

他这是认他这个当爹的了?这么一想,君凤宜便窃喜,忍不住唤道:“卿如,你……”

楼卿如转身,站在净手台前洗手,缓缓道:“阿睿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我这做大哥的自然不会狠心到一出现便抢走原本属于他的东西。不管你有没有想过将那个位置传给阿睿,我都想提醒你,太子不可废。否则,不是他的生母对不起你,而是我们一家对不起阿睿。言尽于此,我累了!”

君凤宜眯了眯,看着楼卿如高大峻拔的背影,心头复杂酸楚的厉害,也隐隐觉得,他是不是真的错了。

水家已经因为那件事情满门抄斩,何以还要迁怒君天睿?

他叹息一声,帝王不好当,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高高在上,却多有身不由己。

卿如不愿,他也不强求。

“你先休息吧!”

君凤宜出了楼卿如的房门,离开之时,路过君天睿的房间,他犹豫了半晌,才推门而入。

屋中静悄悄的,并未见人影,他往里边走了走,罗汉床上也并未见人。

这么晚了,阿睿去哪里了?

他疑惑之下,朝南边临窗的软塌看去,果然看见上面坐着一个白衣少年,正在打坐。

因为修炼内功,所以封闭了五官,是以,少年并不知他的到来。

他几时看见过君天睿认真学习的模样?不管是琴棋书画还是武功骑射,君天睿都是白纸一张,从未接触,今日一看,这小少年这内功,竟然到了九重,君凤宜惊讶的很。

前段日子,他是知道萧璟斓让风夜雪教导这个小少年的,只是没想到他短时间竟然有此修为,当真是天赋异禀了!

君凤宜坐在一旁,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少年,月光透过窗户,落在少年身上,好像给这少年染了一片荧光,长眉入鬓角,浅浅一弯,极具浩渺轻淡,虽然双眸紧闭,长睫如羽,君凤宜还是能想象这孩子那双如星辰荟萃,清澈明亮的琉璃眼。

此刻,少年收了内息,缓缓睁眼,眸中竟是闪过一丝凌厉之色,刚刚闭眼,温顺的像朵较弱的花儿,睁开眼刹那间的风华带着浑然天成与生俱来的的尊华气度,竟乱了君凤宜的眼。

“父皇?”凌厉之色消失不见,转而还是以往对他的惧意,君凤宜微微叹了一口气,起身道:“等回了国,父皇便教你着手处理国事,父皇老了,总该放手!”

君凤宜离开,君天睿骤然握起了拳头。

------题外话------

看见《世子谋嫁》评论区的留言,灵殿压力很大,似乎大家都在说,九月不是男主,没意思,也不愿意再看。可是,宝宝们,世子谋嫁是灵殿的新书,是一个全新的故事,只不过这个故事是以萌宝为背景的,并非是萌宝的续写,里面有全新的人物,有新的灵魂。所以,灵殿不希望大家看世子谋嫁是抱着九月和封玦是cp的思想去看哈。封玦和九月不是一路人,九月不会理解封玦的苦楚的。九月就是一个被保护的很好,被人宠大的孩子,不会适合封玦的。么么,灵殿希望大家支持灵殿的新文,让灵殿给你们讲述不同于萌宝的故事。谢谢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