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兵戎相见/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君天睿下了榻,却见他脚上的靴子都没有脱,榻上素白的织锦段子染了一片灰层。

练功,很明显是行路匆匆之中的作假之象。

君天睿红着眼睛,心头疼的发慌,又满是矛盾纠结。

怪不得,怪不得自己的父皇不喜欢自己,原不想是因为他身份低贱,是罪臣之女所生,父皇根本不喜欢他的母亲。

他和姐姐也不是亲姐弟,他根本就不配姐姐待他好。

君天睿不是故意要去偷听墙角的,只是和楼卿如一起坐马车回到客栈,他总觉得楼卿如今晚神色不对,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便忍不住想去问问。

没想到,竟然听到那些话。

之前,太子之位于君天睿来说究竟是何物,他都不是很清楚,所以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后来,尹穆清告诉他为君为王的道理之后,他也明白,他这储君代表的是什么。

姐姐希望他做一个明君,他自然满心期待,不会让姐姐失望。

这些日子,他一直努力习字读书,读天下史书,以历史为鉴,学习如何当一个明君。

没想到,父王是根本就不支持,不期待,压根就没有考虑过他。

他所做的努力不过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是呀,他不过是一个身份低贱的庶子,楼卿如才是父皇心中尊贵的嫡子,他的江山王业,都该是楼卿如的。

不过,不管如何,君凤宜对他来说,是根本不重要的,所以,不管君凤宜说什么话,君天睿听听就过去了,并不往心里去,因为对君凤宜已经失望了,也就不期待了。

可是,楼卿如的话却让君天睿有些吃惊。

他之前不喜欢楼卿如的原因是因为他害怕,害怕因为楼卿如的存在而分了姐姐的爱。

楼卿如也是个淡漠的性子,从来不对君天睿言语什么,君天睿便以为楼卿如也如他一般,防着他,不喜欢他。

没想到,楼卿如会对君凤宜说那些话。

大哥,弟弟!

这般亲切的字眼在君天睿的心间烙下了不少的印记和感动。

很少人对君天睿真心好,他如何不知道谁是真心待,谁又对他有隔阂?

还不说,不管是楼卿如还是姐姐,他们明明知道他不是母后所生,为什么还要待他好?

难道都是可怜他没有娘,没爹疼?

君天睿无疑是骄傲的,自尊心也很强,如此一想,他之前的感动全然都被人可怜的羞愤感和愤恨感所代替。

终究还是孩子心性,喜怒全然在脸上表现。

看了一眼墙上的剑,君天睿愤恨之下,拔出长剑,便朝隔壁奔了过去。

楼卿如是将门从里面栓住的,推不开,他便从走廊翻过去,来到窗台,果然看见窗户没关,君天睿身子一闪,便从窗口掠了进去。

楼卿如已经睡下了,猛地听见有人闯进来,他眸光一凛,豁然睁开眼睛,手掌一拍床板,身子借力弹起,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来者何人,一把利剑便直冲心窝刺来。

苍茫的剑气呼啸而来,快如雷霆,楼卿如躲过一剑,对方剑花一挽,剑尖再次直逼他脖颈。

左右躲闪之下,君天睿劈断了静静拖着油灯的灯座,油灯倾倒,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儿,被落在地上的帷幔挡住去路,歪在一边。

不过,油灯滚过的地方灯油遍地,一见明火,轰的一声便燃了起来。

楼卿如大惊,却来不及顾及这火势,见是君天睿,心头都不由的冷了下去。

这孩子这几日一直对他冷脸相待,没想到今日竟是藏不住,对他动手了。

君天睿心里害怕什么,楼卿如哪里不知道?这孩子虽然内功高,可是并未实战过,剑术平平,对付他,倒也不是难事。

可是,楼卿如知道,倘若他这里一还手,恐怕君天睿对他意见更大!

见君天睿铁了心要杀他,楼卿如干脆不动了。

嗤的一声,君天睿手里的剑瞬间就贯穿了楼卿如的腰腹……

“呃……”锐利的疼痛瞬间占据了楼卿如的脑海,他闷哼一声,后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站稳,撞倒了桌案上的琉璃花瓶。

啪的一声,那琉璃花瓶在地上摔的粉碎。

不过半刻,走廊上便响起了脚步声与说话声。

“怎么回事?”是萧璟斓的声音。

“楼公子房间找火了,属下这就去查看……”

尹穆清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是打斗的声音,怕是出事了!”

屋内,君天睿看着刺在楼卿如腰腹上的那一把长剑,还有缓缓滴落的鲜血,霎时脸就白了,手足无措道:“我……你……”

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刚刚怎么就那么冲动?他怎么会变得这么坏?

他没有想要杀他,没有想要伤他来着?

可是,为什么?

若是楼卿如告诉姐姐,是他拿剑伤的他,姐姐肯定会怪他,再也不会疼他了!

君天睿方寸大乱之时,却见楼卿如牙关紧咬,握着剑柄寸寸抽离腰腹上的那剑,直接扔在了床底下,然后迅速在腰间几个大穴点了几下,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撤下架子上的黑色披风,罩在身上,看向君天睿,咬牙道:“若是……不想被你姐姐知道,便按我说的做!”

楼卿如知道君天睿在乎的是什么,他们都一样,其实都是可怜虫。

贪恋来之不易的温暖,害怕失去,恐惧失去罢了!

君天睿早就被楼卿如的举动吓的方寸大乱,他尝过刀剑刺破血肉之痛,是何等煎熬,不成想,面前的人丝毫不责怪他刺伤了他,仿若不知疼痛一般,将插在血肉之中的剑抽离,血水喷涌而出,洒在他素白的衣袍之上,刺的君天睿眼睛生疼。

见楼卿如如此,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几人的雅间都在一层楼,虽然隔着一个拐角走廊,但是楼卿如屋中的动静在萧璟斓等人的耳朵里面听来,确实异常明显。

他们已经睡下,所以等他们披好衣服赶过来,推开楼卿如的房门的时候,却又听见屋中传来啪的一声巨响,瓷器的碎片径直摔在了门口,溅在尹穆清等人的脚下。

雅间里面还传来阵阵浓烟,还来不及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听楼卿如不耐烦的声音从内屋传来。

几人匆匆赶紧赶去,刚好看见楼卿如伸手便将手里的一盒棋子倒在棋盘上,不耐烦的开口:“不下了,输了便毁我东西,我身上可没那么多银钱做赔!”

棋子撒去,四下滚落,自然再也不知道棋盘上是何等战况。

尹穆清被烟呛得厉害,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却见两个人在下棋,她捂着唇咳嗽了几声,忍不住道:“别告诉我,你们三更半夜做出这般动静,竟只是为了下棋?”

习惯性的打量了一下二人还有四周,尹穆清总觉得这两兄弟定是有什么事瞒着她,

见楼卿如和君天睿坐在榻上,君天睿穿戴周正,显然还没有沐浴梳洗,一直不曾入睡。

而楼卿如则散落了一头青丝,随意的披在身后,一件宽大的披风遮住了身子,曳在地面,一副闲散的模样。

楼卿如身受重伤,自然支撑不了多久,而且屋中处处破绽,也抵不住他们这些聪明之人的眼睛,他忙用手揉了揉眉心,道:“抱歉!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都巴巴的赶过来做什么?难不成我还能吃了他不成?我累了……”

“姐姐……”君天睿听楼卿如这么说,自然心虚,死死的握着手里的一枚棋子,根本连尹穆清的脸都不敢看。

楼卿如这话,竟是有几分欲盖弥彰的味道,尹穆清从未见楼卿如语速这般快过,他一直都是云淡风轻的,即便是生气,也是三言两语都能气死人的,何时这般急切过?

尹穆清眯了眯眼睛,不过,侍卫已经将明火熄灭,却烟尘不散,眼睛熏得睁不开,尹穆清自然顾不得问什么。

穆挽清和君凤宜也随后赶了过来,屋里面浓烟呛得厉害,穆挽清忙去四下开窗,将浓烟散去,却也忍不住唠叨:“你们这两孩子,都是要娶妻的年纪了,怎么还如孩童一般,输了就输了,男子汉,认赌服输,拿这些物事儿撒气做什么?”

萧璟斓眼睛犀利的很,一眼便看见落在罗汉床脚边的一盏油灯,还有那床上,几处被剑砍破的痕迹,这屋里分明处处都是打斗的痕迹,虽然他们二人匆忙遮掩,但是还是顾不了全面。

“既然是两兄弟玩闹,就让他们继续玩吧!我们再在这里待着,倒是扰了他们的兴致!”不是萧璟斓不管,而是有些时候,别人越帮越乱。

楼卿如和君天睿之间隔得是什么,萧璟斓在皇室之中长大,哪里不清楚的。

可是,这两人情况不同,完全可以做到兄弟二人毫无嫌隙,相亲相爱,但是稍有不慎,也免不了手足相残,兵戎相见。

其实按照君天睿的身份,完全不用顾忌,但是谁让他入了阿清的眼,得了阿清的庇佑,阿清视为手足,其他的人自然不敢轻视君天睿。

何况,君天睿是一个好苗子,有人引导,自然会是一个胸怀坦荡,磊落阳光之人。

可是若是不加引导,以君天睿的处境,很容易自卑,产生负面情绪,这些日子,萧璟斓也注意到了君天睿时时对楼卿如耍小性子,今日发泄出来也是好事。

如今二人能一致对外,加以隐瞒,怕也是想要在君凤宜面前遮掩之前有动手的事实罢了!

既然要隐瞒,也就没必要戳破了!

不过,萧璟斓猜到了开始,却没有猜到结局,他没有料到君天睿之前对楼卿起了杀心,还重伤了他。

萧璟斓注意到了,其他人自然也注意到了,尹穆清看了一眼二人,见二人没有受伤,这才叹了一口气,转身出去。

阿睿一直不待见楼卿如尹穆清哪里不知道了?

不过,这些事情只有当事人自己想明白才好。

卿如没有为君之心,自然碍不到阿睿什么。

阿睿想通便好!

君凤宜一看这事就知道是谁起的头,当下便有些怒,君天睿跑到楼卿如面前胡作非为,便是不敬长兄,此风不可长。

不过他刚想批评二人,一个对长兄出手,一个包庇,当真是不像话!

然而,他还没有出声,便被穆挽清捅了一下:“走吧,太晚了!”

不过,所有人都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局。

几人离开后,楼卿如终是支撑不住,脸色一变,肺腑一阵翻涌,一口鲜血便涌出喉间,洒在棋盘之上,身子一软,便朝后倒了下去。

披风散开,却见楼卿如腰腹间的寝衣早就被血水染红,血水蔓延而下,仿佛这个身子都在血水之中浸过一般,触目惊心!

这般血气,都被浓烟遮掩,别人闻不到罢了。

君天睿吓的面色惨白,忙下地扶楼卿如,急道:“你怎么样?你流了好多血,你会不会死?”

君天睿是真的悔了,跪在地上,眼泪唰唰往下流:“你可以躲开的,为什么不躲呀?你是故意想让阿睿难受内疚的对不对?阿睿真的不需要你可怜。”

君天睿不明白,明明刚刚楼卿如可以告诉姐姐,只要楼卿如告发他,以姐姐对楼卿如的疼爱,以父皇对他的疼爱,恐怕,阿睿什么都没了!

可是他不仅没有说,还护着他,不让父皇和姐姐们知道。

楼卿如被君天睿哭的心烦,他咬紧牙关,才没有让自己晕过去。若是这会儿晕过去,他恐怕就再也醒不来了,君天睿是个不懂事的,他虽没有伤及要害,却会血尽而亡!

“你再哭,我……恐……恐怕真的会死。”

君天睿果然禁了声,瞪着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看着楼卿如,隐忍隐忍,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兽一般,一抽一抽的。

见君天睿这模样,楼卿如知道他是真的悔了,他嗤了嗤咬牙,忍不住嘲弄了一下,有朝一日,他竟然也学会使用那什么苦肉计了。

他是大夫,自然知道人体的各处要害,这伤看着吓人,却也只是受点罪,不会真的那么快要人命罢了!

楼卿如靠在桌案上,指了指床头矮几上面放着的药箱,咬牙道:“将药箱拿过来。”

君天睿转身看去,忙去拿了过来,颤抖着手,将里面瓶瓶罐罐的倒了出来!

他哆哆嗦嗦道:“你千万别死,阿睿只是不想被人可怜,不想被人同情,没有真的想要杀你。”

这些瓶瓶罐罐君天睿一个都不认识,一股脑的全部推给楼卿如:“你快吃,吃了伤便好了,不会流血,你也不会死。”

楼卿如拿了一瓶生血的药吃了一粒,再将一瓶外伤药往伤口上撒了一些,这才拿药箱里面的纱布包扎了伤口。

待包扎好伤口,楼卿如已经累的出了一身的冷汗,他靠在靠枕上,有些虚弱道:“君天睿,你要记住,不管以后你如何,但是你现在杀我不容易,可我杀你却易如反掌,可我并非动你,你就该知道,我并非想与你争什么,我今日受你一剑,便算安了你的心,若是下次还来招惹我,我定不会轻饶。”

君天睿哪里不知道自己所在意的楼卿如心中恐怕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也知道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过楼卿如这般威胁他,他倒是少了几分惭愧,心里舒服的多,连忙点了点头:“不会有下次,阿睿从今以后都不会这般了,你这次护着阿睿,阿睿以后都会敬着你,皇兄和皇姐一样,皇姐待阿睿好,阿睿爱皇姐,皇兄护着阿睿,阿睿自当敬着皇兄。”

------题外话------

星期一世子正式更新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