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靠岸/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卿如与君天睿没有多大的感情,谈不上什么兄弟情深。所以更不会只是为了君天睿而让自己遭这么大的罪。

不过,他身份已经如此,有些事情便避免不了,对于君王之位,他并无心思,因此,他自然庆幸有君天睿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算是他的私心吧,将那个沉重的担子推给君天睿,所以,这一剑,算是他亏欠君天睿的。

嗯,受一剑,了了君天睿心中郁结之事,他也少一个麻烦,还让君天睿愧疚在心,恐怕心里也接受了他这个大哥,算是一石二鸟吧!

再者,君天睿对他起了杀心,这事若是被君凤宜知道,君天睿怕是不会活,帝王想要一个人死,有千百种在神不知鬼不觉得情况之下让那人销声匿迹的手段,还不说君凤宜本就不待见君天睿,所以,楼卿如自然不会就这么坑害一个才十五六岁的小少年。

楼卿如自己也是一个大夫,人命在他的眼里,都是一样的,不会谁的命又比谁金贵,什么庶子嫡子,还不都是他君凤宜的种,不过只是不同女子所出罢了,君凤宜觉得君天睿身份卑贱,是罪臣之女,左右不过是因为有君天睿的生母,他觉得对不起心爱之人罢了。

因此,楼卿如自己心里并没有觉得因为自己是穆挽清所出,便比君天睿高贵许多,自然也不会觉得君天睿这个太子之位有多么的名不正言不顺。

楼卿如不会承认自己算计了这个尚且天真的弟弟,刚刚服了药,气血顺了许多,就是伤口钻心的疼,这让他脸色苍白,额上积了大片虚汗。

他见君天睿哭的就像花猫儿一般,又满口喊着他皇兄,楼卿如愣了一下,随即扯了扯唇角,许是伤口疼的厉害,他也没有那个力气再说些什么,但是终究又狠不下心来赶他走,只得缓缓开口:“如此,甚好。夜太深,我……着实有些困倦,你且回去,至于这伤,你就当不知道罢!”

君天睿抽搭一下,满腹内疚,但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便也只能离开。

但是明明是他的剑刺伤了别人,君天睿又如何能做到不知情?

当下便在楼卿如身后跟前跟进,密切注意着楼卿如的状况,吃饭的时候偶尔还会夹一些自己喜欢吃的菜给楼卿如,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都是楼大哥楼大哥的叫着,偶尔那个楼字也省了,一口一声大哥,叫的倒也亲近。

如今暖春时期,并不暖和,穿的比较多,楼卿如身为医者,想要隐瞒伤情,自然很容易,所以其他人都没有发现那晚两兄弟究竟发生了何时。

众人明显看出经过那晚过后,兄弟二人的关系更近一步,自然心里宽慰,君凤宜心头的那根刺又淡了不少。

自己的心爱之人不在乎,儿女也不在乎,他自己若是一直难以释怀,倒觉得他自己放不开。

仔细想想,君天睿确实也比较无辜,这般想着,君凤宜心头竟也接受了君天睿。

又在大宁逗留了一些时日,四月初,正直春暖花开之时,天气晴朗,海风徐徐,正是出海的日子。

考虑着若是不赶路,在海上恐怕也少不得要耽误一两个月,五六月份还好,万万要避开七八月份暑热之时。因此,尹穆清等人便没有再耽误,备好了一切事物,便也登了船,踏上返航之路。

前后左右,九月一直和封玦相处的日子有两三个月,封玦鬼主意多,小小年纪,阅历也颇多,以小孩子的口吻讲述的东西九月自然更感兴趣,更觉有意思,再次坐上船,身边却没有他的阿玦哥哥,九月当下便恹恹的,没个笑脸。

再者这一批人中,除了倾恒一个孩子,其他的都是不怎么喜欢言语的大人,自然不懂九月的烦闷。

偏偏倾恒虽然和九月一般大,却也是个沉稳的性子,即便是在船上,每日除了吃饭歇息,最多的事情便捧着书看,或者拿笔练字,久而久之,九月便只拿倾恒当做长兄看待,并非是他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了。

海上一待便是一两个月,九月可是憋的心肝肺都是疼的,心头满满都想的是封玦,这还没有登船,九月便巴巴的央着尹穆清带他去找封玦。

九月每日魂不守舍,恹恹的模样,尹穆清自然心疼,当下便决定等回了暨墨,一定要给九月找几个小伙伴,九月不舍封玦,便也是因为封玦是九月长这么大玩的最久的一个孩子了。

之前铜钱和元宝倒也陪着小家伙一段时日,可是因为那场宫变之事,所有的宫女太监都要清理彻查一番,那个时候她又受伤,在宫里养伤,两个孩子陪在身边,自然也就没有管这个事情。

总归来说,是她疏忽了九月。

总觉得他平平安安的就好,却不想,小孩子都是喜欢玩闹的,没个玩伴,孤单乏味了,便容易孤僻。

这会儿已经五月份,海上昼夜温差大,午时热的时候炎热难耐,晚上的时候却如同寒冬腊月一般寒冷,即便尹穆清等人小心了再小心,这般冷热交替的,加减衣服的,九月那娇弱的小身子还是着了凉。

年前九月就病过一次,一病就是一两个月没能下床,楼卿如也是费了不少心思给这小家伙调理,勉强养回来了一些。可是,这小娇娃就是一副玻璃做的身子骨,稍微不注意就是病,海上气候不顺,再加上小家伙郁结于心,一病就重了些。

小身子烧的滚烫滚烫的,小脸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偏偏全身的肌肤干燥的很,没有一丝汗水,似乎小身子里面团着一把火,要将那小小的人儿焚烧殆尽。

九月一病,急坏了所有的人,尹穆清听着五个多月的肚子,却也放心不下九月,衣不解带的在一边照顾着,几日下来,眼睛哭的红肿,身子也憔悴了一大截。

刚刚出海的时候,楼卿如还伤着,在海上发炎,也病了几日,竟是连榻都下不了,偏偏他就是大夫,也不让随行大夫瞧,考虑着楼卿如的身子,行船的速度便慢了些,哪想楼卿如好了,九月却病了,而且因为楼卿如的伤,耽误了一些日子,以至于都一个多月了,才行了多半个路程。

是以,就算现在加快马力,靠岸的也要在数日之后了。

这几日谁都没有睡好,萧璟斓更是沉着脸满腹担忧,不仅担心九月,还担心尹穆清还有她腹中的那个小的。

尹穆清自责的不行,看着自己捧在手心的宝贝儿子就在自己眼前病了,自责又难受,握着小家伙的手,不住的哽咽,偏偏又无能为力。

“娘亲……”小家伙病着,小身子也难受,一天都是浑浑噩噩的,小嘴巴憋着,睫毛上的泪水便没有断过,偶尔哭一声,挣扎着要娘,看的尹穆清心都碎了。

尹穆清这个做娘的心疼,当爹,当姥爷,当舅舅又有谁不心疼?

楼卿如知道九月这身子吃药不顶用,热毒烧在肺腑,不引出来,这么烧下去迟早会废掉。偏偏这娃娃娇的很,许多法子都不能用,只能用针灸,慢慢疏导,虽然慢一点,也好在看着小家伙小小年纪就遭罪的好。

“我施针,其他的都出去。”楼卿如医治的时候不愿意别人打扰,最主要的是,自从九月病了,几个大人就没有怎么合眼,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总不能这小的还病着,几个大人倒是病倒了,是以,楼卿如只好放话,赶人出去。

尹穆清握着小家伙的手,哪里敢离开?这小家伙这般模样,她真的是怕极了,好像下一刻这小宝贝就会离她而去一般。

楼卿如看了一眼尹穆清消瘦的脸,拧了拧眉头,低下头,一边整理自己的金针,一边道:“你在这里当着我的光,一不小心扎错了……”

尹穆清当即心都漏掉一拍,咬着唇,完全不敢相信楼卿如会说这样戳她心窝子的话,当下便红了眼眶。

君凤宜听此,也有些恼意,当即一巴掌便拍在楼卿如的头上:“浑小子,说的这是什么胡话?这个时候能扎错么?怎么当舅舅的?小九月白喊了这些时日的舅舅。”

楼卿如高冷的很,却遇到了一个喜欢作,经常装模作样,偶尔抽风不着边际的爹。

从小到大都没人打过自己,即便君凤宜是他的生身父亲,他又有什么资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敲他脑袋?

楼卿如瞬间尴尬的羞红了脸,一时之间瞪着君凤宜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纠结了半天,楼卿如才咬牙道:“我都二十岁了,便还当我是小九这般大的幼子么?”

“你不是幼子,你幼稚。瞧你把自家姐姐急成什么样儿了!”男人都是疼女儿的,果然不假,君凤宜虽然也珍惜突然冒出来的儿子,当然楼卿如哪有尹穆清温柔体贴?只会冷着性子给他脸色罢了。

楼卿如眯了眯眼睛,终是哑然,没再开口。

尹穆清不敢拿孩子的安危做险,忙拉了楼卿如的手,道:“卿如,辛苦你了,等他好些了,阿姐一定让他向舅舅道谢。”

虽然随行的大夫有,可是都是束手无策,如今在海上飘,也就只能靠楼卿如了。

楼卿如不愿打扰,自然不敢有人再打扰。

鸢歌扶着尹穆清出去,萧璟斓落后一步,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楼卿如,果然听楼卿如开口道:“我让人熬了安神茶,有安眠之效果,不会有损胎儿。”

双生子的人哪里经得起这般折腾,萧璟斓抿着唇,犹豫了半响,才道:“本王已经派人去将血玉送过来,若是取心头血,你又几分把握?”

几味药引他们都随身带着,唯独血玉留在璟王府。

萧璟斓这当爹的根本看不下去自家儿子这般病弱的模样,早在九月病倒的那一日便派人将东西送过来。

省的夜长梦多,这小家伙身子弱,即便这会儿撑过来,可是靠岸后再回京都,又免不了一段时日的舟车劳顿,夏日路途炎炎,又风尘仆仆,那小家伙又如何能撑得住?

所以,萧璟斓等不到幼子出生,也等不到那之前期待的脐带血了。

楼卿如转身看了一眼萧璟斓,拧眉道:“心头血比脐带血效果更佳,可是终究是伤一人,救一人,倾恒年纪小……”

“卿如舅舅。”房门突然被打开,倾恒一脸决绝的走了进来,先是抬手对萧璟斓行了礼,这才对楼卿如道:“弟弟高热不退,连舅舅都束手无策,这般下去,弟弟连性命恐怕都不保,倾恒不过是流点血,相较弟弟受的苦,倾恒根本不算什么的。”

一胎双生,总有些感应,九月病的糊里糊涂,倾恒心头也惊惶恐惧,恨不得代而受之,现在就算是要他的命,他也是愿意的。

萧璟斓是很看重这个儿子的,大手落在小家伙的头上,缓声开口:“阿恒,莫怪父王狠心,你是父王的长子,今后承受的会比现在多出数百倍,不管是母亲,弟弟妹妹,还是暨墨的江山百姓,都将是你的责任,你,可明白?”

倾恒眸光闪了闪,行礼道:“儿臣省得的。”

楼卿如转身,专心制止的将金针稳稳落在九月的穴上,缓缓道:“这四味药并不好与血玉融合,我并无把握,还是请了神医门子苏公子来保险。”

萧璟斓沉思了一会儿,却也觉得晏子苏在妥当一些,晏子苏是神医门的人,神医门的医术本就高绝,其祖师爷也是医界的鼻祖,血玉这样的圣物,配药一定会比其他药物更为精细,出不得一点差错。

“子苏去了南疆,南疆离渝海不远。加快航程,十天左右便能靠岸,本王便传信给子苏,让他来渝海南岸。”

说完,萧璟斓便转身和倾恒出了房间。

尹穆清坐在隔壁房间,抿着唇,眸子红红的,鸢歌端来安胎药,也没心思喝,推到了一旁。

萧璟斓蹙了蹙眉,上前握住尹穆清的手,将她揽进怀里,让她靠着自己舒服一点,这才端过药碗,道:“担心九月,却让自己受委屈,让腹中的小的跟着受罪?这又是什么道理?”

“阿斓。”尹穆清微微抬眸,眸中的泪水便蓄满眼眶,怀孕的女子本就比较敏感,加之这些时日九月一日直病着,看着异常凶险,如今萧璟斓这般说,哪里不委屈的?之前没有萧璟斓还好,自己必须撑着,如今有了依靠,自然就要依赖一番。

萧璟斓几时见过尹穆清这般脆弱过?顿时心头就像被刀子划了一下,疼的难受。坐在一边,径直将女子捞了过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这才一只手搂着尹穆清腰,一只手端过药碗,送到女子唇边:“一口喝了,才不会觉得嘴里苦。”

吃药什么的,尹穆清很排斥,是要三分毒,哪有天天吃药的道理?她怀这一胎怀相很好,根本不需要吃什么安胎药。伸手推开,尹穆清蹙着眉头道:“太苦了,喝不下去。”

萧璟斓的眉宇瞬间染上几分不悦,却还是耐着性子,低声哄道:“小九还在隔壁躺着,你若不好好对待自己的身子,再落个什么不好,那该如何?我知道你担心小九,却也要顾着腹中这个小的。”

倾恒适时也走了上来,挨在尹穆清的腿边,伸出小手摸了摸自家娘亲鼓鼓的肚子,认真道:“母亲,孩儿知道您怀着小妹妹辛苦,这几日母亲因为弟弟的病而担心受怕,眼瞧着便憔悴了,总该要喝些药补一补,良药苦口,母亲身子好了,才能照顾弟弟呀。”

隆起的肚腹上传来暖暖的触感,尹穆清伸手握住小倾恒的手,见这孩子这几日是怕极,苦了这小人儿为弟弟担心,看着弟弟受罪,他最为难受吧。瞧这肉嘟嘟的脸蛋也瘦了一圈,当即心疼的不行,伸手摸了摸倾恒的脸蛋,尹穆清温声道:“好孩子,别担心,母亲没事,弟弟也没事,妹妹也没有事,母亲这就喝药。”

说完,就着萧璟斓的手,将那黑漆漆的一碗药全部喝了下去。

倾恒见此,眉头舒展开来,轻轻抱着尹穆清的隆起的腰身,这才露出了一点欣喜的表情。

不过,尹穆清喝了药之后,没过多久眼皮便重了起来,脑子也逐渐混沌起来,没过多久,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萧璟斓见尹穆清睡过去,才将她抱起,放在榻上,拉了被子严严实实的盖好,转身看向倾恒,道:“你母亲这几日没有好好歇息,如今你守着她,别让人来打扰。”

“是!”

说完,萧璟斓起身,路过一旁候着的鸢歌身上:“好好伺候着!”

鸢歌福了福身,低声称道:“是!”

客船在水面疾驰着,路过之地,排开巨大的水帘,白花花的一片,萧璟斓便下令加速航程,以最快的速度靠岸。

这段时日,每日楼卿如都给九月针灸,排除热毒,小家伙烧退了许多,却还是迷迷糊糊的,偶尔醒过来也不认识人,吃不下东西,只能灌一些补药,但是病了一些时日,小家伙更瘦弱苍白了。

在海上又行了十来日,终于在六月初靠了岸。

早已有人在码头迎接,安排了马车。

尹穆清已经接近六个月的身孕,身形还是像以往那般纤细,唯独肚子鼓鼓的,看着都觉心疼。

穆挽清和鸢歌一左一右扶着尹穆清下船,萧璟斓则抱着九月上了岸,六月份码头很热,众人便没有耽误,上了马车后直接去了客栈。

一到客栈,众人却发现这里四处张灯结彩,似乎有在办什么喜事,后来才打听到,南疆的南安王为最疼爱的小公主招了驸马,大摆宴席,临近几座城池都同庆七七四十九日,这般荣宠,怕是皇帝嫁女都不为过。

萧璟斓扯了扯唇角:“南安王嫁女?”

------题外话------

猜猜这是谁成婚,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