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治愈(大结局前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见廖仙儿红着脸跑出去,便知道这小姑娘心头藏了事。廖仙儿是江湖长大的,什么事情没见过,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害羞?想来一定是心头有鬼吧!

不过,小丫头脸皮薄,尹穆清也不会追着问,见晏子苏起身,她起身问道:“小九的身子……”

尹穆清一问,君凤宜等也满是担忧的看了过去,生怕晏子苏说什么不好的话。

晏子苏扫了一眼尹穆清的肚子,眸光闪了闪,本以为这孩子来的是时候,可终究是晚了一些。

九月那小家伙的身子已经糟糕透顶了,再不能拖下去了,若不是楼卿如这些日子辛苦,这孩子怕是要废掉。

不等晏子苏开口,楼卿如率先开了口:“热毒散了些,却有些反复,病了这么久,哪有不受损的?子苏公子得费不少心。”

晏子苏转身看了一眼楼卿如,倒也明白了过来,要用血玉的话,必须要心头血,救一子,伤一子,尹穆清怕是受不住。

这般,晏子苏便也点了点头,道:“嗯,小殿下的身子是亏损了一些,要慢慢养着,之前也说过了,平常的汤药对这娃娃不起作用,所以好的也会慢一些。”

轻巧的避过了九月的病,继续道:“这屋里闷热,都不要在这里围着,仔细将这孩子闷出病!”

君凤宜等人听晏子苏这么说,便也松了一口气,这么说来,这娃娃并没有什么大碍,君凤宜这才露出一抹笑意来:“有神医门的子苏公子在,想来小九的病也没了大碍,今日倒是连连喜事,是个好日子。”

穆挽清看了一眼君凤宜,拧眉道:“还有什么喜事?”

尹穆清见君凤宜眉眼染笑,突然想起来,问道:“是语嫣生了么?”

君凤宜点了点头,道:“四月十八生的,母子平安,是一对龙凤双胎。不过,今日才收到晋源传来的喜报。”

尹穆清听此,大喜,不过却也有些遗憾:“竟错过了小皇子小公主的满月宴,当真是遗憾。”

萧璟斓道:“满月宴不算的什么,等周岁晏的时候再前去祝贺也不迟!”

即便他们不去东昱,尹穆清大着肚子,又怎么可能会赶去?

聊着,便已经相继出了雅间。因为二楼被萧璟斓等人包了下来,空房比较多,晏子苏随便选了一套空房住下,萧璟斓见尹穆清照顾九月,便出去寻了晏子苏。

晏子苏正在写药方,见萧璟斓走了进来,头也不抬的道:“九月的身子确实容不得耽误,宜早不宜晚,今晚便制药吧。我开一副安神的汤药,让王妃服下,明日一早醒来,小殿下一醒,她一高兴,自然也就不会怀疑什么。若是取了心头血,长孙殿下免不了要调理一段时日,这些时日便在这住下,就说……”

“这些我都安排好了,阿清已经快六个月的身孕,确实不便赶路,我计划,在这里住到阿清临盆出月子。”

尹穆清在这里养胎,倾恒便趁机在这里养伤,两不误!

晏子苏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

将手里的方子交给萧璟斓,晏子苏继续道:“你无需担心,我回顾及着长孙殿下,不会让他遭什么罪!”

萧璟斓接过那份药方,心头有些不忍,却只能这么做,满怀感激道:“多谢!”

转身将药方交给慕恩,让他下去抓药,萧璟斓又派了慕谦将准备的东西拿给晏子苏。

血玉,深海鱼脊,雪狼齿毒,还有九月以前一直挂在脖子上的凤羚角,一一摆在桌面,如今,唯独只缺同根血了!

小九月病着,睡觉却也不踏实,怕他踹到尹穆清的肚子,所以小家伙一直没有跟着尹穆清睡,都是楼卿如照顾着。是夜,尹穆清去看了九月回来后,萧璟斓像往常一样,亲自盯着尹穆清喝了安胎药,照顾她躺下。

那药自然是晏子苏开的安神助眠的药,睡熟后,轻易是醒不来的。

尹穆清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喝了药,沉沉的睡了过去。

隔壁,君凤宜等人都在,君凤宜老一辈,自然阅历丰富,清楚的知道,以血玉入药是颇为艰难的一件事情,自然不会放心,过来瞧着。

倾恒知道晏子苏要为弟弟治病,也知道需要取用他的心头血,他并不害怕。

从小到大大小受伤无数,自然是不会害怕皮肉上的苦楚。

倾恒躺在床榻之上,转身,便能看见一边昏迷不醒的弟弟,只觉得心疼,过了今夜,小九也能像常人一般健康快乐的长大了吧!

从今以后,他不会轻易受病魔的折磨,只要弟弟好了,他便亲自教弟弟武艺功课,弟弟想做什么,就让他做什么,再不会因为顾及他的身子而束缚他的手脚。

不过,倾恒断不会猜到,自家弟弟病好了之后,就像一只脱了缰野马,天南地北,想见他一面,难上加难。

晏子苏将雪狼毒齿于药水之中浸泡,不多时,那红棕色药水变成紫黑色,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

倾恒闻道那难闻的味道拧了拧眉头,再看向其他人,父王,皇外公外婆,舅舅等人,无不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浓郁血腥的药水,却并无表情,一副凝重的模样。

也是,这般阴毒的东西,却作为弟弟的药?会不会对弟弟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

这会儿,却见晏子苏将一金色的凤羚角还有白色的龙鱼脊放入了药盅,没有过多久,那黑色的药汁翻滚起来,微弱的金色和白色光芒萦绕而出,逐渐变强,直刺的人眼睛睁不开,于此同时,似乎还有一阵一阵强大的力量如气浪一般翻腾而来,挥荡开去。

募得,一股强大的亮光照亮整个房间,所有的人不由的遮住了双眼,那亮光稍转即逝,在那白光消逝之后,两种圣物都开始闪烁着稳定的光芒,逐渐离开水面,悬浮于半空之中,而那黑色的药水竟然变成一盆清水。

众人见此,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果然是圣物,竟是有这般能力,一盆至毒至邪的药水竟是被净化,变成一碗清水。

这时,悬浮于半空之中的两种圣物光芒扩散,越发强大,好像狂风一般将房间内的帷幔吹动的来回摆动,愈来愈强,若是不加以制止,怕是这客栈都会被这灵气摧毁。

晏子苏忙看向萧璟斓,道:“阿斓!”

萧璟斓早就得了晏子苏的示意,忙扬起内力,将那两种圣物的灵气强制压制,使之融汇。

不过,那两种圣物的灵气过于强大,不过多时,萧璟斓额上便是浸出汗水,唇色也开始发白。

君凤宜等人只能干看着,不同人的内息不一样,若是内息不同,不仅不会使圣物的灵气融汇,反而会刺激圣物,被反噬!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萧璟斓的内息与圣物的灵气相互追逐压制,屋内的桌椅瓷器古玩全部被撕碎,砰砰砰的炸裂开来,君凤宜等人忙扬起内力隔绝起一道屏障,将孩子们护在屏障之内。

灵气似乎唤醒了放在桌面的血玉,那血玉开始振动,上面暗灰色的石层开始出现裂痕,不过多时,一阵红色的光芒乍现,将那暗灰色的原石层炸裂,通体嫣红剔透的玉石呈现在众人面前。

那玉石只有鹅蛋办大小,通身周身鲜红,好像里面装着鲜血一般,在光芒闪烁之下,似乎还在流动。

见此,晏子苏早已准备好了羽刀,转身看向倾恒,摸了摸小家伙的手,低声道:“莫怕,不疼。”

“嗯!”疼不疼,倾恒倒是不关心,不过心里还是有一些紧张,小手紧紧的攥着下面的锦被,紧紧的咬着牙。

君凤宜蹲在榻边,双手搂着小倾恒的身子,抓着倾恒的双手,却是怕他若是因为紧张动了身子,影响晏子苏下刀,后果不堪设想。

楼卿如,穆挽清都站在一旁,心有不忍,都不由的别过头不看。

这么小的孩子,却要强取心头血,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小娃娃身子都还没长好,若是落下什么心悸的毛病,更是一辈子的事情。

晏子苏那里不知道小孩子心中还是害怕的,便没有多做什么犹豫,玉指解开倾恒脖颈处的纽扣,将衣服掀开至肩下,露出小小的胸膛,伸手摸了摸,找准位置,指尖寒光一闪,快如闪电,竟是看不见他如何动作的,便见一条细小的伤口出现在倾恒白皙娇嫩的胸膛之上,一注细小的血注竟喷涌而出。

晏子苏早已准备好了瓷碗,接了半碗后,便上了止血的药粉,还有修复心脉的药粉,包扎好了伤口。

晏子苏的手法很快,倾恒根本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便将血取好了。

不过,等包扎好伤口后,才慢慢的疼了起来,开始还不觉得,后来竟是钻心一般,饶是倾恒定力好,死死的咬着牙关,却忍不住呻吟出来,脸色苍白,额上冷汗淋漓。

君凤宜等人心头揪疼,取了心头血,伤了心房,哪里有不疼的,当真是为难这个小家伙了!

“卿如,将孩子抱下去好好照顾!”

事关紧急,晏子苏自然没有给倾恒上什么止痛药,这里灵气内息昌盛,以防伤到孩子,君凤宜便让楼卿如将倾恒抱下去。

楼卿如点了点头,便将君凤宜怀里的倾恒抱了过来,穆挽清担心楼卿如一个人照顾不好孩子,便也跟了下去。

这边,晏子苏见萧璟斓的内息渐弱,便不敢耽误,手一样,将那半碗心头血推了出去,冲出屏障,被灵气吞没。

啪的一声,瓷碗被灵气震碎,里面的血却半点不沾地,全部随着灵气悬浮半空,那灵力好像被血染红了一般,瞬间变得通红无比。

此时,萧璟斓虽然压制了几种圣物的灵力,却感觉到那灵力好像要将他深身上所有的真气全部吸尽,汇入血玉之中,他咬了咬牙,干脆释放内力,推了一把,不过半刻,所有的灵气全部与血玉发出的红色灵力融合一起。

良久过后,光芒消逝,万籁俱静,悬浮于半空的血水点点滴落,落在桌案上的瓷碗之中,足足半碗。

而凤羚角和深海鱼脊却退去光芒,如普通的石头一般落在地上。

反观那血玉,越发晶莹剔透,艳红夺目!

“咳……”萧璟斓只觉全身的力气全部被抽走,双腿一软,便单膝跪在地上,一口鲜血呕出,脸色发白,捂着胸口全身颤抖。

该死,损耗了大半的真气,竟是压不住体内的蛊毒。

这一次似乎比以往来的更迅猛一点。

“阿斓?”晏子苏本来要去端那碗药拿给九月服下,没想却见萧璟斓蛊毒发作,他只好放下那碗药,从怀中掏出一粒药丸交给萧璟斓。

然而,还未等他拿出药,就听外面传来一声尖叫:“啊……”

晏子苏手一抖:“仙儿?”

晏子苏朝门口走了几步,才想起屋里的人,忙将手里的药扔给萧璟斓:“将那碗药给小殿下服下,小殿下的病便会好起来,血药之中不过只有血玉灵力的千分之一,若是戴上血玉,可让那孩子脱胎换骨,还能保他一生百毒不侵,任何伤口也能迅速恢复,还能提升内力。”

说完,晏子苏匆匆离去。

外面的那一声尖叫其他人自然都听到了,声音有几分熟悉,不少侍卫都追了过去。

萧璟斓接过晏子苏扔过来的药,服下后,忙坐盘膝坐地,运功打坐。

这蛊毒来的太过霸道,剧痛难忍,萧璟斓自然顾不得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君凤宜见萧璟斓运功疗伤,便不敢打扰,听了晏子苏的话,将桌案上那来之不易的血药端过,扶起小九月,将那一碗药尽数喂了下去。

“唔……”满口的血腥喂,即便是在睡梦之中,九月都不住的排斥,小手抓着药碗,想要推开。

君凤宜不够温柔,却也顾及着不伤了孩子,力气轻了几分,但是还是不容小家伙抗拒,卡主小家伙的牙关,将那一碗药一滴不剩的灌了下去。

这小家伙喝的是自家哥哥的血,他不自知,还想挣扎?

君凤宜正在喂小九月药,窗户突然被一阵风掀开,一个红影快速闪过,长袖一兜,竟是将桌案上的血玉扫入囊中,随后一阵风一般掠了出去。

君凤宜瞳孔一缩:“该死!”

这血玉的灵气可是小倾恒的血唤醒的,谁人敢动他宝贝孙儿的东西?

轻轻放下九月,君凤宜便追了出去。

萧璟斓虽然在运功压制体内的蛊毒,但是还是听到外面的动静,蓦然睁开眼睛,即便全身筋脉各处还叫嚣者剧烈的疼痛,他却丝毫不顾及,起身,也追了出去。

萧璟斓走后,晏子苏等人突然返回,看见屋内的情景,不由的眯了眯眼睛:“调虎离山!”

楼卿如也听动静赶了过来,见血玉不见了,忙进屋,桌案上的药碗里面的药一滴不剩,再看小九月唇边还挂着一抹血痕,染得小嘴巴鲜红欲滴的,楼卿如松了一口气。

还好,药喝了。

“来人不知是谁,但是目的应该是血玉。”楼卿如脸色有些不好,血玉不能丢,虽然九月服了药,却也只是治好了病,可还是你娇骨弱体,若是戴上那血玉,不出三年,小娃便能脱胎换骨,付出不少代价才换来的东西,又怎么可能被人抢走?

晏子苏脸色更是阴沉,根本不做什么停留,转身追了出去。

廖仙儿性子要强,不情愿服输求饶,可是,刚刚那一声叫声,确实是仙儿的,不知现在她人在何处!

“王?”这会儿,慕谦慕恩等人带领一批人冲了进来,见屋中这般场景,不由的懊恼,刚刚有几个黑影闪过,他们追了出去,没有想到竟是调虎离山之计!

楼卿如吩咐道:“留下来保护好王妃和两位小主子,不得有误!”

这会儿萧璟斓不在,自然是哪个主子说话都是一样的,慕恩慕谦等连忙领命:“是!”

君天睿早就听到动静,醒了过来,出了雅间,见楼卿如似乎要走,他忙追了过去:“哥,出什么事了?”

“不是什么大事,你留在客栈,不必跟来!”说完,楼卿如匆匆离去。

刚刚,他隐约看见一抹红色的身影,让他心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难道是那个男人?

他竟还敢来抢血玉?

楼卿如只觉满是羞辱。

君天睿转身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客栈,父皇母后都不见了,明明是发生大事了!

他瘪了瘪嘴,却也拿了剑跟了出去。

没过多久,尹穆清从雅间出来,一双眼睛红的厉害,捂着隆起腹部,手指紧的节骨发白。

转身,进入倾恒的寝殿,小家伙这会儿已经睡着了,脸色异常惨白,额上不断的浸出汗水,即便是在睡梦之中,都拧着眉头。

小家伙一定是疼的厉害了,才会如此。

虽然他从不喊一句疼,可是,小孩子哪里有不怕疼的?他嘴上不说,身体却是最诚实的。

尹穆清不敢去碰这个孩子,只觉得心头疼的厉害,她这个做母亲的,除了亏欠这个孩子,还是亏欠。

为什么……

可是,她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要瞒着,她也只能装作不知。

因为,她无法阻止,她找不到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

“阿恒,母亲对不起你。谢谢你,谢谢你救弟弟,谢谢你……”除了说谢谢,尹穆清还能说什么呢?只愿从今以后,两个小家伙都平平安安的长大,再无痛苦。

伸手擦了擦小家伙额上的汗水,尹穆清起身,弯腰在倾恒额头上亲了亲,这才转身出去。

刚刚她瞧得清楚,楼逸宸果真没死,竟然还敢来,抢走血玉。

她还没有去找他,他竟然真的敢找上门来,竟然如此,阿胤的仇,是该报了!

拉开窗户,果然听见外面远处响起了枪声,尹穆清唇角勾了勾。

一跃而下,身子灵巧的踩在窗沿,跳了下去。

“哎呦哎呦,我的小姐,您这大着肚子,若是被璟王看见您这翻窗跳墙的,岂不是要将我们都给捏碎了!”等在外面的流飞看的脸色苍白,忙在下面伸手接,生怕上面的人脚一滑,摔了下来!

尹穆清稳稳的落在地上,一拉一边的缰绳,翻身上马,面无表情道:“你再嚷嚷,惊动了上面的人,不用璟王将你捏碎,本姑娘先捏碎了你的脑袋!”

听此,流飞忙捂了唇:“小姐别生气,流飞不瞎嚷嚷!”

说着,流飞也上了马,跟上了尹穆清:“小姐,听见刚刚的枪声了吗?小姐设计的东西,果真不同凡响,保证让他有来无回!”

------题外话------

四月一号完结,开始更新世子,请大家支持灵殿,收藏《重生之世子谋嫁》,多多点击,多多留言哈!留世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