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大结局上/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海峡边,涛涛江水拍打着海峡沿岸,一群手戴袖箭的黑衣人或站或立,保护着后面的红衣男人。

后面那红衣男人长发披散,一头青丝已经花白无比,脸上布满皱纹,皮肤黯淡苍白,似乎已经是一个耄耋老人。

但是,虽然看着是老人,精神却很好,手里抓着一个红衣女子,很显然,那女子是廖仙儿。

廖仙儿脸上赫然是一巴掌印,紫青色的,在她白皙的小脸上很是触目惊心!

君凤宜站在远处,远远的看来,眸光微凛:“你是何人?”

显然,君凤宜没有认出楼逸宸!

楼逸宸之前吃的驻颜之药对身体伤害很大,如今没有用药,毒性发作,不过几个月的时间,竟然衰老下去,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吧!

不过,因为他没有再吃那个所谓的驻颜之药,内力竟是尽数恢复,养了几个月,又修炼了几个月,竟还提升了不少。

如今又拿着血玉,受血玉的滋养,内力一出,攻击力是之前的两倍。

楼逸宸见君凤宜竟然没有认出他,他自然是愤怒又觉得君凤宜可恨,看着君凤宜虽然不如当年,却依然风华决然,他不禁握紧了拳头:“陛下竟是连微臣都认不出来了么?微臣的模样变了,陛下可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讨厌!”

上下打量了一下,君凤宜赫然意识到这人是谁,滔天惊怒袭上心头,他大怒:“你是楼逸宸?”

“哈哈哈……”楼逸宸笑了,转而摸了摸鬓边花白的头发,缓缓开口:“正是微臣,如今,微臣是过来感谢这段时间对内子的照顾,如今,微臣是接内子回去的!”

“内子?”君凤宜眸光眯了眯,似乎在提醒前面的那个男人,最好是要说出那三个不该说的三个字!

不过,楼逸宸岂会害怕君凤宜?唇角一勾,便道:“没错,小挽儿脑子糊涂,不记得自己是谁的女人,可能陛下会有所误会。不过,陛下放心,这么多年,微臣很关心小挽儿,也很照顾她,自然……”

楼逸宸故意停顿了一下,露出几分意味深长,故意让人误会的话:“自然也少不得日日疼爱于她……”

“放肆!”君凤宜大怒,楼逸宸将他的儿子女人藏起来,在他的眼皮子地底下混了二十年,这种羞辱他哪里能承受?当即便被怒火烧红了眼睛:“楼逸宸,你住口!”

说着,君凤宜如一股风一般掠出,白衣泫然,如白虹贯日一般,带着几分磅礴之意,朝楼逸宸袭去,所到之处,罡风席卷,飞沙走石。

廖仙儿被抓着脖子,动都不能动,不管是她使毒还是使蛊,楼逸宸似乎没有半点反应,她不由的大惊。

见过百毒不侵的,却没有加过连蛊毒都能抵抗的。

楼逸宸好整以暇的看着袭来的君凤宜,突然动了动手,只听咔擦一声,廖仙儿的脸便变得青紫,廖仙儿惨叫一声:“啊……”

“君凤宜,你若是往前一步,本座便扭断了这小姑娘的脖子!”

君凤宜哪里管廖仙儿的生死?势必杀了楼逸宸以泄心头之恨!

君凤宜不在乎,自然有人在乎,楼逸宸丝毫不担心君凤宜那一掌会打在他的身上,看着君凤宜身后追来的人,他唇边勾起一抹笑意。

“住手!”晏子苏如一阵风掠了过去,径直伸手拦了君凤宜,晏子苏拦下的同时,楼卿如也追了上来,手中甩出一根金丝,缠在了君凤宜的腰间,用力一拉。

晏子苏和楼卿如二人前后配合,竟是将君凤宜的动作拦了下来。

君凤宜行动被限制,自然一怒:“放开!”

楼卿如抬眸道:“他的事,你不用插手!”

楼卿如一眼便看出那个人是谁,那个养了他二十年的人,便是化成灰,他也是认识的!

楼卿如说话的同时,晏子苏也拧眉道:“仙儿在他手上!”

晏子苏心头有些埋怨,这究竟是什么跟什么?别人的仇怨,将他的女人抓了做什么?

这算什么?

君凤宜果然咬了咬牙,平息了一个怒火,却也明白楼逸宸这是故意气他的!

他深吸一口气,随即嗤笑道:“楼逸宸,你以为你说的朕会信半个字?就凭你,也敢侮辱挽儿?放下你手上的那个小姑娘,朕还会手下留情,饶你不死!”

楼逸宸那么说,君凤宜确实是急了也气了,挽儿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身子又弱,若是他乘人之危,对她做出越礼之事,这并无可能。可是,不管怎么说,挽儿都是他的心爱之人,不能因为这些事情,他就责怪于她,他恨只恨自己无能,不能好好保护她罢了!

可是,转而一想,若是他真的对挽儿做出越礼之事,那么,他就不会遮遮掩掩,早就出来炫耀了,不会将她藏起来这么多年。

楼逸宸发出低低笑声,却不理会君凤宜,看向晏子苏,问道:“原来这丫头是你的心上人,不过,现在她在本座的手上,即便你是世人尊崇的子苏公子,本座却也不能随了你的愿。”

晏子苏站起身,眸光眯了眯:“你想如何?”

“呵!”楼逸宸笑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粒药丸,对晏子苏道:“你这心上人妄想给本座下蛊,你说,这该如何?”

说完,手指一弹,便将那粒黑色的药丸弹射了过来,落在晏子苏的脚边。

于此同时,手上又用了一分力气,廖仙儿疼的又闷哼一声。

楼逸宸这做法,众人哪里不知道楼逸宸的做法,这分明是要以廖仙儿威胁晏子苏。

不过,楼逸宸和晏子苏有什么仇恨?

天下的人都没有人愿意与神医门的人作对吧?

“大……神医……”廖仙儿咬牙,手抓着楼逸宸的手,心头恨得要死:“别……”

因为心急,倒也忘记,晏子苏有百毒不侵,百蛊难入的身子了!

却见晏子苏捡起地上的药丸,毫不犹豫的吞入了腹中,他微微抬眸,看向廖仙儿道:“若是我死了,你且再嫁人罢,反正,你我成婚,也不过是权宜之计。”

末了,似讽刺的道:“左右在意的只是我一人罢了!”

他募得脸色一变,捂着胸口闷哼了一声:“呃……”

见此,廖仙儿脸色一白,眼泪唰的一声便落了下来,挣扎了一下:“子苏……”、

谁说只有他一人在意?

她廖仙儿又岂会拿自己的终身大事开玩笑?南疆的人一生只嫁一次,成婚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又岂会当做儿戏?

她……只是不想做主动的那个人!

“子苏公子?”楼卿如眉头眯了眯,心中满是疑惑,子苏公子虽然是医,却比廖仙儿还善毒,又岂会真的被楼逸宸得逞?

楼逸宸见目的达到,却也再不为难廖仙儿。谁的心上人谁在乎,晏子苏医术高绝,他还有用,不过,晏子苏与萧璟斓交好,想要晏子苏真心为他做事,那是不可能的,只能用此等手段了!

廖仙儿跑了过来,伤心欲绝的扑到晏子苏的怀中,带着浓浓的悲伤和愤怒:“你怎么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喂?这是什么药,你快瞧一瞧,若是死了该怎么办?”

晏子苏忙揽了廖仙儿在怀中,之前见她被楼逸宸抓在手里的时候,当真害怕的厉害。如今抱着怀中软软的身子,心头瞬间就踏实了!

晏子苏无奈的很,这女子全身是毒,天下能碰的她的人也就他一个罢了!除了他,又有谁能治得住这小丫头呢?

唇边勾起一抹笑意,附耳道:“莫闹,扶我去一边,闲事别管!”

廖仙儿一时没有听懂晏子苏的话,只以为中了毒疼的厉害,忙扶他起来,退至一边,伸手去把脉!

而这边,楼逸宸自然以为晏子苏中了他的毒,便有恃无恐,看向楼卿如,见楼卿如拧着眉头,一脸怨恨的看着他,楼逸宸不禁蹙了蹙眉头,开口道:“卿如,这是有了生父,便忘了养父?养育之恩大于天,你当真忍心离父亲而去?”

这话一出,不仅楼卿如眉宇之间升起几分惊怒,刚来的萧璟斓穆挽清也是愤怒不已。

楼卿如也忍不住嗤笑了起来:“养育之恩?父亲养我在身边究竟所谓何事,父亲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吧!满足自己报复情敌的恶劣性罢了,若是有半点父子之情,便不会事情一经败露,就对自己的孩子痛下杀手!”

楼卿如的话让君凤宜大痛,从这孩子的话都可以听出,楼逸宸待着孩子并不好!

看了一眼楼卿如,见他虽然这么说,面上却还是清冷一片,并无半点悲痛之色,了解的人知道他喜怒不形于色,即便是悲痛之下,也不会表现半分罢了!

他咬了咬牙,看向楼逸宸,怒道:“若是男人,与朕对峙便是,何必将几个无辜的孩子牵涉其中?楼逸宸,楼太傅,朕没看出来,你竟是这样的懦夫小人?甚至,还做起了那小偷小摸之事?”

楼逸宸拿出手上的那嫣红夺目的玉石,只觉得有一股力量源源不断的朝他的筋脉之中汇集,他的身子越渐轻盈,甚至,丹田之中也渐觉充实,血玉,果然是好东西!

他双眸阴邪的看了一眼君凤宜,淡淡的开口:“即便没有心头血,这血玉没有强身健体之效,可是,这血玉的灵力一旦激发,便能增强功力,百毒不侵,还能永驻青春……这东西我等了五年,如今终于出现,难道还不能来拿?只要本座的容貌回到二十年前,本座还是能和小挽儿一起,过我们想过的日子!”

说到此处,楼逸宸突然有些癫狂,对君凤宜道:“而你,君凤宜,你有什么资格拥有挽儿?你不过只会让她痛苦,让她委屈罢了,根本就没有能力保护她!只有本座,才是真的为她好!”

萧璟斓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他蛊毒发作,自然是落后了一步,不过,他刚过来,便听到楼逸宸说这样的话,他面色阴沉,带着几分嗜血之气,缓步而出:“等了五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楼逸宸看过去,见是萧璟斓,他眸光微闪,却也没有故意隐瞒,看着手里的血玉,带着几分兴奋之意。

“璟王殿下似乎不是很高兴呢,不过,璟王殿下如今妻儿双全,还得感激本座才是。若是没有本座,五年前的那晚,你……早就被萧湛的人给灭了口,哪里还等的到你的人赶上来?本座救你一命,你用血玉以报救命之恩,岂不是妥善?”

这话落在众人耳中,竟是有几分晴天霹雳之效,萧璟斓更是如此,五年前的一切本就是灵玉檀的一个陷阱,没想到,这个陷阱竟然被多个人反复利用。

萧璟斓自持孤傲,无所不能,不屑使用什么用谋手段,不曾想,竟然被人算计如此!

连他的女人,他的孩子都利用了?

他萧璟斓握紧拳头,果真听楼逸宸道:“小挽儿心心念的宝宝,还不到及笄,便被男人毁了清白,连本座都心疼。不过,倒也凑巧,她竟有孕。啧啧啧……暨墨的战神王爷的骨血,墨翎帝王之孙,这般显赫身份,以后,谁又能与之抗衡?本座就不信,倾两国之力,还寻不齐那三种引药!果然没有让本座失望!”

楼逸宸的话一出,大家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小九月的身子那般脆弱,竟是楼逸宸的手笔?

女子怀孕生子本就是一件极为凶险的事情,当好好养着,哪里经得住折腾?

恐怕,随便在药食之中加一点不干净的东西,或者在孕妇耳边说些刺激的话,孕妇的身心一旦受损,最后影响的还是孩子。

楼逸宸便是计划着让尹穆清生下一个病儿,再传出血玉能医治伤病的事情,即便不用自己创造机会,待暨墨和墨翎认回皇孙,两国自然会努力治好孩子的病。

这么一来,他只需坐收渔利便好,根本不用自己出手,便能得到一切!

楼逸宸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不过,终究怕自己参与的太多,被人发现蛛丝马迹,所以并未派人盯着,只是尹府的人传出尹三小姐未婚生子的事情后,他不过是派人加大了一把火,再将那些谣言传入尹三小姐的耳中,让那尹三小姐寝食难安,郁结成疾,无力保胎,又让人再她的屋中熏香之中加了一些无色无味,影响胎儿的健康却不至于有损胎儿心性命的药。

果然,那女人生下的是一个病歪歪的娃娃。

楼逸宸不以为意道:“既然是救命之恩,这东西,本座便拿走了,璟王……不会反对吧?”

说完,他手一抬,前面的黑衣人瞬间聚集在一处,将楼逸宸挡住,袖中的箭唰唰的射了出去。

箭雨咻咻划过,萧璟斓等人面色一变,不得不加以阻挡,而也在这个空档,楼逸宸唇边勾起一抹笑意,转身朝峡谷掠去,似乎要趁此机会逃走。

那峡谷下面是深海,楼逸宸早已准备了大船。

不过,楼逸宸刚转身,后面突然传来几声砰砰之声,震耳欲聋,他还来不及猜测那是什么发出的声音,却见他的人竟是倒了一片。

他拿着血玉的手腕也好像被射了一个暗箭在里面,骨头都被穿通,瞬间痛的麻木,手上无力,血玉募得落在了地上。

楼逸宸面色一变,捂着手腕看向四周。

是谁,竟然有这等内力,这四周并无遮掩之处,难道有人从几百米射出暗器,还能打穿他的手臂?

楼逸宸面色阴沉,还来不及作出应对,这个时候,君凤宜身上掠了过来,劈手便是一掌。

------题外话------

唔,马上收尾啦。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