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大结局中/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逸宸躲闪不及时,匆匆后退一步,转而挥手迎了一掌,两人内力相当,楼逸宸右手受了伤,君凤宜那一掌气势汹汹,虽然他自己的内息化去不少力道,却还是被这一掌打的后腿了数十步,双脚在地面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眼见那通红的血玉滚落于地,距他十步之远,楼逸宸面色更加的阴沉,手从袖中一掏,掏出几枚银针,唰唰几声便朝君凤宜的方向射了出去。

君凤宜并未打算去拿血玉,只想拿下楼逸宸,楼逸宸的暗箭袭来,他自然翻身一躲,白色衣袍如云烟翻滚,落于地面时,却见楼逸宸已经远去,目的竟是那一枚躺在地上的血玉。

君凤宜忙追上去,却已经来不及。

一旁的楼卿如和萧璟斓在那枪声响起,敌人到了一片的时候,便觉震惊,毕竟这样杀伤力的暗器他们从未见过,正在加大了警惕的时候,楼逸宸和君凤宜对了一掌,如今见楼逸宸此番动作,他们哪里不知道楼逸宸的意图?在楼逸宸有这个打算的时候,便纷纷掠了出去,打算将楼逸宸拦下。

然而,萧璟斓之前为了救九月,真气耗损了一半,又是蛊毒发作,自然动作迟缓了一些,所以迟了一步。

而楼卿如则是因为前面都是自己的长辈,一个是曾经唤了二十年的父亲,如今与自己的亲生父亲对峙,他自然矛盾又痛苦,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也有所落后。

侧边,一白影掠出,如烟一般掠出,如蜻蜓点水一般,轻踩地面冒出的娇花,落于楼逸宸面前,却也不动。

察觉到是那抹熟悉的身影,楼卿如萧璟斓齐齐止了步。

楼逸宸衣袖横扫,兜起那枚玉石的时候,眼前突然多出了一双白色的绣花鞋,白色绣有凤穿牡丹暗纹的纱衣裙摆拂过他的指尖,清晰淡雅又令他魂牵梦绕的香味顺着风吹来,直闯入他的鼻息,楼逸宸猛然抬眸。

果然看见那个令自己魂牵梦绕的身影,不过,看见穆挽清双眼红肿,此刻却一片冰冷的望着他的时候,楼逸宸脸色一白,瞬间心虚起来,他站起身,手紧紧的攥着血玉,上前一步,带着几分急切,似乎想要解释什么:“小挽儿,我……”

君凤宜看见穆挽清竟去了楼逸宸身边,顿时大惊:“挽儿,过来!”

楼逸宸本来就欲占穆挽清为极己有,他想要的,就是穆挽清,君凤宜哪里不担心?

不过,他刚想过去,却不想穆挽清转身拔下头上的金簪,便抵在了自己的喉间:“别过来!”

手上用了几分力气,白皙的脖颈瞬间就被刺了一个洞,血流不止!

君凤宜和楼逸宸和全都脸色惊变,心头漏掉一拍。

“挽儿,你要做什么?”

“小挽儿……”

萧璟斓眉头一拧,却没有说什么,楼卿如却是脸色灰白,惊道:“母亲……”

穆挽清全身都在发抖,看着楼逸宸,满目讽刺和恨意,楼逸宸被穆挽清拿满目恨意刺痛心脏,他只觉得天突然变了,海风吹在他身上,竟然有几分凛冽之意。

本以为穆挽清要和他说话,却不想穆挽清转身看向君凤宜,眸中尽显痴情与不舍,刚刚还冰冷的眸子,却带着几分炙热和深情,缓缓道:“青岚,我一直还记得,你说过,会娶我为妻,十里红妆,许我盛世一嫁,今生今世,生生世世,唯我而已,你……还记得么?”

君凤宜心头咯噔一声,不着痕迹的往前一步,不住的点头,手伸向穆挽清,声线带着几分惊恐和害怕,却无比坚定:“记得,我君凤宜这一生只会有你一个妻子,乖,先将簪子放下,乖乖来为夫身边,乖……”

君凤宜尽量放低了自己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哄着对方,生怕刺激到对面的女子。他声线低沉沙哑,透着无尽的惊惶和害怕。

他已经尝试过失去她的痛,又如何能接受再一次失去她?

穆挽清落了泪,却也底底的笑了起来:“有你这句话,我便知足,可是,像我这样不洁的女子,又如何配的上你?我不是一个好妻子,不是一个好母亲,更不是一个好祖母。我糊里糊涂的过了这么多年,却不知,我穆挽清竟是一个罪孽的源头,我不该活的……”

君凤宜大痛,深知之前楼逸宸的话她恐怕全数听了去,君凤宜大惊,摇头道:“挽儿,你冷静一点,楼逸宸所言并不可信,他……”

“二十年,哪里有清白可言?”穆挽清羞愤又愤怒,楼逸宸之前的话仿若一张巨大的网罩在她的眼前,遮住了她所有的光与明,剩下的只有无尽的黑暗和耻辱罢了!

少不了日日疼爱……

之前发生过什么,她竟是半点都想不起来,可是,一想到有被自己不爱的人碰了身子的可能,她便觉得羞耻,恨不能将那男人碎尸万段!

还不说,那男人做了那样丧心病狂之事!

穆挽清苦笑道:“即便他未碰我,我又有什么颜面去面对阿清,又有什么颜面去面对她的两个孩子?小九体弱多病,饱受病魔的折磨,小阿恒如今也躺在床上,被疼痛折磨,若是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外祖母,他们……又该如何?”

说完,穆挽清也不顾别人作何想,转身看向楼逸宸,眸光森然,带着几分厌恶和惊怒:“楼逸宸,即便你得到血玉又如何?即便你永驻青春长生不老又如何?即便你带走我,让我忘记之前所有的仇恨,那又如何?不管你做什么,你得到的,也不过是一个心里装着其他男人的女子罢了。我穆挽清始终不会爱你,不会正眼瞧你,永远不会爱上你!你做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不可能!”楼逸宸双眸充血,似乎因为穆挽清的话受了不少的委屈和打击,他上前一步,摸着自己的心脏,质问道:“小挽儿,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我对你的心,难道你一直都不曾感受过?君凤宜究竟为你做过什么?我又有哪一点比不上他?区区一个君凤宜竟要让你倾心至此,明明,与你青梅竹马的是我,一直照顾你保护你的也是我,最早遇见你的还是我!为什么你要爱他?”

“为什么,就凭青岚他从未为难过我,从未伤害过我,而你呢?你的所作所为,也不过是伤害我的至亲至爱,难道,你还要让我对你感恩戴德?”穆挽清一时激动,脑子里面一片混乱,冲撞的脑仁好像要炸裂一般,身子一晃,差点要摔倒。

楼逸宸就在穆挽清的身边,一直都注意着穆挽清,他早就知道穆挽清受不得刺激,故意说那些话让她激动,她病一发,便没力气,自然伤不到自己。

见穆挽清身子一晃,他眸子一闪,上前一步便夺了穆挽清手里的金簪,将她揽入了自己怀中,一把禁锢着她,脸上瞬间都是得到她的喜悦和得逞:“小挽儿,二十年你都陪在我身边,一朝分离,我竟是度日如年!不管你爱的是谁,师兄都不在乎,师兄只要你乖乖在师兄身边,日日陪着师兄,师兄便心满意足!”

“挽儿!”君凤宜距离穆挽清远一些,自然迟了一步,见楼逸宸揽了穆挽清入怀,他自是怒火焚烧,伸手便去抢。

可是,穆挽清似乎猜到了君凤宜的动作一般,竟是伸手抱住楼逸宸的腰身,身形一转,两人被这力道旋至一边侧,禁用自己的身子严严实实的挡了君凤宜的掌风。

君凤宜没有想到穆挽清竟有此等动作,哪里舍得伤她半分?眸中显露几分疼色,忙收了掌力。

而楼逸宸也没有料到穆挽清竟然会保护他,竟是有几分窃喜,呆愣了一下。

不过,也就是两个男人的这反应,穆挽清眸中闪过几分得逞之味,腰身一拧,身子往下一倾,后腿一扬,高高抬起,径直踢在楼逸宸手里拿着的血玉之上,那血玉瞬间被踢飞,朝君凤宜飞了过去。

楼逸宸瞬间就明白了穆挽清的意图,顿时又怒又气,想飞身去拿,却被穆挽清紧紧的保住腰身。

“楼逸宸,我不该活,你却比我更该死!”穆挽清眸光一拧,抽出袖中藏着的匕首,便朝楼逸宸的胸膛刺了过去。

快准狠,根本不留一丝情面。

楼逸宸从未想过,曾经依赖于他,与他一起习武长大的小师妹,有朝一日,真的能对他下杀手,这让楼逸宸不禁被怒火烧红了眼睛。

她是疯了!

被君凤宜迷了心智罢!

楼逸宸一双眼睛猩红,带着几分愤怒之色,闪身一躲,避开了穆挽清的偷袭,穆挽清的武功不可小觑,他不得不正视。

对面白绫倾射而出,带着几分肃杀之气,直袭楼逸宸的门面。

他愤懑之下,却没有半分留情,抓住那袭来的白绫,不顾双手被她的劲风撕裂,鲜血淋漓,扬起内力,撕拉一声,便将那白绫撕成碎片。

穆挽清被这强大的劲气推开,肺腑一阵翻涌,脚下不稳,连连后退。

这两人的战争一触即发,其他人根本来不及应对。

君凤宜见穆挽清扔过来的血玉,忙飞身去接过血玉,转而手一扬,便朝萧璟斓扔了过去:“接住!”

也就在这一个空档,穆挽清竟被楼逸宸打伤,他瞳孔一缩,飞身上去将倒来的女子接住。

接着,将女子往后一推,道:“卿如,照顾你母亲。”

说完,君凤宜便朝楼逸宸袭了过去。这人,是他的仇人,理应他来手刃了结才对!

这个楼逸宸是他孩儿的仇人,也是他萧璟斓的仇人,害了他女人和孩子的恶人,萧璟斓自然不会放过,可是他损了半身的真气,身子受蛊毒的影响,能追过来已经是逞强,君凤宜面前,他自然不会再去逞强。

见那血玉朝自己飞了过来,萧璟斓却不敢不接,不过,君凤宜那一扔,因为带着几分急切,所以带了几分内力,萧璟斓抬手一接,竟是没有抵住那份内力,弯身便呕出了一口浓郁的黑血。

萧璟斓伸手擦了一下自己唇边的血迹,不禁嘲讽了一下,他也有这般无力的时候。

不过,这倒不要紧,为了救那个孩子,即便是损了他一身内力又如何?只要那孩子健康平安长大,阿清不会因此难过焦虑,什么牺牲,都是值得的。

看着这枚血玉,萧璟斓眉头拧了拧,随即收入自己的衣襟。

穆挽清被楼逸宸抓住,楼卿如的心早就提在心口,见君凤宜将穆挽清推了过来,他连忙闪身去接住。

“母亲!”楼卿如颤声喊了一句。

“咳咳……”穆挽清肺腑翻涌,疼的厉害,但是最疼的,还是自己的脑仁。

刚刚受了楼逸宸的那一掌,好像击碎了沉淀在她脑海之中的一块沉重的巨石,巨石一碎,一些熟悉又陌生的片段如决堤的江水奔腾而来,涌入自己的脑海……

多少个日夜,那个红衣男子陪在她床头,拥她入眠。一觉醒来,她大脑一片空白,还有那男人在她耳边频频说着同样的话,同样的话,日日重复,一张俊美的脸二十年未曾变过,二十年,多少个日夜上演着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一幕……

好可怕!

她的贝贝,小小的人儿,一日日长大,站在她的面前,双眸之中充满了孺慕之情,可是,多少次将到嘴的娘亲二字吞入喉间,仅仅是因为她不认识他,反而抱着一个不知道谁人家的婴儿,爱怜的疼惜着。

渐渐的,那孩子变得清冷疏离,即便是出现在她的面前,不管她对他如何生疏,他也能接受。

穆挽清抬眸,看着眼前像极了自己的男子,似乎触动了自己心头的一根弦,软的一塌糊涂,但是更多的,是那无尽的遗憾和痛楚。

是她错了,是因为她的过错,才将痛苦带给所有的人!

抬手摸了摸楼卿如的脸,穆挽清唇边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贝贝……”

她痴痴的望着自己眼前高大俊美的孩子,竟是有痴迷,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

楼卿如一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母亲你……”

楼卿如心中募得有了一种猜测,难道,楼逸宸刚刚那一掌,竟是让母亲想起了这些年她忘记的一些事情?

楼卿如还来不及去查看穆挽清的脉搏,却见四周围上来无数的黑衣人,将他们团团围在中央。

因为出来的匆忙,他们并未带护卫,以至于,就只有萧璟斓,楼卿如,晏子苏,廖仙儿,还有君凤宜穆挽清六人而已。

这四面八方出现的黑衣人似乎是死士,从海峡下窜了上来,羽箭咻咻咻的朝他们射了过来。

这般乱箭,很明显,楼逸宸是要下杀手的!

杀人一动,他们不得不动手,楼卿如并不喜欢杀人,但是不杀人,死的就是自己,他不得不捡起地上的剑,砍断那些黑衣人的喉咙!

晏子苏也装不下去了,起身,捡起地上的剑,也不得不加入战斗。几个小辈在拼杀之时,不由得靠在一起,将穆挽清护在中间。

顷刻之间,这海峡沿岸响起了厮杀之声,海风吹来,血腥之气溢满鼻息。

君凤宜和楼逸宸已经对了不下十几招,两人出招极快,只看见一个红衣斐然,一个白衣咧咧,劲风如狂风般呼呼作响,轰隆一声巨响,二人的内息在四周炸开,毁了不少花草树木。

君凤宜被击的后退几步,滑至悬崖边,踩碎了一块岩石,落入了那惊涛巨浪般的海底。

募得一根箭袭了过来,君凤宜忙偏了一下头,那箭竟是擦着他脸颊飘过,带出一抹血痕。

楼逸宸被君凤宜的内息逼的呕了一口鲜血,见君凤宜落入悬崖边沿,他伸手擦了一下唇边的血迹,突然从怀中掏出一个火折子,低低的笑了起来:“君凤宜,等我杀了你,杀了你们所有的人,小挽儿便是我的了,哈哈……这悬崖峭壁之上,也就在你的脚下,本座早就派人埋了打量硝石硫磺,一旦点燃,你君凤宜就算武功再高,也会化为灰烬,一片残渣不剩,哈哈……”

楼逸宸嗜血的笑声在风中传来,萧璟斓等人一听,都是面色一变。

楼逸宸莫不是要疯了不成?

“青岚!”穆挽清更是愤怒不已。

一岩石背后,君天睿看着外面的那一场厮杀,面色有些苍白,见自己的父皇危险,他咬了咬牙,起身便打算冲出去。

不过,他正想出去,领子便被人拉住,他转身一看,却见尹穆清面色阴沉的站在那边,似乎来了许久。

“姐姐?”

尹穆清瞧着外面的动静,一双秋潋般的水眸无比的平静。

她看了一眼君天睿,凉凉的道:“你出去做什么,三拳难敌四手,也不过是多了一个人质罢了!”

说完,尹穆清转身,对身后的流飞道:“抢给我!”

她本不想将这些东西带到这冷兵器时代,可是,因为职业习惯的原因,自然喜欢这些东西。这里的铸造之术并不是很好,度量仪器更是不精准,所以想要做现代化的武器,很难。

不过,她还是画了图纸,让流飞去请了最好的工匠,花了几年的功夫,才造了几把枪。

三把精巧的勃朗宁,这是她最喜欢的手枪。

虽然效率不高,却也能派上用场。不过只能装几发子弹,之前用了几发,如今也就剩四发。

“小姐,给!”流飞听话的将手枪和弹夹交给尹穆清,尹穆清上了子弹,即便是好几百米开外,她也能精准的射击,左手托着右手,对准楼逸宸的左腿,砰的一声。

“阿睿,看着,姐姐教你,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即便自己计谋无懈可击,却不能得意忘形,凡事都要留个后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天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知道么?”

君天睿自然不知道尹穆清手上的是什么东西,不过,砰的一声响后,他竟看见刚刚还拿着火折子的楼逸宸左腿一软,这个人便瘫了下去。

他满是惊异,下意识的点头:“阿睿明白了!”

尹穆清却不停,对准右腿,左右琵琶骨,砰砰三枪,楼逸宸防不胜防,根本无从防备,火折子掉在地上,快落在地上之时,尹穆清瞄准那即将落下的火星,砰的又是一抢。

顿时火星四射,在空中飘散过后,全部熄灭了下去!

“嗯……”楼逸宸痛的闷哼一声,摊在地上再想起来已是枉然,他正要点燃火线,点燃埋在地下的火药,马上就要杀了君凤宜,却不想就差一点,究竟是谁如此算计偷袭于他?楼逸宸一抬眸,看向君凤宜,怒火中烧:“是你,你卑鄙无耻!”

四周的黑衣人见楼逸宸倒下,瞬间惊慌起来,手拿着刀剑四下查看,竟都有些踟蹰不前?

“主上!”两个黑衣人瞬间闪过来,护在楼逸宸面前。

楼逸宸大怒,指着君凤宜,吩咐道:“杀,除了那个女人,其他的杀无赦,杀无赦!”

“是!”

不过,楼逸宸这话一出,四周突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马蹄之声,转而还有百人呐喊的声音,好像千军万马驰骋而来。

众人齐齐望去,却见四面无数戎装士兵骑马而来,为首的人声声警告。

“伤吾王者,死!”

------题外话------

明天最后大结局咯,喜欢萌宝的,咱们四月一号移驾世子谋嫁好不好?喜欢番外的,咱们四月十号开始更新番外好不好?好,就在评论区说话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