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大结局终(万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银装将军手里拿着一把宝剑,御马而来,他身后,足有一万骑兵,紧跟其后。

冰冷的铠甲在月光的萦绕之下闪动着凛冽的寒光,尽显一篇肃杀之气。

马蹄呼啸二来,千万骑兵迅速将海峡包围起来,楼逸宸带过来的人只有两千多人,萧璟斓等不过六人,自然有些三拳难敌四手,即便几人武功都高强,但是那两千死士却也并不可小觑,几人难免有不少伤痕,甚至,若是在这般下去,体力都会不支!

可是如今一万兵马一来,那两千死士明显趋于弱势!

这些骑兵训练有素,箭法高超,骑在马背上打马而来,拉弓搭箭,对准那些围在萧璟斓等人的死士,唰唰唰的射了过去。

箭雨密集,根本不容躲闪,比起之前这些死士多了几分不可阻挡的气势。

噗噗噗……冷箭贯穿血肉,带出一片血雾,四周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之声,血腥之气顺着海风吹来,比起之前更加的浓郁。

来人来的突然,出手又迅猛,根本不给人留思考的时间,偏偏马背上的人箭法又高超,竟没有一支射偏,伤及自己的人!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两千多人竟是只剩下五六百人。

楼逸宸瞬间脸就青了,那五六百人在反抗之时,已经聚集一处,围在楼逸宸的身边,满目惊恐的看着四周突然出现的骑兵。

这些,一看就是正规军!

是萧璟斓的人么?

不可能,他刚从东昱赶回来,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将那兵力都掉了过来?何况,暨墨并无战事,何以要调兵谴将?

萧璟斓听到那声熟悉的声音,唇角勾了勾,转身看去,却见为首的将军唇边挂着一抹笑意。

银色的头盔遮住的大半个脸,不过,迎着月光,还是能看见那人冠玉般的容颜,凤眸微拧,长眉入鬓,容貌绝美,竟是生的一张雌雄莫辨的脸。

这人正是风夜雪。

这会儿,一个黑色男子拍翻身下马,径直来到君凤宜面前,单膝跪地道:“微臣救驾来迟,请皇上降罪!”

紧跟着黑衣男子的,却是一个容貌艳丽的男子,那男子的模样,和叶瑾妍十足十的像,十八岁的少年却不显一点单薄,不过那玉瓷般的脸上还是尽显稚嫩。

然而,他右脸脸颊上有一道半寸来长的伤口,那伤口透着浅白色,小小年纪,竟然透着几分成熟与苍凉。

紧跟叶祁身后,下跪道:“微臣救驾来迟,还请皇上降罪!”

这少年将军正是叶祁的长子,叶瑾晟。

君凤宜点了点头,面色并未因为有援军的到来而舒缓,他拂了拂手,道:“爱卿请起!”

叶祁和风夜雪一起出现在这里,想来,北燕的事情解决了。

这会儿,风夜雪夹了夹马腹,御马来到萧璟斓前十几步,微微倾身看了一眼萧璟斓,挑眉道:“阿斓,几个月不见,你怎么混成这模样了?若不是本公子及时出现,你岂不是要被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人弄伤弄残了去?”

说完,不等萧璟斓回答,他四下看了一眼四周,不见那抹倩影,他扯了扯唇角,道:“看来还是本公子处处想着你,才能从天而降,救你于危难,你就不考虑考虑,收了本公子入房,以弥补本公子这么多年来独守空房的相思之苦?”

风夜雪这话一出,萧璟斓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去,四周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的人,不管是属下还是长辈,面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君凤宜和穆挽清更是如此,好像吞了一只苍蝇一般难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自家女婿能被男人看上,恐怕,萧璟斓也并非是个好东西!

晏子苏看了一眼萧璟斓,嘴角勾了勾,之前没有王妃,因为风夜雪那张嘴巴,还有那张脸,京都都传璟王豢养男宠,阿斓并不在意,因为那也不过是身外之名,阿斓并不看重。可是,如今有了王妃和小殿下,阿斓又怎么会任由风夜雪败坏他的名声?

萧璟斓见众人意味深长的盯着自己看,似乎每个人都在猜测他与风夜雪之前的那些不能言语的关系,他整个脸都黑了,若是之前,他定是伸手便将那人拍飞了去,不过现在他真气耗损了一半,又正直蛊毒发作,虽然这会儿被压制下去,不见之前那撕心裂肺的痛意,不过却还是伤了一些根本。

萧璟斓脸色浮白,唇边挂着一丝血线,他盯着风夜雪看了一眼,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嗤笑道:“既然如此,等本王回京,第一件事情,便送几个小倌,让你收入房中,也免得你日日在本王面前闹,说本王亏待了你!”

风夜雪痴痴笑了一声,还来不及回答,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风大公子这个恩,不仅阿斓要报,本妃也要报!”

风夜雪一听便知道是谁来了,他大喜过望,一拉缰绳,一夹马腹,转便要调转马头。

不过,他还没有转过身来,却感觉一阵风迎面吹来,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只听啪的一声,额头上便传来一阵剧痛。

“啊……”风夜雪大惊,伸手一摸,手上便是一抹鲜红,他大怒:“你敢打本公子!”

尹穆清脸色铁青:“打的就是你,堂堂七尺男儿,竟和我这小女子抢男人,觊觎别人的有妇之夫,你也要问阿斓同意不同意,即便阿斓同意,也要问我这正经王妃同意不同意!不过,看着人模人样的风大公子,怎么也像个小媳妇一般,需要男人来爱抚滋润,莫不是……”

说到这儿,尹穆清故意停顿了半刻,视线从风夜雪的胯下一扫而过,随即眸中闪过几分促狭,随后摇了摇头,看向萧璟斓,好心的提醒道:“阿斓给风大公子找人,便不要想着找什么清清白白的小倌倌了,找几个生猛威武,经验丰富的,可要让风大公子好好享受!”

尹穆清一出现,众人不由的蹙起了眉头,实在是因为她身怀六甲的模样看着让人提心吊胆,恨不得她日日躺在床上安胎的好。

不过,她此番话一出,众人竟是抽了抽嘴角。

这下风夜雪戏弄萧璟斓不成,反倒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吧!

所有人的视线都无意识的扫向风夜雪的胯下,带着几分探究的意味,怪不得传言风大公子是个断袖,却不想,不仅不行,还是断袖男人身下受呀!

萧璟斓见尹穆清挺着肚子走过来,夜风缭乱了她耳边的碎发,因为没有穿披风,显得有些单薄,他早就眉头紧锁,几步来到尹穆清的身边,一把将她拉了过来,倒也不急着批评她,只是面无表情道:“你说的,本王记住了!”

之前那传来的几声响声,还有每到关键时刻,便射出的暗箭,萧璟斓早就猜到,恐怕是尹穆清躲在附近,果不其然!

风夜雪见某个女人打了他,竟是半分眼神都不给他,转身便和自己的男人腻歪在一起,他瞬间就不悦了,捂着额头翻身下马,嗷嗷直叫。

“阿清妹妹,哥哥救了你,你却恩将仇报,将哥哥的额头打伤了去,这是什么道理?”说着,风夜雪更觉委屈,呜呼哀哉:“之前,你便是用血玉砸了本公子的头,如今你还用破石头砸本公子,本公子与你有仇可是?”

尹穆清白了一眼风夜雪,翻了一个白眼,道:“这么说来,与你有仇的是石头,于本妃何干?”

“你……”

风夜雪正想反驳,穆挽清却走了过来,盯着风夜雪上下看了一眼,吃惊道:“你……是夜雪?”

风夜雪转身一看,上下看了一眼穆挽清,随即大喜:“姑姑……”

“你当真是夜雪?”穆挽清眼眶募得红了,捂着自己的唇,不敢相信,分别了二十年,那个小小的一团粉团子,竟然长得这么大。

风夜雪也红了眼眶,也忘了于尹穆清争什么口角,喜极而泣,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姑姑,侄儿就知道您还活着,侄儿终于找到您了!”

穆挽清忙伸手将风夜雪扶起:“好孩子,活着便好,你还活着就好!”

穆挽清擦了擦泪,突然意识到什么,问道:“你……怎么突然会来这里?你不是在北燕么?”

这个问题是所有人疑惑之事,萧璟斓也有些诧异,风夜雪如何会及时出现,并且还救了他们。

有一万精兵在,而且楼逸宸的人死伤无数,剩下的不过一些伤残,再无还手之地,他们自然不怕有变。

因此,君凤宜,楼卿如等人早就收起了武器,围了过来。

风夜雪顺着穆挽清的搀扶,站起身来,怔怔的道:“姑姑有所不知,当年先皇下旨贬姑姑为庶民,姑姑消失之后,我便开始一直寻找姑姑的下落,即便得知姑姑身亡之后,我还是不相信姑姑会死,便一直暗中查当年的事情,直到数月前,发现姑姑的墓中无人之后,更加确定了我的猜测,姑姑当年一定有人暗中帮助,才能瞒过尹府将军。后来顺藤摸瓜,竟然查到,二十年前青岚叔叔查不到姑姑的下落,竟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那人正是天下第一山庄前任庄主楼逸宸。”

君凤宜听此,本就阴沉的脸色又升起几分愤怒,他上前一步,紧紧的抓着穆挽清的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这么多年没有她的那些充满了寂寞与心酸的日夜。

这会儿,只听风夜雪继续道:“后来,我的人又查到,楼逸宸一直在寻求驻容养颜之药,近百年来,江湖上都没有传血玉的消息,近两年却又有许多势力在暗中打听血玉的下落,这不很奇怪么?而且血玉一直是被墨氏视为国宝的,却被人盗走,在江湖上走私买卖,没想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他,他早就打了血玉的注意,自己没有那个本事,便藏在暗处,利用别人,等阿斓为小九月寻得引药,引发血玉之灵力,便等着坐收渔利!因此,我连忙从北燕赶了过来,听闻阿斓带着人去了东昱,自然怕你们落入楼逸宸的圈套,早就回了王府,带领王骑之人赶了过来,又怕打草惊蛇,便没有声张,却早早的等在暗处。”

风夜雪说完,手指指向楼逸宸,眉头微拧,隐隐带着几分怒意:“这人着实该杀!”

“呵呵……”楼逸宸被两个黑衣人扶着站起身来,听完风夜雪的话,他痴痴的笑了起来,带着几分决然之色:“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话可说,成王败寇,可是,你们也没有什么好得意的,我输,也只是输在了人心之上罢了!不过,我楼逸宸不甘心!”

他如何甘心?

他看向穆挽清,问道:“小挽儿,我为你做了这么多,难道你还感受不到我对你的真心?这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源于我想要与你在一起,想要与你过上神仙眷侣一般的生活,这有什么错?我对你万般好,你却选择君凤宜,本座乃天下第一山庄庄主,还比不过他一个身在异国他乡有今日没明日的质子?”

穆挽清身子一抖,这样的楼逸宸她从未见过,恐惧,自私,阴险……

这哪里还是以前那个处处为她着想的师兄?

楼逸宸这般说,穆挽清心头一揪一揪的痛,还夹着浓浓的愧疚之意,让她觉得,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是她对不起所有的人!

尹穆清看过去,视线落在那个花白头发,满脸皱纹,一身狼狈的楼逸宸身上,她心头一缩,拳头紧紧的握起,她不禁嗤道:“没有错?你身为人夫,却抛弃了为自己生儿育女的妻子,害她惨死,这就是你所说的没错?身为人父,不仅抛弃自己幼子,害他年幼之时便受尽苦楚,不仅如此,还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生骨肉,这便是你的没错?”

末了,尹穆清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穆挽清,便又嗤道:“你说你爱穆挽清,却带着她东躲西藏,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这便又是你的爱?这也就是你能给自己心爱之人带来的幸福生活?可有半点幸福之说?说起来,你不过就是一个无情无义,不仁不义的小人罢了,你觉得,穆挽清会喜欢你这样的人?”

尹穆清这话一出,楼逸宸面色一白,瞳孔骤然一缩,似乎受了重创一般,身子剧烈的抖了起来:“胡说!”

楼逸宸摇着头,很是激动,极力为自己辩解:“臭丫头,你胡说,只要君凤宜死了,只要我得到驻颜之法,得到血玉,便带着小挽儿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渐渐的,她就会忘记所有,眼里,心里只会是我,那个时候,她想要做什么,我都会陪她去做,这难道不够么?”

穆挽清微微摇头,眼眶微红,上前拉了尹穆清的手,对她摇了摇头,制止了她还想说的话,这才对楼逸宸颤声道:“师兄,你错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不会再受你摆布了,青岚若是死了,我会随他而去,你终究是不会得到我。你说你有真心,在我看来,都是狼子野心罢了。你所说的真心是建立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上而为之,人不该这么自私的,你不能,我也不能,命中有时且珍惜,命中无时不强求。你从一开始,便错了,你已经有了织梦姐姐,有了自己的亲骨肉,你身为人夫,身为人父,应该珍惜自己的家人,不该这么没有担当,我行我素,抛弃他们,而要想着与我在一起。师兄,你难道不知我所想?至始至终,我都是拿你当做亲哥哥对待的,即便你身份贵重,那也只是哥哥,所以,即便不是青岚,也会是他人,左右不会是你。师兄,如今,你就不后悔么?”

楼逸宸今生最在乎的,便是与自己朝夕相处,一起长大的师妹,算起来,他已经年过半百,但是,几乎每一天都有她。

她已经成为他的习惯,是他生命之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即便她不爱,他又怎么离得开她?

好了,什么都想起来了?

如今听到她的这一席话,楼逸宸只觉得晴天霹雳。

若是连所爱之人都不支持他,他还有什么盼头?

“后悔?我确实后悔!”若不是身边的人扶着,楼逸宸差点摊在地上,他微微抬眸,看向天边那一轮明亮的圆月,思绪远飘去,喃喃道:“我后悔仍有北燕皇接你回去,更后悔听了族人之言,娶了织梦,与你越行越远……”

穆挽清摇了摇头,不赞同道:“不,你应该后悔做了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若是你能认清楚你我的心,我们便不会走到今日,甚至兵戎相见。若是你不做这些,你还会是我的师兄,是我至亲至爱的家人,我的孩子们会叫你一声师伯,即便不是夫妻,我们还是能像在景阳山那样……那样不好么?为什么要弄成这个样子?”

说着,穆挽清的眸光越发清明了许多,似乎理顺了所有,心思也就越通透。

楼逸宸脑中如遭雷击,变得异常空白。

即便不是夫妻,也会是家人,这样不好么?

好么?

自然是好的。

他想要的,便是有她便好,看着她欢乐嬉笑就好,陪在她身边就好,至于是哪种身份,其实他都没有想过,只要陪在她身边,以哪种身份都是不重要的,情与欲自然也是不重要的。

若是他注重情欲,这么多年,便不会留着她清白的身子,早就要了她了!

可是,似乎,他从一开始就走进了不归之路,断送了所有。

猩红的眼睛在这一刻变得空洞起来,楼逸宸推开手边的人,想要上去问问,若是现在他悔了,还能回头么?她还能像以往那样,含着笑意,唤他一声师兄么?

可是,看到周围的人,或鄙夷,或愤怒,或憎恨的目光看向他,楼逸宸刚刚燃起的那一抹喜悦便又尽数泯灭,脚一软,便瘫在地上。

定是不能再回头的。

他颓然的闭上眼睛,异常平静的道:“有你这句话,我今生也无憾了!要杀要剐,你们随便吧!”

楼逸宸算起来是罪孽深重的,萧璟斓定然不会放过,害了他的孩儿,岂有不诛杀的道理?

他抬了抬手,吩咐道:“收押,明日午时,于闹市枭首示众!”

“是!”风夜雪领命,命人将楼逸宸这些贼子带了下去。

杀头,是对他的仁慈!

穆挽清听到萧璟斓的这个处置,眸光闪了闪,一行泪水落了下去,别过视线,不敢再看。

君凤宜知道穆挽清的不忍,伸手将她揽入在怀,安抚道:“好了,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会好起来的!”

穆挽清推开君凤宜,抬眸看了一眼尹穆清和楼卿如,呢喃道:“阿清,卿如……”

楼卿如看了一眼尹穆清,随后上前一步,握着穆挽清伸来的手:“母亲。”

尹穆清眸光微闪,抬眸看了一眼萧璟斓,萧璟斓点了点头,道:“去吧!”

尹穆清这才像是受了鼓舞的小孩一般,带着几分腼腆,走了过去,伸手放在穆挽清的手上,小声喊了一句:“娘!”

虽然声音小,穆挽清还是听到了,她顿时哽咽的说不出来话,将两姐弟的手窝在一起,不住的点头。

随后,她突然看见站在后面,面上带着几分失落的君天睿,朝他露出一抹笑意,伸手道:“小阿睿,母亲这边来。”

虽然以前君凤宜说过今生只会有她一人,但是时隔多年,情与爱,早就被磨尽,如今能与他在一起,已经是上天对他们的仁慈,她已经倍感珍惜,哪里还会像小姑娘一般,因为他曾今要过其他女人而矫情难以释怀?

而且,不管阿睿的母亲生母如何,这个孩子都是青岚的骨肉,她又岂会不爱不疼?

君天睿心头一颤,见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自己身上,他久久迈不出去那一步,若是之前不知道他母亲另有其人,他可能还会过去,可是如今明明知道她不是自己母亲,君天睿即便不愿意将自己排斥在他们一家人之外,却怎么也挪不动脚步。

他终究只是一个外人,在父皇眼里,是一个卑贱之女所出。

君天睿局促的看了一眼君凤宜,秉着呼吸,似乎想听君凤宜怎么说。

却见君凤宜脸色一沉,道:“怎么母亲的话也不听?”

君天睿一害怕,三下五去二的快速走到君凤宜和穆挽清身边,抬手行礼道:“父皇!”

然后看向穆挽清,那句母亲却怎么也没有喊出口。

穆挽清笑了笑,伸手将君天睿拉了过来,看着三个孩子,心头软的一塌糊涂,笑道:“还是阿睿长的好,都随了爹爹,你们的爹爹颜色好,模样俊。”

末了,又怕两个大的吃醋,忙补充道:“不过,阿清和卿如也生的美,随我。”

君凤宜看着自己的爱人和女儿,自然心头也是柔软一片,听穆挽清这么说,他满是宠溺的道:“你这是在夸孩儿们,还是在夸自个儿?”

听此,众人不由的笑了起来。

穆挽清也白了一眼君凤宜,嗔道:“没脸没皮!”

君凤宜摸了摸鼻头,有些尴尬,这孩子们面前呢,怎么也不知道给他一个面子?

君天睿见此,不由的放开了心,面上生起几分红晕,眉眼升起几分笑意:“母亲!”

穆挽清应了一声:“好孩子!真好!”

一家人再无芥蒂,心情自然愉悦起来!

随即,穆挽清看向萧璟斓,拉着尹穆清的手,将女儿的手亲自交给萧璟斓,缓缓道:“阿斓,你小的时候,我见过你,没想到你竟娶了我的女儿。你是个好孩子,我今日便将女儿交给你,你要一辈子待她好,不可负她,知道吗?”

折腾了一夜,萧璟斓怕尹穆清的身子受不住,见穆挽清将她交给自己,他忙接了过来,听穆挽清这么说,他异常坚定道:“岳母大人放心,本王今生只会有阿清一个女人,永不相离!”

尹穆清心头一颤,虽然他经常说这些话,可是不得不说,当这么多人的面,她感动的同时,还是有些害羞。

伸出拳头捶了一下某人的胸口,嗔道:“这么多人看着呢,不知羞!”

“那好,我们这就回去,只说与你与一人听便是!”说完,萧璟斓身子一低,便将女人拦腰抱起,转身便走。

大家都是过来人,哪里不知道这二人去哪里了?嘴角微扯,都不言而喻。

这么好的气氛,自然所有的人都有所感触,晏子苏伸手拉了一下廖仙儿,问道:“可还记得成婚当日,我对你说了什么话?”

廖仙儿眨了眨眼睛,不解:“什么话!”

“今日我娶你为妻,今生将唯此一人,白头偕老,恩爱不离。”

廖仙儿呆呆的看着晏子苏,深情款款,晏子苏看到小姑娘面色莹润的娇嫩模样,娇艳欲滴的红唇带着几分诱人的光泽,好像要邀他品尝一般,他正想低头去尝试一番,却不想女子突然惊道:“大神医,你的毒……怎么好了?”

晏子苏嘴角一抽,额上滑下几滴冷汗,还来不及解释,廖仙儿一脚踹了上来:“敢骗本姑娘,不想活了么?”

说完,轻哼一声,转身便跑开了去!

晏子苏眉心一跳,只觉得这姑娘有些不懂风情,却害怕她生气,忙追了上去。

这一追,大神医出马,廖仙儿哪里还有气?大神医子苏公子自然很快抱得美人归。

楼卿如见到廖仙儿那模样,脑海之中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许久不见,她……可会想他?

风夜雪虽然被尹穆清打,但是却没有挂彩,只是打中了头盔而已。

他见楼卿如看着廖仙儿跑远的背影,久久没有回神,突然笑了一下,伸手在楼卿如面前一晃,嬉笑道:“卿如表弟这么看着廖姑娘,只怕某些人会吃醋吧!”

楼卿如回过神来,看了一眼风夜雪,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眸中带着几分嫌弃,什么话都没说,转身走了。

吃醋?晏子苏岂是那样小气的人?

不过,风夜雪竟然在后面大叫:“本公子来的途中见一个小美人被一群人欺负,那小姑娘哭的是梨花带雨我见犹人,本公子一见倾心,便来了个英雄救美,将那小姑娘带上,听说那小姑娘是要去寻师傅,啧啧啧……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跋山涉水,风餐露宿的,多可怜!本公子一向是个怜香惜玉的主,看得我心肝疼,所以,见到小美人的师傅,本公子要……”

楼卿如脚步一顿,豁然转身,眸光一凛,便问道:“你要如何?”

声音带着几分警告和冷厉,风夜雪倒是不怕,摸了摸鼻子,道:“自然是提亲,让小美人的师傅做主,让她嫁于我做妻子!”

楼卿如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拧眉问道:“她在哪里?”

风夜雪呵呵笑了一声:“表弟这么激动做什么?难道你就是她的师傅,急着为表哥做主,娶了那小美人!”

楼卿如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过激,为什么在听到她不远万里来寻他,路上受尽苦楚之时,他竟这般心疼?为何听到风夜雪要娶她之时,是这般愤怒?

不过,这些问题他都不需要急着解答,他只知道,小葵是他的,别人不该觊觎!

楼卿如正色道:“她模样不怎么样,怕是配不上表哥!”

风夜雪猜了无数种答案,想着楼卿如该如何回答,如何拒绝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表弟竟然会说这话,风夜雪哈哈笑了一声,无所谓的道:“表弟此言差矣,若是要找一个容貌能与表哥媲美的,怕是表哥要一辈子打光棍了,所以,丑一点,倒也无碍,表哥不嫌弃!”

楼卿如不以为意,云淡风轻道:“风大公子名声太响,又是个……配不上小葵,以后莫要打她的主意,她人呢?”

楼卿如欲言又止,风夜雪哪里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瞬间就暴怒了:“你你你……你们两姐弟,没一个好东西!”

他四周看了一眼,只觉得自己再在这里待下去,怕是他的名声都要丢到整个王骑之中了,抬了抬手,道:“将她带上来!”

说完,看了一眼楼卿如,瘪了瘪嘴,再不管他们的闲事,翻身上马,扬长而去。

风夜雪吩咐完,不一会儿,人群之中便有一个小将带着一个穿着铠甲的小身影走了出来。

楼卿如还来不及看清那个人儿是瘦了还是胖了,那人远远的便跑了过来,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抱着他的腰身,将小脑袋在他怀里蹭。

既委屈又埋怨的喊着:“师傅,师傅,师傅……”

本来小姑娘柔软的身子抱着他,楼卿如僵硬了一下,不过还未来不及推开小姑娘,便听到小姑娘这般委屈的声音,楼卿如的心瞬间心疼的揪在一起,僵硬的身子更加的不知所措了,只能抬起放在一旁的手,搂着小姑娘的背,不住的安慰。

“嗯,师傅在。”

“莫哭……有什么委屈与师傅讲便是。”

“好好好,这次是师傅错了,别哭……”

……

从冷静到急切,再从急切道无奈,又从无奈到心疼,最后只能柔声安慰,这般温柔体贴,哪里还是以往那个冷清孤傲楼卿如?

君凤宜和穆挽清本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如今看见这一幕,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相视一笑,带着君天睿默默离去!

君凤宜挽着穆挽清的手,穆挽清牵着君天睿,画面温馨异常。

君凤宜道:“挽儿,今夜我们便回去吧,我要封你为后,让你一辈子只做我的女人。”

穆挽清听此,看了一眼身边的君天睿,见他神色正常,并无尴尬之色,眸中干净异常,带着几分懵懂,她便知道,这孩子并不懂男女之情。

她便没有回避,转身,怔怔的盯着君凤宜,道:“青岚,我以前一直的梦想就是去闯荡江湖,四海为家,看遍这万里江河,却不想天不遂人愿,糊里糊涂的过了大半辈子,如今儿女们都长大,我不想再留什么遗憾,所以……对不起!”

即便阿衍已经给了她休书,放了她自由,但是她终究已经不配为后!

君凤宜一直都知道穆挽清如今心态变了,虽然她不答应,他却不失望,握了穆挽清的手,微笑道:“是呀,儿女们都大了,我也老了,阿睿是个懂事的,朕这就回去拟了退位诏书,传位阿睿,让叶祁辅佐新君。以后,我便陪你去游遍这万里长河,你说好不好?”

穆挽清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君凤宜,哪里忍心拒绝?不住的点头:“好!”

……

风夜雪骑马站在高处,远远的看着萧璟斓抱着尹穆清远去的背影,眸光森然。

额头上的痛已经逐渐淡去,已经感受不到,可是,因为这逐渐消失的痛意,却让他觉得心头空唠唠的,异常难受,这一刻,他竟然觉得,若是这痛一直在,那也是好的。

不过,终究不是他的,即便是那刻骨铭心的痛意,都挽留不了!

他笑了笑,随即打马扬长而去。

不过,他还没有走到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马蹄之声,渐行渐近,转而就是异常娇媚动听的声音传来。

“公子,你去哪里?”

“公子,你怎么能不等娉娉?”

“公子,您去哪里?袅袅也要跟着,天涯海角!”

风夜雪身子一僵,马鞭打的越发欢了:“我去,这两个,阴魂不散呀!”

……

第二日一大早,狱中便传来消息,深夜之时,楼逸宸便自行了断,已经气绝。

萧璟斓和尹穆清听到消息的时候,似乎早就料到这一幕,楼逸宸虽然做了些许错事,但是也有尊严,与其因为自己做的那些错事被处死,还不如自行了断,保全自己尊严与颜面。

人死了,萧璟斓便也没有再追究其罪孽,毕竟,人死,什么都没了,一切都归于尘土!

尹穆清看着手里君凤宜和穆挽清的留书,还有一卷金帛圣旨,感叹一句:“这下好了,他们二人倒是落得轻松,游山玩水去了!”

萧璟斓拥了尹穆清入怀,大手放在她高高隆起的肚腹之上,笑道:“怎么?羡慕?等咱们的女儿出生,我们也去玩,这大好江湖,可任由你我逍遥自在!”

穆挽清面色一青,将一封密信扔到萧璟斓身上,道:“游玩?你莫以为我不知道,萧存早在两个月前便撂挑子跑路了,说什么去找女人了,哪有一国皇上瞒着文武百官,就那么撂挑子不干的?百官联名上书,要求废除萧存的国君之位,拥你上位,你以为你跑的了么?”

萧璟斓不以为意道:“这怕什么?倾恒稳重懂事,即便没有本王,他也有那个能力担起大任,这皇帝,让他做去,我们玩自己的!”

尹穆清顿时心疼的不行,倾恒本就受了不少苦,如今年纪又小,正该是受父母保护照顾的时候,哪能让小小年纪的他就担上一国重担?不得累着孩子?

她正想教训某人这不负责的打算,却不想房门啪的一声被踹开,小九月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寝衣,领口的两颗扣子也松掉,小衣服松松垮垮的斜挂在小肩膀上,光着一个小脚丫子便冲进房门,小家伙手里拿着一根鸡毛掸子,四下打量,咋咋呼呼道:“娘亲?谁将九爷的娘亲抢走了?”

见到萧璟斓坐在尹穆清身边,小家伙抄着个鸡毛掸子便跑上来,往萧璟斓脸上招呼:“父王不是好东西,抢九爷的娘亲。”

九月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面,娘亲背对着他走,越走越远,似乎不要他,九月自然急的不行,挣扎着便从睡梦中醒来,醒来也没有看见自家的娘,哪里不着急?

拿了鸡毛掸子便杀了出来,挨个挨个的推门,果然看见娘亲和父王在一起。

九月觉得,应该是父王,父王拐跑了娘亲,所以,根本不做任何犹豫,抄着鸡毛掸子就往萧璟斓脸上招呼!

萧璟斓自然不会让某个小家伙的鸡毛掸子落在自己的脸上,握住鸡毛掸子,伸手便将小家伙提了起来,细细的看着自家的宝贝儿子,突然发现这娃娃与之前当真是大变化。

小脸红扑扑的,小嘴巴也是红润水润,气血异常的好,右眼下的胭脂泪痣也透着几分水润荧光,更加精美漂亮了,哪里还是以前那个苍白的让人觉得一碰就会坏掉的娃娃?这个时候,小家伙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珠子滴溜溜的转,活像一只机灵鬼。

萧璟斓觉得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了地,这娃娃好了,之前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不过,他正打量小娃娃,某个娃娃却一点都不给他面子,娇嫩的小巴掌啪的一声拍在他脸上,吼着娇嫩甜糯的声音,似怒气冲冲的道:“九爷面前,父王快些绕道,不许碰九爷娘亲,否则九爷不客气?”

尹穆清看着萧璟斓脸上那一抹巴掌印,笑的前仰后赴:“哈哈……九月这巴掌也能打的这么利索了,不错,不错!”

这会儿,倾恒披着一件衣裳,脸色有些苍白的站在门口,看着那活泼乱跳的弟弟,他唇边勾起一抹笑意。

不过,一想到之前某个无良爹说的话,他脸色沉了沉,亦道:“本殿面前,父王也请绕道,莫要将主意打在本殿身上!”

当皇上?鬼扯!

萧璟斓托着九月,抬眸看去,挑眉道:“抗议无效!”

不过,有尹穆清在,自然不会顺了萧璟斓的怨,她伸手便拧了萧璟斓的耳朵,扯了过来,恶狠狠的道:“是你抗议无效!”

萧璟斓呲牙,疼呀!

这般情况,他更加期待自己的小棉袄出生,不过,待他知道尹穆清肚子里面还是一个带把的小鬼之后,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天不遂人愿,晴天霹雳!

正文完

------题外话------

萌宝就此完结啦,所有的cp都有了好的结局,晏子苏vs廖仙儿,风夜雪vs双胞胎,楼卿如vs钟小葵,萧存vs叶瑾妍,这些cp我都故意留了很多想象的空间,不过,他们都是在一起的,他们的幸福生活,大家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喜欢,自行想象。灵殿也想根据大家的倾向,选一两对出来,详细写给大家,么么!

还有其他的番外,想看的也可以留言哈!

番外的话,咱们十号更新可好?

真的很不舍,真的很不舍呀!不过,灵殿也的要感谢大家这么久的陪伴,明晚八点,群里最后一次有奖竞猜活动,奖品丰富,大家有兴趣的,可以进群哈!当然,只限正版读者!验证群:53414870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