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齐聚/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监喊驾完,大殿外进来一群人。

其中,有外出游玩一年的君凤宜和穆挽清夫妇,还有君天睿,楼卿如,钟小葵,晏子苏廖仙儿等人,还有墨珽君语嫣小夫妻,甚至,墨珽和君语嫣二人还分别抱着一个粉团子,队伍异常浩大!

尹穆清见到,竟是无比惊喜,从凤榻上起身,迎了过去,就连萧璟斓也起身,跟在尹穆清身后。

“不是说抽不开身么?怎么都来了?七月这下倒是有颜面了!”

穆挽清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女儿,自然想念的紧,拉了尹穆清的手,道:“小七月周岁礼,做外公外婆哪里有不来的道理?”

“要来也不提前知会一声,也好让阿斓派人去迎接,这下好了,竟是失了礼数!”

穆挽清点了一下女儿的额头,嗔道:“都是一家人,要什么礼数,这不是要给你惊喜么?”

“这当真是惊喜了!”

“皇姐!”君天睿如今已经是墨翎至高无上的皇,一年的学习,让他长进沉稳不少,不仅个头长高不少,也早已经没了以前的懵懂和天真,一身睥睨之姿,威武尊贵不凡。

不管如何,在尹穆清面前,他只希望自己永远是姐姐眼中的小孩子,得姐姐关心爱护,所以,再见到尹穆清,自然压制不住心头的思念和悸动,急急的唤了一声。

尹穆清见到君天睿,也是欣喜,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摸摸弟弟的头,却发现这孩子比一年前长高的不是一点点,便是垫着脚,怕是也够不着,她只好作罢:“阿睿是男人了,壮了,也更加俊美了!”

君天睿见尹穆清收回的手,有些失落,不过还是勾唇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这会儿,尹穆清见君语嫣怀里那粉嫩可爱的小团子,心都软了一片,伸手便接了过来逗弄:“这是小阿羡吧?小丫头长得可真漂亮。”

“噗……”君语嫣一下便笑了起来,看了一眼身边的墨珽,乐滋滋的道:“阿清怎么也跟璟帝一般,喜欢女儿,却连男孩女孩都分辨不清?”

尹穆清一愣,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娃娃,却见小团子皱着眉头,奶声奶气道:“您是清姨母么?侄儿是阿辞,阿姐在那儿。”

说完,小团子伸出白嫩的小指头指了指墨珽怀里的粉团子。

墨辞和墨羡已经一岁半了,两个小家伙是龙凤胎,大的是姐姐,小的是弟弟,俩娃都聪慧机灵,说话已经很利落,因为墨辞一出生便被立为太子,墨珽对其要求高,刚学说话便开始学习为君之道,这才刚能走路,便已经开始学习礼仪规矩,所以小小的孩子已经一板一眼,像个小大人一般。

众人听孩子这么说,不由的都笑了出来,君凤宜伸手摸了一下墨辞的小脸,笑着嗔道:“这小家伙,竟是半点颜面都不给姨母留,该打!”

穆挽清伸手拍了一下君凤宜的手,佯怒道:“你个没轻没重的,奶娃子能凶么?若是吓着孙儿,没你好果子吃!”

“孩子们面前呢!”君凤宜哭,每次挽儿都不给他留颜面的么?

几个小人笑了笑,就当没看见,尹穆清听孩子这么说,自然尴尬的不行,忙给孩子道歉:“小阿辞这般懂事,将九月表哥都给比下去了呢!”

这会儿,九月隐约听到自己的名字,从人群之中挤了进来,激动的不行,见外公外婆,舅舅们都来了,小脸都笑出了一朵花儿,猛地扑进君语嫣的怀里,急道:“语嫣姨母,是不是九爷的媳妇来了?在哪里,在哪里?”

四下一看,见尹穆清怀里抱着个陌生小娃,忙惦着脚去看,又是拉尹穆清的衣服,又是嚎:“媳妇,快给九爷看看九爷的媳妇!”

九月这般没礼数,大庭广众之下,小小年纪,便开始嚷嚷着要媳妇,萧璟斓只觉得自己的颜面尽失,上前,伸手就将小九月给提了起来,怒道:“混账,小小年纪尽不学好,该罚你将弟子规抄个百八十遍才会学乖!”

九月病好了,萧璟斓便试着将这小子的功课抓起来,也不怕他累着伤了身子,不过,九月本就贪玩,哪里会是会读书写字的人?倾恒早就能独当一方,批改折子都不是问题,偏偏小九月连字都写不利索,弟子规也背不完,整天调皮捣蛋,萧璟斓都不愿承认这皮猴子是他的种!

九月一听,瞬间就委屈了,抓着萧璟斓的手就是一阵哀嚎:“父皇才混账,哇呜呜……每天霸占着九爷的娘亲睡觉,却还不让九爷想媳妇,哇呜呜……”

“你……”萧璟斓气的脸色铁青,见倾恒站在一边,将九月推了出去,九月就像一个球一样,哧溜一声便扑在了哥哥身上,却听自家无良父皇怒道:“太子,瞧你教的好弟弟,平素让你多多指导管教皇弟,怎得如此不上心?”

倾恒嘴角一扯,自然觉得无比冤枉,自家弟弟的哀嚎在耳边炸开,他无奈至极。

父皇,您难道忘记,子不教,父之过了么?怎么来怪他?

不过,倾恒是个懂事的,这么多人面前,却也知道给自己父皇一些颜面,忙跪地请罪道:“父皇息怒,儿臣定会好好约束二皇弟。”

墨珽之前就听君语嫣说过,若是有了女儿,便与九月定个娃娃亲,可是,如今见九月竟是这般不靠谱,墨珽哪里还敢拿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开玩笑?

这不是儿戏么?

抱着女儿的手都不由得紧了几分。

他的乖女儿,自然要嫁给一个沉稳懂事的男子,三岁看老,九月绝对不是他女儿的良人!

不过,他怀里的粉团子却眨着一双水灵灵黑黝黝的大眼睛,看着九月那小样儿,笑的大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可爱极了,白嫩的小胖手一个劲儿的拍打:“小哥哥,哭鼻子,羞羞羞……”

九月本就是调皮捣蛋,鬼机灵,虽然成天总是嚎,真哭却没有几个时候,如今被一个小奶娃子嘲笑,他自然收了哭,斜眼望去,却见墨珽怀里一个扎着两个小发髻,发髻上戴着两颗明亮的东珠,随着小娃娃咯咯咯的笑,东珠一闪一闪,光芒四射,异常尊贵漂亮。

再看小娃娃肉呼呼的小脸白皙可爱,秀眉大眼,机灵活泼,穿着一身粉色的小裙子,像个精灵一般。

不过,在九月眼里,哪里是小精灵,艾玛,就是一团比自己弟弟还胖的肉团子。

他听小娃娃笑话自己,顿时大怒,指着墨羡道:“谁哭鼻子了?九爷这是在练嗓子,你再乐一个试试?”

墨羡被墨珽捧在手心里养的,晋源皇宫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谁敢说她一个不是,谁敢对这小公主说一句重话?所以初次被九月这么一威胁,小丫头顿时就委屈了,大眼睛蓄满了泪,粉嫩的小嘴巴一瘪,抱着墨珽的脖子就低低的哭了出来。

小丫头不似九月那般鬼哭狼嚎,只是抖着小肩膀抽泣,看着都招人疼。

墨珽更是心疼,不住的哄宝贝女儿:“乖乖,莫哭,乖……”

君语嫣不如墨珽这般宠女儿,小孩子嘛,哪里有不调皮的?不过女儿没有这般委屈过,她自然也心疼,忙拿出锦帕去擦女儿娇嫩的脸颊上滚落的泪水,哄道:“阿羡别哭,九哥哥和你闹着玩儿呢,你若这么哭,九哥哥该要生气,不和你玩儿了。”

人家女儿刚来,就被自家儿子弄哭,尹穆清和萧璟斓尴尬的不行,尹穆清也知道自己的儿子脾气不行,被惯的狠了点,忙拉了九月过来让他给小墨羡道歉:“九爷男子汉,怎么和小姑娘一般计较?你不是要媳妇么?这般没风度,看以后哪个小姑娘愿意嫁给你,还不给小妹妹道歉?”

九月在暨墨就是最小的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只有自己哭给别人看的份儿,如今遇到一个比自己更会哭的,当真是有些懵,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家伙本性不坏,可以说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不过只是调皮一点罢了。

所以,见墨羡哭的小可怜一般,九月不觉得内疚,只觉得自己形象高大了许多,直了直身板儿,走过去伸手去握小墨羡的脚丫子,顺便夸下海口:“好了,是九爷的不是,你莫哭了,九爷以后娶了你便是!”

墨珽瞬间脸就青了,女儿家和男人本就不同,女儿家的名声何其重要?如今在这殿中为小殿下庆生的不仅是暨墨的文武百官,还有来自各国的使臣,如今暨墨安瑞王殿下扬言以后要娶晋源公主,怕是以后他的女儿也只能打了萧倾九的标签,今生只能是萧倾九的女人!

墨珽看向萧璟斓,有些怒意:“暨墨皇这是何意?”

这么教育孩子的?

君语嫣知道墨珽疼女儿,见他生气,忙打趣道:“小九月还记得姨母说的话呢?不过你还小,可要想好了,怕是以后遇到其他喜欢的姑娘,会后悔今日说的话呢!”

九月不懂事,哪里知道祸从口出,一时不知道遇到喜欢的姑娘是什么意思,不过,等他真的明白这句话时候,也才真正的明白,喜欢的女子与要娶的女子完全是两个概念。

即便是喜欢了,爱了,也不一定会娶,不一定能娶。

便是不喜欢,不爱,也不妨碍娶,应许因为责任,必须要娶!

君凤宜最是心疼这孙儿,见小家伙这般一本正经的模样,不禁好笑,伸手抱了起来,笑道:“好了,今儿是凰儿的大日子,别耽误时候了,开始吧?”

小娃娃的周岁礼,吉时已经到了,自然不能再耽误,众人都围了过去,小七月也被抱了过来,放在殿中的大圆桌之上。

君凤宜从怀中拿出一枚将军印,放在桌案上,道:“孤也给小家伙添份儿礼,看看给不给孤这个面子。”

君凤宜退位,已经是墨翎的太上皇,也换了自称。

楼卿如也拿出一串血色通红的小手钏,放在桌案上,笑道:“前些日子遇到一截千年药木,我将它打磨成珠子串起来,戴在身上能强身健体,免去病痛。”

尹穆清惊道:“这也太贵重了吧?”千年药木,可遇而不可求,有价无市,哪里就能这么轻易送给这小娃?

楼卿如不以为意道:“不过也是死物!”

晏子苏见此,倒笑了起来:“王爷这般,倒是让在下拿不出这礼了。”

虽然这般说着,却还是从怀中拿出一只锦囊,放在桌案上:“这是我这些年研究的避蛊之药,戴在身上,一切蛊毒都难以近身!”

之前晏子苏将血玉雕琢,制成了一块玉佩戴在九月身上,边料制成了珠串,做成了璎珞上的珠子送给了倾恒,皇家险恶,难免不干净的东西给几个孩子接触,这样一来,几个孩子算起来都有护身符了!

来的人一一送上自己的贺礼,给小娃娃庆生,萧璟斓亲自将自己的小儿子抱了放在桌案上,让小家伙去拿。

小家伙也不认生,虽然这么多人看着,却一点都不害怕,一放在桌上,就开始活泼的乱爬乱拿,可能是刚刚看见舅舅外公亲自放上去,小娃娃准确的在各种玩意儿里面找到了刚刚舅舅外公送的东西,抓在手里笑的咯咯咯的。

因为来了不止一个小娃娃,七月有这么多好玩儿的,其他几个自然也急了,闹着也要玩儿。

于是乎,七月的抓周礼,就变成了一群孩子抢好玩儿的闹剧。

萧绚,七月,墨羡三个小家伙在桌案上爬来爬去,三个都是粉团子,看着倒也好看,倒是墨辞因为年纪小,也被放在桌案上,却对这些不感兴趣,偶尔姐姐弟弟们扔过过来一个小玩意儿,他伸手捡了又递过去,乖巧又贴心,羡煞一干人等。

几个大人围在一旁,护着几个孩子不摔下来,见墨辞的举动,不由的点了点头,萧璟斓最是羡慕不已,墨珽第一胎就有一个女儿,还有这么懂事一个儿子,想想自己那两个小儿子,调皮捣蛋的让他揪心。

“这小子教得好,懂事!”萧璟斓忍不住开口。

自己的儿子被人夸奖,墨珽自然觉得自豪,特别是自己的儿女还是出自自己心爱之人,墨珽眉眼含笑,却没有说话。

廖仙儿看着四个小宝贝觉得好玩的紧,忍不住去逗弄,尹穆清见廖仙儿喜欢孩子,笑道:“喜欢孩子,怎么不自己生一个?你们不是成亲了么?喜酒不补给我们喝,怎么也不给子苏生个孩子?说起来,子苏也不小了,是该有个孩子了。”

晏子苏比萧璟斓还大一些,萧璟斓的儿子都一大把了,晏子苏膝下却还没有一儿半女,这叫什么事?

廖仙儿募得脸红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晏子苏,眸中却闪过几分落寞,然后像个炸毛的小兽一般,转身对尹穆清道:“谁和他成婚了,谁要给他生孩子了?”

说完,也不知怎么回事,竟是放下手中的东西,瞪了一眼尹穆清后,跑了出去。

众人都觉得这两人有些事情,晏子苏见廖仙儿如此,眉头都拧成了疙瘩,萧璟斓看过去,调侃道:“都一年了,还没讨了小姑娘欢心?”

晏子苏摇了摇头,面无表情道:“我出去瞧瞧,小丫头闹了脾气。”

说完,晏子苏走了出去,相处了这么久,他多少了解廖仙儿的性子,追出来后,见廖仙儿坐在不远处的花厅,趴在石桌上,百无聊赖的把玩着上面放着的茶杯,晏子苏走过去,摸了摸廖仙儿的头发,问道:“怎么了?又闹脾气?”

廖仙儿一把拍开晏子苏的手,募得转过来,却见她眼睛红红的,哽咽道:“你……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又要来关心我?你不是太矛盾了么?”

------题外话------

下一次更新就是子苏和廖仙儿啦,大家收藏灵殿新文《重生之世子谋嫁》呀,灵殿需要你们!每周末更新番外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