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子苏VS廖仙儿/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廖仙儿不明白,他若不喜欢她,他早该说出来才对,为何一年了,不向别人解释,却也不和她亲近,忽冷忽热,若即若离,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即便当初成婚也不过是权宜之计,不过,南疆的女子一生只认定一个伴侣,成婚之时是会饮下圣水,发誓一生不离不弃的。既然与他成婚,她便知道,她心里是喜欢他的,若是不喜,她身为南疆人,不会拿自己终身大事开玩笑。

可是,她有自己的骄傲,之前她那般信誓旦旦的说过不喜欢他,如今又怎么会先服软?

廖仙儿看着眼前明明唇边含笑,如沐春风,柔美淡然的男子,却觉得这人冷静的可怕。

今日,她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她是南疆王唯一的公主,尊贵无比,因为体质原因,不得不被送去鬼谷学医,身子好了,本该回南疆,恢复公主之尊,可是,她舍不得,舍不得眼前的这个男人。

偏偏,他似乎并不知道她的心!

晏子苏看着这姑娘泪意朦胧的脸,眉头锁的死死的,面对小姑娘的质问,他却不知如何作答。

似犹豫,似不舍……

“你说呀,既然不在乎,那么,又为何要关心我?你不觉得,惺惺作态,很……很恶心么?或者,你是觉得,我段玉唯的心,根本就一文不值,不值得你真心相待?”

一年,她给了他一年的时间,已经够了!

廖仙儿本名段玉唯,意思就是唯一的公主。

她师傅鬼医姓廖,在江湖上闯的时候,她便从了鬼医的姓,这也是隐藏身份的一个方式罢了。

廖仙儿说了这些后,晏子苏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廖仙儿从来都是洒脱的性子,在江湖长大,自然不会像普通闺中女子一般,她从来乐观活泼,却不知,她心头藏了这么多。

晏子苏心头一痛,他先给了她承诺,却没有履行,确实是他该死,可是,他不得不这么做,毕竟,他不能累她一辈子。

“你说的对,那次成婚,不过也是权宜之计,你我有名无实,一年之期以到,从此,你我再无干系。”

晏子苏的话如晴天霹雳在廖仙儿的耳边炸开。

她想起了一年前在南疆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

他要万蛊之毒的解救之法,不知道为什么,她只是想要拿回紫藤鞭,竟答应陪他闯南疆禁地。

母亲是南疆的圣女,掌管着禁地钥匙,若是想进入禁地,便也只能拿到钥匙。

在南安王王宫拿到禁地钥匙,比登天还难,唯一的办法,便是名正言顺的接替圣女之位,掌管禁地钥匙。

而她,是母亲唯一的女儿,自然有那个资格。

每一代圣女接替之时,便是下一代圣女成长蜕变之时。

一个女子长成,唯一的象征,便是能够嫁做人妇,相夫教子。

母亲见她找到心爱之人,找到能托福终生之人,自然便放心的将禁地钥匙交付与她。

南疆潮湿,禁地其实也就是一处长满各种毒草蛊虫的湿地,因为怕人误闯丢命,南疆先祖便设了禁地,限制了人的进入。

可是,里面又有大量的救命之药,又不得不让人进去,所以,便设了入口,也就只有位高权重之人才有那个威信掌管进入禁地的钥匙。

久而久之,便有了圣女的由来。

因此,廖仙儿要得到圣地钥匙,最为简单的办法便是假婚。

当初他们立了誓言,一年后,婚姻自动解除,男女婚嫁,互不相干。

如今,真的听到他将这句话说出口,廖仙儿只觉得呼吸一窒,痛的鲜血淋漓。

她突然笑了起来:“好,男女婚嫁,各不相干。再见!不,再也不见!”

廖仙儿后退了几步,转身便跑了出去,似乎再也不想在这个伤心之地多留一刻!

她有自尊,也有自己的骄傲,她不会容忍自己拿出一颗心,却被人踩在脚下,随意践踏!

这世上唯一不能勉强的便是感情,他不爱,她无计可施。

廖仙儿突然觉得讽刺,若是剖开一个人的心,便可得到,那般简单,那该多好呀!

晏子苏看着廖仙儿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的身影,唇边泛起一抹苦笑,良久之后,才离开了花厅。

夏季多雨,天气多变,午时还阳光徇烂,不过多时,便黑云盖天,下起了瓢泼大雨。

晏子苏没有继续在皇宫内待,而是回了神医门。

神医门在护城河以外,一个四面环水的孤岛之上,回神医门也不过两日的水路。

一艘大船之上,晏子苏坐在舱内,看着甲板上溅起的水花,恍若失神。

良久之后,晏子苏起身,连伞都没有拿一把,便走了出去。

雨水浇盖在他的身上,不过须臾,全身便湿透,他抬起下巴,雨水打在脸上,沾染了点点寒意,侵入心头。

“主子,夏雨阴寒,小心身子。”身后,护卫撑起了一把伞,挡在晏子苏的头上,挡住了那瓢泼大雨。

晏子苏看着水面溅起的水花,不以为意道:“雨水,是什么颜色的?”

“无色。”

“竟是无色的么?为何,我看着,和她的眸子一般黑?”

身边那人抬眸看了一眼浓郁沉重的黑云,还有黑沉的江面,恭敬道:“许是因为今日天气不好,黑云遮天蔽日,恐怕要下几日的大雨。”

“是么?她最不喜欢下雨,却有好几日的雨日,她怕是又要闹了。”晏子苏喃喃自语了一番,身边的人疑惑道:“主子说的可是夫人?主子喜欢夫人,在乎夫人,为何又要放走夫人?”

“总会离开,若是等到那一日,她只会更难过罢了!”长痛不如短痛,若是终究会离去,还不如不要在一起。

能得她一年的陪伴,他心满意足,一生无憾了。

“主子这是何意?”

晏子苏唇边勾起一抹苦笑,推开那人撑伞的手,仍有雨水打在自己身上,转身进入船舱。

……

廖仙儿一起之下要走,却管不住自己的腿,还未出城便又返回。

她一身都被雨水淋的尽湿,脸上也不知道是泪还是雨水,眼睛红彤彤的,坐在皇宫门口,像只被人遗弃的小狗一般。

白天的时候就发现两人有些问题,尹穆清便派人盯着二人,还真出了事。

廖仙儿没有进宫的令牌,又不想回神医门,无路可去,便只能坐在皇宫门口。

尹穆清坐马车出来的时候,便看到廖仙儿坐在那里,小脑袋都埋在了膝间,好不可怜。

她忙下了车,将一件宽大的雨衣盖在廖仙儿身上,沉声道:“夫妻没有隔夜仇,出了多了不得的事,要这般作践自己的身子?”

廖仙儿抬眸,见是尹穆清,瞬间委屈的不行,扑到尹穆清怀里,哽咽道:“阿清姐姐,他不要我了,他根本就不喜欢我!”

“娘娘,雨大,快上马车吧,等会儿若是皇上怪罪,奴才们小命不保呀!”一边伺候的太监宫女见尹穆清竟然亲自下了车,雨水斗沾湿了尹穆清的衣服,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忙在一边劝慰。

尹穆清拍着廖仙儿的背,连哄带劝的将廖仙儿哄上马车,带回皇宫,让丫鬟伺候着沐浴后,又让她喝了一碗浓浓的姜汤之后,才算放心。

“说罢,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按理来说,你们既然在南疆成婚,便也是夫妻,子苏公子身为神医门的门主,娶妻并非小事,也应该在神医门置办婚事,为何迟迟未曾有动静?到了如今,你们还闹成这样?”

尹穆清哪里会相信,晏子苏会是和廖仙儿一般计较的男人?

廖仙儿本就心里不藏事,可是因为面子,因为晏子苏的事情,已经忍的很辛苦,如今想要瞒都瞒不住,也就只能和盘托出。

可是,廖仙儿知道的并不比尹穆清的多,尹穆清前后听了,便也知道问题出现在晏子苏那里。

“阿清姐姐,你说,若是真的作假,离开南疆,便可与我解除婚约,偏偏要一年之后才说。我……我……他竟如此玩弄于我,呜呜……”

“好了好了,你在这里伤心绝望,他也不知道,为何不找他问清楚?你还记得当初还在渝海之岸时,他对你说过什么?”

廖仙儿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她脑子一片糊涂,哪里还记得之前说过什么?摇了摇头,道:“他说过什么?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他说我们日后再无干系,他不要我了!”

“白头偕老,恩爱不离!你可还记得?”当日,晏子苏说这话的时候虽然声音小,但是听到的人却不少,她也是听见的:“子苏公子是什么样儿的人,你应该比我们清楚才是,江湖人最重承诺,说出去的话,又怎么会翻脸不认?何况,这一年内,他待你怎么样,你应该能感觉到他对你的心意才对。神医门主母之位,并非随便一个女子想要就要的!”

这么久的相处,尹穆清也多少了解晏子苏,并非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既然说出这样的话,便不会言而无信,短短一年之间,便移情别恋。

他,应该有苦衷。

“说出的话,不当真的多了去了,若是真的如他所言,他又怎么会……怎么会……”

“他怎么了?”廖仙儿吱吱呜呜的,尹穆清一时不知道她要说什么,见她小脸涨得通红,隐隐有些猜测,拉起廖仙儿的胳膊,撸起袖子,那光洁的胳膊上一粒鲜红的守宫砂异常显眼,尹穆清惊了一下。

“他竟没有碰你?”成婚一年,廖仙儿竟然还留着清白之身,身为女子,哪里会不胡思乱想?

晏子苏究竟是什么意思?

------题外话------

番外是不是更新的太慢了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