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子苏vs仙儿(完)/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伤心,又淋了雨,虽然是夏季,廖仙儿却还是病了,缠绵病榻半月有余。

尹穆清要带孩子,怕过了病气,萧璟斓没有准尹穆清多去照顾,当然,皇宫自然是少不得照顾的太医和宫娥,尹穆清知道小娃娃身子弱,又喂不进去药,当真染了病,那是麻烦事。

是以,尹穆清也没有坚持。

不过,在廖仙儿养病的期间,尹穆清和萧璟斓去了一趟神医门。

有些时候,旁观者才是最清楚的,两个人的感情外人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插手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喜欢就是喜欢,不是外人能够勉强的。

不过,两个人若是有情,互相喜欢,却不在一起,这就有问题了!

萧璟斓也觉得晏子苏这些日子有些变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毕竟他们有多年的兄弟情谊,晏子苏于他来说,还有救命之恩,萧璟斓自然是不能不管的。

神医门在一个山水环绕的小岛之上,这里鸟语花香,景色宜人,小岛中心,是一座建筑规模很大的山庄,正门两座石狮已有百年历史,虽然有岁月的痕迹,却不显苍桑,只会让人觉得肃穆庄严。

萧璟斓和尹穆清来,晏子苏早就知道,虽然没有亲自迎接,却派了不少人来接待。

晏子苏不在乎那些虚礼,璟帝驾临府上,却没有理会,萧璟斓和尹穆清被人带到庄内的时候,晏子苏正一个人坐在凉亭下中下棋,左手博右手,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

“你倒是好闲情。”萧璟斓嗔了一句,进入凉亭,坐在晏子苏对面,先一步晏子苏拿起棋盘上的白棋,落了子:“却害的人家小姑娘缠绵卧榻,病的连榻都下不得。”

晏子苏手一抖,落子的时候碰乱了手边好几个棋子,晏子苏干脆将手里的棋子一扔,打翻了整盘棋:“来了不说一声,白白的扰人清静!”

萧璟斓哪里看不出来晏子苏心中的担忧,这分明是欲盖弥彰之味,他也没有下棋的闲情,施施然捋了捋自己的衣袖,淡淡的开口:“段玉唯好歹也是南安王最疼爱的小公主,你这般做法,岂不是让南安王难堪?”

“若是你来替她当说客的,那么,恕我不奉陪了!”说这,晏子苏便起身,大有拂袖离去的意为。

萧璟斓眉头拧了拧,厉声道:“人家捧在手心的女儿白白的嫁于你,你却这般羞辱,南安王的折子已经放在了御书房,你让朕如何给南安王一个交代?”

晏子苏转身看了一眼萧璟斓,随后面无表情道:“这是你的事!”

见晏子苏要走,尹穆清面色一沉,上前挡住,道:“你休了她,总该给她一个理由吧,若是不喜欢她,为何要给她希望?若是真的没了感情,何不如给她一个了断?至始至终,她都以为你是开玩笑,寻她开心的。”

这会儿,萧璟斓起身,来到晏子苏身后,淡淡的开口:“左相苏远城的嫡出女儿,聪敏端慧,她做神医门的主母,不委屈你!”

晏子苏拢在袖子里面的手抖的厉害,眸中蕴含着一抹纠结和痛色,尹穆清好萧璟斓如何没看出他的纠结,本以为他会拒绝,却不想晏子苏点了点头,淡淡的开口:“也好。”

他娶了别人,她便没了希望,她也会对他失望吧,不过,这样是最好不过的!

“如此甚好,朕这就派人去准备成亲的相关事宜。”

随便娶一个人,都不要廖仙儿?尹穆清唇边勾起了一抹笑意,晏子苏呀晏子苏,看你能瞒得了多久!

左相苏远程嫁女,神医门子苏公子娶妻,场面自然是无比的盛大热闹。

本来晏子苏是江湖之人,并不在朝廷的管辖之内,不过,都说民不与官斗,江湖之人也断不敢违抗朝廷的旨意,不少人都在疑惑,为什么璟帝会给晏子苏还有左相的嫡出女儿同时赐婚。

大婚都在一个月后的同一个黄道吉日,在这期间,不管是左相府还是神医门,无不急忙准备,张灯结彩,一片喜庆。

廖仙儿病的久了一些,小脸瘦了一圈,看着极为的憔悴,每日都是恹恹的,日日期待晏子苏能来看她,告诉他之前的一切都是她的一个梦,是他骗她的。

不过,没有等到晏子苏,倒是等来他要大婚的消息。

廖仙儿当即便懵了,如一剂重锤击中心脏,只觉得五脏都扯得生疼,肺腑一阵翻涌,一口鲜血便涌了出来。

一口鲜血撒在白玉地板之上,红的刺目。

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声音反反复复的告诉她,他不爱她,他要娶别人了,他爱的不是她……

眼前一阵眩晕,脚下一软,差点倒了下去。

“仙儿?”尹穆清刚到,便见这丫头一副颓然,生无可恋的模样,当即吓坏了,忙上去相扶:“你这傻丫头,有什么想不开的?竟伤成这样?”

廖仙儿大脑一片空白,尹穆清说了什么,她似乎都听不见,呆呆的看着尹穆清,一字一顿道:“阿清姐姐,他要成婚了。”

新娘却不是她!

“我知道,你不要急……”尹穆清说完,附身在廖仙儿耳边低于了几句,廖仙儿瞳孔一缩,果真不急了,却迟疑道:“这……他……他会恼我吧?”

“若是恼你,那说明他当真不是你的良人,你该早放手才是。你是南安王的小公主,他不珍惜,那是他的损失,你应该值得一个疼你爱你宠你的男人,而不是一个看不到你的好,践踏你的感情之人。不过,你总该给你自己,给他一个机会才是!”

廖仙儿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好!”

……

时间过的很快,神医门门主大婚,不少江湖人士寻声赶来,庆贺神医门门主新婚之喜,还有朝中百官,神医门宾客盈门,热闹非凡。

晏子苏一身红色喜服,亲自将新娘从左相府接回,又坐船到神医门。

迎亲队伍声势浩大,船只就有不下百艘,船上无不张灯结彩,红灯高挂,附近的百姓纷纷围观,议论这是谁家的娶妻嫁女。

“这你都不知道?南安王嫁女,神医门的子苏公子娶妻,璟帝亲自赐的亲事,那可是无上荣耀呀!”

“为何南安王嫁女,花轿会从左相府出来?”

“南安王远在南疆,千里迢迢,哪里赶的过来?璟帝特许,花轿从左相府出去。”

“原来如此!”

……

晏子苏心头紧张无比,从迎亲的那一刻,便害怕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怕她的出现,怕她的质问,怕她的眼泪,怕她的责怪。

因为,他不确定看到她后,他会不会狠得下心,会不会狠心拒绝……

不过,她没有来,从迎亲,到拜了天地,入了洞房,至始至终,她都没有出现。

这让晏子苏也有些失落,甚至不甘。

她……竟然这般淡然,真的允了他娶别的女人!

“请新郎用喜称揭开喜帕,从此称心如意,和和美美!”喜娘还有一干端着各种喜糖红包的丫鬟们都满是笑意,却不想晏子苏抬手道:“都下去!”

“是!”

待洞房里面所有的人都下去,晏子苏才走到盖着盖头,一天无话的新娘面前,本想伸手揭开盖头,可是,手伸过去一半,却又缩回。

“对不起,娶你并非我的本意,不过,从今以后,你便是神医门的主母,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也不会碰你,今后,你若是有了喜欢的人,自可告诉我。”

晏子苏本以为女子会生气,质问他为什么,没想到却见女子端起身边矮几上的一杯酒,递给他一杯,沙哑开口:“夫君,礼数未完,我们还欠一杯合卺酒。”

晏子苏拧着眉头,低头看着女子修长涂了蔻丹的素手,眉头微拧。

这蔻丹,应该是红色,和她身上的喜服一个颜色吧!

犹豫了一下,晏子苏终于还是走了过去,坐在女子身边,接过了酒杯,和女子手臂相交,仰头喝下。

完毕,他将酒杯放在一边,缓缓开口:“你歇着吧!”

说完,起身,便要离开。

不过,他刚走两步,身后便传来女子咬牙的声音:“夫君,为何不揭盖头?或者,你是在嫌仙儿不如左相府嫡出小姐那般贤淑端慧,不如她温柔体贴?所以,连仙儿的盖头都不愿意揭,是与不是?”

熟悉如镌刻在脑海深处的声音乍然传来,晏子苏先是一惊,满是惊喜意外,不过只是瞬间过后,便如同雷劈,怒意森然!

转身看去,果然是那张令他魂牵梦绕的小脸。

不过,才一个多月未见,她何以这般消瘦?下巴都尖了许多,皇后是怎么照顾她的?

晏子苏有些懊恼,也有些生气。

看到廖仙儿这般生气,一股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升起,却又被他强行压制下去,咬牙道:“怎么是你?苏媚儿呢?”

廖仙儿往前走了几步,缓声道:“你休了我,难道就是为了娶苏媚儿?”

晏子苏咬牙道:“自然!”

“呵呵……”廖仙儿低低的笑了起来,讽刺道:“苏媚儿?那是谁?你可知道,你至始至终,要娶的,都只有南安王小公主段玉唯,而非什么左相嫡女苏媚儿。你连自己要娶的女人都不知道是谁,还说你爱她?你拿什么爱她?”

晏子苏眉头一拧,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你说什么?”

“你若是真心要娶苏媚儿,又如何不知道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事实?璟帝下旨赐婚的人是你我,而非苏媚儿,怎么?赐婚圣旨,你没有看过?”

晏子苏听此,如遭雷劈,看向一旁天地君亲师位贡牌下方放着的烫金色的圣旨,他上前拿过,打开一看,匆匆扫了一眼,果然,上面的名字是晏子苏与段玉唯,根本就没有苏媚儿三个字。

晏子苏咬牙,萧璟斓,竟然如此戏弄于他!

他正懊恼,腰间突然一紧,便听廖仙儿哽咽的声音,凄凄开口:“子苏,不要对我这么残忍好不好?不要说你喜欢苏媚儿,你根本都不爱她,是不是?”

“我在江湖长大,散漫随性惯了,不够温柔,也不够贤惠,可是,这辈子,你是我最为珍重之人,便是父王母后兄长们,都难以与你相教。”

“求你,不要赶我走,不要辜负我,因为,我永远不会伤你,不会拒绝你。”

“我知道,你也是爱我的,你放心,等你真的厌弃了我,我再离开你好不好?如今,趁着你还爱我,再给我一些温暖,再怜惜仙儿一回好不好?”

说完,廖仙儿绕到晏子苏的身前,她踮起足尖,吻上了他的下颚。

晏子苏身子一僵,胸臆间,一种毫无预料的疼痛撕裂着他的心,疼的他猝不及防。这种痛,并非一闪而逝,而是逐渐渗入骨血,开始向全身蔓延,让他全身发抖。

趁着他还爱着她,在给她一些温暖,在怜惜她一回!

女子凄凄的声音如同刀剑,将晏子苏固若金汤般的疏离之墙尽数摧毁。

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有半分理智?伸手圈住女子纤细的腰身,低头,含住她的唇瓣,唇边的柔软,温热的触感,似电流一般流窜至全身各地。

廖仙儿微愣,男人的唇瓣冰凉至极,轻柔的吻着她的唇瓣,他似乎不满足于这一瞬间的碰触,想要婉转深入。

不过,廖仙儿还未来得及品味他极具温柔的吻,他便结束了,将她整个身子圈在他狭小的臂弯里面,头埋在她的颈窝里,沉闷低泣:“这辈子,我在乎的,也仅仅是你罢了。可是,你不该,不该再来寻我,你想要的,我终是给不了你!仙儿,听话,你走吧,忘了我,你是个好姑娘,终会找到一个疼你爱你之人!”

“为什么?”廖仙儿想不通,有什么能阻碍他们在一起,为什么要阻碍他们?

“因为……”晏子苏眸中闪过一丝清苦,满是挣扎,犹豫了片刻,才似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一般,伸手,抚摸着廖仙儿的脸,一字一顿道:“因为,我偿不出仙儿喜欢什么味道的吃食,也不知仙儿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裙,过不了多久,便也感觉不到仙儿的温度,听不到仙儿的声音,闻不到仙儿的气息。仙儿何以和一个活死人在一起?”

廖仙儿瞳孔一缩,全身的力气如被尽数抽离,差点软在了地上,心好似被撕开了一般,疼的难耐。她伸手抚摸着晏子苏的脸,摇头道:“为……为什么会这样?”

他这般清绝的一个人,何以会遭受这般的苦楚?究竟是谁这般害他?

“世间本是这样,从无两全之事,我虽有百毒不侵的体质,却因幼时试药太多,伤了身子,毁了五感,我虽一直用药调理,却终是回天乏术,近两年,我已经尝不到味道,也看不到色彩,想必,过不了多久,听觉,嗅觉,触觉都会一一丧失。仙儿,这样的我,保护不了你,更会拖累你,这样的我,也不值得你爱,你……走吧!”

晏子苏本就不愿意说,他想将自己最好的一面留给廖仙儿,更不愿别人的或怜悯,或同情。

可是,这姑娘如此固执,他也只能据实相告。

她听了,应该会嫌弃他吧。

晏子苏唇边泛起一抹苦笑。

廖仙儿听此,又气又心疼,她抱着晏子苏不肯撒手:“子苏,就因为这个,你要赶我走?便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你我是夫妻,该一起面对的不是吗?为什么要赶我走?你会好的,我们两个,一定会医治好你的,你是天下第一神医,难道这样的小病就会打倒你?”

傻,为什么这么傻?难道,他以为他伤了,病了,她就会嫌弃他?他将她段玉唯想成什么人了?

“你不懂!”

“是,我不懂,也不想懂,我只知道,我爱你,你也爱我,这就够了,不是吗?我只知道,你说过,白头偕老,恩爱不离。那么,我也想说,生老病死,永不相弃。你赶不走我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儿,你都是我段玉唯的,谁也赶不走。除非……你想看着我死!”

廖仙儿面色酡红,说一句话,便大口喘着气,似乎在隐忍着什么,眸中泪光盈盈,如腻着一汪春水。

晏子苏本就是大夫,哪里不知道廖仙儿有些不对?低头看着她,见她脸色不对,心中一颤,伸手去摸廖仙儿的脉,待他摸着她紊乱的脉搏时,瞳孔一缩,惊天怒意袭上心头:“你疯了?”

廖仙儿低低的笑了起来:“是呀,我疯了,情丝绕,无解的,今夜,你若推开我,便是推我至万劫不复。”

说完,便又踮脚去吻晏子苏的唇。

晏子苏咬牙,怒意烧满双眸,他猛然推开廖仙儿,转身离去。

廖仙儿大脑一片空白,满是不可置信,他……竟然不要她?宁愿她死?

情丝绕是最毒的媚药,若是不春风一度,必死无疑。

可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不要她?

不过,晏子苏刚走到门口,脚步便又停了下来,随后转身,疾步来到廖仙儿面前,大手一捞,便将她打横抱起,天旋地转间,廖仙儿已经被压在扑铺满鸳鸯戏水的大红锦被之上。

细密的吻如雨点一般落在廖仙儿的脸上,吻婉转而下,从脖颈一路吻到胸前。廖仙儿身上一片火热,好像着了火一般,被他吻过的地方更如点燃的火折子一般,似煎熬,似畅快。

难忍的欲望愈演愈烈,不够,远远不够,她像是失了水的鱼儿,想要找到一池清泉,茫然无措的在对方身上抚摸。

晏子苏本就有气,气她不知好歹,气她不顾后果,气她如此不懂事,气她不爱惜自己。

可是,廖仙儿这般青涩又笨拙的回应却如同火折子点了炸药,让他的冷静和疏离荡然无存。

这个时候,他只想抱着她,给她他所有的爱怜和疼惜。

洞房花烛,鸳鸯交劲,抵死缠绵。

廖仙儿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傍晚了,身上仿佛被碾过一般,无一处不痛,昨夜的一幕幕如决堤江水一般排山倒海一般袭来,她脸募得红了个彻底。

她还活着,说明,她已经是他的人了。

在他不要她之前,能得到他的怜惜,这……就足够了!

廖仙儿本想起身,却不想她的腰间有一只精悍有力的胳膊,她微微转身,抬眸一看,撞入一双幽深黑亮的眸子。

“醒了?”

“子……子苏?”廖仙儿眼眶募得红了,伸手抱着晏子苏的腰身,红着脸哭道:“如今,你更赶不走我了,除非我死。”

晏子苏低叹一声,伸手摸着廖仙儿散开的秀发,缓缓道:“傻姑娘,这又是何苦?”

“是呀,我傻。可是,今后如何,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现在想要的是你,想要陪你走完每一天,看每一个日出,赏每一个夕阳。”

“子苏,为了我,不要放弃好不好?我也不会放弃,便是倾尽一生,我也会努力,不会让我的今后缺了你,也不会让你的未来没有我,好不好?”

良久,头上传来男子低沉沙哑的声音:“好!”

完!

------题外话------

子苏和仙儿的番外完了。还有什么番外,大家说哈,明后天世子中九月九出现了,嘿嘿,大家喜欢看九月,收藏灵殿的新文《重生之世子谋嫁》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