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元宝/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是一个孤儿,她不记得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也不记得自己的家在哪里,只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凌轩,孤儿院的院长这么唤她,领养她的爸爸妈妈也这么唤了她十几年。

凌爸凌妈是普通家庭,结婚十年都没有孩子,不得已,便在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孩子!

这个孩子,就是凌轩。

被领养后,凌轩过了一段公主般的生活,她觉得这辈子,这段时光是她这辈子最幸福快乐的日子!

有新爸爸疼,有新妈妈关心,还有新衣服穿,冬天不会挨冻,夏日不会受热,不仅如此,爸爸妈妈有了好吃的东西都会给她。

可是,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打回了原形,她来到凌家的第四年,妈妈就怀孕了,生下了一对双胞胎,一男一女,弟弟妹妹很漂亮。

凌轩见到小小的弟弟妹妹,很喜欢,恨不得将自己所有好吃的好玩的都给弟弟妹妹。

然,她万万没有想到,随着弟弟妹妹的长大,她的生活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不知道为什么,凌爸凌妈会防贼一般,不让她接近弟弟妹妹,不仅如此,她的小屋被凌爸凌妈改成了弟弟妹妹的玩具房,她只能和保姆睡一个屋。

渐渐的,她也发现,凌爸凌妈再没有以往的耐心,不愿意听她说话,也不愿陪她玩耍,更不会买好吃的好玩儿给她,甚至,连换季的衣服也不会有。

她只会有做不完的家务活,做饭,洗碗,擦地,洗衣……

偶尔,弟弟妹妹哭了,她会莫名其妙的挨一顿毒打和怒骂,爸爸妈妈会骂她是拖油瓶,是野种。除此之外,在外人面前,凌爸凌妈再也不会亲昵的喊她轩轩。

弟弟妹妹也不喜欢她,在外人面前,弟弟妹妹给别人解释,她凌轩不过是保姆的女儿。

随着年龄增长,凌轩便逐渐明白的自己身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原来,她并非凌家人,左不过是一个凌家无儿无女时养女而已,之前爸爸妈妈以为自己不会有孩子,所以才会将她视如己出,百般疼爱。可是一旦有了自己的孩子,她便是外人!

又有谁会无缘无故对一个外人好呢?

知道了这些,凌轩便也释然,不争不抢,唯一想做的,就是活下去,这般,她的性格逐渐变得沉默寡言,敏感多疑,也成了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孩!

凌轩过的很苦,她却不怪凌家的人,因为凌家给过她关爱!

她最想做的事情,便是好好读书,长大找一个好工作,然后不成为凌爸凌妈的负担。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凌爸凌妈会因为自己的前程,将她送给自己的上司。

她永远忘不了,在她十八岁生日时,凌爸凌妈打电话,告诉她订了包厢庆祝她十八岁生日时的诧异和惊喜。

生日呀,她都快忘了生日蛋糕的味道是何等甜美了。

不过,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她来到他们预订的酒楼包间,看到那个贪婪丑陋的男人时是多么的失望与无助!

更不会忘记,当她因为羞愤和恐慌,从六层高的窗口跳出去时的绝望!

或者,人死了,便不会痛了吧!

死了,就不会被羞辱!

……

再次睁眼,凌轩觉得自己眼前的一切都变了,可是身份更加危险。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从六楼跳下去后,会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还变成了一个四岁大的小姑娘。

这个小姑娘的身份还是教司所名叫元宝的小太监!

小太监?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如晴天霹雳,日子更加如履薄冰。

浑浑噩噩的在教司所待了两个月,因为异于同龄人的稳重,被总管太监选中,去伺候璟王的二殿下。

教司所的消息很闭塞,除了规矩,她听不见其他任何有关这个时代的消息。

璟王如何,璟王的二殿下又如何,好不好伺候,喜不喜欢大骂下人,她一概不清楚。

不过,听说二殿下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小娃娃,凌轩便又松了一口气。

五岁大的娃娃,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若说是真的要人伺候,也不会找一个四岁的孩子去伺候,找她,怕是也只是想给小殿下找几个同龄人的玩伴罢了。

被选的有一共有七个,凌轩的年纪最小。

被送去璟王府的时候,凌轩很紧张,她是奴才,领事公公们一直教导,走路要卑躬屈膝,不能左顾右盼,更不能直视主子。

是以,璟王府究竟是什么样儿,她根本不敢抬头看,便也不知道。只知道走了很远,最后被带入一处宫殿。

凌轩跪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出,只听一个娇嫩软萌的声音带着几分疑惑和兴奋的语气问道:“娘亲,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

没人作答,倒是听见总管太监纪全一副恭敬的口吻对主位上的人道:“王妃您放心,这几个孩子都是老奴亲自挑选的,都是一些拔尖机灵的孩子,王妃教导几句,定会忠心不二的伺候小殿下。”

回答纪全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子,声音如出谷黄莺般好听,也颇为稳重温柔:“这么多的孩子,管都管不过来,我就留一个孩子陪小九月玩儿吧!”

说完,女子便又问他们道:“小公子问你们话,怎么不回答?”

女的声音没了之前的温和,带着几分清冷,凌轩知道,这个女子就是璟王的王妃,这便是在给他们立规矩!

她实际年纪比较大,自然不紧张,其他的同伴哪里不紧张的?左不过是一群几岁大的孩子。几个人战战兢兢的回答,无不表明自己的忠心不二,必定会尽心尽力伺候好小殿下,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不过,凌轩听着女子头上珠钗银铃作响,便知道王妃不满意那些孩子的回答,在摇头。

轮到她的时候,凌轩恭敬的往前挪了挪,娇小的身子行了一个大礼,低着头,看着地上铺就的华丽地毯,用娇软甜糯的声音一字一顿道:“回王妃,奴才元宝,来陪小殿下玩。”

凌轩想的很简单,璟王的小公子,多么尊贵呀,身边伺候的人怎么会少?嬷嬷丫鬟定是一大群的,又怎么会找她这才四岁大的小太监?她年纪小,即便再懂事,再能伺候人,王妃也不会放心将自己的宝贝儿子交给她伺候吧!所以,王妃唯一放心她做的,怕就是陪小殿下玩了!

果然,王妃来了兴致,问道:“陪殿下玩儿?元宝?你抬起头来!”

凌轩自然不敢抬头正视王妃的,只是微微抬了下巴,视线落在王妃脚上穿的白色绣吉祥暗纹的云锦绣花鞋上,几颗珍珠闪闪发光,如同主人一般富贵矜贵!

王妃看着她良久没有说话,凌轩紧张的手心出了一层薄汗,都说皇家规矩多,主子心思难测,难道刚刚她说错了什么话?

正在凌轩紧张不安的时候,只听王妃问道:“元宝陪小殿下玩?可是想让小殿下成为一个只知吃喝玩乐的纨绔之徒?”

凌轩心头一惊,连忙反驳:“小殿下上有王爷王妃教导,下有夫子师傅引导,殿下的将来,不是奴才能僭越的,奴才年纪小,能做的,只有陪小殿下玩儿。”

本以为王妃会再为难她,只听王妃淡淡的道:“那好,元宝就留下来陪吧!”

凌轩松了一口气,不管是伺候谁,总归要有主子,与其伺候心思多变的娘娘,还不若伺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和她一起留下来的,还有一个素来和她交好的太监,叫铜钱,比她大几岁,王妃心善,说他们二人相识,也好有个照应。

小殿下名萧九,有一个特别美好的乳名,名九月。

小殿下是一个很单纯可爱的小娃娃,比前世的弟弟妹妹漂亮数倍,凌轩很喜欢。小家伙很调皮,明明是个小娃娃,却总喜欢做出一副大哥哥的模样,凌轩只觉得好笑。

每每跟着小殿下后面,便做足了一个小跟屁虫的模样,只要每天将小殿下哄高兴了,便是她的本分。

小娃娃很好哄,不过几天,凌轩便了解了小娃娃的性子,不管小家伙做了什么,只要夸一夸,赞美一番,然后露出一副崇拜,将小家伙当做自己膜拜的对象的样子,准把小家伙哄的服服帖帖,贼高兴!

因为是小殿下身边的人,凌轩也从普通的小太监变成了一等內侍,和小殿下同吃同住,凌轩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这般富贵生活,便也想着,一定要将小殿下伺候好。

现在她还小,等长大了一些,再考虑出宫之事。

毕竟,她这个身份,实在危险。

一不小心,便是万劫不复!

死,她并无牵挂,倒也不怕。

可是,既然上天给她重生的一次机会,她为何不为自己争取一下?摆脱一些威胁,为自己活出一片天地?

等出了宫,天高地远,再无忧虑。

自由,那是她活了两辈子最期盼的东西。

不过,凌轩万万没有想到,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也不知谁在小殿下耳边说了一些污言秽语,璟王大怒,又遇上湛王逼宫,为了清除余党,皇宫所有宫娥內侍全部清查!

凌轩是小殿下身边的人,首当其冲。

那段时间,凌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教司所是教太监规矩的地方,却也是一个炼狱,便是身家清白的小太监,也脱了一层皮。

凌轩人小,没受多少刑,可是,却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人受尽折磨,心理和精神上也饱受折磨。

是人都有傲气,为了磨去这些內侍们的傲气,领事太监们会杀鸡儆猴,那些被查出与湛王有关的人,会首当其冲,成为范例。

一天十二个时辰,耳边都是人因痛苦而惨叫的声音。

凌轩想象不到,指甲缝里面插着竹签,却还要趴在地上擦地板,洗衣服是何等痛苦。她也想象不到,因为说错一句话,就被滚烫的开水灌入喉间的痛。

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血腥,从开始的恐怖和无助,夜夜噩梦到最后的淡定从容,她只想活下去。

听话,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听的不听,这才是做奴才的准则。

当然,她也不会忘记,自己并非是奴才,没有人生而就是奴才,凌轩想要出宫的意愿更加强烈。

在这般黑暗的地方,根本没有人权而言,不会善终!

她再次从教司所出去的时候,已经是一年后了,兴许是因为小殿下还记得她,璟王登基后,她再次被分配到了小殿下宫中。

不过,此时的小殿下已经不是小殿下了。

一年前的璟王妃已经母仪天下,并且又生下一胎,璟帝大喜,封长孙殿下为皇太子,二殿下为安瑞王,赐名三殿下“凰”字。

凌轩对皇太子萧倾恒的印象很深,那孩子明明和二殿下一胎双生,却完全不同于二殿下的孩子气,老成沉稳的她害怕,一双眼睛气势逼人,似乎能洞察一切。

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她逐渐长大,女子与男子的不同之处也暴露出来,二殿下还是以前那般傻乎乎的天真可爱,自然看不出来。

可是皇太子却愈发威严清冷,眸光也愈发犀利,凌轩害怕皇太子看出端倪,只要皇太子一来二殿下宫中,凌轩便刻意回避。

凌轩逐渐发现,璟帝和皇后很是恩爱,甚至,璟帝和其他帝王完全不同,后宫无妃,也无其他子嗣,因此整个皇宫没有多少主子,有的只有先帝的妃子,因此勾心斗角的事情很少,倒也难得的先安无事!

可是,平静的日子总不会太久,凌轩的平静从二殿下十四岁那年,偷偷摸摸计划去东昱开始便被打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