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倾恒vs凌轩/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殿下安瑞王偷偷密谋了半个月,预想骗过璟帝和皇太子殿下独自一个人去另一块大陆的东昱国土,凌轩哪里放心?才十四岁的娃娃就想着离家出走,跋山涉水,路上又盗匪无数,殿下从小就没受过什么委屈,没吃什么苦头,也不知人世险恶,出去了被人卖了怕是还会替别人数钱。

凌轩一直伺候安瑞王萧倾九,自然有几分感情,也将他当弟弟对待,哪里放心的下那小东西独自一人出去?

于是,凌轩昧着良心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二殿下密谋的事情稍微透露了一点给太子殿下。

凌轩从未忤逆过二殿下,可是,如今,却背叛了二殿下,凌轩觉得自己的小命已经不保!只求太子殿下念在她伺候小殿下算尽心尽力的份上,能够在二殿下面前给她美言几句!

不过,凌轩万万没有想到,太子殿下竟然应允了二殿下去东昱,不仅如此,也不知太子殿下起了什么兴致,竟将她调去东宫当差!

去东宫当差?谁人不知道东宫的差事是最难当的?太子殿下不言苟笑,喜怒不形于色,也不知他喜好,一不小心就触及太子殿下的底线,太子殿下身边从不留无用之人,只要犯一次错误,便会被调走。

太子殿下虽然不自己处置下人,可是不被太子殿下重视的宫人是再无出头之日的。只能贬去辛者库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夜以继日的干脏活,累活。

凌轩知道自己被调去东宫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捏了一把冷汗,一整宿都没有睡着。

还有两日便要挪去东宫,她想了很多,择日不如撞日,既然太子殿下已经将她调去东宫,那么就不会再让她去伺候二殿下了,既然如此,何不如现在就走?

她绝对不愿意去东宫,太子殿下太精明,她一个假太监在太子面前晃悠,未免太冒险。

凌轩之前是安瑞王身边的贴身內侍,一直和铜钱住一个屋,铜钱跟随安瑞王离开后,这间房间就她一人,她自然方便的多

这么想着,凌轩当天夜里就开始收拾细软,她在宫中八年,攒了不少银两,各个宫中的人也认识不少,出宫去不难。

第二日,她去了御膳房见了一个名叫顺喜的太监。前几天凌轩就打听到,顺喜历来做的是采买的活儿,她打算给顺喜点好,和顺喜混出宫。

顺喜喜欢钱财,见钱眼开,最喜欢巴结讨好比自己等级高的太监宫娥,这样的人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原则,左不过是出点钱财的事情。

凌轩来到御膳房的时候,顺喜正在院子里面和一群小太监整理明日要采买的东西,凌轩一喜,上前道:“顺公公!”

顺喜长得一副滑头样儿,见到凌轩,立马扬起一片笑意:“呦,宝公公怎么有空,来我们这小小的御膳房?”

凌轩是殿下身边的人,自然是得脸面的,宫中的太监宫娥哪一个不巴结讨好?

凌轩看了一眼顺喜身后,迟疑了一下,将袖子里面一袋分量不轻的银子顺势递了过去,笑道:“二殿下不在宫中,我不是也闲着的么?便来和顺公公唠唠嗑,不知顺公公给不给这个脸!”

宫里的人都是人精,私下讨好贿赂的事情很多,顺喜也知道凌轩无事不登三宝殿,定是有事求他,他经常出宫,不少太监宫娥总会让他偷偷带一些东西进宫,他自然也轻车熟路,将银子兜回自己的袖中,见里面分量不轻,笑道:“宝公公这就见外了!”

说着回头叮嘱了一声,这才领着凌轩去了外面。

到了外面,凌轩四下看了一眼,见没人,这才对顺喜道:“顺公公有所不知,我此次来是有事相求。”

“嘶……”顺喜眸子眯了眯,道:“宝公公是二殿下眼前儿的红人,有什么事情让二殿下做主便是,哪里用的着杂家?再说了,宝公公都办不到的事情,杂家能做什么?”

凌轩为难道:“公公有所不知,这事还真的只有顺公公才能办,还请顺公公千万要答应我!”

说完,凌轩将一块成色极好的玉佩拿了出来,小声道:“公公帮我,左不过是顺带的事,可是帮了我的大忙,我哪里会亏待公公?公公你说呢?”

顺喜见到那玉佩,眼睛都值了,拿到手里笑的合不拢嘴,一边看玉佩,一边问道:“都是为主子们做事的,宝公公有难,杂家哪里不帮?你且说是什么事?”

“我想出宫一趟!”

“出宫?”顺喜明显脸色一变,为难道:“宝公公不是为难杂家么?这私自出宫,可是掉脑袋的死罪!”

“我哪里会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这不前段时间二殿下刚从天下第一山庄回来的时候,皇上赏了一副二龙戏珠雪缎的护腕,二殿下随手交给我,我回去的时候才发现上面的东珠不见了一颗,回头找了许久,却不见踪影!”

“哎呦,宝公公怎么这般糊涂?你是殿下身边的老人儿了,怎么做事如此毛躁?御赐的东西都能弄丢,你有几条小命够陪的?”

“是这个理儿,好在二殿下出去,也没有想起这一茬。可是毕竟是圣上赐的东西,我哪能不上心的,听说外面的淑宝斋里面有各种东珠珍品,我想着不过是一副护腕,上面的东珠再珍贵,也不至于是珍品,就算是珍品,兴许我能找个仿冒的,二殿下怕是也不会发现!”

顺喜听了凌轩的话,倒吸一口冷气,就差上前去捂凌轩的嘴了:“宝公公就是这么当差的么?若是被圣上或者太子殿下知道你这般唬弄二殿下,仔细你的皮!”

凌轩也哭丧着道:“左右都是死,若是能唬弄过关,自然是好,若是不能,至少也努力过不是么?公公放心,我就去一趟淑宝斋,等你买好东西,我准回来和你汇合,不会连累你的!”

顺喜喜欢手里的玉佩,自然舍不得再还回去,偷偷送人出去的事情他不是没有做过,便没有推辞:“也罢,东西都收了你的,现在反悔也晚了,不过,明儿晚上你得及时赶回来,否则,我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多谢公公!”

顺喜明显就是老手,这种事情做的很多,直接就让凌轩今儿晚上等明日出宫的人检查了车辆后,藏在菜框里面,明日一早就可以直接从西侧的角门出去。

那里的侍卫都和他熟了,检查起来也不会太严!

凌轩满是欢喜,心头也很激动,回到自己的寝殿便计划着逃跑路线。

宫中丢了一个太监,是大事也是小事。

不过,一般不会惊动主子,下头的人实在找不到了,就会上报暴毙,万不会因为一个小太监走失而兴师动众的派兵查找。

是夜,夜深人静,宫中各宫查房完毕落锁之后,凌轩才悄然起身,拖着一个巨大的包袱,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太监服,出了院门,轻车熟路的往御膳房赶去。

太监房到御膳房会经过百花园,那里晚上是落了锁的,凌轩不得不从御花园绕过去。

御花园很大,偶尔会有巡逻的侍卫,凌轩不敢走大路,只能猫着身子,挨着假山走,深怕遇到巡逻的侍卫,将她当小偷抓起来。

今晚没有月光,似乎要下雨,御花园四处都是灯笼,倒是明亮一片。可是,因为这里假山绿茵很多,灯光照下来,反而小路上黑影重重,看不清路,身子一匿,倒很难发现。

不过,因为月影的缘故,头上很明亮,脚下却很黑,凌轩看不清楚,走的很辛苦,偶尔撞到假山的凸出来的石块,疼的她倒吸一口冷气。

凌轩手摸着假山石壁,正一步一步摸索着走,四处很安静,却突然听见一声闷哼之声从前面传来,凌轩吓的脸色一白,立即站定了脚步,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然而,她这一退,不小心踩到后面的石块,她身子一仰,就朝后栽了下去。

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前面假山后的人,只见头顶上一片寒光闪过,一把寒冷的剑如闪电一般从她眼前闪过,噌的一声从她劲边飞过,稳稳的插在她身后的假山上。

“啊……”凌轩吓的尖叫一声,只觉得就在刚刚,她已经死过一次一般,双腿软的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

然而,借着月光,当她看清剑的那一头的人时,更是心头一寒。

只见素来冷峻不苟言笑的太子殿下正满目杀意的看着她,不过,凌轩还没被吓的软下去,对方拿剑的手倒是先松了下去,整个身子朝她倒了过来。

“太子殿下?”凌轩完全没有料到,在这种地方会遇到太子殿下,而且还是身子这般虚的太子殿下,几乎是下意识的,凌轩伸手去扶。

“太子殿下,您没事吧?”

萧倾恒一手紧紧的捂着胸口,一手去推凌轩,似乎不想让她碰。凌轩见萧倾恒这般排斥自己,她也收了手,怕惹恼了殿下,会一剑赐死她。

她听说太子殿下是有洁癖在的。

不过,因为刚刚两人的推搡,萧倾恒整个身子也被凌轩收手的力道带的往前倾了过去,萧倾恒面色一变,忙伸手撑住凌轩身后的假山才勉强站稳。

可是因为这个动作,凌轩整个人都被萧倾恒圈在了自己的狭小的臂弯之内!

凌轩愣住了,这姿势未免太尴尬!一抬头,撞入一双漆黑平静的眸子,凌轩心咯噔一声,慌忙别开眼,顺着假山山壁,跪在了地上:“太……太子!”

凌轩脑子里面飞快的转,想着该找一个什么正当理由向太子解释,这个时候她为什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身上还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袱。该如何让太子殿下相信她,她真的是一个无辜之人,没有欺君之心!

可是,任由凌轩怎么想,她也编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她急的快哭了,怎么会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有机会出宫,竟然在这种地方都会碰上她最害怕的人!

凌轩正害怕,头顶上突然又传来一声隐忍的闷哼之声,她还来不及抬眸,一身玄衣的少年便顺着假山倒了下来。凌轩吓坏了,忙去虚扶了一把,见少年捂着胸口,似乎疼的厉害,可是又不见血迹,她一时猜不透这太子怎么了,便慌忙道:“太子,您先忍一忍,奴才去寻太医!”

“站住!”萧倾恒见凌轩起身要走,手一抬,便握住了凌轩的胳膊。

制止了凌轩的动作后,他便又像厌恶凌轩的身体,忙甩开。

凌轩看着萧倾恒的这模样,似乎觉得若是这里有一盆水,太子殿下绝对会洗洗手,以免她脏了他的手。

凌轩没办法,只能顺势跪在这太子面前,不敢再动!

萧倾恒抬眸,看了一眼夜空,这会儿,已经下起了沥沥小雨,因为这湿冷,他的胸口越发疼的钻心。

他不禁蹙眉,怪不得小时候父皇一直不肯用他的心头血为弟弟治病,果然如子苏公子说的那般,救一人伤一人。

因为取了心头血,每到了阴雨天气,就会出现心悸之痛,这痛竟霸道到用内力压不住。

可是,这么多年来,萧倾恒不敢说出去,若是被父皇母后知道会这般,怕是会自责难过,小九也会惭愧。

没什么意义,既然死不了,便不是什么大碍,没道理说出去让人担心。

萧倾恒不敢告诉父母,自然也就不会让身边的人知道,否则,想瞒都瞒不住。

不过,没想到,被这太监撞了个正着。

杀意,一闪而过!

------题外话------

不好意思,又把倾恒虐了一把,不过,会好的!哭!世子里面,倾恒绝对是最幸福的,请大家收藏灵殿新文《重生之世子谋嫁》,书城的书名是《世子有喜:丞相求放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