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乾坤复择/明华五绝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片刻。

徐徐走来的老王开口说道:“韩廷尉刚才说,他不便经常来此,小子你要有什么要求的话,便告诉我,由我代为通传。”

沈复点了点头,说道:“老王,你可知徐少秋被关在几层?”

此子不得不防……

不知怎地,韩廷尉的这句话一直在沈复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因为沈复觉得,徐少秋被关在鬼域中很不合常理……

一个与庙堂并无瓜葛的江湖人,为何会出现在鬼域中!

徐少秋没说,沈复亦没问。

但既然承诺了徐少秋,将他带出去,那沈复自然会履行承诺。只是,这徐少秋确实不得不防。

老王锁着牢门,说道:“他啊,要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被关在了第十层。”

第十层远离十七、十八层,并无可疑之处。

难道徐少秋的出现只是巧合?

“徐兄,韩廷尉可有问难你?”

“他叫我杀一个人。”

沈复莫名就回想起,在矿地时与徐少秋的对话。他徐少秋根本就没有提及玄无极此人!

“虽然我不知道玄无极与他说了什么,但是,我看见徐少秋出来时,脸有笑意。”

细想此话,沈复便发现,韩廷尉根本就没有参与谈话!若以此推测,徐少秋就显得十分的可疑了。

但沈复不确定的是,这两个人,究竟谁在说谎……

沈复猛然叫停正欲离开的老王,问道:“老王,徐少秋是因为何事而被捕入狱的?”

老王兜着钥匙,说道:“这个就不清楚了,我们只负责看押凡人。”说着,便见沈复茫然地点着头,老王知其是在思考,便说道:“要是没事,我就先下去了。”

说完,伫立了片刻,见沈复没再发问,便径直离开了……

“你在担心徐少秋?”

周知的声音从石墙内传了过来。

沈复听罢,转过身来,对着石墙说道:“当下之急并不是他,而是老头儿你。”

周知饶有兴趣地“哦”了一声之后,便不做言语。

沈复对周知的淡定并未感到奇怪,略一思忖便说道:“老头儿,你可知道‘百家令’?”

周知微微一笑,说道:“你是想问我有没有接到‘百家令’吧?”

沈复哂笑,说道:“老头儿就是老头儿,一想就透。”

周知说道:“我在这里已经十年了,又怎么会接到‘百家令’呢。”

沈复兀自思索着,片刻便喃喃说道:“换言之,世上少有人知道老头儿被关在鬼域。那影门为何会知道?”

“影门……”

周知的声音淡如水,似是在思索,又似在叹息。沈复听罢,顿时觉得其中大有文章,便竖起了耳朵,仔细聆听……

“这是何门何派?”

周知的自说自话令沈复瞬间崩溃……

沈复挠了挠脑门,狐疑不定地问道:“老头儿你竟然连这当今第一杀手组织都没听说过?”

透过“千孔聚影”,周知看到了沈复那呆愣的神情,不禁莞尔一笑,旋即说道:“他们找我做什么。”

似梦中呢喃般的话,沈复听之,只当是周知是在询问自己,索然答道:“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说着,沈复面色凝重地看着石墙上的影子,说道:“他们要我把你带出去。”

周知见其似有所思的样子,便问道:“可有想出破解之法?”

沈复听罢,黯淡的双眸似有流光闪过,正炯炯有神地看着周知那负手而立的影子,心想着眼前之人乃璇玑王朝第一隐士,应会有破解之法。

狂喜不已的沈复商量着问道:“不如老头儿再过两招给我?”

周知怅然一叹,说道:“老头儿把看家本领《兵解》都教给你这小子了。现在别说是两招,就是半招我也没有喽。”

《兵解》已然尽数传授,周知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教沈复的了。但《兵解》虽为兵法,却不尽是兵法,其中的奥义可用于一切可谋之事……

周知之所以有意提起《兵解》二字,便是要沈复从中找到破解之法……

沈复乃麒麟之才,一听《兵解》二字,便已明白周知的用意。于是,沈复心念《兵解》,继而喃喃:“以正合,以奇胜。”

若周知为“正”,那谁来充当那个“奇”?

正奇相转后,周知是否就一定为“奇”?

良久。

似有所得的沈复突然笑道:“老头儿,我把你送去给影门,可好?”

周知见其一脸坏笑,亦不禁笑了起来,说道:“挺好。”

沈复刚长舒了一口气,便又蹙起了眉宇,正声说道:“万一有去无回,老头儿你会不会怪我?”

周知兀自笑道:“老头儿我行将就木,若我的死能让你不受制于人,老头儿我就是死得其所,又岂会怨你?”

周知越说得轻松,沈复便越觉得责任重大。至此,沈复暗暗告诫自己,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周知!

沈复便又开始思索起来,周知见之便也默然卧躺……

良久。

“爷!”

高升突然大喊了一声,吓得沈复大跳起来,旋即便看见高升那张强挤进极地寒冰中的干尸脸……

沈复恨恨说道:“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以诈尸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

高升白了沈复一眼,说道:“我生下来就长这样了,要怪你就怪我那死鬼娘亲去。”

“……”

沈复每次面对高升,流露得最多的表情,就是这哑然之色。

“这次找我又有什么事?”

沈复刚一说完,便看见高升那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接着便听到了他那极其不满的声音:“什么事?我连‘梦蝶’都帮你铺好了,你还不赶紧给爷探路去!”

沈复故作不满,忿忿说道:“他娘的,到底是你是爷还是我是爷?”

高升顿时堆满了笑容,奉承道:“自然是爷是爷……”

沈复见得高升这副诡异的献媚嘴脸,全身顿时起满了鸡皮疙瘩,心想着,高升你还能不能更寒碜一点?

沈复一脸鄙夷地看着高升,说道:“得了,赶紧给爷让开。”

高升满心欢喜地点点头,倏地一下翻身落地,接着仰着头,挥着手示意沈复跳下来。沈复也不看高升一眼,径直跳了下去。片刻功夫,沈复就进入了墓穴。

纵览之下,这墓穴竟然回复成第一次进来时的样貌。脚下的这条桥道坑坑洼洼,正是之前走过的那条铁道。

这样的设计,便是人盘中的八门。

八门互藏,难料生死……

精通奇门遁甲的沈复下意识地在手上排起了九宫阵……

开门属金,居西北乾宫,伏吟,巽宫反吟,艮宫入墓,离宫受制,坤宫大吉,兑宫旺相,坎宫次吉,震宫为迫。

休门属水,居北方坎宫,伏吟,离宫反吟,巽宫入墓,坤艮二宫受克,乾兑二宫大吉,震宫次吉。

生门属土,居东北艮宫,伏吟,坤宫反吟,巽宫入墓,震宫受克,离宫大吉,乾兑二宫次吉,坎宫被迫。

伤门属木,居东北震宫,伏吟,兑宫反吟,坤宫入墓,坎宫大凶,乾宫受制,艮宫被迫,离宫泄气。

杜门属木,居东南巽宫,伏吟,乾宫反吟,坤宫入墓,兑宫受克,艮宫被迫,坎宫受生,震宫比和,离宫泄气。

景门属火,居南方离宫,伏吟,乾宫和墓,兑宫被迫,震巽二宫生旺,乾艮二宫生宫。

死门属土,居西南坤宫,伏吟,艮宫反吟,巽宫入墓,震宫受克,离宫大凶,坎宫被迫,乾兑二宫相生。

惊门属金,居西方兑宫,伏吟,震宫反吟,艮宫入墓,离宫受制,巽宫被迫,坎宫泄气,坤宫受生,乾宫比和。

开,休,生为吉门;死,惊,伤为凶门;杜,景中平。若要做到定吉凶,断应期,则先要推算出八门落宫之位,然后再结合五行生克和旺相休囚便可通过这桥道,到达开,休,生三门。

换言之,这墓穴的出口必定在这三吉门中的一个!

思定之后,沈复垂下了手掌,捏至成拳,那清脆的骨骼声在这个空荡荡的墓穴中落针可闻。沈复目转精光,小心谨慎地踏上了脚下这一条桥道……

上次进来时,桥道上不断涌现出来的金石机关不过是一些入门级的机关。在探清这墓穴的玄机后,沈复坚信,在这平淡无奇的墓穴中,定然隐含着五行机关。

而触发这五行机关的,应该是在墓穴中央那安放着石棺的那块地上。为何?只因它连接着所有的桥道,是必经之地!

已经解开琵琶锁的沈复轻易便躲过了前半段的金石机关,待来到桥道与中央接壤之地时,沈复轻抬的步履忽地停住了!

不是在惧怕,而是在思度,思度着若是触发了五行机关,该如何破解……

这一步若是踏下去了,便会触动人盘八门,所有桥道都会同时转动起来,期间若是被困于五行机关之中,结果就只有死!

但沈复没得选,他必须触发完这墓穴里面所有的机关!如此,越狱一众才能在没有自己的带领的情况下,安全到达出口!

至此,沈复便又生出了新的困惑,就是在触发这些机关的同时,会不会引起“守墓人”的注意?

虽然沈复并不清楚这墓穴中是否藏伏着“守墓人”。但,若不把这些因素全部计算在内,他们很可能就会全军覆没!

良久。

沈复的足履突然踏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