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0章 请求/阴阳道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衍北部某处一片人迹罕至荒山,只有凶兽纵横的丛林里忽然刮起了一阵怪风,风中掺杂的危险气息让周围虫蛇走兽慌忙逃避,不多时怪风戛然而止,螺旋状倒伏的树林中心,几个人影跌落其中。

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逃离皇都的方峻楠等人。

一落地,几人第一件事便是翻身而起小心戒备,小二黑低吼一声散出自己的气息,强烈的威压中透着的点点神兽的气息让周围的凶兽们更加惶恐,夹着尾巴极速逃离,丝毫不敢靠近过来一探究竟。

重新拿回身体的控制权,柳明秀痛哼一声软倒下去。

“秀儿!”

方峻楠吓了一跳,赶忙上前搂扶着慢慢坐倒。

扫了眼她的小腹,方峻楠的眼皮子狠狠一抽,复又感觉到爱妻凄楚的目光,他赶忙挤出温柔的笑脸,拨开她眼前的乱发后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颊。

“不怕,你的人没事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如此一说,柳明秀更加悲戚,直想扑到他怀中放声痛哭,可她的坚强却让她紧咬着嘴唇,不让眼中的泪水滑落。

小二黑和蝶梦尽皆默然,前者耷拉着狗头趴在地上,不知该怎么安慰才好,后者则扇动着翅膀落在柳明秀头发上,犹豫了一下后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

忽然金光一闪,一直萤火虫大小的金蝉自柳明秀身上飘出,众人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一位主儿,顿时齐齐望了过去,小二黑则警惕的轻呲着獠牙。

“不要这么大敌意,我说了我没有恶意。”幻化出本体的虚影,尼乐虚弱的说道。

最后力量全部用来将众人转移走,此时的他除了些许维持神魂的精神力外,再无半点多余的力量。

毕竟刚刚被其所救,小二黑也觉着自己这样有些不太合适,收起獠牙撇撇嘴,它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快死了似的?”

熟料尼乐竟然点了点头,极为认真的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要死了。”

眼珠子一瞪,小二黑便要愕然追问,可尼乐时间不多容不得它话唠,赶忙伸手打住。

扭头看向方峻楠和柳明秀,尼乐犹豫了一下后颇有些难以启齿的道:“我对你们确实没有恶意,但救你们出来也确实是有一件事要跟你们商量。你也看到了我只剩下这颗神魂,我的道身道果全都被极乐拿走了,现在这种状态要不了多久我就会魂飞魄散。所以我有个请求想跟你们商量一下,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想借你夫人腹中的死胎轮回转世...”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都变了,小二黑更是不等他说完便怒言打断道:“我去你大白猪的,我就说你怎么这么好心,敢情还憋着这坏水呢!不行!你做梦!再敢说一句,本皇一口火喷死你!”

尼乐也知道自己的要求很过分,对于众人的反应他早有准备。

抬起双手示弱的冲小二黑按了按,他看着方柳二人正色道:“你们放心,有一点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是转世而非夺舍重生。我会散去的我的灵智和意志,只以最单纯的灵魂能量化入胎中铸就其灵魂,将来诞生后我也不再是我,而是一个新的个体。他只会拥有我的资质,并不会觉醒出我的人格,就像正常人死后会遁入轮回投胎转世一样,我只是抹去了轮回这个环节,直接让我的灵魂投胎新生。”

小二黑还要怒骂,却被方峻楠抬手打住。

看看爱妻的小腹,又跟爱妻交换了几个眼神,方峻楠声音干涩的问道:“你说秀儿腹中的...是死胎?”

点点头叹了口气,尼乐遗憾的道:“那一枪的劲力直透胎盘,胎身虽未受损太重,可胎儿刚刚萌生的雏魂却被震散了,这也是你的法力灌注其中后为何留存不下的原因。”

“能治吗?”柳明秀希冀的看着尼乐。

尼乐眼神悲悯,遗憾的摇摇头:“身能治,魂却治不了。如有医家圣手或能保住胎身,可这样无补于事,即便将来生出来也会是个无思无想的痴儿,除了能喘气外与死人并无两样。”

“放屁!你的话鬼才信呢!秀儿姐,别听他胡说,这老鬼变着法儿的诓咱们呢,咱们这就启程去漠北找郝二爷,大白猪说那个郝二爷连死人都能治活了,我就不信他会帮不了你!”

言罢便要驮起柳明秀走,可方峻楠却将它按住了。

“郝二爷,帮不了我们。”

方峻楠满脸苦涩。

“不可能!大白猪说了,那人连...”

“初一可能没跟你说清楚,他并不是将死人救活了,而是他懂得怎么给活死人疗伤。而且这位前辈说的没错,我孩儿的魂确实是...我能感觉得到。”

小二黑哑然,有气无处撒的使劲刨着地面。

感觉到爱妻的手紧紧的拉了自己一下,方峻楠拍拍她的手,抬起头凝望着尼乐。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夺舍?”

“如果我想夺舍,那我根本不会跟你们费这么多口舌,刚才在皇宫里更不会将你们一起救出来,我大可只将你夫人一人救出,然后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占据胎身,没有任何人可以看出端倪。我之所以跟你们实话实说,一来是表达我的诚意,二来则是我不想我的转世身生来便没有父亲。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与你们立下魂誓为证,可魂誓的因果会沾染到转世身,那样很容易会被某些人发现,所以我只能空口无凭的与你们商量。”

尼乐几位诚恳,众人都感觉得出来,可即便这样也不能不让人疑虑,尤其这还牵扯到自己的孩子,方峻楠更是不能大意。

“如果我们不同意,你怎么办?”

尼乐叹了口气:“我说过不会伤害也不会强迫你们,如果你们不同意,那就是我的命数,我会离开这里找个隐秘的所在等待魂魄消散,从此天地间再无我尼乐半点痕迹。”

“尼乐?”小二黑狐疑插嘴。

点点头,尼乐道:“那是我的本名,七日蝉是我自取的佛号。”

“你是和尚?!”

小二黑惊奇的上下打量,没想到尼乐竟是几千年碰不到一个的佛修,而且还是人界最神秘的势力知了的主人。

结果尼乐却摆摆手纠正道:“我是修习佛法,但我不是出家人,所以算不得和尚。”

这也足够了,小二黑眼中的惊奇丝毫不减。

方峻楠没工夫在意这些,思忖片刻狐疑的问道:“若说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你的转世就等于以你自己成就我的孩子,你一样会在天地间彻底消散,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

“好处就是我不是我,但我的魂魄能够得到延续。轮回本就是场洗涤,将魂魄中沾染的红尘眷恋涤荡干净,化为一颗纯净的新魂转世新生。可那样会被烙刻下轮回印,我不想沾染这片天地的因果,同时我又想斩断这世的因缘,所以我只能寻个何时的胎身投胎进去,那样我虽然还是消散了,可我又等于继续活着,而且还是根据我自己的意愿而选择的新生。”

尼乐说的玄乎,但大半还是让人听懂了的。

说白了,尼乐就是给自己寻一个好来世,跟正常的转世不同,他的好处就是能自己选择来世的父母和出身,以此来保证自己的来世能得到优质的成长环境。

可是,方峻楠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为何会选择自己。

虽然自己和柳明秀都是出身漠北大族,但比他们更优秀的出身有的是,而且他们已经离开了那里,现在又面临着大衍的追杀,无论怎么看他们都不应该算是一个好的选择。

同时,方峻楠还有一点不好的猜测,拧眉凝望着尼乐,他冷然问道:“秀儿的伤,是不是你...”

“不是!”

不等他说完,尼乐便抢先否认。

看着方峻楠,尼乐正色道:“起初我附身到你夫人身上确实是有意的,但并不是恶意,我只是想借她的胎气温养一下我的将散的灵魂,等到有合适的时机合适的人选出现,我便会离开她投胎转世,从此跟你们再无瓜葛。但我没想到她会受伤如此,我知道这看起来看像是我一手策划,但我想说此事真的与我无关,一切皆乃命数使然。”

“我完全可以骗你们说孩子还有救,然后借死胎的胎气温养灵魂直到我找到可以投胎的人选,那样你们不但不会猜忌我,反而还很可能会感谢我,哪怕将来生下的是个痴儿。可我没有,我坦诚相告,因为我认为这就是命数,是你们与我之间的缘分使然,是命运给我们双方提供的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可以让你们的孩子得以顺利降生,而我则可以安心的投胎转世,所区别的只是你们知道了孩子的前世,若是没有这层芥蒂,这个孩子跟普通的孩子就没有任何分别,不是吗?”

方峻楠默然,心里万般纠结。小二黑想劝他拒绝,可是话在嘴里滚来滚去就是说不出口。

转头向蝶梦求助,却见蝶梦若有所思的低头不语,看脸色竟是有些赞同,看得小二黑直翻白眼。

望着柳明秀,方峻楠始终拿不定主意,其实安全起见他是应该拒绝的。孩子没了可以再怀,为了救刚刚成形的孩子而让一个极厉害的老鬼投胎转世,这可就不太是个滋味了。尤其是有李初一这个先例在前,方峻楠自问绝非宇文太洛那种阴毒之人,但孩子出生后会不会心有芥蒂,他却无法保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