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 质女和亲(中)/星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星舰即将加速飞离的时候,普布利乌斯的话又远远传来!

“努美利娅!”

“普布利乌斯家赌斗失利,愿赌服输。可我还肩负普布利乌斯家的命运,不能服输赴死。教廷的战士更不能‘拖欠人情’。”

“现将你这不孝的弑师罪女作为‘质女’,交由百里飞。无论生死,此生不得再踏入普布利乌斯家半步!”

......

“但我希望你记住,你已经是教廷认定的‘神女’!一朝是神女,就当终生侍奉神明!”

......

大型星舰尾部的数个巨型离子推进器发出亮蓝色的光,伴随着如雷般的隆隆巨响,划破天际!留下的只有努美利娅满脸的不可置信。

努美利娅失手杀死自己老师完全是出于意外。被罗密奇欧斯拖离战圈儿后,她一直没有从杀死老师的内疚和震惊中恢复过来。直到刚刚听到父亲的话。

质女?神女......

根据伊瑞星的传统,所谓“质女”,就是战争中失败一方将自己的女儿或者妹妹出嫁给胜利者的仪式。这代表着失败、屈辱和忠诚。换言之,这就是旧历地星,华夏国古代的和亲,或者某种政#治#婚#姻式的联姻。质女本身的性质同古代的“质子”有些相似,算是个嫁过去的人质。

自己......

我......

我竟然成了圣子大人的质女......

普布利乌斯家星舰来如雷霆去如风,一场灭顶之灾就这么烟消云散了。但并不是说敌人走了,戈尔吉市就马上恢复成万里晴空的泱泱乐土。遍地废墟和受伤的难民需要救治,整个戈尔吉市的中心地带完全就是一片哀嚎的废墟,遍地死尸。不然唐云也不会那么仇恨明显决定追随自己的老普布利乌斯。

当然,就算一片废墟。就算单纯的,广场上那四头巨大的兽甲尸骸唐云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但伊瑞星的天依旧是蓝的,蓝得发青。呼应着原罪教堂前广场上惊心动魄,令人心悸的血痕。

努美利娅挣扎着从担架上直起身,看着忙于打扫战场,疏散民众,完全不知道“质女”为何物的圣子百里飞,久久无语。

父亲竟然把我......嫁给圣子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既然将自己作为质女交给圣子,他为何又要描一遍说自己是尼禄钦定的神女?

“一朝是神女,就当终生侍奉神明!”

父亲大人已经承认了百里飞大人的圣子身份?也就是说,他要自己做“圣子”的神女......

唐云身上的金色甲胄是由【命运】结晶释放出来的仿金属能量体所凝聚而成的,就算之前在战斗中受创数次。转眼间便会恢复如初。尤其那些沾了血的部件,唐云略作控制也就还原成一尘不染的样子了。

此时天空无比湛蓝,太阳无私的播撒着它的光和热,照在唐云那崭新,而且样式相当“FASHION”和“ART”的甲胄上,散发着耀眼的金光,就连唐云的脸庞都因此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正是这些金色开始渐渐迷蒙起努美利娅这位圣殿女骑士的眼睛......

终于,努美利娅闭上眼,重新仰面倒在了担架上。

两行泪水从她的眼角溢出来,滑过她本就姣好圣洁的面容。没人知道努美利娅此时的想法和情感,但仔细看的话,却能看到她那两道如同墨迹的眉正在舒展开。以及挂在嘴角上的,隐隐的,似有似无的笑意。

既然都要文艺复兴了......

谁说神女就不能拥有爱情?

......

......

普布利乌斯可以说是夹着尾巴溜了,他根本不敢再考虑任何其他有的没的,一口气飞回族里。撰写了一份战斗报告委托传令官发给尼禄的教廷后便以自己年迈参与战事,一时情急,偶发心脏病为由闭门谢客。

闭门的日子里,年近六十岁的普布利乌斯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头发也全白了,脸上的皱纹也多了。每天夜里,他都会像戈尔吉市那些愚昧的底层平民和努力一样。通过用皮鞭鞭笞自己后背的方式替自己“赎罪”。

自己错的太离谱了!

竟然认为回归的圣子渴望染指伊瑞星的权利,因而会扰乱伊瑞星的秩序。竟然受教皇挑唆,认为是圣子安排独狼刺杀了圣域大帝马努斯。尤其自己竟然亲自带兵讨伐戈尔吉市。

这是什么程度的渎神?算是渎神的极致了吧?

渎神,对于一个虔诚的原罪教教民来说,那就是个人程度上的终极毁灭。而自己愚蠢的判断,则有可能葬送了普布利乌斯家!甚至进一步的,整个皇室都可能淹没在教廷的“圣战”洪流中。

对银翼星系和圣战,以及伊瑞星上,将权利收归教廷的圣战!

普布利乌斯已经开始感激圣子了。很明显,圣子大人同时具备“智慧”和“怜悯”。就算被自己冤枉,却从始至终没有泄露马努斯被杀的消息,并且让自己借着台阶全身而退。自己大可以在递交给尼禄教皇的战斗报告中写明,自己是因为在具备明显优势的赌斗中输了,才暂时放过假圣子百里飞。这虽然可疑,却不至于立刻引来灭族之祸,不至于让远在Z0星门那一边儿的儿郎们立时被推上绝境。

至于将努美利娅作为“质女”,或者说“圣子神女”留给百里飞。普布利乌斯认为,这是自己最聪明的一步棋。在伊瑞星人的思维意识中,接受了“质女”,也就是实实在在的接受了对方的臣服,相信了对方的诚意。

伊瑞星上有着教廷和皇室两大势力之间的博弈,其中又暗藏了一些墙头草一样的贵族军阀。真正圣子的出现,必然会成为第三个真正拥有实力的势力。

就像教廷的历代教皇都在想尽一切办法推进圣战一样。如果历代圣域之王,各大家族家主所担心的,教廷借着圣战的机会削弱己方势力的设想变为了现实。那教廷和皇室也就势同水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