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质女和亲(四)/星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想不到,秦师长这位柯米娅保卫战的英雄,竟然也肯舍下面子同百约合作。”

开口的,是K279部队的老将军,军区司令祝雅健。他曾是柯米娅保卫战中,4营背了叛国黑锅以后,力挺4营的K279部队老将军之一。在唐云和罗德尼决斗之前,宋明浩为了阻止【黑暗圣堂】流入K279部队,还曾亲自去府上拜访。结果被老将军一顿唾沫星子骂了个狗血喷头。

战争时期,秦昊苍的指挥能力以及4营的战斗力得到充分展示。他们现在又像曾经的柯米娅保卫战中一样,成了明星队伍。随着不断扩编、整编,秦昊苍已经升任师长。

“老将军过奖了。面子又能算得上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尊严在膝盖上,又不在脸皮上。再说了,想当初围剿4营的时候,联邦不也同百约合作过么?又不是第一回了。”

听到秦昊苍嘴里流露不满的暗讽,祝雅健叹了口气,又大模大样的从仇星宇丢在桌子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根限量版的圣兽烟。啪的一声点燃。

“当初那些事情......一个是蹊跷,一个是联邦部队里有人拿了好处。百约肯定是希望你们死的,后来你那‘准女婿’不还跟你说过,天启研究院和铁马工业也在里面搅风搅雨么?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一团乱麻,估计这辈子你都理不清了。”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略微点了点头,秦昊苍心里知道老将军说的没错。有些案子隔得太远,又太复杂。很难有水落石出的机会了。唐云是唐承泽儿子的事情早就在柯米娅星域,乃至联邦星域里传开了。英雄之子么。他和秦水雁之间那点“轶事”自然也就传开了。

只不过听到“准女婿”这三个字,秦水雁的脸色有些不自然。随后,她又抬起头,用挑衅的眼神望向了沙盘另一边,坐在会议圆桌稍往后一排的杜润。那点意思无比明确,听见了没?都知道唐云是我们家的准女婿,没你什么事儿!你快找个凉快地方歇了吧!

但很快她又觉得自己的挑衅有些愚蠢、无聊,甚至是难过。因为唐云消失在了Z0星门的那一边,他什么时候能回来。或者说他还能不能回来,他是不是还活着,都没有人知道。

不得不说,杜润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在百约入侵聚谷星东湖州以后,她只身返回柯米娅星域。借着早些时候自己在柯米娅星域打拼出来的产业,以及东湖杜氏散落在联邦各处,尚能动用的族中资源。在这里硬生生的扎了根。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杜润的命真的很苦。也可以说,东湖杜氏的命运很惨淡。

刚刚打拼出一片天地,又遇上原罪远征军入侵,遭受了巨大损失。投资的实业和贸易都遭受重创,唯一令东湖杜氏欣慰的是,他们同九头鸟合作,花大力气、大价钱开发并维护住了柯米娅星域约6%左右的星际航道。这些行道集中于D7星门方向,原打算联邦将百约侵略者赶出东湖州以后,通过这些新开发的航线来降低东湖杜氏在柯米娅星域和聚谷星之间的贸易成本。

眼下歪打正着,虽然战争形势严峻,就像掌握了柯米娅大部分星际航道的九头鸟一样。敌人没法在茫茫星域中地毯式搜索和摧毁自己维护的航道。总算留下一点守得住的产业。

之后原罪远征军入侵,杜锋、杜润兄妹以及少数重聚的杜氏族人搭乘仇星宇的星舰,在4营的庇护下,这才成功从KW27逃了出来。

正因为杜润的努力,东湖杜氏才终于在柯米娅星域众多财团中抬起头。由于其同九头鸟之间相对密切的关系,在今次的作战会议中,坐入了代表柯米娅北派的议员席位。且位置靠前,紧挨着九头鸟星际贸易集团的席位,坐上了第二排。

略微欠身,往前探了探头,杜润犹豫着开口道。

“我觉得......”

“还是答应异族的和亲要求好一些,就眼下的形式而言,议和总好过没有把握的反击战。”

......

仇星宇自嘲的大声苦笑了出来,“我都不说和亲是不是个好主意。就说人家提出来的要求我都满足不了!”

“我仇胖子即没有女儿也没有妹妹。跟异族人和亲?我拿什么跟他们和亲?”扭过头,仇星宇用手里的烟卷儿指着像个护卫一样站在自己身后的义子仇元宝。“你两个弟弟岁数都太小,要不这样,我把你捯饬捯饬当女儿嫁给伊瑞星的尼什么什么教皇怎么样?”

仇元宝苦起脸,“爹,你可饶了我吧!就我这黑瘦的脸,那个啥子‘球’教皇也得要啊!要不,你把我海洋叔捯饬捯饬嫁过去算了!”

提到一直被软禁在九头鸟的弟弟仇海洋,仇星宇心中又是一阵烦躁。

杜润没有接口仇星宇缓解气氛的苦中打趣儿,她抬头望向窗外。目光透过挡在窗前的柳枝,望向夜色之中繁星点点的苍穹。杜润平静的继续开口。

“现在原罪远征军入侵银翼星系,同时侵略联邦、百约、柯米娅三大星域。我们不说眼下的一时胜败,假设我们可以度过眼下难关。但就长远来看,面对这么强大的敌人。这场战争最好的结局又会怎么样?我们能彻底消灭敌人,解决威胁吗?”

杜润望向了柯米娅的国防部长庞文滨,庞文滨只是无言摇头。

杜润又望向老将军,军区司令祝雅健。祝雅健又叹了口气,有些颓丧的道。“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场战争最好的结果也就是顶住对方这第一轮攻势,然后像拉锯战一样对持个几百年。最后就像联邦和百约一样,以冷战和对抗的方式一直共存下去。”

杜润又望向了秦昊苍,“秦师长觉得呢?”

秦昊苍军服笔挺,就算是眼下这种逃难式的“战略转移”之中,依旧保持着一名联邦军官应有的气质。虽然他既没有叹气,也没有摇头,更没有什么颓丧的语气。可他说出来的话却比庞文滨和祝雅健还要悲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