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静静的夜(一)/星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急,时间就愈发过得慢。左等右等,联邦还是迟迟没有正式释放出任何替自己正名的消息。那个号称自己是真圣子的邪#教也再没了动静。波兹曼州的调查进行的倒是挺快,一个又一个的联邦蛀虫被挖了出来。慢慢的,又有一个人名浮现在了联邦军方的面前。冯腾!

唐云已经从实际意义上掌握了天启,冯腾和天启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他很清楚。是他将自己送进了集中营,教徐征和徐远故形意拳,在母亲的娘家肆意诋毁父亲的名誉,甚至没能给母亲提供一个良好的生活。但......凡事一扯上家庭就会变得麻烦。真实的世界永远不会和虚构出来的故事一样胡扯。只要拳头大就能一路喊打喊杀的快意恩仇。尤其唐云本就是个半软不硬的扭曲性子,很多麻烦事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就显得比其他人还要麻烦。既然冯腾没有正式加入天启,只是同天启合作而已那就只算是“编外”的天启人。唐云一直刻意维护,但现在似乎是藏不住了。不过唐云对此也不算很上心,很多时候,正义也是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联邦是标准的资#本#主#义#世界,再怎么讲究道德,讲究责任。很多事儿也还是看钱说话。当唐云大把大把砸钱以后,洪师傅几乎得到了波兹曼州所能提供的最好的医疗服务,日渐康复。九州武馆的装修进程也很快,只要砸钱,工人肯卖力,采购的材料也都是一等一的。别说专修完如何,就装修的过程中都闻不到什么油漆或者甲醛的味道。洪师傅尚未出院,装修公司已经交工了。

当然还有很多细节部分没有处理完,比如一些拳馆常用的武术器材,比如设计公司为了宣传而重新做的门头或者二次开张时用的海报、易拉宝之类的。这些倒急不得,再有钱也不能让物流人员抱着沙袋和木人飞到武馆。作为一个深谙ART & FASHION的“内行”,唐云也明白美术设计这东西是慢功夫,催的紧了,设计师一着急质量反倒下降。急不得,都记不得。

九州武馆是唐云心中一处非常特别的地方,他对这里的感情很复杂。九州武馆和冯家对唐云来说就像是柯米娅和联邦,一个是自己的故乡,一个是精神故乡。

唐云每天吃过晚饭唐云都会去武馆坐坐,跟几个师兄弟聊聊天,“切磋切磋”打发时光。不过这个切磋不如说成是指导,唐云的拳脚功夫已经远在自己师傅洪巍南之上了。既然这些师兄弟不管年纪如何都非要把自己当作大师兄,那他也不会藏私。

“放松,放松!”

“咱得确定走实战路线还是走表演路线,这应该不是一个练法儿。实战那拳头不好看,表演的套路里有些动作实战时又有点吃亏。”

“对,实战的话就别太执着于套路。动作也没必要太苛刻,主要是反应和发力。对,发力很重要。还有这个动作......你是没见过军拳高手,那拳脚快的很!你看,要是有人用联邦军拳打你,你这招式完全按照传统来的话就有点被动。他们的拳脚都很直接的,你得用最简单的方式去应对。”

“护头,护头!手不能掉!套路中不注意护头的动作你都得舍了。一个拳头打出去,另一个手肯定得护着脑袋。下巴挨一下就是KO!”

“还得护#裆,估计你们没见过专门练刺杀技的。招招踢裆插眼,下手黑着呢。”

“重闪避,轻格挡。万一碰上个抄家伙的容易吃亏。还有那种练古泰拳的,胳膊腿儿硬的铁打一样,挡着了胳膊都疼。”

......

“大师兄,你怎么知道的?军拳、泰拳、刺杀技的对手你都遇上过?”

听师弟这么问,唐云笑了。

“不是遇上,是我都练过......”

看着唐云在那指点“师弟”,努美利娅也在静静的喝茶偷笑。心道,怪不得联邦打不过远征军。战斗哪有这么难学?只要心志坚定,心中怀着对神明的敬畏,受到神明的庇护定然会所向披靡......

就联邦人的认知来说努美利娅的想法实在挺可笑的,但那只是因为联邦人没有见过伊瑞星圣战士的训练方式。嘴里说着敬畏神明,心中怀着因虔诚而无畏的勇往直前之心。动作直来直去,大开大合。伸手投足都带着悍不畏死,将生命奉献给神明的决心。虽然武技道理上不够理性,但却在战争的事实上另辟蹊径。以力破巧,勇者无敌。

夜已经很深了,最初的切磋指导慢慢变成了聊天吹牛。看着新装修的武馆,有钱有势,武技完全不弱于师傅的大师兄,一众师兄弟愈发觉得熬到了好日子,正在这其乐融融的气氛中感受这着许多年来第一次感受到的安逸,忽然有人敲门。

咚咚咚......

对方很有节奏的敲了两次,声音在闷热的夏季中显得很沉闷,似乎将门外的蝉鸣、蛙叫和夜来香的花香都给掩下去了。程皓轩只以为是装修队或者设计公司出了差错夜里过来有什么事情,抹了抹额头上渗着的汗珠,一路小跑的打开了门。随后就呆呆的站在那说不出话了。

沉默了几秒钟,低沉压迫的声音打破了夜的宁静。

“让开,我要见唐云!”

......

武馆内的空气似乎都要凝固了,唐云缓缓站起身,再次审视着那张熟悉的脸。

狭窄的额头,高高隆起的眉弓。普普通通,甚至略有“浑浊”的眼睛,夹杂着白色胡茬的络腮胡......轻轻的说道。

“舅舅,很久没见了。”

“嗯,七八年了。你倒是出息了。”

原本早就想好的,如何解释自己的身份,怎样讨要母亲......看着这张脸,所有话似乎都卡在了喉咙以下,吐不出来了。闷了很久唐云才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拜舅舅所赐,天启集中营里吃得好,睡得香。不敢给唐家人丢人,不敢不出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