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另一个她(下)/星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医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为什么会向我#开#枪?”

“你为什么要保护天启研究院院长沈飞的儿子?这没有道理!”

田竹娴猛拉了一下特制榴#弹#发射器的上#弹栓。又重新装入一枚*。

“唐云,对不起。”

“他是我丈夫!为了保护自己的爱人,我甚至愿意与天下为敌。你也一样,虽然你是我的朋友。”

嘭!

又是第二颗*袭来,唐云周身战甲再次遭到摧残。虽然唐云已经提前做了准备,在面门和胸口部分凝聚出了仿金属能量所组成的护盾,但依旧二次受伤。胸前的血几乎止都止不住了。

“他......是你丈夫?”

“田......田医生,咳咳咳,你是不是疯了?加布里埃尔才死几天,你就......而且他比你小了多少?......算了,这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但......我想起来了,他是徐跃的傀儡......”

“那就更可笑了,你前......前夫托尼就死在天启手里!独狼就是徐跃的爪牙,你怎么可能嫁给他?”

......

田竹娴冷笑了一声,又往徐跃体内注射了不知什么药剂。一瞬间,徐跃的表情再次痛苦了起来。可以相信,徐跃至少没可能在同原始病毒的反噬中腾出精力去细听田竹娴的话了。

“唐小子,你认错人了。不如实话告诉你,我不是田竹娴!我是另一个她!只有我才能保护她,让她放弃对那些懦弱男人的脆弱感情,去追求真正强大的,有‘生存能力’的硬汉。而不是面对点小危机就会轻易挂掉的‘渣渣男’!这样还能避免她满脑子都是毁灭人类,毁灭和平的疯狂念头。怎么样?在你的世界观里,我的存在是不是对整个世界都有好处?”

“徐跃算是我在这个世界中能找到的最强大的男人了!我觉得他值得让田竹娴依靠。当然,你也是少见的‘蟑螂命’,你也值得依靠。但你和徐跃早晚会对上,你们两个肯定是一死一生。只要帮助徐跃将你消灭,等他完成了徐氏家族赋予他的使命,就可以和田竹娴像王子公主般的幸福生活......幸不幸福的不重要,至少不会总让她当寡妇,凭空落个克夫的骂名。”说着话,田竹娴松了松紧身皮衣的领口。原本就因为体积太过“膨胀”而将紧身皮衣撑的鼓鼓囊囊的两团山峰轻轻颤了颤。在皮衣领口下露出一道诱人的沟壑。田竹娴笑了,那笑容有着精神病患者一样的偏执,还带着某种成#熟#女#人的诱惑。

“我出现的原因就是为田竹娴找一个足够硬朗的老公。其他事情不过是场游戏而已。所以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比介意姐弟恋,愿意娶田竹娴为妻,我就反水帮你杀死徐跃,怎么样?好歹是英雄之子,大风大浪的熬了这么多年,总不至于遇上点小事儿就挂掉。‘命硬不怕克’,哈哈哈哈。只要你能保护她,不在乎姐弟恋,我也不在乎你还有个水雁,不在乎杜润这个都嫁了大教皇还总跟你这小圣子眉来眼去的贱#丫#头,怎么样?”

......

“胡扯!你这都是,你......”

嘭!卡啦......嘭!

两声又闷又响的枪声打断了唐云的话。唐云听得出来,这是秦水雁用得最多,打的极准,却又总喊着不趁手的sAW50大口径狙#击#步#枪。

子弹不是射向田竹娴的,而是射向徐跃的。两枚反器材#狙#击#弹全部射向徐跃的头,没有丁点偏差。

一枚子弹击穿了徐远面前由【圣之领域】凝聚而成的防御力场,余势不衰的射向面门。却被SPERA所创造的生化躯壳抬起手挡了一下。随后这只手便被反#器#材#狙#击#弹击碎,肉沫四溅。

第二颗#子#弹则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在秦水雁拉#栓#上#弹的过程中,徐跃身前忽然凝聚出一层层骨甲,空间中更有许多金属物凭空漂浮了起来。骨甲和各种金属碎片一起挡住了这颗子弹。

骨甲来自于徐跃控制的拥有【骨灵】血脉力量的生化躯壳,而各种金属碎片则是在【圣之领域】的力场下悬浮起来的。

一击不中,徐跃已经有了准备,在想奇#袭#狙#杀也就难了。但田竹娴毕竟不是徐跃,她只是个战斗经验并不充分的医生。如果秦水雁补上第三枪、第四枪,依旧有七八成的把握杀死她。但秦水雁没有那么做,反倒从某个隐藏的角落中对着田竹娴破口大骂。

“田竹娴!你不要脸!”

“你!你!加布里埃尔对你那么好,他才死了几天你就跟4营的仇人鬼混!就算你急着改嫁,4营里那么多好爷们喜欢你你却不要。偏要拌牛吃嫩草搞了‘徐远’这么个‘小#鲜#肉’!这会儿竟然还打算抢我老公,你!你简直......”

“你不要脸!你臭不要脸!”

骂归骂,打却打不了。秦水雁也是个双手染满鲜血的女魔头。仅第三次柯米娅保卫战就获了个千人斩的女兵王称号,随便杀死几个敌人对她来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但秦水雁从来没有对自己的朋友开过枪。无论面前这一幕有多离谱,面对田竹娴,她扣不下#扳#机。

她还记得,唐云从聚谷星返回巨峰平台时,田竹娴是怎样带着她在那些让自己这个“联邦老兵”都会迷路的商场里选衣服。替她盘头,为她梳妆。为她涂上平生第一支口红。带她船上平生第一双高跟鞋。教会她在“爱情的战争中”穿着这种属于女人的“军靴”卖出人生第一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田竹娴也是她的战友。在自己同杜润的爱情战场中,自己的胜利离不开她的帮助。当然,这些未必是事实,但它至少是秦水雁眼中的事实。但田竹娴却明显不在意这一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